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00章 小闹

“父皇希望儿臣是年轻气盛一时妄为。”泫瑾枫答。

“你要是继续偷瞧你媳妇,这棋就不必下了。”皇帝看别的事眼睛从不尖,本性风流,看这个就特别锐利。

泫瑾枫笑而落棋,“父皇要是只看儿子不看棋盘。这棋是不必下了。”

“换了个美人,父皇知儿臣心思。圣女孩子气,是母妃中意的,并不得儿臣喜欢,但儿臣知孝。”子与父的对话,完全不似媳与婆。

“朕记得你小时候就是个孝顺孩子,人多的地方你就会看你母妃眼色,不似你两个哥哥淘气。十分懂事。”皇帝对六儿子的喜爱也不仅止于爱屋及乌,“倒是你哥哥们在朕面前装懂事的年龄,你反而荒唐起来了。朕知道,但朕一直装不知道,你可知为何呀?”

皇帝大惊,“你是皇子,怎能去北关苦寒?”

“泫冉泫赛都能去,为何儿臣不能?不经历练,今后如何为皇兄开疆辟壤,如何像几位皇叔为大荣镇守边关。父皇该知,儿臣是在为今后打算......”视线再次落在同跪着却在另一边的兰生身上,泫瑾枫淡淡一笑,“父皇,儿臣也是有家室的人了,总要看远一点。趁儿臣年轻,出去闯闯。而且父皇虽疼儿臣,但儿臣犯错本要惩戒,就当是罚我这些年不懂事吧。”

皇帝心里后悔得要命,心想怎么就不等老六醒了再定太子,这么看他,老三实在没法比,“早知你成家之后才懂事,朕该早点让你成亲的。不过,你要去北关,你媳妇当如何?跟你一起去不成?”

“儿臣不是去享福。”兰生可不在他的打算之中,“兰生留在帝都还能和母妃有个照应,再说儿臣并非一去不返,北关虽寒苦,却很太平。”

“......”皇帝不想答应,但话说得已满,“罢了,你母妃,还有太后老人家若答应,你就去吧。不过,一年为限。”

“谢父皇允准。”泫瑾枫说到这儿,奇妃带着兰生走入亭中上茶,他站了起来。

“父子俩说什么那么严肃?”奇妃为皇帝亲自送茶。

皇帝看泫瑾枫一眼,“枫儿同朕请罪,真是成亲之后像个大丈夫了,很有担当,朕十分欣慰。”

兰生有样学样,递茶给泫瑾枫,但看他妖美的面貌不变,不知哪里像大丈夫。

奇妃不用看儿子,横竖谦虚是道理,“皇上别夸他,他犯了大错,不可不惩,否则不能服众。”

皇帝吃了功夫茶,赞声大好,又道御书房堆了奏折,要去批阅。匆匆离去的背影,在兰生看来有点像逃走。泫瑾枫却对奇妃道有话说,母子两人入殿去了。兰生立在亭里,眼睁睁看这顿精心煮出来的讲究茶变冷,吃在嘴里,实在分不出好坏,但也不觉得受冷落。她虽爱听八卦,秘密这种事是没多大兴趣的。秘密和危险,是姐妹词?。

殿中茶杯落地,奇妃比皇帝还吃惊,“什么,你说你要去哪儿?”

“儿臣要去北关。”泫瑾枫坐着不动,母与子和父与子的相处之道,显然也有区别?。

“不准!”温柔的奇妃,贤惠的奇妃,这时都不在,只有气愤的奇妃。

“父皇已经准了。”墨睫描出的眼线本来是妖美的精髓所在,此时狂气,“儿臣无需母妃允准,只是告知母妃而已。”

“枫儿,你又要跟我任性么?这么多年,母妃哪里对不住你,你对我无视到这个地步?为了你,母妃--母妃?--”奇妃呼吸急促起伏,双目睁红。

“母妃为儿臣怎么了呢?”褐眸沉金,泫瑾枫眼中冰冷。

奇妃却垂了眼,低头望着自己腕上玉镯,“枫儿,我知你生气没成为太子,但你不必心急,只要母妃在,这个天下迟早是你的,没有任何人抢得走属于我们母子的东西。你且沉住气,稍安勿躁几年,做些改过的样子给人看。至于其他事,母妃什么都会帮你做,什么都会帮你准备好,一点不用你烦心。你若嫌无趣,等六皇子府造好,关起门来随你如何玩乐。明珍月珍你不要,母妃再送别的美人。你那位正妃多半是不管的,而且母妃有法子让她心满意足。”

“母妃最本事,所以父皇有你就心满意足,儿子有美人就心满意足,我的爱妃只要能造房子就心满意足,好似我们都很好打发。儿臣却突然好奇,母妃要如何才能心满意足呢?儿子大了,是时候尽孝道,还请母妃示下。”声音冷似冰,面颜傲狂,“儿子当皇帝,母妃大概也不会满意的。不如这个天下由母妃作主,如何?”

奇妃杏目一抬,精光四射。

求求粉,么么亲。

她的心情变好了。泫瑾枫捏着棋子,状似思索,眼睛却不望棋盘,头微微侧外,将廊下跪坐的兰生看得清楚。他不好奇他母妃说什么,却好奇是什么让他的爱妃心情不错。

“……枫儿?”皇上语气好笑。

泫瑾枫跪着不起,“父皇千万别这么想,三哥稳重,待兄弟友爱,即便有些不足,也是可以改的。太子既定,儿臣甘当辅臣。”

“话虽如此,朕总希望你成为朕的继承人。你不争,你娘也不争,朕反而想把最好的留给你们母子。龙袍之事恐怕跟你两个哥哥脱不开关系......”皇帝自己也从皇子到太子这么经历过来的,对此类阴谋不陌生。

奇妃想,枫儿的府邸若由兰生来督造,总比落在不知根知底的人手里好。即便这对小夫妻感情不深,但兰生六皇子妃的身份不容改。一条船上的人,船沉一起沉,这时候是能防外人动手脚的。肥水不流外人田!

泫瑾枫收回视线,心里懊恼,神色如常,“是,父皇。”

“那也是因为父皇对儿臣一直偏心,而偏偏那时的儿臣其实又没资格,难怪两位兄长不服。父皇,大荣争皇位的事从来不曾断过,但各凭本事,不害手足之命。三哥五哥并未害儿臣性命,儿臣输得心服口服,也请父皇坚持自己的旨意,莫搅得人心惶惶。”泫瑾枫语气肯切。

皇帝更欣慰了,叹道,“你这孩子要是早一点醒悟,也不至于人心尽失。以你此时才智,非你三哥五哥可比。”

“天意自有明道,儿臣为从前的行为付出代价也是应该,父皇不必惋惜。儿臣自小得天独厚,一路坦途,反而没有惜福。如今受挫,未必不是好事。”泫瑾枫字字似发自肺腑,“儿臣还有一个请求,请父皇务必答应。”

“婚姻大事虽说媒妁之言父母之命,惠哥却让人心疼得很。家中没有兄弟可以继承北平王位,爹娘要是百年过身,她就孤苦伶仃一人了,不挑个自己中意的驸马怎么行?再说,惠哥可不一般,是将军公主,凡夫俗子委实难匹配,该谨慎挑选。太后老人家虽心急,但惠哥的婚事不能急。”茶壶跳泡,奇妃优雅端壶洗杯,“你同惠哥年纪相仿,就由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输赢不论了么?兰生心里笑着,沉稳道是。

第200章 小闹

皇帝点头。“不错,一时妄为,而不是彻底转了性子。此次,在镜月殿中搜出龙袍,打开密室,朕几乎就相信你是小时了了。虽然事后朕也想了,你尚躺病榻。而奎雷证言漏洞多处,恐怕是有人想栽赃你,但景氏也是你养的奴才,偷藏龙袍却说你不知情。朕可以信他们,但那间密室中的刑具和血迹又作何解释?”

泫瑾枫跪下,“父皇。儿臣所犯错事何止这一两桩?这些年荒唐行径怕是数都数不清了,不知如何才能弥补父皇对儿子的信任。然,这回死里逃生,儿臣大彻大非,昨日种种不堪回首。今后定当收心敛行,不负父皇母妃,不负兄弟情义。”

皇帝神情欣慰,“早在你醒转那晚,朕就看出你的悔过意,是当年最让朕喜爱的六儿回来了。那些命在旦夕悬一线的日子虽让人提心吊胆,却也算因祸得福。大彻大非就好。枫儿,朕还不老,如今太子虽是你三哥,他若实在不如你,朕自会再安排。”

“说吧,朕无法保住你的太子位,其他总能答应你。”皇帝对六儿子的信任本来建在孩童遥远的时期,多年听人告他的状,虽说一直没动摇,基础已老已旧,所以龙袍的事一出来就彻底击溃了。皇帝也不以为自己会很快对此子再信赖如前,想不到的却是,醒来的老六竟和童年的老六?合上了,那般懂事得体,所以不知不觉就想对他好。

“儿臣想随惠公主去北关投军戎。”泫瑾枫一脸沉静,不是冲动得脱口而出。

“不下就不下。”皇帝下棋的水平不高,正想找个借口,但一招手,燕公公上来撤了棋盘。他兴致仍高,“你媳妇是朕临时换上的,满意吗?”

于是,她就笑道,“其实你赢惠哥赢,你输太后赢,实难两全,但我是偏心惠哥的。”

兰生垂眸,暗道来了。别说皇帝,奇妃也一样,爱跟人反着想。她要是开诚布公让奇妃同意她干工造,奇妃肯定不同意,还得想方设法阻挠。她顺着奇妃说,反而奇妃能想明白其中利弊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