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84章 尽劫

“你真是说得越多漏洞越多。你既反对殿下放龙袍,为何殿下还会让你去办?”豌豆说过,景荻是天下第一聪明人,这个聪明人对付奎雷,奎雷没有机会,“明明是你对殿下怀恨在心,意图栽赃陷害。龙袍是你放的?那么殿下有事,你也逃不过同罪。”

“还有,龙袍里襟有个暗袋,袋中装了一道避邪符。”描述得如此细致。

皇帝立刻命人呈上龙袍,与东平王西平王一齐看过。果然一点不错。

“殿下或许天资聪颖,善于用人。但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想得到谋逆这种事么?”景荻但道。

“那可说不准。”奎雷忽然大叫一声。“我知道了。宫里问你买造材,你肯定怕暗格藏不住,故意换了一套旧龙袍保殿下。一年前的龙袍是我放的。根本没有生辰八字,也没有缝入辟邪符。”

奎雷冷汗涔涔,压根不知。

皇帝哼道,“你这奴才可真受主子重用,一问三不知。等着,若查出你半个字谎话,朕将你五马分尸!还有,你到底是怨恨,还是受人指使,总有办法让你说出真相。”

奎雷眼中睁满血丝,看到三皇子蓄满阴冷的眸子,更是吓得魂不附体。此时已不是自己保命的问题了,若不能加罪给六皇子,最后还牵出三皇子这个主谋,他全家都会没命。他必须想个办法,就算六皇子一时不倒,也要保他家里人性命。

“景荻,你可知密室如何开启?”东平王问。

“转动假山上那棵独松下的圆石,假山里的暗门就会打开。”景荻道。

东平王立刻示意李将军,李将军连忙过去,果然转动了石头,听到里面传来声响。

东平王就对皇帝道,“皇上,不知密室中有无危险,臣弟带人进去就好。”

皇帝看看景荻,“你说是六殿下小时游戏之处?”

景荻点头,“叔父信上这么说的,又是临终之言,草民相信他?。”

皇帝便当步往假山走去,“事到如今,朕不知该信谁,还是眼见为实得好。大弟二弟,随朕一走吧,免得朕有看不清的地方。”

李将军带人先进去开道,紧跟着皇帝,奇妃,两位王爷,三位殿下都进去了。只有两个内卫守在假山口,而兰生和泫惠没跟,景荻跪着,奎雷跪着。

“惠哥不去?”兰生想找机会和景荻说话,最好这时就剩俩。

“我虽好奇得不得了,却最怕黑漆漆密室山洞之类的地方,总觉得不祥。”惠公主笑了笑,?“瞧今日这波折越闹越大了,不那么容易收拾。不过你也别过于担心,六弟毕竟是皇上的亲儿子,只要不是他主谋这桩糊涂事,小惩大诫而已。”

“我不担心。”兰生只是尽力不要跟老六一起沉没,这时担心更多是--

“你能为六弟力争清白,我很佩服你。其实见到你之前,我已知你嫁给六弟冲喜,以为你对他没有一点感情。”惠公主拉着兰生的手,同时朝着假山口凑近,又好奇又顾忌但听不听,“希望六弟醒了之后能珍惜你。啊,怎么一点动静都听不到?”

“你俩进去一个瞧瞧,守着门有什么用。”惠公主对守卫道。

一个守卫跑了进去,另一守卫,惠公主和兰生三人都冲着假山,忽然听到奎雷一声咬牙切齿得吼--

“臭小子,老子活不了,也得拉你垫背。咱俩一起到地狱里见你叔去吧!”

三人惊转身,只见奎雷掐着景荻的脖子,一脸要他命的模样。景荻虽病弱,生死关头倒也使出了点力气,一边捉着奎雷的手,一边拿脚踹他。但奎雷的力量到底大得多,为了躲开景荻的踹,往后不断退,同时手上用力,掐得景荻死气的脸竟出现一片红润。

兰生反应最快,边跑边喊,“住手!”

惠公主的脚步声,守卫的脚步声,跟得那么近,但谁也没来得及,眼睁睁看着奎雷一脚踩空,带面红耳赤的景荻摔进镜月潭去了。

奎雷掐着景荻的动作变成了胳膊箍脖,大喊,“我不会......”咕噜噜......“游水......救......”咕噜噜......他抱着要和景荻同归于尽的念头,死到临头却喊救命。

景荻的脸一直被奎雷压在水面下,连声音都发不出来,但奎雷也迅速沉了下去。

守卫过去拉,手在水里捞了好一会儿,却什么也没拽出来。

惠公主催,“下水救人啊!愣着干什么!”

守卫哭丧着脸,“卑职不会游水。”

惠公主急死了,“不会游水还不赶紧叫会水的来,你知道这潭水多深吗?两个重要证人,死了你负责啊!”

守卫赶紧跑去喊人。

惠公主脚下打着转,“我也不会游水,真是--”见兰生一脚跨空,她一把拉住,‘你干什么?难道你会游水?‘

兰生神情茫然,“不会也得救人。”她以前是会游泳的,但本尊和水是冤家,不知临时让这具身体浮起来且救一个人的可能性有多大?

“不会怎么救?”惠公主用力拉兰生,“没事的,很快就有人来了。”

兰生的力气不比能打仗的惠公主小,竟然奋力一抽就脱开,反身跳下潭去。

惠公主愣住,随后一跺脚,“这不是添乱吗?”声音陡高八度,“快来人,六皇子妃落水啦!快来人--”

今天第一更。

看我这么勤快,请大家多投粉红鼓励哦。(未完待续。。

景荻的话出乎人们的意料。本以为他会全力捍卫六皇子清白,否认一切到底,但居然承认暗格龙袍,只不过时间换了,主谋者也换了。这让他的话听起来有几分可信。

“如六皇子妃所说,请有经验的泥瓦匠一验即可。而且龙袍距今已有六年。保存再好,比起一年新的袍子也会显出不同。叔父信中还说,龙袍上绣了六殿下的生辰八字和大名……”

奇妃最先看出有利于自己儿子的形势,“皇上,若真是这群蠢奴才自作主张,枫儿也是无辜受害啊。”

一波三折,皇帝都糊涂了。龙卷风不能刮回去,但好像也不能太草率,除了交待弟弟们好好查之外,气也气不得,急也急不得,只是心情无论如何好不起来。

有些时候,成为旁观者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。

奎雷脸色变了又变,心里暗道稀奇,自己准备龙袍时,并没有生辰八字,还有辟邪符之类的东西啊。

“皇上,叔父还告诉草民一个秘密。”景荻却没说完,“但愿因此皇上可知我叔父言之凿凿,并无半点虚假。”

“说。”皇帝也干脆起来了。

“叔父说那边假山石下有一间密室。”景荻指过去,同时眼缝之中将奇妃的大惊失色尽收入,声音嘶嘶似冰刀,“叔父效命六殿下之前就在了,信中说小时候殿下常去密室里待着,似乎是玩藏宝游戏之处。殿下信任叔父,曾带他去过一次。”

然而,这人此时正打算去做一件事,她不知道,却能感觉危险的事。但她必须像陌生人一样,站在这里旁观,被迫冷漠遥远。

景荻道来,“殿下十二岁生辰时,趁工造司进行修缮之际,叔父在书房弄了一处暗格,并在暗格中放了龙袍一件。当时,锦绣山庄也负责工料,他可光明正大进出,也可安排工匠冒充车夫。叔父不知请教了何人,但道如此可稳保六殿下继承大统。然而,此事别说奎雷不知,连六殿下也不知情,完全是我叔父一人所为。”

第184章 尽劫

“我说错了,我没放,是趁殿下不在偷偷瞧过了。龙袍既是你叔父放的,谋逆同罪的就是你叔父,还有你。你叔父病死,就得由你替他掉脑袋!”奎雷开始昏头。他就是怕死所以才背叛旧主,怎能和那个即将失宠的六皇子同罪呢?

“皇上,草民既敢说出真相,便已有赴死之决心。叔父临终前就是怕他一时错行害了六殿下,让草民想办法将龙袍取走。今日草民前来,确实有目的,但并非换袍,而是取袍,不料被奎雷这等小人抢先,阴谋害主。皇上圣明之君,即便我主有失察之误,却绝不应该大惩其过。”

景荻之凛然,奎雷之慌乱,让人一目了然该取谁家之言。

兰生发现,那正是六皇子摔头的假山。

景荻又对奎雷冷笑,“奎老,你既知六殿下的暗格在何处,应该也知密室所在,不妨打开让皇上瞧瞧?”

奎雷硬着头皮强辩。“你说你叔父一人所为,六殿下不知情,谁能相信?”

兰生和景荻,关系不暧昧,道得清,很明显,从桌友到雇主,一直分明。两人连像样的朋友都不是,因为认识的时间不够长,来往的次数十指到头。但假以时日,他和她或者可以成为不错的伙伴。虽然被他算计,却也在被他教导,让他扶一步放两步,骂他的时候,气他的时候,回过头来,她已经走上了自己想走的路。而他功不可没。

这样一个人,不似他人的面好,不似他人的明恶,赞是真心,训是真意,给予她能力的肯定,给予她平等的尊重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