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01章 捋毛

可他有什么资格留她呢?众人皆知六皇子醉生梦死,他觉得自己确实不是什么好东西,更做不了好人。他曾希望她能嫁个平凡的丈夫,能给她平静的日子,而他会取得足以保护她和自己的权力,远远得,将那些想要她消失的力量打发掉,不惊扰她半分。这是他能做的,许诺的,支撑他到现在的,最后一丝良知。但她竟嫁了他!阴差阳错,始料不及,却似一道明光,打进久不见亮的心里。

“兰生想要造六皇子府,你觉得她会否藏心计?”奇妃叫住儿子。

泫瑾枫定住脚步,“她和我们是一条船上的。她接造自然好过别人。但她主张不少。人也聪明。怕母妃控制不了她。儿子以为,母妃还是省心得好,交给工造司。别再出密室之类的圈套就是。”

“母妃作主就是。”泫瑾枫声调浮夸,直到走出去,才收起轻骨头的样子,面上狂傲不再。

百花争妍的花园里,他的妻独自立在那儿,没有伺候的人围绕。她和他一样,不属于这座残酷无情的皇宫。而她是该飞翔的,但他还得抓牢她,紧紧地抓牢她,哪怕被她厌恶。他需要同伴,也挑剔同伴,所以只有她了。玲珑水榭的湖上,人人往岸上跑,只有她,会朝他飞奔过来,傻傻到令他想笑,想怒,想伸手捉住她,强留她在自己身边。那么,他也许还能笑对这世上的孤凉。

兰生回头瞪他,“你既然知道,今后就收敛点。”

“收敛什么?吾等天之子神之子,自当比寻常人优越。难道有地方遭灾,我们就得和他们一样悲戚戚,不能享富贵荣华了吗?”一番显身份的“狂肆”言论。

鸡,不同鸭讲,而且兰生也自觉没有悲天悯人的大道大心,只奉行以身作则。

“你干嘛?”她惊讶地看他解着腰带。

“脱衣服——”他拉长尾音,好笑瞧她变脸,才把话说完,“换一件便装。爱妃不必紧张,难道我还能怎么你不成?”

尽管他只换外衣,兰生撇过头去,免得这人又有机会胡言乱语,心知她越争辩,他越起劲。

泫瑾枫换去龙纹外袍,穿上一身墨绿。但他自身华丽,所谓的便装也穿出华丽。?墨绿丝锦,白兰花的绘染,袖边襟边同染白色的兰叶。

兰?兰生眯眼,觉得他是故意弄了这么一套衣服,却又不好问。绣兰的花式很多,她自己都有好几套衣裙带着兰花。再者,若是衣服上有兰的就是她这朵兰,满大街都是暗恋自己的了。于是,无视之。

泫瑾枫似乎没察觉兰生的懊恼,自顾自下车,临了扔来一句,“你那套在垫子下。”

他的马车,他的衣服,多备一套,无可厚非。但她也有?兰生打开一看,春浅叶子衣,临水兰花裙,腰绦垂白玉兰花,样式简单,衣料质地却十分好,做工绣工也精细得不寻常见。她虽然很喜欢这种不繁复的风格,偏偏也有兰,偏偏也是绿,更显得某人不良用心。所以,她坐那儿犹豫。

车窗落影,泫瑾枫的声音入内,“别忘了把头发放下来,云髻摇凤簪,太吓人。你一身行头在宫里算是很素的,但出了宫门,再素也贵。而且今日女儿节,当回未出嫁的女儿家,我绝不抱怨。”

兰生换了,然后才觉这是姑娘家的衣裙样式。她跳下车,裙摆起春湖涟漪,兰花摇动,尽显活泼俏丽的身段,引路人纷纷看来。

她看泫瑾枫一眼,真有点搞不懂他。他不让她穿大领口的衣裳,却愿意让她打扮成未嫁小姑,这衣服虽包脖子包腕子,摆明无主的俏美,可他丝毫不介意路人对她的回头率,还一副他当居功的自鸣得意。

“兰生,你这么看不明白我的模样,像个俏妹妹,而不是美姐姐。别忘了,我比你小两岁,要跟在姐姐后头,逛市集看妹妹呢。”

这就叫无赖啊!

兰生连丢白眼,“弟弟,要不要姐姐买串糖葫芦给你吃?”因为病得太久,还没完全恢复到结实,脸上也瘦,所以笑起来就有皱纹的家伙,这时候根本不显得比她小。不,应该说,什么时候她都没显得比他老过!

泫瑾枫抿薄了嘴,回头下令簿马别跟太近,遂拉着兰生的袖子走入市集。他走得很慢,每个小摊都看,好似真悠闲。任兰生抽回了袖子,也不在意。

瞧他这么悠闲,兰生也有了悠闲之心,不紧不慢走在旁边,看他时不时拿起某个小玩意,问她这个那个的。刚开始她还不太愿意搭理,后来让周围热闹的氛围感染,渐渐有问有答。

和平共处,就是这样的吧,只要他别再倒毛捋她——

亲们,有没有粉红,给几张来,顺毛捋哦。

感谢!(未完待续。。

“娘是儿子的天,谁死了都不能没有娘。”泫瑾枫仍用腻死人的二世祖语气说话,“母妃,让儿子出去躲躲晦气也好,今年那么多倒霉事。而且,我那个媳妇是克命,冲喜一回事,我如今好了,克不克我却难说。儿子跟她一个屋檐下住着,胆战心惊怕得很。您就允了吧。这一年我不在家。您也少找她,免得她冲撞了您。等我回来,再想法赶了她。您不中意的儿媳妇,儿子也不中意,下回娶个您喜欢的。”

奇妃已经完全心软了,“要不是为了你,我也懒得见她。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,但你得答应每月一封报平安,只要一个月没收到,我就叫你父皇下旨召你回来。”

他没走过去。看似被冷落的六皇子妃,受六皇子宠爱的子妃娘娘,前者安全得多。哪怕他只安心于她在身边的温暖感,落在有些人眼中,就会成为对付他的弱点。她还不是自己的弱点,但抉择必定痛楚。他不想去抉择,只有保持着不冷不热,热了就要降温,这样的距离。

“走了。”他说罢转身。有那么一刹那,他担心她不满自己的冷漠,与他背道而驰。然后,听到她大方的脚步声,暗自松口气,感谢她小事上迷糊迟钝的可爱性子。

“胡说八道!”精光散去,奇妃怒意横生。

“这还不简单。”泫瑾枫搂搂奇妃的肩。“母妃。儿臣回去了。”起身,走得步履轻浮。

夫妻二人离开皇宫,关于两人关系冷淡的消息也立刻传入各个关心的角落,有人叹,有人欢,有人惆怅,有人满意。

半途中,簿马说乞巧节庆,大路挤得水泄不通,车马难以直行,只好绕道走。

“女儿节一年一度,可要下车瞧瞧热闹?”泫瑾枫却问。市井之中好混迹,可以少防备一些。

泫瑾枫走上前,挨着奇妃,竟是撒娇的语气,“母妃真是,历练是我说给父皇听的。若在帝都从军,如何偷懒?走得远,话才传不过来,我在北关到底是玩女人还是睡大觉,谁也不知道。”

奇妃伸出食指顶顶他的额头,宠溺道,“你这孩子啊,我还以为你突然上进,想着儿子不要娘了,搞了半天又耍小聪明。”

第201章 捋毛

火热艳阳之夏,姹紫千红之间,她的身影落在他眼中,是仅存的暖。

他要颠覆的,是脚下这片地,是身后那片金,还有那群吃人不吐骨头的野兽。他要成功,自己必须先变成野兽,冷血,狂傲,自大无比,比任何一只都要野蛮,都要凶狠,绝不容情。

装久了野兽,自己可能就回不去人形了。可是,她在的话,他很想变回来,愿意相信寒寂的夜路有尽头,还可以看到日出。

兰生看看窗外,发现这里离玲珑水榭不远,“和金薇她们说好去玲珑水榭,我直接从这儿去。”弯身要出车外。

“穿着这套衣服过大街,怕人不知你是娘娘?别的好说,万一被人知道你是六皇子妃,再砸你恶咒恶符之类的,人人喊打。”泫瑾枫的语气要笑不笑。堂兄弟表兄弟轮番来瞧他,将半年来发生的事说了七七八八,自然不能漏掉大婚那日的凶险。

奇妃冷笑,“你的意思是我不如南月兰生聪明?她有主张,我却是她婆婆呢。再说哪家没有密室暗仓,她是你的妃子,造了也有罪,可以嘴牢些。我不帮她,但也不阻她,她若入选,那就由她造吧。”

奇妃变脸,泫瑾枫也变脸,无比妄为的骄横样,“母妃生什么气?儿子随便说说罢了。母妃一向为儿子着想,当儿子的怎能忘了这些年享过的福。母妃就当儿子死里逃生之后犯糊涂,但北关我是一定要去的。别当我不知道,满朝文武请求惩诫我,我若不自请罚,三哥五哥不知道找什么法子整我。北关就是幌子,北平皇叔和惠公主在,我能苦到什么地方去。过个一年,等那些人防心放了,我就回来继续享母妃给我的福。”

奇妃看儿子这么任性说话,反而放心了,“话虽这么说,但也不用去那么远。帝都也有军营,你在里面历练也一样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