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194章 水狗

唯有兰生沉眸,声色不动。这位要耍把戏,她就让他耍得滑稽一点。

别人不知道,兰生却是知道了。这个哈哈哈的常豪果然得意有出处,红白色的锦鲤有好几条,看上去差不多,他偏偏对准那条吞珠的锦鲤下手。虽不知他同万和楼的掌柜是如何沆瀣一气,但肯定有某种暗示,或者早有准备。

却说常豪一盆舀下去。确信自己会赢。

但常豪发现对鱼的游速估计不足,明明对准红白鲤舀的,再看。盆里的鱼却换了一乌白锦。好在盆大半还沉在水里。他假装手滑。将乌白锦倒出去,哈哈干笑两声,说这些鱼不似看起来好捞。

众人跟着哈哈。还没看出名堂来。

常豪气得脸红脖子粗,连鱼带盆往地上砸。

伙计上来收拾,又当场剖鱼肚,找不出珠子来。

常豪早就知道,这时候的心情也哈哈不起来,粗声说道,“看来今日我的手气也不行,各位稍等,我去换了湿衣就来。”

长风其他人还在,但也止不住多数看明白的人偷着幸灾乐祸,要笑不笑的表情浮在正经的脸皮。

木林可不管,对兰生眨眨眼,“咱家造主,就看您的手气了,像白羊祭那样,手到擒来。”

兰生但笑不语。

常豪没一会儿就回来了,神情如常,拱手哈哈道,“让各位久等,经过这回,我肯定是不能改行当渔夫去了,捉条鱼都让大家看笑话。”

心里嗤之以鼻,脸上却堆着笑,捧场常豪的笑话,一群人是是。

“兰大姑娘,你最后压轴,咱们这些人可是都让了些福运给你,你要捞到吞珠锦鲤,就当大伙儿给居安造送一份开门大礼了。”常豪想缸里还有十条鱼左右,就算他没捞着,也不见得兰生就能捞到。兰生哪怕是过白羊祭的第一人,但他人对她的第一印象却是一个女子。女子无大才,是这个时空的主流。

兰生不介意别人看扁她,宁可对方掉以轻心,她的赢面才大。走到缸边,让豌豆给她扎紧袖口,将手腕都包了进去,只把半个盆浸到水里,眨眼就舀起来,端着盆摆到地上,动作一气呵成。水清清鱼游游,别说身上了,手都没沾水。相比常豪之前的狼狈模样,简直就是对他的莫大讽刺。

常豪又变了脸色。盆里那条鱼,可不就是他费了半天劲都没能捞上来的红白锦么?他三捞不成,还弄得跟落水狗差不多,那位姑娘却轻轻巧巧捧到手。

伙计上来取鱼,大家都盯着他手上的锦鲤,这时候,奇了。红白鱼嘴张嘴合,竟吐出一样东西。那东西滚落盆中,精美明润,正是那颗金镂珍珠。

没剖鱼肚,没见水溅,没有血流,赢得那么漂亮那么爽利。

木林一拍桌,整个人蹦起来,大声叫好。管宏铁哥不必说,四平八稳的性子,就算得意也只放心里,要忍到没外人在。

豌豆配合木林的叫好声,笑嘻嘻捡起珍珠,用干帕子擦净,“大姑娘,我帮你收着?”

兰生点头,对金镂珍珠未多看一眼,也知豌豆玲珑心思。虽说是赢到的战利品,毕竟是常豪的东西,她随身带着,恐怕有人恶意说闲话。景荻教出来的,没有笨蛋。

“各位,先谢过你们大方让给我的福气了。其实看豪爷捞得那么费力,我一点希望都不抱,怕水也怕鱼,随便捞一条算数,想不到真撞了大吉大利。”兰生微微一福,谢礼。

“豪爷,工造司那边就拜托您推荐我们居安造了。我们要能拿下六皇子府的工程,保证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目光览过,造主中只有常豪不以为然,她笑了笑,今天这顿饭吃下来,收获会不错,“至于定行规临时的这个行首,虽说我经验浅,但豪爷的话一言九鼎,我也不好意思推辞,就却之不恭了。等我想一想,定个大概章程,尽快安排第二回商聚。别的好说,请一定准时,在座的谁不是大忙人,谁让谁等都不应该。”

常豪又觉兰生说得是他,哼了一声,“兰大姑娘,?我说话算话,今日你撞吉也好,走运也好,横竖珍珠归你了。我只荐居安造给工造司,这里其他人,包括长风在内,都不会跟你争。定规行首也是你,帖子一到,人准时。谁敢不到,就是不给我面子。今后,有我长风,就有你居安,第二把交椅由你坐。除非,你不想坐。”

“兰生不敢想那么远,把眼前过好再说。”长风凭什么第一?居安争什么第二?“豪爷豪气,兰生可以放手做事,但愿不负众望,也不负豪爷所托。”

“我突然想起海侄子今日回乡,作叔叔的,定要相送。各位,改日再会。”饭没吃完,常豪已待不下去,找了个蹩脚的借口。

自从红白锦让兰生捞上来,他就没哈哈笑过,全部力气都用来压心火了,还让兰生呛了又呛,却是哑巴吃黄连,有苦说不出。赢注是他许诺的,吞珠捞鱼是他提议的,最坏的打算就是让某个运道好的小造主赢了,他只要略施压力便能叫对方把好处吐出大半来。谁知,让最不该赢的人赢了。

居安造明明小到可以无视,偏偏刺得他眼疼手疼全身疼。常豪一边走,一边下定决心——

眼中钉,只有拔了,才行。

求求粉,?求求粉,加班没存稿,没力气,需要油!求求——(未完待续。。

没错,他捞不着。兰生依旧笑俏了,“我当然希望豪爷捞不着,谁不想赢呢?不过,要是豪爷的运气真到了,我也只好自认倒霉。这点风险还是要担的,总不能只对自己有好处。”

常豪抬眉,感觉兰生好像意有所知,嘲他只做有好处的事,不由脸色一沉,“好,就让兰大姑娘压轴。”

常豪顾不得身上湿,捉盆的表情有些光火,恶狠狠盯着花缸,心想自己难道连一条鱼都对付不了?但这回他竟看不清是哪条红白锦了。鱼儿悠悠,和刚才跳出水的景象完全不同,全部沉在缸底摆尾。面上的水还是清澈的,但往下似乎有些漩动,几条沉底红白鱼看着都差不多。他眯着眼想要看仔细,后来干脆将袖子挽到肩,伸盆探身拨那些鱼,就差没把脑袋探水里去。

他太急于找那条吞珠的鱼,忘了那么多双眼睛在看。

可怜的鱼儿匆匆逃,一条,两条,三条,让人捞上去,避不开剖肚子的命运。人们哀叹声声,却不是为它们可怜,而是为自己可惜,没捞上宝。

他撩起袖子,拿过伙计递来的捞盆,大步走到缸前,好似在看十来条鱼,但就在红白锦浮上来时,忽然出手。

人们看不同颜色的鱼儿被他拨上又不要,心里开始了然。几个造主心里都骂娘,就说没这么好的事落到自己身上,这位新任的长风造主一肚子坏水,比常海难打交道多了,今后还不知会怎么样。

“豪爷原来爱玩水,要不要到缸里游一回?”兰生淡淡笑着,出言讥讽。

她这话说得正是时候,那些原本看不起她的人暗道讽得好。

兰生不要这份“风度”,凤眼笑得俏美,“豪爷,让兰生增加十份之一的运气如何?”

常豪哈哈又来,“兰大姑娘的意思是我捞不着。”

第194章 水狗

常豪又看到红白锦了。这回他不敢大意,双手捉盆,顺红白锦游得方向慢慢跟着移,确认它怎么都逃不掉,极快往上一提。不料,突然几条鱼哗啦跳出水面,吓得他真手滑,捞上一盆无鱼的水,还泼得衣服鞋子湿嗒嗒。

常豪暗咒一句,又见那几个小造主面露疑惑之色,便知不能再拖延了,否则会让他们看出端倪,于是哈哈笑道,“最后一捞,有鱼没鱼都算完。不然跟捞一回的各位比,又要落人口实,说我长风不公了。”

“豪爷小心脚下滑。”落她口实吗?兰生以德报怨。

常豪猛然醒悟,咬牙切齿盯准一条红白,觉得最像,抬起了盆,“哈哈,不是我玩水,是这些鱼太滑溜,成了精一样。哈哈…..”盆浅水浅,一下子看清此红白非彼红白,眼珠子就瞪了瞪,声音干巴还得故作松口气,“……就它……”

盆里的水飞溅起来,一股脑儿,泼得常豪一头一脸,哈哈嘴里噜噜冒泡。鱼在盆中乱跳乱甩,人人都不怀疑它是让长风造主这般狼狈的始作俑者。

别人不知道,他却是知道的。他是万和楼老主顾,以前每回来帝都都光顾,和掌柜更是交情不错。而他命中缺水,常氏造主却任任带水,请教了不少人之后,他在自己常居处或常去处养锦鲤放龟生。恰好万和楼后院里有一个水池,这些年他放了不少鱼,而这条红白锦是他前两日亲自选来的,当时还跟掌柜好好描述了一番这条锦的特征。那么多人在场。刚才他也不好给掌柜打眼色。但看到这条红白锦,他就明白掌柜听懂了自己为何用锦鲤来打赌的意图。珠子肯定在这条鱼的肚子里。

兰生是被遗忘的,常豪是被敬重的,就这么留到最后两个。锦鲤还有十条多一二,红白那条,或别人运气不好,或它别有灵性,在缸里上上下下打圈。

“兰大姑娘,请吧。”常豪显“风度”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