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54章 内务

明珍让那把刀剐见了骨,清楚意识到自己的身份,憋得一肚子气,却不敢发作,闷声福礼退下了。但在门外看到簿将军和钱管事,眼皮一跳。转念又想自己是六殿下的人,又获奇妃娘娘信赖,那个冲喜皇妃不能拿她怎么样。当下放心,摆高姿态走过。

流光内伤已好。只是赖着不走,而圣医谷的弟子不用看顾,北院就没有诊病的人了。

明珍是瞎怨的。虽然吴管事派她一些事做,都是累不着的轻松活儿。她没受六皇子另眼相看之前。就是普通宫女。一点没那么娇弱。手上没起泡,也压根没瘦。

“明珍刚才仔细瞧了殿下的气色,似乎又好了不少。随时要睁开眼对奴婢笑呢。”提醒某人,六皇子醒后仍会宠爱她,最好别太嚣张。

兰生某根神经大条,听不出这种隐晦,“心诚则灵。今日为殿下祈福,我也有些累,想吃了晚饭就休息。看你说得这么辛苦,就不用你跟前伺候了。早点回去歇着,起早也不那么艰难。去吧。”听不出,不代表她会对老六的女人慷慨善良,笑里磨刀霍霍。

“娘娘的意思是——”

“在六殿下醒来之前,让明珍伤手瘦身晒黑的可怜模样显现。这么一来,怪罪我,我也心安理得,不至于特别委屈。”身为正妻,让小妾都不是的女人欺,那可太孬了,没法忍。

钱管事转过弯来。一般大妇会暗里对付不听话的妾室,在夫君面前撇个干净,他家大小姐却是反其道而行之,小妾控诉的,她全揽了,还要捅给夫君瞧。这霸气!他虽然想叫好,就不知六皇子怎么想了。

他但应,“小的知道怎么做,明日起会让明珍姑娘多晒晒太阳的。那位月珍姑娘呢?”

“她没来哭,照之前派活儿就是。”兰生说完,让钱管事离开。

小坡子回过神来,对一旁呆站的两个宫女吩咐,“少说话多做事,要是我听见你们多嘴,小心自己的命。”

两宫女唯唯诺诺,到厨房端汤水去了。

兰生将小坡子招到眼前,“你倒挺识时务。”

小坡子咧嘴一乐,“奴才对殿下忠心耿耿,娘娘既然嫁了殿下,奴才当然也对您忠心,可不是见风使舵。”

“就是说,将来六殿下醒了对我冷遇,你也对我冷脸,一切以你正主的态度为准?”兰生开始吃饭。

“……娘娘要谁喜欢自己还不容易么?我们几个私下聊起,再没有比娘娘更随意亲切的主子了。”看似听令听话的小坡子自有智慧。

“你嘴里没句踏实话,马屁精。”兰生挥他走。

小坡子一边喊冤道真心,一边笑嘻嘻跑了。

吃完饭,兰生进屋看了会儿书,听到对面出来的脚步声,于是也走了出来。宫女们连忙举着装空碗的托盘给她瞧,这已是每晚必做的事。

“殿下今天胃口不错。”兰生自觉算是冲喜新娘之中的模范了,对沉睡不醒的丈夫一直保持“高度关切”。

“比昨天又好了些。”小坡子神情明朗,机灵一双眼乌溜亮,转到兰生手里的书,“娘娘今晚给殿下读什么好书?”

“庄周梦蝶。这故事短,道理却不少,我再跟殿下聊些家常事。你们安心吃饭,我出来时自会叫你们。”兰生双手背书,看似走进去了,其实脚步停在门帘后。

“娘娘真是说到做到,御医说了没用,可她还早晚到殿下床前读书说话,一次就是半个时辰。”一宫女道。

“就是啊。我觉得这两天娘娘给殿下念完书,殿下吃东西也顺畅一些,反而午膳这顿变得难喂了。”另一宫女说。

“而且,是不是只有娘娘念才有用?”小坡子语气中尽是疑惑,“今天中午的时候我也给殿下读了书,殿下吃几口就漏汤了。”

“殿下喜欢美人,你就算了吧。”

“要不明天我试试……”

声音渐渐远了,兰生才离开门帘。看看床边宫女们放好的椅子,再看看窗边桌案的椅子,她将窗边的椅子搬到屋子中央,像过去的几日一样,清嗓子,控制声音大小,念——

“昔者庄周梦为胡蝶,栩栩然胡蝶也,自喻适志与,不知……不知……”伸着脖子,见窗缝下小坡子的影子晃走,她把书一合,跳起来舒展筋骨,开始做热身运动。

没成亲之前,她起早贪黑在院子里健身。现在人多了,因为长风造赋予庆云坊这个工程的复杂性,她每天都得上工地亲自看过才放心。虽说没老公她最大,天天不顾家里不顾病人往外跑,终究会惹出不好听得来,所以想出了这个方法。

早晚花半个时辰,单独陪六皇子说说话读读书。既显得她真心照顾夫君的诚意,又让人觉得她很努力培养夫妻感情。当然,对她而言,植物人疗法可能出现的渺茫奇迹和不耽误健身大计是等重的。

她在屋里跑跳三组动作,发汗之后,到六皇子身旁原地跑步,调整呼吸,并不纯粹装给小坡子等人看,还是跟他说话的。

说今天工地盖竹棚,断指三兄弟突然回心转意加入,把长风那些汉子唬得一愣一愣的事。说到兴头上,眉飞色舞,高兴得意,就像躺着的那位真听得见一样。

半个时辰一到,她将椅子端回原位,拿书走人。掀布帘还不忘回头,跟人说晚安好梦。不过,这是做给小坡子看的。这小子鬼精,不但窗下听,且会等在门外,压根不等她出来喊他。

兰生回屋睡了,小坡子趴桌上打盹,突然有人推他。他揉揉眼,打着朝天哈欠,咕哝一声怎么才来。

一道红影,丑疤恐怖的容颜,却俏生生而立。(未完待续。。

兰生进自己屋换了衣服,出来就见明珍低头跪着,不由笑了一声,“起来吧,动不动就跪的规矩等到六殿下醒了再严格执行。你一跪,都没我坐的地方了。”

明珍站起来,期期艾艾,“娘娘恕罪,奴婢来看望殿下,瞧他憔悴消瘦,悲从心中来。说了几句不该说的话。”

一番话说得簿马神色凛然,“是卑职设想不周,今后南月府里任何人进内院,必先通报娘娘。娘娘若不在,便不放入内。”

“或者问有花,她掌管着内院。我不在,问她也一样。”兰生根本不管簿马这些宫里派下的人,如今光明正大出门,用的理由只有一个,为六皇子祈福。

“殿下,明珍服侍您那么久,一直受您宠爱珍惜,虽说不是大富大贵的千金之身,也不曾吃过什么苦头,可这些日子真把我累死了。天不亮就得起床帮厨,给那些工人送饭洗衣,还要打扫清理外院,到夜深才能回去休息。偏偏那院子里住着个怪胎,白天睡觉晚上精神,弄出各种吵闹声,让我睡也睡不好。呜呜……”

“没关系。”明珍立得离主位太近,兰生不想头发遭她唾沫攻击,于是让香儿在亭中摆晚饭,“从宫里调到这里,心中难免落差。不过,一切只是暂时的,等殿下好了,搬进六皇子府,该享福的会享福,该受宠的会受宠。身体要真那么不舒服。等御医来了也给你瞧瞧。”

她也知众人心中疑惑,不过在这个家里,目前她是最大的。即便肯定有人会往宫里送消息,告她的状,只要宫里不找她问,她就当不知道。

簿马道是,下去传令。

钱管事暗道厉害,躬身垂脑,“娘娘,吴管事今日不在,小的前来听吩咐,不知可否?”

小坡子那么专心,没注意兰生回来,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直到看清了人才拍拍自己小胸脯,连忙拉宫女们一齐跪下请安,“禀娘娘,殿下还没醒,明珍说要探望,还把奴才赶出来了。”

“无果,去把簿将军和吴管事请来。”巴掌大的地方挤着殿下,娘娘,太监,宫女,将军,还有姬妾,这算是相见好相处难,或者富贵等闲没事干?

第154章 内务

兰生瞧明珍走远了,抬眉冷笑,“簿将军失职,内院有六皇子养病,却什么人都随意放进来。”墙外她不管,墙里是她严守的地盘,不容阿猫阿狗随便乱窜撒野。

簿马一怔,想明珍是六皇子的女人,但不顶嘴,“卑职愿意领罚。”

“我知你们怎么想,但明珍月珍半年前就被殿下遣出了月华宫,即便受宠,也是曾经的事了。半年里谁知道两人在宫里的情形,若被不良居心的人买通,对殿下做出不利的事,可不是你跟我承担得起的。”兰生只要拿出对建筑的全部热忱,什么斗都可以不在眼里,心思奇敏。

“你来也一样。”她打算使坏心眼,“明珍跟我夫君哭手起泡瘦如柴黑似炭,可我瞧她仍是水灵灵的。要是六殿下醒了,她还这么告状,六殿下因此怪我小气,我岂不是很冤枉?”

钱管事觉得自己挺聪明,但兰生说这话,他愣没明白。

“明珍知错。”但认错态度比较没诚意。

哭了一小会儿,明珍又继续诉苦,“您看看,以前喂殿下葡萄的手都起泡破皮,殿下夸赞我的肤白如今晒似黑炭,吃不好睡不好身段都瘦成柴干了……”

“六皇子醒了么?”兰生问贴在窗边偷听的小坡子和两个宫女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