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81章 谋逆

“传御医!”皇帝大吼。

如今底线被触及,若是真事,本来交定了六皇子的大荣江山将会易主。而且一个不好,便会弄出一场腥风血雨,六皇子及其臣下。甚至许多无辜的人都会被牵连其中,经受突如其来的浩劫。

在座的,人人震惊。但最先有反应的,当然是和六皇子关系最密切的人——奇妃。她是六皇子亲妈,六皇子在寝殿藏龙袍,就算她不知道,她仍会成为首当其冲被怀疑合谋的第一人。而皇帝对她一旦起疑,就意味着她后宫之首的桂冠摘去,和六皇子的命运共苦。

皇帝回应奇妃的反应是:抱。

这说明,尽管面对这么骇人的消息。皇帝并没气昏头。眼里目前还是清亮的。

皇上想答应惠哥,不想答应兰生,但觉兰生的话有道理,干脆都应了,“好好,你俩也来。”

一行人正要走,不料奇妃这时幽幽醒转过来,直言要跟。儿媳妇都可以去,更别说亲妈了。皇帝当然应允,且小心翼翼扶奇妃上凤辇,与她同乘。

月华宫离禧凤宫有一段距离,惠公主与兰生共轿。但刚才两人无言的惺惺相惜,似乎因为龙袍的事,突然隔了一层看不见的屏障,令谁都没有开口,一路静默到底。

下了轿,兰生看到景荻带进的几辆装料大马车还在,不由一怔。难道他也在月华宫里?马车已经空了,既然卸完工料造材,为什么不走?虽说只是送货,遇到这种事可算倒霉,千万别无辜受牵连。

当瀑布,潭水,亭子组成的镜月妙景出现在眼前时,果然看到病怏怏一人垂眼枯瘦正立潭边,袖手观望的态度让?兰生心里一定,但想没事的。然而她没发现,看到皇帝后跪得稀里哗啦的一片人,景荻竟然膝盖不弯。

“龙袍呢?”好在,皇帝也没心思注意礼数。

一个身穿武将轻袍的年轻男子起身招手,立刻有名内卫捧了托盘过来,盘中一叠黄灿袍,金龙舞天,确实是龙袍不错。

皇帝就算想睁眼说瞎话,在场有工造司官员,工匠工人,左龙营侍卫,众目睽睽。况且,他这时心里的滋味可谓不好受。就跟历朝历代的皇帝一样,他不能容忍这种大逆不道的行为。之前相信自己最心爱的儿子决不会如此,现在一件龙袍如铁证,情绪便开始逆转了。眼底酝酿着风暴,心里也有龙卷风,能将最心爱六儿的形象彻底摧毁掉。

“这位将军。”兰生看到托盘时就觉得好笑,必须开这个口,“既然发现了龙袍,就该留在原处保护现场,不让任何人破坏线索才是。你这么捧过来,谁知道是有人嫁祸还是六殿下所为?”

这话就像给皇帝心里的龙卷风装了刹车,嘎然停住。眼中的暴怒沉深,冷冷瞥过不远处的两个儿子,不错,他怎么可以忘了嫁祸的可能呢?

将军姓李,左龙营今日当值都尉,因巡到明月殿附近而赶上这摊事。年轻,宫里又很“太平”,没有处理此类事件的经验。

他让兰生问住,立刻显得憨头虎脑,“呃……卑职是怕龙袍有损……”

兰生厉害起来嘴不饶人,“这龙袍不管是不是六殿下藏的,又不是真天子袍,有什么怕损的?就怕有人居心不良趁乱放火。”

小李将军呃了半晌,最后指着镜月殿塌了的一处,“卑职只将龙袍取出,其他地方不曾动过,本来就压在书房墙下。”

兰生看过去,镜月殿别处都还没动,唯有书房拆了门墙和内墙,不禁哼笑,“倒是会拆,左边不动,右边不动,偏偏拆中藏袍的地方。”

众人听了暗道有理,连东平王都多看兰生一眼。

五皇子想要反驳,却被三皇子拉了一把,示意他静观其变。没有美色当前的三皇子,还是有些判断力的。论嫁祸,最大的嫌疑人就是自己,越想澄清越引父皇怀疑。

奇妃抚额痛面,皇帝便让东平王代他问,扶奇妃坐下,任她依偎在怀。

“工造司今日这里谁负责?”东平王发问。

采买工料的贺大人跪着,也是心惊胆战,回道,“下官虽不负责拆造,却是工造司品阶最高的了。”

东平王点点头,“书房拆墙时,你可看见了?”

“当时下官正催促工人搬料,虽然在场,却背对着书房。知道他们要拆墙,乍听坍塌时并未在意,直到有人惊呼墙里有奇怪包袱,下官才立刻过去看。原本靠书架的墙已全部拆除,下面压着黄绸包裹,露出一角金龙纹。下官不敢擅动,叫了李将军和季公公来,方知真是龙袍。”今日不该出门啊,遇到这么件一不小心就要掉脑袋的大事!

“谁最先发现墙里有物?”东平王感觉贺采办说得都是实情,至少能排除对他的怀疑。

书房那边跑来一小吏,身穿九品官服。另有一布衣工装汉子。两人一起近前,跪呼万岁。

小吏道,“卑职工造司丁部工长,是卑职和工役队长一起发现的。”

工役队长道,“小的一锤子下去就觉是空的,但也粗心,墙倒后才看到下面压了东西。”

“你等拆墙之前,可曾发觉有别处异样?”东平王问得比较细。

两人互相看看,又同时摇头。

“贺大人。”东平王问回来,“你既为采买,可是负责购进宫中所有修造材料?这月华宫修过几回了?”

“下官只负责一部分,但月华殿确实是下官管辖。下官任职以来,连今日在内,也就修过三回。第一回是六殿下刚搬进来之前,五岁那年。第二回六殿下十二岁生辰之际,那时只小修了几处,却包括书房。”贺采买记忆力不错,“暗格可能是那次做的。”

大家觉得这样的推测很正常。

兰生大不以为然,“未必,墙里做暗格又无需复杂工序。更何况既然是暗格,怎么会交给工造司来做?贺大人陈述事实就好,不用加入自己的揣测,容易误导他人。”

贺采买刚才看见兰生时,还以为只是长得相像的两个人,如今离得近瞅得真,方知是同一人。一声兰大姑娘差点脱口而出,但不敢当着皇帝的面认人,只好假装糊涂。

周末啦,亲们愉快哦。

求求粉,么么么!(未完待续。。

自古皇帝最忌讳什么?最忌讳有人图谋他的皇位!选个太子什么的,或者说自己百年之后怎么怎么的,那都得从皇帝嘴里说出来,由皇帝定夺。儿子们暗地里争太子相互踩,只要是背着他,不明晃晃使枪,他看不见,也没证据,当然不追究。但——龙袍?!在他还有口气的情况下,那就是谋逆大不孝!是咒他死!

众所周知,皇帝最偏心六皇子,从小时了了的小六,到大了不佳的妖六,这个当爹的,可是风雨无阻没变过心,而且对各种反对之声视而不见,准备抗住全面压力,一定要弃长立幼,让六子传承大荣数百年基业。

太后也会看儿子脸色,这时方劝,“皇上还是去月华宫看看吧,不论真假,这么大的事总要由皇上决定。”

皇帝哼了哼,“有什么好看!六皇儿尚未醒,如何藏龙袍咒朕死?多半看错了,也许是太子袍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

皇帝非常火大,“还不让朕吃饭了?移驾?要不要打死你再移?快说!”

然而,这样固若金汤坚守到底也是有底线的。

帮到这份上,连兰生都觉得这爹太偏心,明摆的事实不看,可能的谋逆不看,全心全意信六儿子。真不知小时候的泫瑾枫到底怎么了了法,让他爹如此固守着。

“皇上,看错那就最好。”东平王起身请君,“但兹事体大,眼见为实啊。”

“行了行了,朕去还不行吗?”有点像耍小性子,皇帝起身,“大弟二弟,老三老五,两位世子,泫胜,同朕一道,看看是谁闹这么大的笑话。”

“发现了一套龙袍!”舌头立刻捋直。

此言一出,震惊四座!

第181章 谋逆

春和日丽的午后,刹那阴沉起来。

季公公仍伏低了,不敢抬头,“皇上。工造司不敢再动一样东西。奴才也让左龙营李将军封锁了月华宫。任何人不得出来,就等皇上定夺。”

皇帝不理会,直到御医局几个领头的都到了。一致诊断出奇妃只是气急攻心,没有性命之忧,他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一点。

“皇上,惠哥也要去。?”惠公主巾帼不让须眉,面色正经,“我代表我爹。不然让我爹一问三不知,他肯定急着要回来。”

“六殿下为兰生夫君,私藏帝袍是天大的罪,兰生不亲眼看个分明,若作有罪论处,恐难心服口服。请皇上允兰生同行。”有这么一个偏心的爹,兰生实在不觉得泫瑾枫需要藏龙袍。

奇妃的反应是:晕。

季公公真是一脑门的汗,结结巴巴道,“今......今日月……月华宫……开始大……大修,刚……刚……刚刚才拆了一个时辰,在六皇……六皇子寝殿……发……发……”要死了!要死了!

“再结巴,拔了你的舌头!”皇帝越听越上火,拆啊修啊的事也来问他?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