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67章 伤春

“勾搭勾搭?”原来古人也很懂思春,还很会为少女们着想,兰生笑道,“这也是你书上看来的?什么书这么有道理?”

兰生用过饭后,香儿才过来传,“簿将军要见小姐。”

有花却往外走,“我去老夫人那儿瞧瞧,顺便问一问两位小姐今日的安排。寒食节若待在家里可惜了。而且女子伤春,出去走走才好。”

“问香儿,她教我的。”有花搜集“情报”去了。

香儿服侍兰生用茶,“天候四季,春来物兴。正是阴阳调和的好时候,尤其是成年尚未出嫁的女子,心中春思如春草,难免伤感悲怀。与其在家中胡思乱想,不如出去勾搭勾搭,大方见见男子,和男子说说话。将因节气而生的春思散掉。”

“娘娘怎知……”簿马吃惊。

“每两日要进宫一次,而且多是在当值前。前日肯定要回禀奇妃娘娘,所以我就猜了。”兰生嘱咐香儿去厨房请冯娘再备些冷面,“簿将军说完话就去厨房吧。”

“娘娘费心。”簿马不推辞了。她对他的行踪了若指掌,却这般坦然说出,他若客气,难显诚心。

“奇妃娘娘要我进宫么?”兰生又猜。

簿马就是为此事而来,“娘娘造了神仙楼三相塔的事,不单由卑职禀报了奇妃,寒将军也派人禀了她。卑职禀报时,奇妃娘娘没说什么。但我听说寒将军回禀之后,奇妃娘娘不是太高兴,立刻传了方道长,然后就去太后娘娘那儿了,好像是想让娘娘进明月殿学习。”

“一件事从不同的嘴里说出来,就夹私心了。簿将军如今跟着我,当然捡好话说。”兰生淡然一笑,“还以为簿将军不擅与人交际,宫里的消息还拿得挺快。”

“好歹宫里待了十年,两三个真兄弟还是有的。”簿马浅浅带过,又道,“明月殿每日就有半日课,娘娘一旦开始听课,便不能任意外出了,请娘娘早做打算。”

“真兄弟贵在心不在多,那些看起来很能操纵属下的人自以为是,其实不过就是利诱之威胁迫之,人心难得。多谢簿将军知会,我本以为奇妃娘娘那边可以暂时无忧,给自己放个假什么的,看来老天不让我懒。”簿马明显向她靠拢,但她不会趁机拉拢。

和日久见人心的关系不大,就是这不讨好的性子,不冷不热,不强求。就像她不要求有花无果在她娘和她之间二选一,也不要求香儿必须参与她那些事,连这次帮了她大忙的三兄弟,她也不会巴巴求他们留下。人各有志。志向相同,自然走到一起。志向不同,终究分道扬镳。她,做好她自己,就是最大的成功。

簿马走时却似乎有些启发。

一直蹲在亭梁上的小黑见兰生好像忙完了,这才跳下来,让她陪着玩。它特别喜欢猜找的游戏,就是兰生比划个什么东西,它去找来。找对了,会有各种好吃的。它还喜欢反过来玩,藏了某件东西,吱吱啊啊比划,让兰生来猜。

这日算是小黑的幸运日,因为兰生还想偷懒一天,所以闲得发慌,对小家伙也是额外耐心。这会儿,看着小黑跳上跳下几十次,脑袋都快晕了的她终于撑到极限。手指指它,比划比划脖子,挥挥手。意思就是,去把东西拿来,不然就掐死。

小黑收到,跳到花丛里,再出来的时候手上竟拿着一个玉轴画卷。玉轴原本的系带断了,纸卷得乱七八糟,显然也尽到一只猴子的最大努力。

兰生打开来,小黑就很欢快地乱叫。

虽然中国画讲究写意不写形,画卷上半部分中的园子呈现云海仙境的虚幻缥缈,她仍一眼看出那是庆云坊。画者精工妙笔,缥缈归缥缈,整体夸张,但局部相当精致写实,将楼的出彩处均描绘传神,连三相塔的三位天尊像都照倪土刀刻的方式画出。

如果上部只是让她感叹画功出色,下部则令她好奇画者是谁。他已独立分画的方式将白羊祭的场景还原了出来。初祭,常海和她碰面,马何设香案,长风砸木楼,废墟中她沉稳立定。终祭,褐老四拆墙除门,楼宇现长风傻眼,马何惶惶然拖鞋弯腰,三兄弟感激跪她,她带整条街的人拜三相白塔。黑白的画中,唯独给她上了色,沉着的,淡笑的,愤然的,安若的,神情捕捉不遗,生动明快。

卷尾一对句:得卿之画,君画还之。蕙质兰心,相思难绝。

小黑吱吱叫,黑手就要戳到画上兰生的脸。

兰生拍开它,“怪不得我那脸上脏兮兮的,你偷偷抹黑我了吧?这幅画卷怎么到你手里的?”她伸手捏猴子两个腮帮子,“好好一幅相思差点让你破坏!罚你少一顿吃的,上树检讨去!”

小黑不怕她,捏也不真疼,两只手掌乱挥,居然还要去抢画。

一人一猴吵闹得不亦乐乎,让正好走进来的金薇玉蕊看得好笑,后面的有花除了翻白眼,不知道还有什么表情能表示对幼稚主子的无奈。

明天上推荐开始,日三更,到星期天为止。

请大家多给粉红,求订阅支持,不要跳订啊,不然伤心勒!

感激不尽!

有花却知兰生冠冕堂皇的理由下满满都是私心,也懒得说,只道,“你有时间就多往夫人那儿走动走动,等到将来搬出去住,想回来一次都不容易。”

兰生默然。她和她娘之间的相处之道就没法跟普通母女一样。不做在人前,心里都相当有着主张。

簿马抱拳作揖,“卑职参见娘娘。”

这间小院里有一种他很难形容的感觉,主子仆人像——同等的。他也不是没见过和气主子,但兰生不显得和气,厉害起来字字不饶人,说到做到的强性子。看如今在外院搬砖,又黑又瘦得结实的明珍就知道了。然而,她真是就事论事,让人反而由衷信任。

“睡饱了么?”有花看兰生精神大好,“睡饱就起来用膳吧,冯娘做了冷面,看着特别爽口。彩睛来过,说今天老夫人那儿摆早膳,早上就不过来了。”

这时,冯娘端了面和小菜上来。她总是亲自上菜,会等兰生用完再亲自收拾。以便确认兰生口味方面的喜好。剩多的菜,若没兰生特别说明,她不会再上第二次。这么一个话不多很专心做事的女子,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收服了有花香儿的心,厨房里那两个丫头惠尔和敏尔就更不用说了,没两天就当她师父一样尊重。

很简单,不是吗?他若真心效忠她,她便真心任用他。不用一边发誓忠诚,一边担心防范。宫里就是如此,哪怕口碑最好的仁慈太后,在他看来也不是能完全依靠的,到关键时候就是衡量和斟酌,牺牲小利为大利。

但在兰生这儿,小利和大利似乎是别样的定义。

“簿将军用过早饭了没有?”

有花让香儿传膳,跟着兰生走到亭里,“知会你干什么?尽管还在一个府里住着,身份上却是六皇子妃。不然,你以为你在外面惹出那么大的风波,老夫人会不找你过去问话?我昨日让夫人叫去,原来南月萍添油加醋,家里人人都知道了。她可没说什么仙楼福塔,只说你成亲前就老往外跑,要做这工造的买卖。老夫人碍着你的身份,却把夫人狠狠训了一顿。连一向疼夫人的老爷这回也沉了脸,说夫人过于宠你,以至于你无法无天。夫人虽没提到李氏,我猜一定很得意。三月的时候夫人就该扶了正室,结果李氏闹出一场大病,只能延后。这回发生了你的事,又不知要拖延到几时去。”

“别说家里人都知道,对面小坡子他们也都知道了,小坡子还特地跪谢我,说我能如此用心良苦为六殿下积福,可感天地。丈夫生病的不少,妻子这般真心求福的,就我一个。”原本只隔了堵墙,南月府的事就离她远,现在变成了泫家妇,真可以当自己外人,“其实有什么呢?别家千金打理铺子农庄,我给人造屋建宅,都是赚钱的买卖罢了。”

第167章 伤春

“一本讲民俗的杂本,怪有意思的。”香儿也笑,“小姐想读么?我去拿来。”不知不觉。称呼从娘娘改回了小姐,和有花一样自称我。

“算了,那些字看得累眼,有机会听你说也一样。不过下回去书铺子的时候,帮我找找有没有工造方面的书。”

兰生这才看向亭外站了一会儿的大木桩子。“簿将军早啊。”

簿马不承认自己会让这么小小一句话微感动,“用过了。”

“是吗?看着不像用过的样子。听过宫里龙虎营的将军们训话都赶在校练前,你天不亮进宫,难道寒将军还给你管饭?那我还真错看寒将军了,以为他是没什么人情味的严苛上官。”想到寒索,兰生心里就起寒意。

“伤春?”兰生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词。

“全家人一起吃饭过节这么好的事,居然完全不知会我。”兰生起身走到外屋,精神奕奕。

对面帘子不动,很安静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