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78章 欺寡

“因为六皇子还没醒,保护我一个是大题小作。”兰生这回理解得很快,“无妨。簿将军要是看到大家都出来了,而独独少了我,就回去给我娘报个信吧。”到头来,能想到可以救自己的人,只有她亲妈。

簿马又道,“那些门卫不识景公子,即便有凭信,难免仍要问东查西。”没说景荻银子塞得不够多,“卑职去时,他们便知娘娘也识景公子,因而确认身份,就放他进去了。娘娘还是帮到他忙的。”

兰生不再言语。放下帘。簿马对前面的手下喝声走,那些贪油的门卫怎么也不敢拦六皇子妃的车驾,一行人**,顺利来到内宫玉霞门前。

兰生一下车,见簿马正眼看着前方出神,就问怎么了。

簿马双眼微眯,对着玉霞门前鱼贯而入的队伍。“我知娘娘今日进宫。所以昨日就去虎营拿腰牌,上头却是不给,说太后吩咐不过皇族家宴,无需太多人随行。我本觉得有理。但那些是五皇子亲卫。他们竟能入内宫。为何我们不能?”

“王爷,这位就是六皇子妃。”东平王妃告知夫君。

东平王本不打算慢下的脚步踩住了,目光炯炯打量兰生。身段漂亮,不为弱柳,灵秀大方之气。蜜肤黛眉,凤眸飞俏,聪明厉害之相。当初儿子为她跟他拍桌大呼小叫,他就好奇到底是怎样一个姑娘,如今看来是有些与众不同。但又如何,这女子天生就是克命薄福,居然给六皇子冲喜了。

该来的躲不了,兰生心里叹口气,又只好侧身作福,“兰生问王爷安。”

“好。”东平王收回目光,又觉答一字失礼,“枫儿近来身体如何?”

大荣皇族之内,除了当皇帝那位。其他人还是照辈份称呼的。所以泫悠然称兰生嫂嫂,兰生要给东平王夫妇行礼问安。

“托福……殿下虽还不能下床,但看得出他正努力得准备康复,我想不用多久就会醒了。”这几个月来,治病的御医们,喂药的宫女太监们,还有晨昏定醒伴读的她自己,对外一致统一口径,包括皇帝奇妃,就是这句“不用多久就会醒了”。

东平王却对那句“正努力准备康复”不太理解。既然还没醒。从何努力?但他也不好问,含糊道声那就好,便走到前面去了。

东平王妃放了女儿和儿媳妇的手,走过来亲切挽住兰生。神情间尽是怜惜。“孩子。辛苦你了。我相信枫儿有你这般全心全意为他求福的妻子,一定会有福报。”

兰生微微一笑,“借王妃娘娘吉言。”朵氏也知她造房子?

“前两日我和蜜儿到兰嫂嫂造的园子去。蜜儿只会哇哇叫,都不会讲话了。别的我也就是看个惊奇,但那九根云柱上的彩画,其中有一幅是出自鹿川名画师潘越之手吧。他的画作价值百金,虽不贵,画作数量不多,我仅收藏到一幅。”

潘越?那个喝半壶酒就会发酒疯的赤脚汉子?听说要作漆画,他还直道不能。她问过景荻,景荻说随便找了些能画画的来。

“应该不是。”兰生实事求是。

“潘大师的画作在柱子上?”东平王妃诧异,也喜欢名家名作。

“娘,您抽空一定要去庆云坊瞧瞧。我说像潘越的画法,京暮说要找验画的来。因为潘越从没作过漆画,若真是他画的,那可不得了。就算不是名家,我看京暮都得防人偷柱。”泫悠然说说,自己笑了。

“是得去看看。”东平王妃点着头,又皱眉,“你这孩子,怎么直呼京暮京暮的,他比你大好几岁,要称兄长。”

泫悠然挑挑眉,表示不管。

兰生见过的,帝都为数不多的千金中,泫悠然和朵蜜是比较有个性的,一个自傲萌,一个刁蛮萌,都不伤人,两人自成一组闺蜜,好似爱热闹,却在热闹圈外,心里自有分明。与安纹佩京秋这些目中无人的大小姐显然不一类。

“六皇子妃真能干,造楼建塔,算得当世女子第一人了。”伯嫚的声线犹如春枝出芽,很美。

泫悠然就露出一种要笑不笑的神情,随即对上兰生,居然跟她眨了一下眼。

兰生想,小姑子和嫂子大概也不是一类。

东平王妃却道,“兰生不过是出钱雇工的主子,怎会又造又建的?我的儿,就跟你管着田庄是一个道理。”

“不论是六皇子妃造的,还是六皇子妃找人造的,如今街头巷尾都说着六皇子妃的本事,连大工造设得高门槛都能轻松跨过,十分了不起。”

伯嫚只是转述,但兰生听来,伯嫚优美的声线中仿佛吊一根极细的蜘蛛丝,隐隐有毒之感。也许是过度敏感,毕竟泫冉曾对自己有意,总觉得泫冉的老婆就不会对自己有好感。不过,有毒没毒,她都不用讨伯嫚的好,更无需应酬。

“王妃娘娘,快开宴了,最好还是边走边说。”兰生往旁边让,想等东平王妃先过去,踩到一块微松动的地砖角,人就不禁一晃。

根本不可能会摔,她的双肩却被人用力捉紧。

“你小心点,走个路都不让人省心。”

泫冉饱含关切的声音,伯嫚当场煞白的脸色,让兰生恨不得大喊一声——

到底谁不让谁省心啊?她老公还没死呢!

突然发现女生网改版了,没有重磅白金这样的好推了?

好吧,天要下雨,文要更新,粉红要照投的哦。

关于评论区猜测纷纷的问题,亲们知道的,老规矩,看下去就会明白滴。

夺舍这一词,聆子表示没听过没看过。嘻嘻。(未完待续。。

但簿马回来复命时,景荻没有跟来,而是随车队入宫去了。

“景公子说月华宫今日选定吉时开工,贺大人正等,实在不能耽搁,改日再向娘娘请安。他手执工造司凭信,神情似乎着急,卑职就没硬拉,望娘娘见谅。”簿马刚知景荻是锦绣庄少东,他也知六皇子妃造楼,想来两人认识,故此并不少见多怪。就算奇怪,他既要定六皇子妃为主,也无任服从。

兰生来了大半年,连自家的家徽都记不住,更别说他家的了,但听东平王府,只觉走快点得好。但她才起速,就看到五皇子夫妇正往玉霞门慢吞吞地走。她要是走得快,就得应酬他们。嫁了老六后,借口照顾他,她入宫不算勤快,但寥寥数次,撞上五皇子妃四回。五皇子妃和她同年,但十五岁就嫁了五皇子,可能从小娇宠,贵为皇子妃又是养尊处优,生了两个娃居然还能一面娇柔天真貌。尤其爱说穿戴,头一回见她就说耳环不配衣色,发钗样式老套,且每回聊都是大半个时辰。让她大开眼界,原来古人也有对时装追求狂热的。

鉴于时装和建筑的艺术美感相通,兰生前两次还挺捧场,然而第三回就没办法了。大概五皇子热宠府中一舞姬,五皇子妃跟她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居然还央她一起去跟太后说。她当然不能答应。五皇子妃竟因此生气,招呼不打就傲娇走了。

景荻虽然注意到兰生的马车,大概不知里面坐的是她,只看一眼就继续和守门的宫卫说话了。

兰生冷哼,“他好大的架子。我在他那儿买过造材,刚看他被门卫问难,想问问要不要帮忙而已。”

兰生原本没放在心上,上回入宫又遇上五皇子妃,十分没记性得问好,结果让对方冰冷冷的表情和明嘲暗讽说她冲喜之类的话冻得凉透,方知这位心眼针尖小。这时看到五皇子妃走在前面,她的脚步不由慢下,不想再因为抢道遭针尖的心生出仇恨。

为了前面慢,忘了为后面该快。

“兰嫂嫂。”不冷不热,听不出情绪,温淡的招呼声。

簿马应声而去。

本来门卫迟迟不放料车过去,一来要仔细检查,二来是想得些好处。簿马本是右虎营的将军,宫里当差的谁不认识,听说他找景荻,还以为景荻大有来头,赶紧换上笑脸,开始放料车过去,查得也草率。

第178章 欺寡

簿马有点懂这是兰生的幽默,却还不太知道怎么反应才合适,仍一本正经,“娘娘至少带个侍女。”

“宫里还缺服侍我的人么?”不,她想要平安出来,肯定是一个人进去为上上策。有花绝对不是带得进宫的料,那张嘴什么都说,属于最好打击报复的典型。香儿被她培养成务实型工作制的丫头,不适合高危环境。无果如果是女的,那就两全其美了。

两人正说着,一队英武的红骑士,还有两驾沉红马车驶近前来,车辕上敲着图腾徽案。簿马立刻看出来者身份,道声东平王府。

兰生回头,见东平王妃朵氏在中间,左手亲女珍华郡主泫悠然,右手爱媳云华郡主伯嫚,雍容华贵还能福气满溢。三人身后侍女七八名,单个拎出都比得大家闺秀气质,让人赞叹不愧是第一王府。

只有女眷,兰生心里自在一点,对东平王妃盈盈福礼,抬头却见泫冉从旁大步而来,身前还有一位褐锦红龙纹袍的中年人,一双眼峻严,面相威仪。应该就是东平王。

玉霞门后,只能步行或乘坐宫轿,宫卫也不可随便入内,要拿到龙虎两营当日发放的内禁执卫腰牌。

“娘娘。”簿马第三次请示。

“绕远和等着差不多。”兰生忽然有种感觉,此时不问更待何时?“簿将军,等料车的主人和门卫说完话,帮我请他过来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