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61章 羊活

这回事情闹大的范围远出乎他的预料,此时说庆云坊人山人海也不夸张,还有人爬屋顶上看热闹。而她造得还不是普通精美,赋予了这栋楼神仙之境的圣道意。融合了庆云坊主流人群对书画的精益求精创新出彩。长风造可以视而不见。然而那么多看客呢?验屋成为砸屋的时候。他们不可能袖手旁观。刚才马何要砸柱子时,那几个义愤的青年人就出头了,而且获得众多声援。

长老年纪不大,叫田翎,是常海妻舅,也是田氏接班人,平时嚣张跋扈,对女相的姐夫不给尊重。

“照你这么说。皇上要砍谁的脑袋,拿本易经放在脖子上,这刀就砍不下去了?咱们拆旧房子,如果里面有三清元尊像,是不是不拆了?”

常海目光扫过兰生,她都考虑在内了吧?

白羊祭虽然实质性的野蛮,但美其名曰验造,是长风代表同行对工造质量的验收,打着为雇主着想和人们出入平安的光明旗号。以前白羊祭只业内闻名。长风独大。不怕其他小工造商不满。

神殿。

没错,考虑三日,从水泥到地宫为数不多的方案中,挑出了这一个。她知道水泥成分,打工时也干过混水泥的活儿,但要造出水泥来需要时间研究试验,成功不成功还难说。造地下屋子也不实际,首先地质适不适合挖深挖大,大量耗费砖石,还暗无天日,人工就更不用说了。而且,为应付长风造而把屋子造在地下,既不能当住宅,又不能当景点,未免浪费了商业价值。庆云坊可是帝都黄金地段。

大荣崇尚易经,信奉道家,但凡和仙气天能这些沾边就特别神神叨叨。当然,她也很清楚结合了神殿的构造法,长风未必买账。

这就是后期大肆宣传的重要性了。

庆云坊三多,艺术家多,愤青怪才多,高级知识分子多。他们爱好艺术,崇尚仙道,追求至真至美的灵悟。只要她造出来的仙楼能成为他们的惊叹和心爱,长风造的蛮劲就如同隔山打牛,毫无用场。不过,作为建筑师,?她对神殿设计相当自信,煽动群众这样的想法不过轻巧一说,并不以为然。

真正执行这事的,却是景荻。多亏他,马何的锤子才砸不下去。

她当时表面镇定,心里却捏了一把汗。两方对峙,即便她信自己,信铁木土,信擎天四十多条好汉,长风千余汉子当街,力量相差如此悬殊,以少胜多还要天时地利人和。马何不知,他一锤可定音。就好像拔河,一人滑足,胜负就会反转。他锤子敲下去,长风汉蛮气振兴把整座楼弄塌,也许一时人心尽失,长风承担霸道恶名,但她通不过,就是长风完胜她完败。

白羊祭,本来就是大欺小,组织欺个人,是她和长风之间的立约,与他人无尤。但当景荻搬来人山人海,其意义就大了。道理和野蛮,灵善和粗暴,由更多的眼睛来判断。这些眼睛让长风慌神畏怕,心里决堤,才错过了这一锤。

锤子放下,长风就再无力跟她较量,她已经赢了,只有赢得大方或赢得小气的区别而已。大方,见好就收,和长风关系还能转圜。小气,彻底击溃,从此和长风成死敌。

哗——人海声浪再起。

原来,中柱正前突然凹下两片,左右滑开一扇大门的宽度。木林走了出来,啪啪一拱手,中气十足一声各位久等,那个神气活现。

人群中传出一片高声叫好。

马何张大嘴,一个字吭不出。今日到庆云坊,基本上他一直处于张嘴哑巴的状态。像他这样的,长风汉十之七八。

木林再转身,一推一滑操作几次。九幅百仙飞升收起一幅,柱子变成两叠板,如屏风一般。设计者的细心体现在内面,居然也绘有彩画。一片火红的枫林,以一种奇异的绘画方式显得那么逼真。

那是兰生亲笔。

“忘了造”的主梯出现,竟然旋转而上。朝霞色泽的梯阶宽长,扶栏采用大片弧状琉璃镂空板,只要够仔细,就能发现琉璃雕画与收起的柱面彩画是一样的。梨木扶手用清漆,保持木纹木色,圆角的手扶触感,质地温泽不冷。

只是楼梯,却优雅华美,造型巧思。

可爱的白面小猴这回表现优异,手拿一长根点灯火信,伸进镂空的琉璃之中。原来扶栏还是双层构造,中间藏灯,夜来可点亮,不怕踩空,成就额外一道美景。

然后,小黑抓在扶手上,翘尾巴,大眼睛骨碌转,好似等着什么。

木林走到小黑钻出来的那根云柱前,摆弄几下,石面就像蚌壳一样分成了两瓣,露出一架纤巧木梯。小梯和主梯一样盘旋直上,从地面竖起的洁白笔杆一根根支起梯板,似琴弦一般细美独特。它们又与那支残木转型的墨笔设计相互呼应,恰恰就是太极八卦图上的阴阳黑白二圆。

小梯一出现,白面灵猴就钻了上去,片刻出现在二楼扶栏。

木林就道,“这叫寻仙梯。茫茫无极,阴阳双道,慧眼慧心方能自登仙路。此其一。一人得道,鸡犬升天。此其二。仁心仁术,正气天地,自有仙人引道。此其三。”

他说得响亮,周围到处有耳朵在听,立刻随风散播出去,声浪不能平息。

一套套的名堂,一个个的巧设,如一圈圈锁链,将马何箍得喘不上气来。

他因此作了个决定,穿鞋下去,对常海单膝一跪,“造主,马何无能,不会验这楼。”

认栽!娘蛋的!就像道观,一般人敢拿斧头去砍柱子?常氏富有,可长风大多数兄弟还是苦哈汉,不过混口饭吃,还要靠八方神明天地仙家保一世平安的。得罪神明,还活不活了?

他一下,个个下,诺大的一层竟只剩木林。

祭羊的怕死,羊咋办呢?

可以得瑟了呗!

求粉红,周末啦,亲们愉快的时候顺便给两张哈!(未完待续。。

木林一拍大腿,道声差点忘了,起身跑进门里。门关得晚了点,但人们半点看不到楼里,因为那后面还有一扇“门”。也像帘子,却是宽木条,根根漆了白,斜落着。

那位比常海更像造主的长风骨干冷笑,“跟他们啰嗦什么,准备投石吧。上面两层是木造的,难道还不好下手?几下就能稀巴烂。”

常海面色一冷,“我说了,你既坚持,白羊祭就由你主持,出什么乱子都别怪到我身上,你一力承担。”

真要用上攻城的大家伙,硬生生毁掉这栋令人心折心叹的仙楼,长风将会名誉扫地,也给了别人趁虚而入的机会。他几乎可以肯定,齐天造有探子混在人群之中,没准还有他亲叔叔那派也等好戏。

小黑立刻跑到中央最大的圆柱旁,面朝兰生坐好。

“田翎,这里是帝都。”常海终于打破沉默,声音低沉,只容身边人听见,“你要投石,便是你的决定,与我无关。不过,提醒你小心,千万别砸中了国书,或打了黄帝,还有女仙神像。”

田氏原本造工出身,当年跟了富贵出身却精于木艺的大匠常氏老祖,子看父,孙看爷,代代始终有一股子蛮不讲理的粗糙习气。到了田翎这儿,有过之而无不及,居然还生出大野心。常海宁可亲叔叔取他代之,也不会将长风交到姓田的手中。

“你们——”常海看看另外几位“田派骨干”,“同意的话,我就先回了。”今日他们非要跟来,原来是抢表现,他让给他们也无所谓。

田翎确实打着占功立万的算盘,在帝都分造建立自己新的势力,正好遇到常沫留下的白羊祭,还以为是天赐良机。可他也不傻,看到这栋楼时其实懵了。只不过再一想,砸神仙也好,砸国书也好,又不是他动手,前头更有常海,煽风点火闹大了,也能达到自己的目的,故而强横。

小黑推啊推,细胳膊细腿,可怜的苦宠一名。问题是,石板也好,啥柱也好,纹丝不动。

亏她还想在众人面前再呈现一个“神迹”,兰生一边摇头,一边看了二楼笑嘻嘻的木林一眼,“木哥,小黑再聪明也只是猴子,你是不是太放心了?白羊祭还没完呢。”

第161章 羊活

这女子让长风搬起了一块巨石。太重,最后长风只能砸自己的脚。如今他可以做的事只有一件——怎样才能让长风体面退场。

至于白羊祭的结果,当油布落下之后他看到的第一眼就已定了,心服口服。

田翎还想说什么。

“姐夫。”这声称呼出来,就是软了。“姐夫别说笑,我算老几啊,还得您压阵。一切听凭您作主,我立刻闭嘴。”

兰生看常海他们说话,大呼小叫要将这三层楼“就地正法”的那位脸色僵恼,便知是内讧。

“皇上是天子。如你刚才所说,我们也不是来拆房子。”拆房子有主人的同意。

那根柱粗到要七八人牵手环抱,一看就知非自然形成,不过马何他们士气已溃,压根想不到其中奥妙。或者说奥妙太多,手脚都不知往哪儿放。

“推。”笨猴子!吃多了吧!兰生眯眼,示范第三次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