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68章 煞星

安鹄,对于兰生而言,影像都快无存的人。他说会来求娶她,是什么时候的事了?她已记不太清。只知他娘病故之后他再也没有来过南月府。如今忽然听到他的名字。难免一怔。心想,哦——这人还在某处活着呢。

玉蕊扑哧一声,目光与金薇一接触,立刻锲而不舍逗猴子去了。

亭中只有两人时,话题却不再围着思慕兰生的神秘人。

兰生收起画,随意放在一旁,“前日看客中不少达官贵人,我亦真面目示人,传到皇上耳朵里也不稀奇。再说,奇妃不也知道了么?怪罪我什么?做买卖,还是指挥人造房子?那个安家,真是无聊透顶。安纹佩刁蛮无理,那位丞相老爹不但任女儿性子乱来。大把年纪还唯恐不乱。”忽然想起瑶镇小霸王王麟。那个也是安家的亲戚。

“除了安师兄。”金薇但叹。

“玉蕊她——”

“对了,等会儿咱们到哪儿玩去?”兰生却打岔,朝六皇子寝屋的窗口努了努下巴。

金薇领会,“玉蕊她想去你造的园子里看看,不过既然已经卖了,恐怕也不方便进去。”

兰生却道,“那日虽然是敲定了价,正式交屋却还有一段日子,所以园子还是我雇主的,应该可以带你们去。”

“叫上阿凌。”玉蕊吃饱,心满意足。

“怎能少了我?刚才一瞧姐姐们往北面走,就知要跟大姐出去玩。”锦白雀羽的春衫,头发扎一束扣红玉环,一枚英俊小帅哥就此让兰生养成了。

“天才小东家。”金薇清冷中藏着调侃意。

南月凌昂着头,“我和伯喜的画功不相上下,自然有些天分。这可不是我说的,是伯喜的爹伯炎大师亲口这么夸的。姐姐们可得对我好一点,没准我将来一字千金。”

伯喜原来在四象馆总欺负南月凌,因花王会这个共同秘密,两人变好友了。伯炎就是居长侯,也是伯嫚的父亲。居长侯是世袭的爵位,对朝堂关心度不高,爱当闲雅人,一手好字画博得大师之名。他有几个儿子女儿,只有伯喜继承了他的艺术细胞,从小就被称为神童。

兰生作势揪了南月凌的耳朵往外走,“等你一字千金,姐姐们头发都白了。”

南月凌哇哇大叫,朝最好说话的玉蕊喊救命。

玉蕊上车时还犹豫了一下,“要不要叫萍妹莎妹一起?都是一家人。”她没坏心,不记恨

“不用叫我姐,她实在怕生,去明月殿上课都脚软发慌,更何况陌生地方。至于萍姐,她和她娘整天兴风作浪,把梅姨和大姐当成死对头,连我娘都不和雎姨掺合了。要不是萍姐在祖母跟前挑拨是非,大姐造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,却害梅姨被训了,爹要顾及着祖母,喜宴又要往后.....啊!”

金薇来揪另一只耳时,他才真痛呼。

“这么啰嗦。”金薇冰女本冷,眼神不耐。

“萍妹妹刚得灵目仙女的称号,到处有人请她找失物,不会有空搭理我们。”刚听到这个封号时,兰生立刻想起灵长类科目动物系。而灵目仙女简称灵女,又感觉很幽灵。

南月凌一边眦牙痛一边咧嘴笑,“天女姐姐,圣女姐姐,唯独这灵女姐姐,怎么喊都觉得怪异。”

兰生笑着上车去。不过,知道自己拖了她娘的后腿,而她又是最知道让人拖后腿的感觉,心里就有些在意。

一直以来她不管家里那摊事,一来不喜欢,二来有她娘。李雎母女一开始没蹦跶得那么厉害,如今是撕破脸皮了疯咬。先有李氏自残,却装气息奄奄生重病来博取同情,后有南月萍封了灵女,自鸣得意还不够,变本加厉诋毁兰生,借此贬低邬梅。偏偏老夫人上了年纪有点犯糊涂,在邬梅和李氏之间摆来摆去。尤其李氏还试图灌醉南月涯,想让他和襄玉生米煮成熟饭,虽然让邬梅识破阻止,竟一下子让老夫人偏心过来。

她不擅长这种暗里斗的事,不过她不喜欢吃白饭,同样不喜欢当拖后腿的。趁着休假,要不她到宅斗战场上为她娘呐喊助威一回?有花说得有理,不知何时要搬走,回趟娘家不易。

到了庆云坊,思绪暂放一边,却发现园子已经不同两日前。园墙虽然还没造,原来遮挡的油布围成一圈,还有陌生面孔的守卫,竟是不容人随意进去了。不过态度并不恶劣,还在布墙上贴告示,大概意思是仙楼福地已换新主,待里面装修完毕,就会开放给人们观赏,请大家耐心等待。

南月凌帮兰生造了楼模,但还没看过真楼的里面,不禁有些失望,“不知是谁,一万三千二百两的高价,三日后悔之期都顾不得,这么快就买下来了。”

“是他。”玉蕊从车窗里指着通天书阁。

“谁?”南月凌连忙爬过去看,却立刻面露厌弃,“他啊。”

“他回来了?”金薇也认识。

“嗯,那日虽然隔着屏风,我就听出他的声音。想着怎么会是他?难道不知大姐的身份?”玉蕊想不明白,眉心纠结。

“你们到底在说谁?”兰生只看到通天书阁比她盖房子那会儿生意好得多,窗口桌子全坐满了,那些客人边喝茶边看楼,摇头摆脑不知评说好坏。

南月凌忽然合上窗帘,紧张地说,“他走出来了,好像还是朝我们这边来的。”

“走吧。”金薇道。

“对啊,走吧。”玉蕊也道。

兰生唯恐天下不乱的任性冒出,反而要下车,铁了心要看何方神圣,“既然买主在,让我问问能不能给个方便。”

南月凌死命拽住她,“大姐,那是我南月氏的煞星,离得越远越好。爹吩咐过,绝对不能搭理此人。”

哦?越来越好奇。她已经够煞的了,还有能吓到南月一家子的煞?必须看看清楚!

“南月氏煞星?真是冤枉。”声音沉若低弦,笑得满是促狭。

今天第一更。(未完待续。。

兰生嘿笑,“有得意时且得意,等我成了老太太,拿出这画来跟子孙们炫耀,便是嫁作他人妇,照样能吸引思我的小伙。哦呵呵呵——”原来适当时候掩嘴假笑,是这种闷爽感,不错嘛!

“没准是老头子。”金薇此话一出口,顿觉肃静,不由没好气瞪着惊讶的各人,“怎么,我说不得这话?”

金薇听到“伤春”而脸红,“说话真是没正经,也不知是谁伤春,小小年纪就有两个竹马郎——”陡然发觉自己说得太多。

兰生要笑不笑,“那时候不是不理我了么?”有花听邬梅说,再转述给她,“还知道我有几个郎?”

金薇笑过就清冷了面色,“仗着长辈们进不来,高枕无忧。好歹住在娘家,老人家该哄还得哄,有本事再不出门去。”

有花最先反应过来,“说得,当然说得,天女下凡,咱们最欢迎了。”说完赶紧撤,边走边继续说,“圣女大人,我给你端凉面去。”

金薇实在忍不住,啐她一口,“不害臊,还几个郎。其实——”犹豫一下,终于说了,“比起安师兄对你一厢情愿得好,你跟六皇子倒是走得更近些,常听你们哈哈大笑。”只是“不小心”看见而已。

兰生没说什么,也不必再说什么。就算小时候是同安鹄走得近,如今陌生,只不过是重生的她与他性格不合,怎么都不会有内疚感。

玉蕊吃面的样子有点狼吞虎咽,好像饿了几天。兰生也知道她只有过到了病气才会没胃口,就问是不是又去平医所了。

金薇走入亭中,看一眼画就定住了目光,再笑就有些收不住,“我说你看上去那么春风得意,原来有人对你相思难绝。”

玉蕊和有花一听,猴子也不逗了,白眼也不翻了,都跑进来看。

第168章 煞星

忽然察觉到金薇审视的目光,兰生挑起眉。凤眼刁起,“看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金薇的眼睛却看到画卷上,“以安师兄的性子,对你可能真会相思一辈子。”

“我看你有点伤春了。”兰生嗤之以鼻,“安鹄心仪你大姐我,安家我家都知道,还弄这么隐晦的画来诉衷肠吗?我不觉得他有那样的雅兴。”画品看人品,画风看人格,安鹄大志难伸,一直委屈求全,性格看似温和,内心却压抑。

“蜜儿病了,她是我好姐妹,当然不能光看着,我就……”玉蕊看看兰生,再看看金薇,闷头吃饭。

兰生对玉蕊和金薇的天赋通感只知一二,至今也没生出好奇感要问个水落石出。

“皇上也知道你造宅的事了,安丞相今日早朝上当新鲜事说出来。皇上惊讶得很。不过暂时也难看出来他是否会怪罪,但你……得有个准备。”金薇道。

“得过且过吧。”兰生对这小黑的白脸就挥一记直拳。

猴不敌人,呜呜窜到树上去,很不甘心做着鬼脸。平时待它好的玉蕊在树下招它,它心情不好,竟不肯给面子,吊着尾巴荡来晃去,自己跟自己玩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