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90章 作浪

鸠占鹊巢,作为鹊。想拔鸠毛。这就是她的感觉。

兰生愕然,“御医要住主屋堂间?”

“那是值夜宫女住的。御医住花厅,床都搭好了。”有花撇撇嘴,“你到底去哪儿过了一晚?那么多人喊子妃娘娘,不但全府惊动。恐怕都传到大街上去了,怎么能睡得着?”

“要我们住外院去。”豌豆指给兰生看门边一只只大小包袱。

兰生张嘴哈笑一声,刁凤眼冷望,朝着那把忙旺了的火,声音不高不低却绝不容人无视地说道,“你们之中谁是管事的人?”

经过对面那人的窗下时,她忽然停身看风神亭上的风杖,是东南风面。于是,她将闭紧的窗一扇扇打开来,屋子就如拼格一般翻到她眼前。

福帘后一双眼,看风从她身边悠转,吹她的青丝缕缕,只是不进屋,一面晴日蓝天为她剪俏美的身影,却照不进那影子来。但无论如何,因她开窗的动作,窗外春夏和窗内秋冬的分割不再明显。

“请娘娘住手,殿下身体尚弱,受不得风寒。”月珍正坐六皇子榻前,手中一本书。

读书给老六听?赤果果抄袭她啊!头轻歪,兰生眯眼而笑,不说话,等对面说话。她不找他,他找她,她不着急。

明珍也在,勾魂眼看兰生时好不得意,竟过来要关她面前那扇窗。

“爱妃——”

好吧,她想等他说话,却绝不是等这两个字。爱妃?指尖到臂肩突然发麻,往脑部冲上一阵颤,身上冒出鸡皮疙瘩。

好在“爱妃”之后气不足,小坡子凑耳朵过去听了,跑来笑呵呵转达,“娘娘,殿下请您进屋坐,他整晚没见到您,担心得很呢。”

兰生冷冷盯着明珍伸过来关窗的两只手,“被剁了爪的猫还能讨好主人么?”

明珍吓得缩回手。

兰生走入堂屋,无视多出来的两张卧榻,再进了对面。

“今日天气好,风不入屋,但这屋里脂粉味太重,对殿下身体不利。明珍月珍,你二人既然随六殿下出宫,就不再是宫婢,但听主子安排。我将你二人调在外院帮忙,没问过我,怎么就进了内院?罚你二人到钱管事那儿领活做,今后不得随意踏入这里。”两个宫女也想欺她,好歹问过六皇子妃这身份。

明珍弯下唇角,委屈往福帘里靠上大胸脯的半身,娇滴滴准备施展美人计,“殿下——”

殿下没声音,估计让那对肥包堵住了嘴。

兰生好笑,“小坡子,快救你家殿下,晚一步就可能被人蓄意谋害了。”

小坡子回过神来,立刻把明珍拉下榻。看六皇子闭眼昏迷的样子,惊慌大喊御医。

月珍也没想到明珍此举会压晕六皇子,吓得一旁跪地。

兰生还没完呢,“我早知你二人别有居心。六皇子一年前就打发你们出了月华宫,趁他不省人事,你们仗着从前的情份混入。我虽怀疑,看在奇妃娘娘的面上忍了你们。如今殿下一醒,你二人又急巴巴赶来,这回我可是亲眼瞧见的,明珍意图令殿下窒息。”

明珍吓傻了,跌坐在地直愣愣看着御医对六皇子施救。

“说,是谁派你们来的?”小坡子气急,抬脚就对明珍的肩膀飞起一踹。“要不是你二人拿出季公公的信,我没想让你们进屋。我被你二人害死了!”

月珍颤巍巍直磕头,“没人派我们来,我们只想服侍殿下。真的!”

小坡子也不管,跑到外面叫簿马来。将二女押了出去。

兰生坐在窗边,撑头歪看院中,只听明珍哭天抢地,连月珍也保持不住温婉的形象,挣扎着吼喊冤枉,不禁摇头。至于么?她最后仍是罚她们到外院当苦力丫头而已,又不是要她们的命。

“爱妃心情好些了?”

不知何时。御医已退,小坡子已退,只剩一对小夫妻。而六皇子这语气,便是无力,便是虚弱,充满揶揄。也充满妖气。

兰生回过头来,“你不叫我爱妃,我心情就更好了。”一声爱妃,一身鸡皮,她黑她土。肤质却有保证的,这么下去长满疙瘩怎么行?

“兰姐儿?小青梅?哪个好?”

听他气断声弱,兰生觉得自己也快没气了,“哪个都不好,兰生就好。”

“兰生。”一声沉。

兰生的心却一跳。

“来,兰生。”一声磁。

兰生身体自动自发,走到福帘前坐下,帘子晃得厉害,帘后的身影因此模糊,但那双眼分外清晰。琥珀光,妖仁褐瞳,墨眼线如飞翼,俊得那么华贵。

她心里叹息,但道,“别怪我小气,那二珍不是正经来照顾你的,只想献媚而已。一压就晕的身子骨,你若想长命,暂时远离些女色得好。”来了,来了,她对这人就是无可救药得心软。

“什么眼神?装晕和真晕也分不出来,不过那个明珍好像肥胖不少。”妖目中有点藏不住好笑意,随即作浪,“昨晚去了哪儿?睡了半年的夫君醒过来,哪有面都不露的妻。”

“去巫庙……还愿,不小心睡着了。”兰生想起今早尴尬时刻,没好气,“也不至于你那样敲锣打鼓找人。”

“没办法。太子让三哥当了,总不能再跑了本殿下的爱妃。虽然我说过,你该找个本分老实的丈夫,没想到因祸实践童年之诺把你娶了。昨晚听父皇说完,当时懊恼,再想想,娶谁也是一样过日子,所以本殿下就适当表现一下。如何,还像一个丈夫吧?”

兰生让他这番话气笑,“还像呢?表现过头了!殿下所表现的,不是一个娶谁都一样的丈夫,而是一个深爱妻子的丈夫。我今日还有事,要出门一趟,殿下少说话,安心静养。”

“兰生。”又是沉磁,病着还能施妖法,“晚上回来陪我吃饭,别让我封城找人,嗯?我俩还有很多话要说,今后也不会是你说我听那般冷清,一定会有问有答的。”

这是久病的后遗症么?骨头都酥了。但为何她觉得脖后吹冷风,被一把无形大刀架着的感觉呢?

明天双更哈,八月七日大封推,所以又要开始存稿啦!

向大家广求粉红票,给点动力,不然码不动字哦。

“太后皇上走后,宫里就派了这些人来,说六皇子需要悉心照顾。十六名宫女八名公公轮班,御医加药官就驻了亭,还有百名宫卫。谢天谢地,宫卫们只是守在外。可这里我是没法管了,没人听我的,你亲力亲为吧。”有花是北内院总管大人,平素手下小兵不多,好歹听她调遣,打理起来不费神。可宫里出来的,现称“空降部队”,个个自以为是,当然不会听府里一丫头的。

“这么多人住哪儿?”亲力亲为?不是吧?

“你们由月珍管着,本妃是否不能差遣?”她不撒泼。她讲道理。

“娘娘是奴婢们的主子,自然惟命是从。”宫女答。

鸠占鹊巢是什么感觉,兰生算明白了。

“宫女们把我们几个的两间屋子占了,公公们住原本给对面的那两间,御医白天来晚上走,留两人值夜。”有花的视线落向主屋。

“那好,你们看清这位姑娘。”兰生拉过气呼的有花来,“这是本妃师妹有花,她是北内院总管,从此刻起。你们都听她差遣,不得有误。”当然,这种时候,身份不用白不用。

跪着的人们互相看看,一小公公道。“月珍姑娘和有花姑娘的安排要是冲撞,奴才们该听谁的?”

“本妃说,月珍姑娘要听有花姑娘的。你们觉得自己该听谁的呢?”兰生反问。

有花揪着兰生的袖子,火大却不敢喷,压低了声,“上哪儿去了?这么重要的时候怎么能不在呢?看吧,完全变成对面的地盘了,今后咱们还能喘气不?”

“怎么回事?”兰生嫌吵才出去的,想着过一晚家里就会恢复老样子。

第190章 作浪

众人发现六皇子妃回来了,纷纷跪下请安。

一名看似年龄大些的宫女回道,“禀娘娘,我等奉内宫总管季公公之命前来,由月珍姑娘管着。”

月珍?兰生冷哼。果然不晃荡的满瓶水厉害。她平时不管家里,只打自个儿撞上来的蚊子。明珍让她教训了,后来再没来嗡嗡叫。月珍懂得藏锋,原来一直暗中活动着,才能靠山一醒就冒尖。不过,这位是不是小看她了?

众人连忙齐身答,“有花姑娘的。”

兰生对呆怔的有花一笑,“有花妹妹,交给你重新安排一下,我的习惯你懂得。我去跟对面打声招呼,希望出来的时候,看到的还是自己那个窝。”说罢,穿廊往主屋去,这仗,还没开打呢。

兰生对有花后面的问题忽略,但问,“全占满了,那你们呢?”

踏进北院的第一步,早蹲门的有花香儿和豌豆加入,无果在门外,小扫随意失踪中,算她在内,一二三四五。而院子里,七八名宫女穿梭不停,每扇门都快成自动转门,开关的频率之高,连柴房门在内。她的风神亭,名字很大气,但四根柱子三五平方米,只能放一张桌供四五人围着吃饭,这时却有八九人在里面开会,讨论药方子怎么开。呼啦去一列三人小公公组,为他们上早膳,转眼就吃得香了。说不上花园,只是花圃的地方,三四人打理着,除草栽花,怎么也得赶上最后一期牡丹花会。

五根灯芯草,面对着一把旺火,只有蒸焖发蔫儿的份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