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77章 大限

每次受邀入宫似乎都不会发生好事,就算只是去给奇妃请安,婆婆跟前实在难讨好。哪怕奇妃口碑好,都说柔善主子,奇妃确实说话柔柔软软的,但她听奇妃说话,就好像往心里一块块叠铁饼,十分压抑。也许是她心眼小,也许是她自加压力,一进宫里她便感觉憋气,应答那些大小娘娘们时片刻就犯头疼,待了超过一个时辰,一整天累得有褪层皮之感,第二日肯定起晚。

“那是浸过药的纱布,新法子。据说用上百年老参等二十多种珍贵药材配制,不但覆头,还覆手脚,护住殿下命脉要穴,还有头部血流通畅。”但小坡子的声音并不像从前试新药时那么充满希望。历经一次次徒劳无功。要保持正能量也难,“有时奴才也想,可能这些药都不好,殿下至今还撑着。全靠娘娘当初给的三粒续命丸。娘娘做到这份上。居然还有人说三道四……”

“随那些人说吧。我无愧于心就好。”说到续命丸,唉——心痛!

在这样的医疗条件下,六皇子作为植物人,从十二月挺到了四月,说不定就是这三颗丸子创造的奇迹。因为兰生怎么看,都觉得这位殿下的“肉身”已经到了极限。

过了四日,这天兰生收到太后邀请,要入宫赴宴。

呃?兰生笑得没心肝的样子,“平旺,从我认识你家少东第一天开始,我就知道这么感觉了。但经过这么久,他还是精明如初,聪明如初,能干如初,我想有一句俗语特别适合他。”

平旺呆问,“哪句话?”

“好人不长命,祸害遗千年。”景荻生命顽强,看他瘦皮皱老命不久矣,内里却是一身铁骨架子,专用来欺瞒纯良的人。

平旺可不喜欢这样的玩笑,“兰姑娘,我家少东帮过你的大忙,就算坑过你那么?一回,后来也补满了。再说经商的不精明,做什么买卖?人可一点不坏。”

一旁听着的泊三开口说公道话,“大姑娘,虽然我跟景少东不熟,本性到底是好是坏也轮不到我说,但他做买卖还是讲道理的。你也知道,上回他叫我去领七百两银子,让我照着他开的工钱单子派给大伙。我告诉他之前大姑娘说好只包吃住,他说既然换了雇主。旧的就不作数。”

兰生吃了一惊。她不知道,他居然支付了工队的酬劳。知道这件事以后,再回过头去看,那二百两就是单独给她的,作为一个受雇的建筑师,其实非常合理。而那份他花了近两千两的营业执照,原来是慷慨赠予她的礼物。只字不提就帮她做了那么多,一张口却对她老气横秋像个教书先生,惹她讨厌。这人真是——无法理解!

泊三看她的神情,“欸。大姑娘不知此事?”

兰生不答。但对平旺道,“你说说清楚,他到底怎么了?”

“少东家给我五十两,还放我半个月假回去照顾我娘。我以为他要辞了我。谁知他说半个月后不用回锦绣。但调我到兰姑娘的居安造做事。”平旺见兰生蹙眉,叹气接着道,“这几日在家中待着。我就越想越不对。真要是照少东家说的那样,兰姑娘那天看见我怎能不提。于是,我昨夜悄悄回一趟庄里,竟发现一个伙计都不剩了。按理,神仙楼卖出了好价钱,又有宫里来进货,生意再如何萧条,这些银子也够撑一段时日,但少东家好像急着要关掉锦绣。”

泊老三点头道有理,“恐怕知道自己时日不多。”

“平旺,你想漏了一处。”兰生虽然也觉得景荻把所有人辞了的行为十分古怪,但活不久一说还不能成立,“景氏虽人丁单薄,还有景老板。”

平旺好像才想起有这么一个人,重重打自己脑袋,“啊,兰姑娘不提,我都不记得大东家了。对啊,大东家只是回乡养病,即便少东家不行了……呸呸呸!”呸自己乌鸦嘴,?“那究竟为何要遣散庄中所有人?”

“我虽不知道为什么,但知道景少东待你不错,连下家都帮你安排妥了。”如果不是时日不多,难道是叔侄斗,景荻干脆来个人事大清洗,换一批忠于他的人?兰生心中衡量,决定不随便说出无根据的假设,但安抚,“你先家去,别自己胡思乱想,十天后找我或找铁哥泊三都行。居安造新开,有你这么能干的人帮忙就太好了。景少东那儿,我帮你问。”

“有兰姑娘这话,我就放心了。”平旺拱手作揖。

平旺和泊三走后,兰生赶往皇宫赴宴,但一路却不断回想五日前的情形。让她二百两和二千两选一个,狡猾不可测的景荻;给她一个施展长才的居安造,感觉设了圈套的景荻;不留情面数落她的缺点,又好像希望她能更好的景荻。完全不像在说遗言,很平常一样啊。大荣崇尚道家,景荻又体弱病深,不会听信某个骗子,家财散尽要从道修仙去?让别人不要胡思乱想,结果她胡思乱想得更厉害。

忽然马车震了一下,簿马在车外道,“娘娘,前面有三四十辆工料大马车堵在东武门,我们走文昌门吧。”

兰生听到工料马车,立刻抬手张开半边窗帘。只见宫门大开,旁边停着一架再熟悉不过的竹椅轿,椅上无人,因那人正柱杖而立,与宫卫们说着什么。

景荻还在。

这让兰生隐隐不安的心情平落了,想他既然履约行商,不做完这笔大生意是不会修仙去的,可以有机会问他。

“娘娘。”簿马等兰生点头。

六皇子妃入宫,自然不同兰生平时出门,二十位佩刀宫甲卫,二十匹俊亮快马,站在任何地方,都会引起人们的注意。

也引起了景荻的注意。

因为完全没存稿了,这时候才写完,有啥虫啊之类的,大家谅解一下。

但粉红还是求的,皮厚皮厚。

聆子这几天一直缺少睡眠,昨天更是只睡了四个小时,走路都是飘浮状态,所以要去睡觉了。评论区争取明天开始管理。

加更还是会有的,让我缓口气先。

大家晚安,好梦!(未完待续。。

小坡子眼里闪耀着感动,“前两日奴才回宫看干爹,听到不少关于娘娘的闲言碎语,真替您委屈。明明娘娘对殿下关怀得无微不至,每日晨昏定醒为殿下念书,陪他说话,还给他编福帘造福楼,每日辛苦奔波,居然一点好都落不着。谁说照顾就一定要守在身边,娘娘所为虽不同寻常,但殿下的身体状况也不同寻常,说不定正好对了。无论如何,奴才都支持娘娘。太后娘娘和奇妃娘娘召奴才问起您的事,奴才也这么说的。”

果然,为六皇子积福之说不足以让宫里减少对她的关注。喜欢造房子的女子也许不止她一个,但喜欢造房子的贵族绝对只有她一个。拥有大荣至高地位的女人们会觉得匪夷所思吧,虽然在她看来,能安居在宫廷中的她们才是匪夷所思的一群。怎么能在一个小小的鸟笼子里住到死呢?是鸟。就该向往天空。而人心之大,分明可容纳百川,又为何执意争眼前方寸长短?

泊老三说平旺有事求见她,但怕直接到南月府又进不来,就去鸦场找他帮忙。正好,铁哥和他把京大少那桩活儿的预算也定出来了。

铁哥觉得装修可做,兰生就将此事全权交给他,他和京大少已见了面,先要报价。

“子妃娘娘!”

“殿下脸上覆白布何用?”这人要是死了,小坡子不会有心情叽喳,兰生算是反应及时。

“不是让铁哥做主了?”兰生说着,发现平旺很不对劲,垂头丧气的。

“铁哥说你是造主,咱居安造头一笔买卖还是要你过过目。”

居安造成立的消息传到鸦场,反应有三类。一类特别高兴的,如铁哥三人。一类闷头不作声,如褐老四。还有一类看眼色,就是擎天寨其他兄弟。泊老三将自己归为第一类,特别高兴。

“奴才跟娘娘说过三遍了,御医关照蚊虫有毒,而殿下体弱,万一叮了可不得了,请千万别掀帐幔。可是您怎么还是掀了?”

兰生看小坡子神色着急担忧,又想他是不是暗恋她老公,同时讪笑,“屋里不潮热,而且你们白天晚上都在找蚊子,我想不会那么巧。这不有阵子没瞧六殿下,刚才突然想不起他的样子,所以才……”笑着含糊过去。

第177章 大限

然而再不喜欢,她也是六皇子妃,皇族的一员,要把入宫当作家常便饭来对待。

换了华服美裙,兰生跟有花在发式加不加假发的问题上正争说得厉害,泊老三来了。她借此催有花发式从简,有花只好妥协。

到了院中,看到泊老三身旁居然是平旺,兰生就奇了,“你俩怎么一起来?”

兰生收过账本,“平掌事一声不吭,打算让泊三为你代言?”

平旺抬起头,表情哭丧,“兰大姑娘,我们少东家可能不久于人世了。”

她本想成亲后观察一下再作打算,可再一想玉蕊给的时候有媒婆和几个宫女在场。难保不传到奇妃和皇帝耳朵里。她要是不老实,岂不是有谋害亲夫的意图?所以成亲第二日就无比诚恳上交给了奇妃,一颗没能私藏。奇妃当时十分欣喜,但后来听御医局说只能续命不能治病,就连一字谢也没给。

小坡子一声狮吼,吓得兰生缩回手,帘子乱颤,六皇子又让幔帐挡住了。

“干什么?”她拍着心口没好气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