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92章 姐说

“兄弟们赶紧问好,这位是长风造新任造主常豪,快叫豪爷。”

兰生对上众人诧异的目光,但道。“我先坐着,等会儿各位造主来了再起身迎。”铁哥让她别得罪人,她就软着性子。

铁哥木林和管宏坐了大桌,那桌其他人连忙并到另一张去,好似三人身上有霉运,坐太近就会被染了倒霉一样。三人却也不以为意,倒酒干了一杯。豌豆和无果则站在兰生身后。

没过多久,听到了上楼的脚步声,哈哈大笑声。噼哩啪啦就像一群牛正冲过来。兰生侧过头才瞧。门就开了。首进一名五十多岁的男子,白面黑胡,鹰钩大鼻。眼中炯炯厉光。他视线扫过包间,最后落在她脸上,不由嘴角勾凛,十分不屑。而随他走进来的,除了常海妻舅田翎和马何,她竟一个都不认识。

常海呢?兰生奇怪,却听一人说话。

一朝天子一朝臣。兰生看马何神情不宁,而田翎的笑还是得意的。马何这人忠得是长风造,从常沫到常海,转换得挺好,大概常豪才上任,还不能把握准心。至于田翎,他虽是常海的妻舅,田氏却是长风造两大长老之一,就算换了造主,长老地位仍稳固,故而不必担心。但今日,长风造内部的天崩地裂不是主题。

等着热菜上桌,常豪就开始议了,“众位请各抒己见。”

除了长风。除了居安,还有造行七八家,但造匠出身的造主其实没几个,所以邀约的时候也包括了造主的得力助手。如兰生带了铁哥木林管宏等经验好手,大桌上多是造匠和拥有众多工人的大工头。

“豪爷,这回聚本是海爷的意思,我等对行规一点意见也没有。”

“就是,海爷一手工造的本事确实没得说,但缺了些造主气概,多少年来长风造的规矩就是工造行的规矩。有什么可商议的。”

“我们唯长风造马首是瞻……”

“就算有人……过了白羊祭。也不用废除。这规矩挺好,不听话的倔驴要入了造行,得惹出多少麻烦,帮他们擦屁股都来不及……”

“咱造行本来就不是随随便便能进来的。小活咱就不说了。大活一笔就是上万乃至数十万两。如今是粥多僧少赚钱的行当,等什么人都来插一脚,咱喝西北风啊。必须立严规!”

造主们因看轻兰生。也没有自我介绍,七嘴八舌的,兰生分不清谁是谁,可她听出来,这些人都是看长风造脸色而叫的狗。

常豪很满意,看好戏一般问兰生,“兰大姑娘,废除白羊祭是你和常海的赌约,你如今入了行,今后大活自然也有你一份,这入行的新规要严还是松,你认为呢?”

“兰生以为,严己严他,宽己宽他。兰生被长风造要求祭白羊时,兰生无可选择。但在座的各位造主,有几位是通过白羊祭入行的呢?没有吧。为何有些人入行要过白羊祭,有些人就不用?兰生对白羊祭的厌恶就在于此,不是严不严松不松,而是不公平。所谓行规,应该白纸黑字诠释分明,是多数人明白并能够判断统一的条例,而不是由某个人或某一造行歪曲泄愤。”

一席话,令人无法反驳。

常豪暗道此女棘手,再装风度,“兰姑娘举个例子说说?”

“比如就入行这一部分,可以明文规定开造行者所领工队的匠人数目,工头的经验年数,造主或东家的资金投入数目,符合以上硬性条件者,可以接试造的活儿,由造行行会进行定期检验,不定期抽检,完工检验,通过者就能申请官府批文。而检验的方法也需明文列出,绝不是检验者随心所欲,拿个锤子当令箭。再比如,入行之后也并非高枕无忧,定年由行会对各造的工程进行抽检,一旦不符合格建筑标准,根据疏忽轻重,给予警告,赔偿,甚至报官府追究刑责,更失去工造资格。所有行规执行决定由行会投票表决,行会会长代表行会宣布执行,行会成员共同监督执行。”这些都算普及的法律常识,再加上兰生有备而来,说得那些没有“常识”的人一愣一愣。

“工造行一直是有行会的,却也需要除旧革新。不看各造自身的规模大小人数众寡名声高低,但凡入行之造主拥有均等的权力,比如,成为行会会长。”兰生终于看到那些小造主们露出感兴趣的神情。说到底,谁愿意一直居于人下。

“行会会长每年或每几年进行重选,同一人不能连任两期以上的会长,由工造行所有注册的匠工投票选出。会长可以提出修改行规,但最后决定由行会成员共同作出。在此,我建议,将行会分为上下两级,上级为造主组成,下级为造匠和工头组成,设立不同的权限。越大的决议,越需要人多参与。没有绝对的公正公平,只能做到最大化。”

兰生说完后,整个包间静了良久,几乎所有人都露出惊讶却思索的表情。

常豪一看不对头,以哈哈大笑定住撼动的人心。

今天第二更,也是粉225的加更。

因为要存稿等大封,暂时不能加更了,请亲们谅解。

亲们走之前,看看还有没有粉哈,有的话,投几张聆子哈。嘻嘻。求票是必须的结语嘛,不然就像没吃夜宵一样。(未完待续。。

各人笑各人,表情都轻蔑。

管宏不臊,“你嫂子也在居风造帮忙,不但没那闲工夫闹腾,跟咱造主还特别热乎。为啥呢?一家老小指着咱这位大姑娘吃穿呢。”

“刚才我已同其他造主解释过,不过兰姑娘当时不在。各位都是忙里偷闲来参加这次商讨的,再说一遍就浪费了大家宝贵时间。”常豪不想搭理。

“那我建议豪爷长话短说,不然我有理由怀疑豪爷越俎代庖。难道居安造不在工造之列?独独将我们排斥在外么?若然如此,今后我居安造行事,是否可以不守这行行规?豪爷要是同意,我就不问了,甚至可以马上离开。”从此,居安不受拘束。

兰生进了包间,见两大桌一小桌。小桌正中,可坐十人。大桌两边,可坐十七八人。她到得不算最早,也不算最晚,大桌座位约摸半满。不过,小桌还没人坐。

那汉子摸摸鼻子碰了灰,自认说不过,答先前管宏的问,“各家老大都到常府迎长风造主去了。长风不到,造主之桌谁敢先——”张嘴结舌看兰生坐到小桌前。

常豪眯起老眼,心想小小一个新工造,由女人领着还能有何前途,敢威胁长风?但转念一想,居安造到底是有官府批文认可的,争朝廷工程时和长风等同权力,撇开容易,将来万一居安造发达,长风可就一点好处捞不着了。想到这儿,不由骂常海没用,居然让一个女人过了白羊祭,害得长风造丢大了人,声势也不如从前。虽然因着这件事趁机把常海拉下了造主位,不过那也是他自己筹谋的本事。

“年轻人缺乏耐性,脾气那么冲也不好,照岁数,我可以当你的父辈了。”常豪就没和兰生闹翻,“海侄子早有退意,虽然正值担大任做大事的壮年,但力不从心也是无奈。经过数月家族和长老们的慎重考量,最终同意他卸任造主,由我这个叔叔接任。我五十多岁的人了,接任其实不得已,也就过渡个几年吧,再由家里能干的后辈接手,免得年轻人担这么大的责任吃力。”

真是长话短说了,只不知里头有多少阴谋阳谋。长风的霸和大荣的繁有异曲同工之妙,都是内耗得太厉害,好看在表面而已。

在座的这些人,对一个女子入造行当造主虽觉别扭,但事隔多日,也算勉强接受了。只是接受,不代表热络,态度十分疏冷。

有个跟管宏挺熟的汉子斜眼瞟着兰生,又嘲笑管宏,“管头儿,听说你高升了一造的大工头,本该恭喜,可是跟在女人屁股后头听她发号施令,兄弟就觉得你可怜。嫂子不会天天在家里闹腾吧?要换作我媳妇,肯定不能愿意。”

第192章 姐说

长风造主换人!这是多惊人的消息!不止兰生,在座的人人惊讶万分,但总有机灵的,立刻躬身喊豪爷。

常豪拿眼角瞥了瞥,冷淡点个头,算是回应过,仍看兰生,“这位就是大名鼎鼎兰姑娘吧?”

兰生起身,如常豪一般点个头,“豪爷好。恕兰生失礼,不知长风造何时换了造主?海爷卸任的原因为何?”

虽然不知细节,兰生可不傻,“海爷工造之能十分了得,这么早卸任委实可惜,兰生本还想多向海爷学习呢。”

“海侄子虽十分了得,好在长风人才济济,不会因他一人离开就慌了手脚。兰大姑娘,今后咱们合作的机会还多的是,不必感怀。我是老人家,可不是固执的老人家。海侄子在位时的许诺仍作数,好比工造行齐心协力共同制定行规,废除旧制陋弊没,不然今天我就不来了。”常豪坐到主位,派头很大,张开双臂示意大家坐。

这样的场景,让兰生觉得很像香港经典电影蛊惑仔里常出现的,穿黑的大哥们,五颜六色的小弟们。各派别苗头。她暗想。建筑同行会如果搞得像混混聚头,就证明这一行有待规范化。

她和豌豆是仅有的两个女子,尤其是她,在工造行已是人尽皆知的兰大姑娘,所以一出现,无人不知她是谁,立刻鸦雀无声,都盯着她瞧。

管宏原就是这地头上混饭吃的,大多数人他都认得,笑着抱拳招呼,又问道,“各位造主还未到么?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