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37章 哭娘

“睡什么?有花她们都已经开始准备。再过半个时辰宫里的人也进来了,也就留这么片刻说话的工夫。”邬梅却不让女儿再躺下去。

兰生从枕下拿出来,却被邬梅抽走。

“今天就是你的大喜日子,以后都不用再戴它了。”

“寻常少妇也许会。可你嫁得是六皇子,谁还敢肖想你?”邬梅没给,收进袖子里去。

兰生等她走,但她却还坐着,于是婉转道,“娘,今日一天会很累,女儿想再睡一会儿。”

兰生道,“娘似乎觉得会变天?”

“已经变了。”邬梅冷笑一声,却又改成平和的语气,“六皇子病着说不定是好事,若三皇子成为太子,你的六皇子妃就能保住。”

“呃?难道六皇子成为太子,我就不是正妃了?”这一点兰生从没想过,不是诧异,而是好奇。

“太子妃若不出意外就是皇后,你克命不变,拿你冲喜好用。等六皇子好了,你这个正妃十有八九要换人当。我这么说,是让你别把自己抬得太高,将来下来的时候心里受不住。其实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六皇子记得你救他之恩,能为你安排一个好出路。”邬梅说到这儿,语气似试探,“最近你身体如何?有没有什么不舒服或异常的地方?”

“没有。”兰生答得简短,但问,“当过六皇子妃,如果下来就是侧妃姬妾,能有什么好出路?”

“他若为皇帝——”邬梅却不说了,“总之,你自己做得像样一些,别人挑不出错,也就不会太怠慢了你,没有功劳还有苦劳。”

兰生应得敷衍。

有花进来了,看到邬梅有些诧异,“夫人这么早?”

“知道你们等会儿就忙得没工夫了,所以早些来交待几句。”邬梅起身往外走。

兰生喊,“娘啊,您不给女儿梳头吗?”

邬梅回头淡笑,“平常都是给丫头们打理的,好些年没拿过梳子了,要我给你梳么?”

“娘走好,女儿跟您明天见。”兰生挥手。

邬梅挑眉,一副赢了的模样,踏出门。

有花没好气,“都要出嫁的人……”见兰生低着头正打开夫人那道符,连忙走过去阻止,“开过的符就没用了。”

兰生却打开了它,符纸长条,一指宽,上面画得龙飞凤舞,红色的图案或是字?

于是她问有花,“你看得明白吗?”

有花一边怨一边看,看半天没出声。

“我就不该对你有期望。”兰生嘲她。

“是一种很复杂的魂纹,我肯定看过,一时想不起来了。好歹我还懂一点,比你一窍不通强。”有花反嘲。

“魂纹?做什么用?”兰生好奇。

“作用多呢。护魂,镇魂,招魂,避魂,击魂,转魂,封魂,灭魂,生魂。魂纹越复杂,力量越强。一般在道观里卖得护身符就有最简单的魂纹,那种不过买个心安而已,因为魂纹只有注入天能才生作用。”有花看兰生重新折起符来,“这样的魂符要耗很大心力,肯定是为了护你周全,可你还一直说夫人不关心你。”

“说不定是灭魂符。”兰生走到门口叫声小黑。

亭子里跳出猴子来,迅速跑到兰生面前,张着大眼睛仰面看她。

兰生把符放进自己袖子里,反复几次之后,让小黑闻符上香气,似模似样嘱咐猴子,“把它放进有香气的袖子里,快去!”

小黑抓了符爬墙而去。

有花完全看呆了,“你……你不会以为这猴子真听得懂人话吧?”

“你不会以为我这些天好吃好喝是供着它?”也该看看驯养成果了。

快梳完头的时候,小黑跑进屋来,两手一摊,空空如也。兰生赏它桂花糕,它也不走,待在她脚边乖乖吃。小家伙很奇怪,明明照顾它无微不至的是香儿,但它就是跟兰生亲近,不管她黑脸红脸白脸,招之即来挥之即去。

有花到底好奇,“你怎知它把东西放回去了?”

无果进来,“小黑将符放在巫庙门口,夫人捡到了。大概以为不小心掉出来的,并没有在意,直接扔进炉里烧了。”他帮她观察驯养进程。

有花有点受不了,“你帮猴子盯着夫人?”

无果不语。

兰生想,如果是护魂,为何要收回去,还烧了呢?到帝都之后,她娘看似故我,却又有些不同,好像进行什么事,瞒着什么事。

这时就听香儿在外面喊,“小姐,季公公和官媒署都带人来了,这会儿正跟老爷说话,马上会进北院准备。”

有花拿梳子的手一颤,今天轮不到自己为兰生打扮,只是梳顺了长发。

兰生感觉到有花颤手,心中不由也重了几分。她尽自己的努力留着那条梦想之路,看似心平气和地接受了这一切,但此时此刻,压迫力和紧张感终于袭来。

真要嫁人了!

“小姐,厨房准备了早点,请用一些吧。”一个柔美的女声,陌生中带了熟悉。

有花道,“宫里昨晚送来的厨娘,你回来得晚就没见着。人比我想得好,挺温和的性子。”说罢让厨娘进来。

厨娘捧着托盘低头入内,身穿宫制裙,打扮很素净。香儿摆桌,一碗红枣喜子饭,配了七八小碟的饼点,虽然都应喜庆日子配了红色,样子小巧玲珑,各式不同,看着起胃口。

兰生对饼情有独钟,吃了一块。酒糟香甜,肉汁饱满,还有豆泥的独特口感,竟与冯娘子的酒糟肉豆饼完全一样的味道。

“你是——”兰生大为惊讶。

厨娘抬起头,温婉沉静的美好面容,知书达理的气质韵味,正是冯娘子。

相比兰生的惊讶,冯娘子没有一点乍然,对兰生盈盈下拜,“冯娘见过小姐。那日不知小姐身份,实在冒犯,请小姐莫怪。今后冯娘一定尽心尽力,以报小姐救命之恩。”

“等等,什么救命之恩?”她没做过这样的好人好事。

“柏老板说小姐不会承认救过我,果然如此。”冯娘子神情感激,“我母子遭小人诬陷入狱被贬为奴,若非小姐请柏老板相助,今时今日已不知沦落何处。我本不知南月大小姐是谁,央了柏老板暗中看过,方想起那日。后来听说小姐要嫁六皇子,缺一个可靠厨娘,我便自告奋勇来了。这是柏老板给小姐的信。”

似偶然的相逢,原来还会交织在一起。

“我。”邬梅的声音,有些好笑意。

“妈呀。”兰生拍心,“深更半夜不睡觉,爹不说娘么?”

“你以为我要跟你说行房的事?”邬梅白女儿一眼,“男**阳调和之道,说是说不明白的,时候到了自然而为就是。”

忘了她娘另类。兰生嘟哝,“听上去好像娘要教导我怎么调和一样。既然不是这事,还有什么事非得出嫁前一晚说?”

狂风呼呼得吹,身后火把如长龙,她看不清那些影子,也感觉不出他们是恶意善意。但在那么大的风里站着,似乎要被吹飞,心里却生出丝丝亲近。手臂一张,就有风绕了上来,一点肆意也无,调皮打着卷,淡淡的紫。

“天都快亮了。”邬梅坐上来,“我给你的那道符呢?”

邬梅突然沉默了。

黑暗中,兰生却能感觉到邬梅的目光,“娘——”

“嫁了就该独立了。别家女儿不好说,但我想你会适应得很快。本来就像没爹没娘那样自己长大。”邬梅音色微哑。

猛睁眼,适应黑暗后看到熟悉的幔纹顶花,方知是梦。不禁松叹,侧过身想看窗上天色,却乍见一道黑影,不由抓了被子惊坐。

“谁?”

第137章 哭娘

兰生微睁眼,这位老妈不会给她上生理卫生课吧,当下就笑,“娘,我虽是嫁人,与寻常女儿出嫁又不太一样,还住家里。等我忙过今日,有什么话明日再去你那儿听。”

“有些话是女儿出嫁前娘亲必须说的。你嫁了还说什么。”邬梅自然不理,“六皇子到底病得如何我也不知道,不过看工造司打出两间寝屋来就能明白大概。肯定是无法行房的。”

兰生暗呼要命。“娘,先等六皇子康复了,再考虑这些吧。”

“娘,哭嫁是习俗,却不适合你。”兰生“没良心”。

邬梅忍不住啐女儿,“谁哭呢?娘只是提醒你,虽然独立了,日子也不能随心所欲地过。六皇子能否康复,太子之位最后属谁,本来看起来遥远的天家莫测,如今都会跟你切身相关。权力可以护你,也可以灭你,你要谨慎再谨慎,凡事留着后路。 ”

“那也不一定用不着。”兰生还想研究一下,“已婚妇人也能招引爬虫的,娘让我留着吧。”

知道自己立在庆云坊这块地上,眼前造好的宅子和图纸上一模一样,只是不知为何,她没有愉快的情绪,漂亮精致的建筑看上去像画,遥远不可触摸。忽见一点火光从头顶飞过,落在瓦上。她手中的紫风也飞了出去,将火瞬间扑灭。可她还不及松口气,无数火光飞向屋顶,紫风已经消失不见,眨眼成为一片火海。

她一动不能动,想喊也无法出声,只听轰笑如雷鸣耳,冷汗涔涔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