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60章 瑰宝

但也只是似乎而已。

一层不堆石砌高基,只离开地面一掌,拼着白石墨石,四边正方。

但引人注目的是,九根洁白如云气的石柱,以外四内四正一的比例分布,由细到粗。扎楼角撑斗宇,浮呈着绚烂的彩画。九幅组成一卷人人皆知的大荣道家名画,百仙驾云听道图。

地为纸,墨柱为笔,白柱为云,百仙飞升,天地留真宝。谁能想到,道家的名画和传说,能赋予造物如此明亮膜拜的灵美。

二层木构造,比起一层天柱仙图给予的敬畏惧服之心,似乎能平易近人。

天圆地方的大喻意,石材打破常规的运用,整体承接的三层圆柱,画,雕,刻,以及在色彩和构形上的大胆展现,建材自身呈现的大气简美。砖,没有雕花。檐,没有雕草。栏,没有万变不离其中的纹刻。处处给他惊叹,处处让他称奇,彩画开始绚烂就止于绚烂,雕栏开始繁复就娓娓道来,女仙寥寥线刻却美得生辉。也想上屋顶去翻一翻那本易经。千般对比,又万般融洽,一切漫不经心,又一切费尽思量。

常海的目光最终落在淡然含笑的那对凤眸,这个女子的自信原来有出处,拥有打造瑰宝的惊世才华!

兰生看铁哥一眼,铁哥了然。

“摆祭桌——上白羊——开祭——”他大声道。终于等到这日,吐气扬眉!

长风小子们如梦惊醒,没搞清谁喊的,忙不迭端上祭案摆上神像,白羊祭上,点大香数根。

谁祭谁?!

看客中发出哄笑。

马何也回了神,懊恼得要命,骂一句耳背眼瞎,却不得不传香给常海和各位长老,连同他自己,做完拜鲁班敬香火的开祭仪式。不过,接下来就棘手了。

“造主,怎么个验法?”马何不得不请示。

长老中有头脑简单力气蛮横的,粗嘎狠声,“上回怎么验,这回就怎么验!”管他娘的心里畏怕,长风面子不能失。

马何犹豫,掏錾角铁锤的时候滑了两回手,好不容易拿稳了,但气短,“兄弟们,千锤百炼,一人一下,终祭要满千。”

七零八落,汉子们拿出砸家伙,跟着马何,却走得慢吞。妈呀,那可是神仙画神仙柱,砸了不会遭报应吧?而且一层是石柱,锯子斧子难毁。

马何一脚就要踏上第一层时,忽听头上有人说话。

“马大看清楚,小心踩,踩到凶煞送了命,可不关我们的事。”

马何抬头一看,木林坐在二楼一本正经。

“放你母亲的狗臭——”他看清了整块方地,立刻缩脚。

方地黑白色并非杂乱无章,由那支墨杆笔一点收尾,竟是一幅太极八卦图!

“因为每块石板都在道观里养过,没有三两个月灵气不会消,最好要衣冠整齐干净。不过我也知道这要求对你们有些为难,至少脱个鞋,免得冲撞。”木林一副为对方着想的认真模样。

马何一听,心里哪怕再不情愿,也只好乖乖脱了鞋。他为首,本就让“圣气”震慑着的众人没一个有异议,都脱了鞋,踩地就跟踩地雷一样。这么一来,长风人连最后一丝蛮劲儿也留不住了。

常海眉头深皱,这个时候他完全想不出法子,只能任手下闯得狼狈。

铁锤举起,面对柱上众仙,马何手软,偏偏木林的声音又来。

“那画——”

马何没好气打断他,“难道这画连同柱子也在道观里养过?”

“想是想,不过道观说柱子太大,而且工序上也以先打柱再画彩为佳,不然难免损画。”木林嘴巴都咧到耳朵根了。

这时,通天阁里有几个年青人大叫住手,最热血的那个跳出来。

“真是只听过没看过,长风造鼎鼎大名,行事如此蛮不讲理,个个拿刀斧验造。”显然属于第一次看热闹来的文艺青年,“这锤子下去,山都凿个洞出来了。那可是百仙飞升,还是柱上彩画,珍稀之极。不能砸!”

不能砸——不能砸——很快变成了一片响亮的抗议口号!

马何脑袋疼得都快掉了,又看自家老大们。

之前越过常海直接下令的那位馊主意不少,喝道,“谁说我们要砸了?是为了大家的出入平安,长风检验合格与否而已。一层石柱牢固,还有二三层!马何,上楼!”上楼之后把门一关,谁管得了他们怎么验?

马何嘿应,立马打起精神要上楼——

梯呢?

那位也马上察觉了,不由哈哈大笑,“不用验了!楼梯都忘了造的外行人,白羊祭不过。”

他笑,木林也笑,用比他还要大的嗓门,“有楼梯才算内行?”目光转向,对兰生道,“我说什么来着,上不了二楼他们也不会罢休。”

静了好一阵的兰生开口道,“要梯子还不容易?现搭一个就是。”

“来了,来了!”倪土的声音也是自上而下。

紧接着,喀嗒嗒嗒,好像珠子落地。但落地的不是珠子,而是一副梯脚。倪土却在三楼,梯子这般利索得滑长,又让不少人暗叹。

“土弟弟,你那么积极干嘛?应该先上我这层,再到你三层去。别抢在哥哥我前头,赶紧收起来。”

那梯子本是工程用,兰生设计,铁哥木林联手造的。这会儿兄弟俩搭台,拿出来即兴发挥,惹得兰生想笑。

那位长风长老干脆站到常海前面,吹胡子瞪眼,“光会耍有什么用?”

木林啧啧有声,“不是我们会耍,而是你逗大伙乐呢。没有楼梯,这二楼三楼怎么造起来的?难道就用我家老三这架梯子爬上爬下?真是,还不如猴子聪明!”

“你……”长老面红耳赤,正要破口大骂。

一根石柱的底部突然打开一扇小门,钻出一只可爱的白面猴,冲着兰生吱吱唤两声,讨好式龇牙,然后歪了小脑瓜看马何。

兰生笑道,“马大,跟着它就会找到楼梯了。”

马何的脑袋已经转不动了,愣愣朝小黑走。

7月11日主站热点大封推,到时日三更。

求粉红刺激,求订阅刺激,推荐,点击,评论各种刺激。

求求——rs

斧头拔了一半,锯子沉在手里,榔头锤子拎不起来。该摆祭桌上白羊,马何张着嘴,发不出声音。今涛走上一步与常海并肩,两人神情相似,均敛目凝视。

兰生造了什么?

不过看不看得到对长风造的人也不是那么重要,黄帝升仙哪!

屋顶椎圆,同圆亭的顶又十分不同,没有屋角飞檐尖翘。乌瓦白瓦层叠迭造,随人怎么看,都像一本书,而且不是别的书,还是大荣国书。易经!两个木造字定在仿书页的白瓦上。不容忽略。白瓦本身还显墨字,易经第一页,识字的都会念,不识字的都会背,这庆云坊里就更不用说了。

不见人,只闻声,白墙如豆腐,乌门如纸板,人人还盯着灰尘瞧的时候,罩竹棚的油布就这么掉了下来。

楼,楼宇,三层高。

乍眼惊震惊奇惊艳惊慕,造成短暂的静谧之后,反应过来的哇声如浪,从远处嗡嗡传到常海耳里成了哗哗响动,几乎摇动他笔直的身躯。

“妙!太妙!”有人高喝。

立刻口哨掌声如风如雨,把长风汉子们必胜的得意心理击溃成沙。

“验吧。”她让身做了个请势,优雅万芳。

“请验!”尘土沉淀,她身后出现整支工队,人数只抵长风身上一根牛毛,却冲天牛气。

第160章 瑰宝

方圆之间,十六角面。漆了酒红的棂栏镂空,看客们只要稍加留意,就能发现雕着一则寻仙传说。栏台下伸着短檐,有些波浪起伏之感,却是瓦色深浅不同造成的视觉效果。栏台约摸丈宽,可凭阑而坐。

十六柱,十六位女仙,以刀刻凿线上色的手法,既没有一层石柱漆画的明艳,也没有雕画的繁复,浅出在静稳的圆柱上,线条那般简柔,令人叹美。

三层与二层面积一样,色调也统一,却是圆的结构。栏台要比二层大一倍不止,雕着黄帝升仙的神话。圆层没有大柱,根根双手可合抱的粗细,一圈绵纸格门,无窗架无木墙。因为视线被大栏台阻挡,看不到柱上有没有刻着神像。

怎能想到?谁能想到?将建造与崇奉的道和易融合在一起,令长风造的蛮力无处可使。绝妙的法子!若不是他的造主身份,若不是他姓常,他真想和那些人一起叫好。

从造这么多年,他今日方知建筑可以给人震撼,而非一昧显华丽金贵眼花缭乱。说实在的,他有隐退之心,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觉得工造没趣了。春阳走夏,热力当头,相较于属下们受寒的冷冽神情,他感到心中涌热流,血汩汩湍转。

这些神圣的云柱之中,立着一根突兀却别具一格的墨木。正是初祭留下的那根残柱,如今竟变成一支漂亮的毛笔。砸出来的那个洞干脆挖空,用小小雕版画六面串在中间,风吹就转。好似为了表现逼真,笔尖下故意一点墨黑。

竹架其实早就拆了,挂着的油布成幕帘。

要么就别吭声,要么就做到他人仰望的高调。高调的兰生此时目光却很冷,扫过那一双双开始呆怔的眼,笑也真刁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