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83章 谋忠

“奎雷。你撒谎了吧。”兰生眼底清冷。“你根本不是来找奇妃娘娘的。而是知道月华宫今日开始大修,算好时辰来等着告六殿下一状。”

“奎雷证言过于轻巧,所说的其他人证也可买通,他刚才说六殿下为小事赶走忠心耿耿的谋士,兰生以为他和那些人对六殿下有私人怨恨的情绪。六殿下如今无意识,不能为自己澄清,这些人趁机祸害旧主,说得满口仁义。实乃小人所为。无论两位王爷能查到多少对六殿下不利的证据,既然是恶意陷害,自然早有准备,兰生怎能不管?丈夫不能言不能知,兰生不喊冤不叫屈,夫妻之拜,天地之拜,高堂之拜,算什么一世诺言!”

皇帝看了兰生片刻,面上冷霜融了一层。“想不到朕倒是为老六找了个好媳妇。”

皇帝点点头。

奎雷此时已经直起身,既然是六皇子妃问他,不跪也罢。

“子妃娘娘,奴才知你护六殿下心切,毕竟夫妻情分在,但也不要信口开河。奴才刚就说过,不止我一人知道此事,问问别人就明白了。”奎雷极力辩白。

“我与殿下有三个月夫妻情分,殿下与你有多少年知遇之恩,不过看起来你不太懂得知恩图报啊。”很明显,小人。

“奴才已说过其中原因,也是不希望殿下一错再错。龙袍又不是奴才挖出来的,迟早要真相大白,殿下不能说,便由奴才说,早点老实交待,也能有改过机会。”奎雷老调重弹。

“皇上。”兰生却不理奎雷了,“请找有经验的泥瓦匠来。既造暗格,必用新土新漆抹墙,他们一看就知是一年前抹的,还是最近才抹的。”

奎雷一惊。

连皇帝都看出他脸色变化,心里就知还是有蹊跷,对东平王吩咐,“照兰生说的,找泥瓦匠看。”

然而,信任一旦决堤,很难立刻恢复,再加上六皇子长年做得不像话,所谓冰冻三尺,非一日之寒。皇帝但觉无风不起浪,对这个儿子无法再盲护下去。

东平王应是。

“不必了。”

眼看兰生找出突破口,这声不必令她的心慌张乱跳,呆呆瞧着瘦弱得只剩骨架的那人走上来,连跪都无比艰难。她不能扶,不能帮,不知他搅进来的意图,手脚僵住。

“你是谁?”皇帝皱眉问。

“草民景荻,是锦绣山庄少东,今日来送造材。”景荻跪在那儿,上身直挺,抬面大方对着每个人。

奎雷听到锦绣山庄,脱口而出,“你是......你是景胖子的什么人?”

“奎老记性真差,八年前叔父带景荻见过你一面。”

瘦得不成人形,抬眼皮的力气都没有,双颊死灰色,额面沉病黄,任谁看了都觉丑,也觉他大限将至。

奎雷想起来了,“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?”

“景氏一族有怪病,代代相传,景荻和叔父都难逃此劫。”笑也不是笑,只是皱累了一层皮,“皇上,草民可证奎雷撒谎。”

奎雷咄一声,“竖子不要口出胡言,暗格之事你叔父都不知,你又能作什么证?”

“奎雷,你也好意思说自己是六殿下重用之人?”景荻突然连咳,弓身面地,几乎让人以为他就要咳没命了。

兰生不能动。她有脑,哪怕是为景荻说一个字,都会让自己和他成为阴谋的牺牲品。

“……皇上,草民无官职在身,但草民叔父是六殿下所养家臣,自六殿下九岁起就跟从侍奉,一直在外打点六殿下的土地和事务,更建立了锦绣庄为殿下拓展财资。”景氏原来是这样的身份,六皇子原来是锦绣真正的主人,“锦绣庄虽在我叔父名下,但我叔父与六皇子有约在先。契约与锦绣庄的存银都放在天宝银号之中,皇上可查。而我叔父更是每年巡视六殿下各处土地,主管都识他。”

皇帝看看奇妃,“爱妃可知此事?”

奇妃脸色仍凄楚,但神智清晰,“臣妾不知景氏,但枫儿确实很早就问我要去了他名下所有,说要自己打理。臣妾拗不过他,想那么小的孩子懂什么。他说会找最信任的能干人帮他,又跟我约法三章,一年为期。一年后他给我看了五万两的银票,臣妾就再也不过问了。皇上那时常说枫儿聪明,臣妾便信他。”

皇帝叹口气,“难道当朕真是偏爱无理么?”

皇子出生起就会陆陆续续分到土地田庄,还有皇帝的各种打赏,受宠的六皇子也不例外。但皇子成年前,这些一般都由母妃或母妃娘家代管,大家怎么也想不到六皇子九岁就知养自己的家臣管自己的财产。

景荻这时说话带了痛喘,“六殿下谨慎,外面的一切事务不曾告知奎雷等谋士,我叔父只以生意人的身份与他们接触。我叔父病前,六殿下已说奎雷等人有异心,叔父劝殿下驱逐,殿下也同意了。”

奎雷冷哼,“难道听你一家之言?你叔父呢?有本事让他来与我对质。”

“我叔父前些日子已病故。”景荻更冷。

兰生愕然。事到如今,简直不知说什么才好。锦绣山庄,景氏叔侄,竟然和六皇子密切相关,而只露过一面的肥景已经死了?她脑袋里一片浆糊。

“叔父虽不能来向主表忠,但还好他没看到你这张小人无耻的嘴脸,做得出卖主求命这种卑鄙之事。要不是我今日送造材,差点让你谋害了殿下。”景荻又咳。

奎雷再跪,“皇上听到没有?这小子说奴才卖主,那就是承认奴才没有撒谎。暗格确实有!龙袍确实有!”

“景荻,你的身份朕自会派人查明,此时朕姑且信你所言。你叔父既是六皇子最信任之人,他如今病死,你又如何证奎雷说谎?”皇帝喝问。

“叔父临终前写了一封长信,让草民能够接替他的位置继续侍奉六殿下,信中将月华宫的秘密告诉了我。此信也放在银号中,草民绝不敢随便虚言。”

秘密?兰生忽然不想听了。景荻叔父死了,景荻遣散庄里伙计就不是夺利。锦绣山庄是六皇子出的本钱,又帮六皇子赚钱,弄空了必定也和六皇子有关。然后,阴谋就发生了。景荻这日入宫,看似巧合,却和奎雷一样,都存着别样意图。奎雷告发主子谋逆,景荻公开身份反道奎雷无耻,这时又说月华宫的秘密。

难道如奎雷所言,暗格龙袍确实是存在的?!兰生有着这样强烈的感觉。别说!别说!她咬唇瞠目,看着景荻那张不成模样的脸,何时竟似决绝!

粉红还差四票,就会加更。

谢亲们踊跃投票。(未完待续。。

“人证物证俱在,还有何可狡辩?”皇帝冷着神色,“况且此案不是一个女子管得的,自有他人查明,无需你替夫喊冤。”

查明?做父母的都已经替儿子认了罪,还有谁会认为那个儿子无辜?虽然她嫁六皇子以来几乎没听到他的好话,但她觉得这件事闹出来的时间不对,大有阴谋的味道。

“......奴才......奴才有阵子没进宫了。”比起刚才说话的痛快劲,奎雷突然需要想一想才能回答。

“你可认识小坡子?我听他说六皇子溺水后遣走一批人,其中有为六皇子平时出谋划策者。你可在其中?”六皇子突然爱清静,也许因此能帮他刷刷清白,“刚刚冉殿下以为你养老去了,不是很久不见的意思么?”

“且慢!”

人群两分,兰生一边,其他人在另一边。但她不是独自一人,没人注意,另一个道且慢的人静静立定在她身后不远。午后的阳光似乎让阴谋攻击到无力,她的影子和那人的影子连成一线,却是强大的一线。

泫冉抬眉,暗赞她心细。

“......”没料到六皇子妃难对付,奎雷又想半天,“不算遣出,只是暂用不着奴才而已。奴才有进宫腰牌,若是遣出,怎能进得宫来。”

“这还不容易,谁想你进来作证,谁就给你腰牌。”兰生不看变脸的三皇子五皇子,没证据,不点名。

皇帝因为六皇子的事,心情糟糕透顶,对儿媳妇当然就没好脸色,大手一挥,“兰子妃立刻回府待着,没有朕的旨意,不能擅自出门。”软禁她。

兰生面对皇帝无一丝惧意,“皇上,此案未有定论,为何大家已当我夫君有罪?”这是她当着皇族成员的面,第一次称六皇子夫君。

第183章 谋忠

奎雷掀高眼皮子,“没有。奴才所言句句属实。”

“属不属实,刚才你鬼鬼祟祟探脑袋时,看到的人都心里清楚。”兰生一说,众人但思。

“我嫁六皇子时见过月华宫里所有的人,你既是重要谋士,为何不来贺喜?”所有人都知道奎雷,兰生却听都没听过这个名字。

奎雷却禁不住瞄两位皇子一眼。

这一眼,看到的人又不少,但都聪明,一个也不说。

兰生暗道不敢当。“兰生有几句话问奎雷,不知可否?”

“且慢!”

两声且慢,令要随皇帝奇妃离去的脚步纷纷停了下来。一声来自兰生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