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69章 吉星

“不必狡辩了。爹和金薇姐姐都摇出同样的卦象,明月流若是水,京大公子就是火,咱们水火不容,平时离得越远越好。”南月凌挥手赶人。

“也没那么轻松,还是很伤脑的。”兰生不是谦虚,三天头发都揪下一把了,“请问公子哪位?想当初我刚一到家就让这些弟弟妹妹欺负,以为他们天不怕地不怕呢。如今好了,跟公子交个朋友,以后这三个要是不听话,就搬出你来吓唬他们。”

圆头公子居然露出腼腆神情,“在下京暮,让天女圣女,还有凌小弟当成煞星,实在有些冤。”

“这位是繁京派宗主,也是钦天监大人的嫡长子京暮大公子,和京秋小姐是亲兄妹。”南月凌怕光的姿势已经换掉,却仍小心翼翼。对京暮哼,“冤什么?我每回遇到你都不会发生好事。前年我买书,正巧碰到京大公子跟我拿同一本书,结果摔折了腿。在床上躺了一个月。金薇姐姐去四象馆讲堂,大公子你在厨房开小灶,结果烧到她上课的那间屋子,为了救学生,她差点葬身火海。再说一件玉蕊姐姐的事,她布药施粥,你不过骑马经过,结果马蹄子溅粪进粥锅里。”三个铁般的事实,让人不信邪都不行。

“这......这只是巧合啊,又不是我故意为之。”京暮无辜相。

兰生但笑不语。说白了,她那楼那塔就是以商业价值为主要卖点,要不然就是开放公众当名胜,用来当自家住宅需要住户很“特别”很“勇气”的品位。

京暮感觉兰生话不多却了然于心,年纪如此轻,还是女子,一战成名却能沉得住气,心中暗赞,接着说明来意,“兰大姑娘,我冒昧前来,其实是想跟你谈买卖。”

兰生并未显得受抬举那样欣喜,虽然大概知道对方要谈什么,却也不自以为是,“京大公子请说。”

“请兰大姑娘接了楼里细修的活儿,银子方面绝不会亏待你和工队。怎么装怎么修,只要符合我的大要求,随兰大姑娘摆弄。说实话,我就算想破脑袋,也不如兰大姑娘的妙思一着。”京暮要找兰生装修。

“我以为卖园子的时候原主那边就跟大家说清楚了,我不擅做楼内装修,京大公子最好请专门的人做专门的事。”建筑设计和室内设计是不同的两个领域,而她自己擅长的领域都好不容易才完成,更欠缺经验。

“兰大姑娘莫谦虚,工造还分什么里外。这楼这园是你构思你建造,里面要保持同样水准,非你不可,不然找别人搞砸了,岂不是白花我银子?请兰大姑娘别推辞,我愿出高价。”京暮不是木偶,拥有头脑和眼光。

他诚恳相谈,要是一昧推辞,反而显得傲慢,兰生沉吟片刻就道,“放了工队几日假,等他们回来,我再跟他们商量一下,不知可否?”

“难道不是兰大姑娘自己能作主的事?”兰生说考虑,京暮却还不解。

“不是。”答得很干脆,“是要商量的事。”虽说侥幸过了白羊祭,她得到的教训是不能自作主张,也不能打没准备的仗。

京暮认真看了看兰生,确认她不是应酬自己,点头身退,“好,我静候兰大姑娘佳音,消息送到通天书阁就是。不过三日之后,大姑娘要是没消息,我就派人上新门里候着了。”

“无论接还是不接,总会给京大公子一个交待。”哪怕他那个妹妹京秋不咋地,还有他家和她家暗中别劲,可他知道新门里,当然会知道自己还是六皇子妃,如此还愿意送买卖上门,她就应该抱着感谢之心。

“我还有个不情之请……”说了想带弟弟妹妹们参观园子。

京暮说当然可以,又笑自己最好还是离三位远一点,免得又无枉当了他们的煞星,还请他们参观时千万小心,人摔了哪里不要紧,别弄坏他的楼梯阑干柱子,甚至地板,因为处处都是宝。

这人实在幽默,兰生笑想。

金薇看兰生对冲煞之说不以为然,就道,“不说明月繁京,此人额藏锐角,面相虽圆,却无圆合之气,眉峰立崖,眼角垂哀,是逆鳞孤命之兆,易招大凶。但他八字富贵吉祥,有转灾传病之吉运,我和玉蕊似乎因为天能的关系,特别容易转他的凶煞,所以你别和他走太近。”

“我不也是克母煞命?”兰生眨眨眼,说笑,“煞星也有克星,没准我能克他。今晚回去看,要是都平安无事,那我就镇住他了。”

四人在里面逛了半个时辰才出来,什么事故也没出。南月凌的调皮性子跑出来,说大姐没准真克京暮,就见马车前等了一人。

身材高大,随便一件旧布衫就穿出明星效应,不喜欢笑,敲得一手好鼓铃,人称柴鬼,花王会上兰生南月凌一组的主要得簪手。这时立在庆云坊的街上,吸引四面八方“伤春”女子特别“热情”的目光。

南月凌却酸溜溜大喊,“是你?你不是去天玄道了吗?”本来该成为关门弟子的是自己!

柴鬼对兰生抱拳,“师叔出关了,听柏老板说你找他,问你这会儿要不要见。”

兰生就迟钝起来,想她原本为什么想找遥空来着。半晌才记起,是为了腊月十八不能出门的事。不过她既然已经嫁给六皇子了,问也没辙,于是摇头道不用。

“去吧,时辰还早。”金薇却说。

玉蕊也说去,“明日祭祖,后日要跟祖母去东平王府听戏,不能尽兴了。”

响应大家的意见,无视有花的抗议,兰生决定去。

但柴鬼没领她们去玲珑水榭,而是出了城向东十来里路,从河边上一条大渡船到对岸,马车驾过一片无人烟的滩地,又驾过一片杂草丛生的密林。在兰生怀疑这位居心叵测时,眼前景象忽然一变。

春风一阵,飞起桃花十里。

今天第二更,也是还上个月225粉红票的加更。

第三更会晚,要近12点了,请亲们不要等更,明天还是三更,可以累积一起看,但不要跳订啊。

继续求粉,聆子要动力,感谢!

大家周末愉快。

“匹诺曹是吉星么?”长相好笑的这人,那么好听的声音就像讽刺他一般,只是他性格似乎十分开朗,一点不介怀他人目光。

“一个很努力,最后变成人的木偶,你说吉不吉?”兰生反问。

兰生却因京暮提孔子而大觉新鲜。大荣不是只说易经?而且繁京派和明月流虽暗中较量得厉害,却都以国书为基本。数理和权策运用上的分歧而已。这位可能继承繁京派未来的人竟说儒,不是有点意思,是非常有意思了。

“你一个繁京派的人说儒,也不怕人听见!”南月凌吃惊。

无果帮兰生一早跑腿去了,没在。有花香儿在另一辆车上,来不及。所以车帘轻易让对方攻破,打进一道白光。

那人孩子气的眼睛一眯,笑得褶子都出来了,“兰大姑娘果然与常人不同,怪不得轻松弄废了白羊祭。”

易经是大荣唯一教本,其余他说他著都或多或少是歪门邪道。比如风水说是禁得很厉害的。春秋战国诸子百家,当然除道家之外,多为闲散无用说,当作不可宣不可扬,或者为彰显道家成就的绿叶,在民间小部分读书人中流传。在帝都权贵圈里,说儒就等着被道家学子抨击。

金薇却听出另一层暗示,“京大公子是通天书阁的主人?”

“正是区区在下。”京暮不与南月凌论儒评道,“没办法,我若不奉道为尊,家父就不养我,无奈之下只能开间书阁维持一日三餐温饱。”

她回头一看,脱口而出,“不像煞星,像匹诺曹。”

声音沉磁似属帅哥,但圆头圆脑笑眯眼,鼻子无梁翘鼻尖,胡子渣青敷圆脸,细脖子一根,身材瘦得很知识分子,身高属于二等残,嘴巴咧大笑哈哈,头戴一顶乌冠,不过弱冠年纪,穿华贵云衫蓝空袍,却一点不显华贵。

第169章 吉星

“京大公子确实与我们冲煞。并非私人恩怨。”玉蕊说得要良善得多。

金薇静着,但她本身就是一块难融的冰,一句话也不说,却是让人敬而远之的明示。

“命格面相冲煞吉兆,这些对我们普通人而言实在太过于玄妙了,难有说服力。与其信易经,不如学孔子儒家。先把做人的道理学会,再说天地阴阳五行之大道。再说,绝对不是每一回都煞——到你们,前日你们三人在我通天书阁里为兰大姑娘助威,不是平平安安回府了吗?”京暮笑侃。

金薇冷面冷笑,“一万多两买园子,京大公子这温饱还真贵呢。”

京暮又装蒜,嘘一声压低了音量,“那是我娘贴己银子,叫我偷拿出来的。谁让兰大姑娘这园子造在通天书阁对面,要让别人买去开茶馆书楼,我那儿肯定关门了。”

“京氏?那京秋——”帝都京氏比南月氏了不起得多,是要进了名流圈才会发现的事实。

南月凌惨呼一声,向后仰倒,一手遮眼,像吸血鬼见了太阳,面上惊栗。金薇玉蕊,不知何时坐得离车门有些远,贴壁笔直。

兰生好笑,一个个要不要这么夸张?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