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43章 勾结

“你说柏湖舟?他在朝堂之外。”但她知道他还指哪些人,只是不提,“你或者可找他。昆仑剑宗若和天玄道也有往来的话。天玄道弟子车非微深受柏湖舟器重。还有一人。就是我爹。虽不管朝堂之事,却为大荣谋福。我若出面,反而坏事。因为我是女子。”

“都军司那么多人手足够,我来找你想办法。”柳夏的眼睛望门后一落。

兰生好笑,“我能有什么办法?自己还在家吃白饭。不,如今是吃婆家的白饭了。”

“柳少侠,别说我嫁进去才一天,又是冲喜的,就算真是讨人喜欢的儿媳妇,说出这样的话只会挨训。”兰生不觉得可行。

“不一定。你还认识不少人。他们都在朝堂上有一席之地。”他并非杀人狂,无可奈何才只能用武力解决事情。

兰生拿几根五彩锦线对着一纸符绕来绕去,“我在想怎么才能用锦线或布把它包好看了。你手巧,帮我想想。”

有花撇撇嘴,“就你还能包?连绣草都不会的人。给我吧,今晚包几种,明天给你看。”

兰生乐得交给她,“我拾了一袋子,打算串起来做一面帘子,挂在六殿下床边。”

有花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“到底是嫁了,懂得为夫君着想。福符为帘,好主意。”

兰生不打算一一跟人解释,但笑得刁坏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有花却冲到兰生屋里,只见香儿在叠被,“人呢?”

香儿道,“出门了。”

“什么时候?”有花连忙探头看看对面,听话的人未必不搬话,今后不能再随处想什么说什么。她轻轻合了门,又问香儿,“去庆云坊了?”

香儿点头,“天还没亮,就换了从前旧衣裙去的,说皇子妃的装束行动不便。姐姐怎么了?一大清早气冲冲。”

有花想说她刚刚发现福符不是福,而是骂,其中居然还有咒兰生当寡妇的,真不知招谁惹谁。但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兰生打算做成帘子的这个主意。要不是一张符松了,她随手打开看一看,恐怕等帘子挂上去,自己还蒙在鼓里。

一个活死人,对着一帘子的骂,这是要把死人气活?念头一起,有花愣了愣,可能吗?

“有花姐姐?”香儿也许只打理一些无关紧要的琐事,但爱看有花和小姐拌嘴的样子。

有花倒不是不信香儿,冷静之后但觉此事似乎不宜宣扬,就道,“没事,以为我起晚了,怕她说我。不过,她昨晚说还有宫里的人要来,小坡子说御医也会来。她这么走了,怎么是好?”

“小姐说那之前就该回来了,要是晚了,照昨晚说好的安置就行。御医的话,就说她出门为六皇子求签,横竖她在不在也没所谓,药方子照开,药照抓,交待好小坡子他们几个。”香儿搬着兰生的话。

有花笑哼了,“是啊,这家里她在不在没所谓,有没有她也无所谓,嫁和没嫁一个样,婚前婚后我行我素。一直在变的,就是咱们院里对外那面墙了,从狗洞到两扇,越来越正大光明,就差一个六皇子府的金字门匾。”

香儿抿嘴也笑,“小姐说,我今后出门也不用走府里,得姐姐点头就能出门。姐姐,我下午带小黑出去遛街,行不?”

“不行。”有花瞪眼,又叮嘱,“对面不问咱们就别多嘴。他们要是没察觉时人就回来了,最好不过。”

香儿道,“小姐出去时,让我叫来小坡子说要出门,估计对面都知道了吧。”

有花气白眼,看看她这是为谁提心吊胆?

从此,六皇子那座寝屋,以对面称之。

家里分成两界河,而在工地前踱步的兰生,感觉自己和那栋楼前也突然隔起一条湍流。

三间的结构已经划分清晰,八根大柱,两层内外的墙条架子,两层上下的地板框龙,脊骨大梁小肋。特别之处在于众字的三顶架和寻常宅子两倍的高度。很难想象,一个月前这片土地只长着杂草,现在已经完成了轮廓。

但是,为何她不安呢?

这份不安,从景荻说她输定了开始,在她心里打圈圈,短短两天波及到脑。新婚夜里她趴桌子至少睡着了,可昨晚躺在自己的床上却翻来覆去失眠,天不亮就拉着无果出了门。再加上,那个房子着火的梦——

“你又想干吗?”褐老四看不下去了。打从她饿了他们一天,他们就没日没夜干活,房子刷刷刷跟画得一样快。哪儿又不满意了?成完亲的第二天一大早跑来,绕着房子打转,做各种愁眉苦脸相。

“我梦见房子着火。”虽说不是打成一片,这些汉子至少不排斥她了,想说粗话也会看她几分脸色。

“那就别造了吧。”褐老四嗤笑一声,当谁愿意给她干苦力。

“褐老四,你也知道祭白羊的事。卖建材给我的锦绣山庄少东说我和他做成买卖开始就输定了。这话你听了会如何想?”兰生充耳不闻他的嘲讽。人长两只耳朵,就是灵活机动的,该听的双份听,不该听的一耳进一耳出。

褐老四接着笑,“就是见不得别人发财,想找茬呗。你算找对人了,咱寨——”想起这里是哪里,改口道,“咱们兄弟别的本事没有,找茬的本事一流。只要他们敢来,让他们脱裤子砍尾巴,比兔子跑得还快。至于那位病怏怏的少东说那种话,八成跟长风造勾结。”

勾结?!兰生停下了脚步,心中开始透亮,却忽见泊老三跑进来急喊——

“大姑娘,门口……门口长风造那些家伙……快来!”(未完待续。。

“那些人是西北遭虫灾的农人,上百的村子颗粒无收,当官的知情不报,既不放粮救灾,还征收苛捐杂税。上万人逃难,进城不满千人,城外流民也不过千人,路上饿死了大半。”柳夏望着她,她嫁了人,但似乎没变。

没变成那边的人,就好。他不希望跟她为敌,哪怕也许有一天他要跟大荣的天对战。

“只顾权力相争,不顾百姓死活,你别跟他们一样。”他终究说出来。

“我想起救二当家那会儿,你为了大当家奋不顾身,看不出大义凛然,却有血有肉,有趣得很。二当家成了柳少侠,为百姓求平安,却离我很远了。同样,那些争权的人我也不会关心,否则怎能嫁了活死人。兰生的路与你们不同,自然也成不了谁的同伴。”兰生走进门去。六皇子如果醒了,就如她娘说得,会去争太子争帝位,那时她会想尽办法离开的。

虽然回南月府的感觉仿佛陌生不少,回北院却是熟悉舒心。从一片荒芜到收容济济,如今乒乒乓乓嘈杂喧闹,兰生总能找到那种轻松的主人情绪,尽在掌握的安然。

“这么说,发三日粮也是杯水车薪了。”兰生立刻将挑衅的主谋抛到脑后,“你怎么在这儿?不跟着玉蕊么?”

本该离开的人,成了目送的人。柳夏立了良久,心潮起伏。她说得他都信,但他更信自己不会看错人,她出众的才智,她现在的位置,注定不能平淡,注定要与正或邪的一方为伍。

这天回来,很少管家事的兰生忙到了晚。

先将六皇子安顿左寝屋中,又将内院的人都集中起来相互认脸。四位宫女和两个小公公仍照之前的安排轮流照顾六皇子,有花香儿继续跟着她,厨房由冯娘负责,原来被调出的两丫头调回来当冯娘的助手。重申无果是保护她的高手小弟,只对她负责,不听其他人调遣,也可自由进出内院。

“不是我。”他也要找她。

“我知道不是你。柳少侠与兰生是什么交情,怎么也不会在我成亲的时候捣乱。我只想问你是否知道些什么,毕竟你是为民请命之人。”都敢杀官了,不是普通仗义而已。

第143章 勾结

柳夏一怔,他只想到她聪慧狡黠,主意一定不少,竟完全没考虑她的女子身份。想到这儿,他调头就走,走两步又回头。

“我不能恭喜你。”冲喜新娘有何喜?“至于那些百姓差点闹出事,我觉得是有人暗中挑唆,否则根本进不了城。你若需要,我可以查一查。”

“谢天谢地,我不用说谢谢你,违心。都军司会查此事,你只管做自己的事就好。”这位心中放着大义,但对细节也明白得很,是个性情中人。

跟她回来的这几个人唯命是从,话少走路静。而小坡子最为尽心尽力,帮她和有花了解六皇子的日常起居。一日下来倒也有条不紊,两边的人能配合上了。

入夜时分,有花在兰生寝屋里报完这日的事,颇为松口气,“还好带来的人不多,看着也挺听话的。我还怕是宫里来人,个个要拿我们的主意。你干什么呢?”

“你是皇帝的儿媳妇,宫里可以说得上话,让朝廷开粮仓免赋税,这些人就能回去安心种农,今年秋收还可以缓过来。”他突然发现她是自己认识的人中地位最高的了。

门前,一抹修长的身影笔直如剑,五官俊冷,眸底却似涌着热泉。他冷,也不冷,侠肝义胆,仁孝兄长,心怀天地浩然的男子。她出嫁,他一面未露。她回门,他却在等门。

“柳少侠。”她正要找他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