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80章 便宜

兰生放下筷子应是。

麻雀变凤凰,被打回原形的多,但如果够聪明,借助这个凤凰世界里的力量,长出自己的凤羽,那就长久了。贞宛虽跟着皇帝来的。却没有半点骄慢,给太后和三位贵妃跪过请安,又笑着立到奇妃身边。她也看到了兰生,却也一眼再未多看。神情那么讨巧。她是皇帝目前最宠爱的女人,然而她显然成长了不少。

皇帝坐到奇妃那桌,对贞宛服侍奇妃的举动,并未表现得怜惜不舍。由此可见,皇帝力排众议将贞宛收纳是一回事,对后宫大小排名尊贵高低还是讲究的。同时,也显示奇妃的盛宠不衰。

兰生不属自来熟。她对新环境的人或事多以防范戒备的心理为主,连有着爹娘的南月府,她都一直以外人的姿态观望,更别说随时能掉脑袋的皇宫了。不得已嫁进皇族,不得已要跟皇亲国戚照面。不得已处于大荣最高贵的圈子里,但她选择站在最边缘,冷观。

不过,事不由人,这圈子不大,她又是特别另类的一个,不是站得远就躲得掉关注的。饭吃一半。皇帝就点到她,还居然称她老六媳妇,就好像他是个慈祥公公似的。

会仙缘,成为帝都一大胜景,再加上京暮经营有道,引全国各地名士来观,留下赞美的墨宝无数,成为楼里珍贵宝藏。而建筑风格掀起一股模仿热,柱画木刻受富贵人家追捧,一时风头无两。

兰生却已放下,但等新的挑战。

“你既成亲前接造,可是有所打算?”自古轻商,但贵族谁家不做些买卖,就算经营田庄农地,也得有人买农作物。至于放租,严格来说,也算一门商务。只有皇帝这家子,是靠全国人民的税银养着,无需担心没了来路。

“既然是从前的打算,如今嫁进来,总不会继续。等六儿好了就会开府,她的嫁妆自然要送过去,有了那些,还赚蝇头小利做什么?”奇妃笑得温和,“是不是,兰生?”

兰生绝不会在关键的地方迟钝,答得聪明,“蝇头小利兰生自然是不贪的。”

惠公主一直瞧着兰生,眸中似了然,“皇上大伯父,太后祖母,奇妃娘娘,惠哥看来,兰生有打算也无妨。谁也没说女子不能骑马打仗,但我就让皇上封了女将军。谁也没说女子不能从工造楼,若能担当大任,皇上开明再封个女造司。这么一来,惠哥还有伴了。”

皇帝也似喜爱这个侄女,大笑着点头,“那得兰生真能干才行,这会儿不过造一楼一塔,朕要提拔她,会令工造司的人不平。”

“皇上!”奇妃娇嗔,“兰生能跟惠公主比么?”

“怎么不能?”太后发话,“惠公主不是要找伴吗?她如此看得上兰生,哀家得跟她赌一把。”

惠公主道,“皇祖母想赌什么?惠哥奉陪。”

“等枫儿好了再说。”太后还卖关子。

惠公主不依,“这会儿就当六弟好了,皇祖母,皇奶奶,说嘛。”

“枫儿好了要建六皇子府,到时候工造司会选最好的图纸模盘来建,让兰生也参加,若是获选,那支持她的你就赢了,看走眼的我就输了。你赢,自己选驸马。我赢,我帮你选驸马。当然,兰生丫头就能负责造自己的府邸。皇上封她一个临造女司官,就跟你的临危女将军一样。”

太后这一提议,让兰生眼睛亮。六皇子府!她自己住的地方!倒是没想到能争一争自主。

“好,就这么办。”皇帝金口玉言,“就冲着母后这番苦盼之心,六皇儿也一定能好。”

不管是太后打算拿惠公主婚事的主张也好,还是太后为六皇子设了未来也好,兰生属于捡找便宜的好运者,怎么都不吃亏。本来家宴吃得噎,但如果每回都有这样的好处拿,她不介意勤快来。

惠公主哈一声,“皇祖母太坏了,兰生造了会仙缘,不知给六弟积了多少福气,转眼就会醒的事,却分明是要逼我快些成亲。”自说自话跑到兰生对面坐,表示和太后保持距离,“兰生,你必须让我赢,不然皇祖母给我随便指个丑驸马,我可不原谅你。”

“胡说,哀家怕你自己随便找,才要为你作主,恨不得把最俊最好的人配给你,怎会找丑人?”太后好笑。

众人纷纷附和。

所以说女儿是宝这句话,皇家有时也适用。

“人俊心丑,我不要;人丑心俊,我求之。”惠公主果然智觉明心。

兰生更欣赏惠哥了,微微颔首表同感。大荣的千金多数不敢苟同,少数有个性却和自己保持安全距离,只有这个惠公主,感觉同类人,很值得主动攀交。

惠公主这么一出,大家的视线就不在兰生身上了。她该不该,或者能不能,造六皇子府是次要的,关键在于太后和公主这一赌约谁输谁赢。

大家正说得热闹,连兰生都有了胃口,忽然内务总管季公公慌里慌张跑进园子,由于跪下时太猛,差点打滚。

皇上不悦了,“难得惠公主也在,还多了六儿媳,你们这些奴才是见不得朕开心还怎么?给朕退下,一家人好好吃顿饭,什么事这般等不得!”

季公公吓得都快趴了,头也不敢抬,直呼饶命。

上一刻还是全家福,下一刻就是肃杀气。兰生想,几乎给那幅其乐融融的画面迷惑了。

还是太后仁慈,劝皇帝道,“季公公在宫中多少年了,必定是急事,皇帝暂消气,且听他怎么说。”

皇帝便哼,“还不快说!倘若虚惊,看朕不打你几十板子。”

可怜那季公公,那日到南月府下旨冲喜时何等趾高气昂,这时颤巍巍如枝头残叶,还欲言又止一脸惊惧,“皇上要不要移驾……”

没人发现,三皇子和五皇子迅速交换一个眼神,一冷笑一得意。

没推荐,求求粉。

亲们,有票投两张来咩——

“既是家宴,不必跪礼。”一身金亮龙袍,面相呈现与年龄不符的衰老,但神情却相当愉快的皇帝显示了这家长子的一面。

然后,兰生就看到了贞宛。

“一万多两银子,兰生买不起。”兰生答得也理所当然。

她这么一说。这群非常富裕的亲戚中就有不少人露出诧异之色,仿佛说区区一万两银子还算贵吗。

惠哥一句好景致好胃口,太后就把摆在大殿的宴搬到花园里来了,为此整整晚了一个时辰开席。

贞宛是绝色,人尽皆知。但她贫乏的出身令绝色之下空无一物,只能吸引肤浅贪美的男子,而让高贵的女子们不屑。如今再看,寒酸小家子气却是一丝也找不到了。面上月华,双眸涵文,云鬓无贵饰,落七八颗小珍珠,两根简单的贝扇钗面。一身不张扬不艳奢的浅春碧纱裙,只绣三两支静开的桃花。腰间系绦,一串象牙香珠点缀。整个人再无琳琅庸俗,气质已开始积贵。

皇帝也这么说,“你难道连一万两银子也拿不出?”转头就问奇妃,“内务局给她准备了多少嫁妆?”

奇妃脸色有些尴尬,“土地农庄加上各种金银器和首饰,合计是二十万两,报过太后的。”

太后倒是不糊涂,“兰生出宫时,哀家不见她带嫁妆出去,自然没办法用。”

奇妃看了兰生一眼,虽蹙眉,倒也没说什么。

这时忽然一声皇上驾到,众人纷纷起立,正要跪接。

第180章 便宜

“你为老六造福楼,心意倒是不错,但既是为他造的,怎么卖给京家了?”皇帝的语气听不出责难不满。反而很好奇。

兰生但答,“那园子是兰生成亲前接造,卖不卖由那块地的主人决定,兰生不好说什么。”

“那你该买下来才是。”皇帝说得理所当然。

“兰生觉得,这不是银子的事,若是花钱就能买福,殿下的身体大概早就康复了。”不抱怨嫁妆飞了,兰生语气沉静,“而且京大公子打算开书楼茶馆,今后那里人气越旺,福气越多。单单靠一人之诚心,兰生就不费那么大力气了。”二十万两,做门面的,她要指望就傻了。

“朕去瞧过,还听说你带万人拜三相塔,确实好意头。朕决定了,为那园子亲笔题名,从今就叫会仙缘,朕亲自为六皇儿求福。”

倒是三皇子,瞪着贞宛的那双眼都快鼓成青蛙眼了,还好三皇子妃拽拽他,蛙眼能在皇帝注意到以前瘪下去。

而当园中各处的泫家人走出来,兰生才知今日这个家宴是很吓人的正式。后宫中四位皇子的母妃都来了,三皇子五皇子带皇子妃,东平王和西平王两家人,再加上惠公主和她。在宫门口遇到东平王家三位女眷时,她还没反应过来,这会儿看其他贵妇们,尤其是四位妃嫔娘娘的穿着,才知自己真得很素淡,素淡到泫赛确实能挑茬的地步。一片缤纷色,到她就尽头。

巧不巧,她的座席也在末尾,与对面惠哥相对。不过作为这场家宴的真正目标人物,惠哥实际的座位是在太后身边,所以面对着空席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