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64章 秘闻

“什么?!”遥空第一次知道这件事。

邬梅长了年纪,也长了沉稳。“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?你若是我姐夫。即便姐姐离世。你我也能算是亲人。如今你我陌路。去吧,别碍着我们姐妹俩说贴己话。”

“兰生——”遥空没走。他今日来,就等邬梅。

遥空苦笑,“你不用恶狠狠瞪我,你姐姐筮术天赋虽远不及你,但懂得并不比你少。她告诉过我,东海每代必出一位神血传承,大巫,你们母亲,还有你——”

“住口!”邬梅眸中闪寒星,“爱真是盲目,?我姐姐有时蠢得让我咬牙切齿,竟把全族守护的秘密告诉了你。不过恐怕会让你失望,神血虽代代相传,却未必是母传女。更何况,有件事你师父大概没脸说,他在我族饮用的泉水中下了一种慢性毒,此毒会让我族人灵力减弱,最终衰竭而亡,看起来就象普通能者一样。那两年内,族里出生的孩子都是普通人,一点灵力也没有。而我,也中了这种毒。”

邬梅凛眉敛目,“你知道就好。泫氏无耻,开国之时多少天能者为他们每场战胜力竭而亡,如今又将我们看成了威胁,怕我们跟他们这群平庸无能者抢权力。姐姐也是皇帝害死的,明知她会为了金薇不惜性命,借此逼死了她。”

邬蘅和邬梅当初嫁给南月涯时,还以为天玄道掌教是她们要报复的仇人,想借明月流和天家的力量来对付它。然而,不久之后族人那边就断了音讯,同时皇帝以祈福为由将姐妹俩限制在帝都之中。约摸半年后,才传来东面遭受大区域疫病,东海族人在这场可怕的病灾中全部死了。

邬梅那时就想起遥空说他师父也是中了圈套的那些话来,起了疑心。同邬蘅说了之后,邬蘅也觉得不对了。在不知信任谁的情况下,又恰逢邬梅有了身孕,两人合演小妾斗妻的一场戏,在所有人面前分割了姐妹情,变成了抢丈夫大战。一演就是七年。七年之中,人们渐渐忘了东海的惨祸,姐妹俩总以最后的东海传承自居,也让人们相信她们接受了事实。所以,邬蘅赶邬梅走,除了对邬梅真心喜爱的南月涯,再没有任何人过问。

邬梅远走瑶镇的途中,在宁伯的掩护下再次回到东海,发现了灭族的惊人事实。慢性毒,失灵力,衰竭亡,还有一场神秘的屠杀。但庆幸的是,她找到了族人藏起的数名遗孤,除了一名女娃,其他几个孩子灵力微薄却天生骨骼轻奇,适合练武。她将其中一个女娃送到邬蘅那儿,其余孩子跟她到了瑶镇,悉心教养,培育他们成为最忠诚东海的力量。

邬蘅之死,在姐妹俩的意料之中,也是对她们所了解真相的最后证实。东海巫族毁于大荣天子之家。邬蘅要死。邬梅要死。倔强的金薇若进宫,估计也活不了多久。纯善的玉蕊无依无靠之后,命如草细。

邬梅不能不回来,失去族人亲人的痛苦,花了经年积累的仇恨,邬蘅的死讯敲响了心中复仇的响钟。

“天下最多负心汉。姐姐的死,对你而言只是一场无用的痛哭,对我却是失去手和足的锥心之痛。而且,东海当初也是隐世的,躲得了一代两代,躲得过三代四代?”她不信他。到今天,要复仇的计划只有她和宁伯知道,连葛婆婆都不曾说。

“好,你意已决,至少让我将兰生送走。你瞒了她的真八字,用克母刻薄的八字取代,让所有人轻视冷落她,难道不是为了让她逃过一劫?”兰生是否有天能,遥空并不关心,身为普通人不见得不是件好事。

“她是我唯一的血脉。”邬梅终于露出一个母亲的疼惜表情,“我虽不能当个让她依赖半生的慈母,至少希望她能远离这些残酷的阴谋。不过不用你操心,我已有安排。”

“什么安排?与六皇子有关?”遥空之能不容小觑,“六皇子难道不姓泫?”

“我并非不讲道理的疯女人,只想害我族人的凶手陪葬。那时六皇子还是孩子,总不会他也有份。兰生与六皇子发生姻缘也是我始料未及,不过暂时无忧。”邬梅再度冷漠了,“我何必跟你说那么多?”

“六皇子自出生就是东星注定,天子之相。腊月十八六皇子出事,正逢兰生入宫。我观兰生额面凶煞,以为她那日要有灾劫,不料她无事,六皇子有事,之后两人还生姻缘。可见,两人命格必有关联之处。东星黯淡,将陨之兆,而兰生身为六皇子妃,命运相随。你若信我,将兰生真正的八字给我算合,没灾没难当然最好,如果有事--”

“不必。”邬梅开始收拾祭品。

他不走,?她走。

白羊祭过了,秘密也要来了。

这秘密不错吧?给点粉红,加点订阅,亲们各种支持无任欢迎!(未完待续。。

遥空眼睛还红,但已无泪,“梅妹,你对我误会太深,也从不肯听我多说一句。不过,这么多年了,正如你所说,蘅儿都不在了,我没必要撒谎。当年我真不知情,好不容易说服师父同意了你姐姐和我的婚事,我怎能害她?怎么能!”

“就算你不知情,你师父利用你找到我们的隐居地杀害了大巫,是我姐妹亲眼所见,而你却屡屡阻止我们报仇,偏袒徇私。误会?什么误会?你和你师父一样,满口谎言,生性凉薄。我那时听到你对我姐姐的决绝之言,难道也是误会?”往事不堪回首,阴谋之中,东海大巫的陨落只是开始。

“梅妹,算了好不好?我带你和兰生离开这儿,一定想办法解了你身上的毒,从此与世无争。”因为深爱着邬蘅,遥空将邬梅当作亲妹妹一般,所以他才对兰生那么亲切。

“算了?”邬梅终于笑到眼里,“横竖你们只是遭人利用,不死不伤,天玄道仍是第一名派大教。可我东海呢?本土的人们以为东海一族住到皇帝身边了,而其他地方的人,包括帝都,以为东海族人还在某处施展神奇的筮术。却不知,若我死了,东海就灭族了,而金薇玉蕊早被当成明月流的传人。”

春和日丽,午后暖风吹散了陵地的阴沉,国师夫人邬氏墓前伏着一人恸哭,半晌后方歇。他既不上香,也不烧纸,只是坐那儿一动不动,好像化身成石。

“我师父也是中了圈套。天玄道淡然处世,从不为天子效命。但对弟子极为爱护。东海大巫用噬术害我掌门师兄,我师父没办法,才利用我找到你们。他只是跟大巫谈和而已,岂料突然晕厥,等他醒来大巫已经丧命,而你们认定是他杀害了她。我师父一生光明磊落,却因为此事一直耿耿于怀,正值壮年就坐化了。去时千叮万嘱,让我一定要查明真相。”往事的谜团已经浮现端倪,但心爱的人已经远去。“我这辈子最后悔的是。以为你姐姐是非不分,冲动之下说了那些决绝的话。待到想明白,你姐妹二人已经嫁给南月涯了。”

“我知道。”虽不知慢性毒的事,遥空也有他掌握的消息,“和北疆心术一样,已经名存实亡了。”

“难道柳氏也……”邬梅一惊。

“只剩一对姐妹花,年纪尚轻,心术又没来得及学出师,走歪了道。兰生已同她们打过交道,狠狠教训了她们一下呢。”东海和北疆两族天能者几乎无存,不禁让他联想西域蛊族如何了。蛊族并非只会用蛊,他们最优秀的能力让大荣淡化了。他们擅长与动物交流,具有驯化它们的奇异本事。

“梅妹。”化石长立,一张亲切的脸今日没有亲切笑意,神情藏不住哀痛。

“遥空大师,昨日才是我姐姐生祭,你准时来多好。”怒转为冷,邬梅摆出几样糕点,倒了一杯酒,“虽然我知道你一向迟惯,不过人都死了,还怕什么?要是撞上南月涯,我帮你找说辞,保管他不会起疑心。”

第164章 秘闻

“我姐姐反而逃过一劫。当时她追你而去,半年后才回来。后来,姐姐生下金薇玉蕊,二人都有天能,而兰生没有,显然与母亲的健康大有关系。”

“你也中了毒的话,为何……为何……”大师也结巴。

“可能因为我传承了神血?哈!谁知道呢?”邬梅眼睛却不笑,“不过,我的灵力已经损了七成,也许只是比别人撑得久一点。”

“你说你师父让你查找真相,查到了什么?”邬梅神情冷却,仿佛突然变得淡漠。

“不是很明显吗?除了天子,还有谁能将能族灭得无声无息?”谜团虽绕了一圈又一圈,但他看得到终端。

“兰生怎么了?!”邬梅忽然面相恶煞。“她无天能无通感,只是普普通通的孩子,不劳遥空大师费心。”

直到日暮云薄,天边瑰红一片,又来一人,看见他,却是面露冷笑。

“滚!”一声带怒的呵斥属于邬梅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