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02章 巧妇

兰生傻了眼。额头上黑线,头顶盘乌鸦。

“比得是补衣如新,评得是无踪无迹,赢得是夫妻蝴蝶玉一双。在场的看客们,一人可以用一个铜板换我手里一根红绳,扔进自己觉得手艺最巧的草盘里。哪对小夫妻得的红绳最多,哪对就赢了。我这红绳可是玄清观求来的,打十个结叫一世情。打百个结就永世结发。”中年男子答。

兰生嘀咕,“永世结发?还让不让我活了?”

原来,衣裳破了的才上场比手巧,所以一对一双都穷窘,然后能坐在一块儿让大家瞧,必定也是感情和美的。不过。气恼的这位容易吃醋。

兰生双眉一挑。对泫瑾枫低语,“他们双双对对心连心,你也好意思混在里头。你要耍,自己耍去。”她想走。却见他走过去问人借了一把剪刀。将肩袖处剪开一个大洞。然后拽住他自己的袖子,嘶啦啦,袖子和那身华丽脱离。

泫瑾枫神情一骇,随即又转了妖华,“无妨,早上我惹你生了气,这会儿让你出气也应该。”

兰生怔住,挪椅子与泫瑾枫面对面,一手捉袖一手拿针,边缝边道,“气早就没了,不必你让我出气。”

“你的心一向大。”泫瑾枫赞她。

“我小心眼,不过不会跟自己过不去。生了气,发作出来,就过去了,我还想长寿的。”郁闷的情绪可以有,不可以储存。

“我就想跟你安静说会儿话。”虽然被钉,泫瑾枫却不看肩膀上那根大咧咧的针。

“安静?人山人海里?”兰生好笑,“你倒是想法独特。”

“山海挡住外面的顺风耳,安静,安全。而你手里捉针拿线,即便恼我,顶多就是扎几个洞,无法掐脖谋害亲夫。”泫瑾枫似玩笑意。

兰生这时不迟钝不迷糊,“你这么防备,怕谁呢?太子是三皇子当了,大局已定。就算皇上还疼你,废太子那么大的事,也不能由他一人说了算。太子若无差错……”

“难道龙袍之事是我的差错?”泫瑾枫冷笑,“三哥这回将我多年经营连根拔起,我信任的人已死,我不信任的人也不能再用,若继续留在帝都,父皇再表现出偏爱我,而我只要任何一个招兵买马的动作,三哥必生杀心。所以,今日我同父皇说了,自请北关从军,以当惩诫。”

兰生手里有泫瑾枫的苦心经营,但也是景荻的临终托付,在没断定泫瑾枫有资格拿回去之前,她会保守这个秘密。同时她却得承认,泫瑾枫这一步走得好。

三皇子才当上太子,椅子还没坐稳固,泫瑾枫就醒了。三皇子当然要怕君心动摇,一定会盯牢,一有变机就将引发杀机。大荣皇族所谓的手足不残,她是不以为然的。那是没到取兄弟性命的时候,一旦有必要,下手不会软。而这时,泫瑾枫出于弱势。谋臣没了,势力没了,也没有支持他的朝臣,锦绣山庄建立的人脉成为一盘散沙,积累的财富反而不最着急所需。他需要养精蓄锐,避开险锋,麻痹三皇子的神经,留待青山。

泫瑾枫看着兰生坚毅的目光,便知她懂了,“兰生,你也是死里逃生的,生死一线之际有何感觉?”

兰生缝衣的动作慢了慢,“冷。”没人问过她,她也没说过,但此时告诉他,“不甘心,不情愿,想要好好再活一回。”

泫瑾枫墨线眸忽然飞彩,“我也如此。不甘心,不情愿,祈求上苍再让我活一回,这回好好做人。兰生,我不再是梨冷庵外的六皇子。”

兰生微眯眼,“从前种种,譬如昨日死。但你生性阴晴不定,还不好说,需要时日。”

“我睁眼瞬间,过去的事恍若前世,虽无法抹灭,却也不想再提。性子是天生不善,改不了,只能少恶,但害我之人我必报之,即便不是太子不是皇帝,也不会在三哥五哥手下卑微求富贵。天地之大,必能挣下属于我的一片,可乘风骋空,随我自在。你若愿意携手,我定与你共享。”

泫瑾枫是低语,但句句重击兰生的耳鼓,引她盯着他发怔。

“我不能带你去北关,不是我对父皇所说的一套敷衍之辞,而是需要你帮我们守住帝都。六皇子妃在,六皇子必回,那些看似归顺三皇子的人心就不会完全倾过去。聪明人识时务,或者不可信赖,却可为我们所用。而这一年,我会让三哥多关心别的事。他不害我们也还罢了,他若害我们,我绝不坐以待毙。”语气一顿,他望定着她,“你若不愿意,我不勉强。不过,兰生,大荣已经容不下天能者,你不可能独善其身。”

兰生圆睁凤目,受到惊吓。他知道她有天能?

“你七岁,我五岁,你最爱玩的游戏是手掌之上聚云下雨。你的记忆糟糕透顶,看你吃得好睡得香。但我偏偏记性好得要命,撞了头,昏了半年,居然还没忘。”他知道。

聚云下雨?喂喂!她不会的!

他看出她的震惊,“你母亲是东海大巫之后,你父亲是明月流强能,女儿平凡才不寻常。不过,你平安过了这么多年,皆因有人悉心保护你的缘故,蒙蔽了他人的双眼。”

“谁在保护我?”兰生不喜欢秘密,却不知她自身的存在就是一个惊天秘密。

“五岁至今,我一字未说,大概还算得上一个。然后,你那么聪明,你自己猜。”他和她结为了夫妻,默默守护这个计划就变了。

他相信她不是娇贵的名花,而是兰中墨草,遇水则茂,遇风则强。他不想将她当成弱者,同住同食,却还苦苦隐瞒真相,令误会越积越多。在她心目中,六皇子是无可救药的混球,可他不再愿意承担这个恶名。死劫余生,这是上天给他的一次机会,让他名正言顺重新拾起自己。

针尖颤亮,西晒的日光很热,兰生手心出汗,这一针穿了又穿,却一直滑出去。悉心保护?这么多年,有谁能够做到?答案呼之欲出!但她不知该不该信。就算保护她,也不用冷漠待之。那位不是亲妈吗?亲妈对女儿好,天经地义的。

“我得想想。”携手合作,还是分道扬镳?

之前戏言戏说,半真半假,兰生现在却发现,前方真是岔路口,但路口那边迷雾重重,似两只等待吞人的巨嘴怪兽,不能轻易抉择。

粉红粉红在哪里?亲们,谢谢啊!(未完待续。。

泫瑾枫居然做出抱拳的动作,竟一点妖相也没了,只是神清气爽的俊美相公,“各位,我二人前些日子才成亲。她性子不爱多话,手工却是巧似织女,偏她没被人赞过,我说好她又不信,这才拉她来比一比,请大家道个好。”

人们爱起哄,个个应声当见证。

兰生看看隔壁一对,妻子已经开始捻线穿针,而衣服是不可以脱下来的,两人得靠近了,亲密无间。她再看看和自己排排坐的泫瑾枫,成为视线的焦点仍是自得。不过也是,他从小就是当着焦点,让无数目光视线烧到大,压根不会在乎。

“兰生,开始了。”他不但很自得,还很好意思催她。

“兰生,这个看似有趣,你我去吧。”

泫瑾枫十分好兴致,问中年男子,“怎么个比法?又怎么个评法?胜出有何赏物?”

兰生不动,“好玩吗?”

泫瑾枫嘴角始终翘笑,有些调侃,有些愉悦,“过节当然应该尽兴,就算明日天要塌下来,那也是明日的事。别告诉我,你虽极擅工造,却其实不会女红。”

“会不会都坐在这儿了。”兰生盯着针眼,一个线头穿了半晌,对上泫瑾枫好笑的眼,没好气道,“也没说缝得快就能赢,急什么?”

看客们果然爱瞧俊夫美妻,有人喊,“两人衣裳都是绿水白兰,不是夫妻能那么穿吗?多问,多问。”

古人不知情侣装这个词,但很能领会。

第202章 巧妇

“破了。”他笑,阴恻恻。

丢人啊!熊奶奶啊!能把这么幼稚的事做得如此阴险,哪是比她小两岁?千年老妖了吧!兰生抬手抹额,想藏脸,想挖洞。

众人也是先傻,然后哄堂大笑,直道破了就要补。既然符合参赛标准,中年男子乐呵呵加了两张椅子一盘针线。他想这一场的红绳会卖掉不少,单看这一对,那就是赏心悦目。

他要玩,是吧?这些日子让他牵着走,是她不想在他养病期间闹出事情,连带影响了刚刚起步的居安造。看他撕袖子,力气挺大的,应该扛得住一点疼了吧。

一针下去,听到他倒抽气,她憋着笑,“唉呀,只跟有花学了扎人,还没缝过衣服呢。”声音遂低,“殿下,忍着些,我会尽量不把你的皮缝进去,虽然你厚皮大概也不怕疼。”

但有一个夫郎,看自己的妻子盯着泫瑾枫发怔面红,不禁气恼,“这位身穿富贵衣,何处需要缝补?”

呃?什么有趣?去哪儿?来不及问,兰生突然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圈中。圈外层层的人,圈内一排椅子,坐着一对对年轻男女。女子腿上放着小小草盘,盘里是针线顶箍加剪刀。

“两位进来迟……”一位中年男子打着笑脸想说不行,却见来的是一对俊男美女,能招揽看客,立刻改了主意,“二位可是夫妻啊?咱这比得是妻巧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