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03章 太子

兰生但笑,“叔叔小气了些,想来是京大少生意兴隆,您才干背地损人的没品事。叔叔忘了,那个小地方是侄女造的。”

“我不脱,但你可以扒。”

已身处熙攘的街道。行人穿梭,将两人硬生生挤贴在一起。而因为那只丑陋的袖子,令他们再度受到不少瞩目。兰生若主动去扒泫瑾枫的衣服,将会出现怎样一种情景?

玲珑水榭好不热闹,处处闻笑声起歌乐,鹤舞泉彩霓丝袖舞天高。华灯初上,正是帝都金色,逼天边夕阳匆匆收了最后一抹余辉。兰生虽打心里排斥抵触帝金,客观而论却也真美。不过看到三皇子五皇子那两只狼殿,她刹那后悔选来了这里。京暮那边应该少权贵多才子佳人,琴棋书画,名厨名艺。至少庆得纯粹些。

亲自来接兰生的柏湖舟看出她懊恼,“兰侄女别恼,我家大得很,打过招呼就可换地方,你瞧不惯的人肯定碍不着你的眼。哪像京大少那儿。要是碰到一个同你不对付的,楼上楼下的小地方怎么也避不开。”

泫瑾枫笑薄了唇,“三哥这话里的意思肯定是有美人,没有美人,再热闹我也不来。我可不是泫赛,有酒就好。”

“知兄莫若弟,有美无酒可也,有酒无美不可。早闻小舅这里新养了一批舞姬,今日女儿节,可不能再藏着了。能给咱们献舞,也是她们的福分。”三皇子从来都是色胚,“一来给本太子庆贺,二来给六弟庆贺。”

柏湖舟眯冷了眼,“献舞可以,动手动脚可不行。老三,你今日是带美人来过七夕的,而不是寻美人。我家又不是飘香苑,除非两情相悦,那我管不着,不然都得守我家规矩。”

“飘香苑除了婀姬,再没有一个能让咱兄弟有兴致前往,而且我正有打算拟一道奏折,向父皇建议从今往后我皇族子弟不可入青楼,肃整风气。”三皇子俨然东宫的姿态。

五皇子忙赞,“三哥说得对,青楼那种地方确实不宜皇族出入,美人到处都有,何必跟凡夫俗子争美。”

兰生觉得五皇子是专拖三皇子后腿的,不过三皇子看似颇享受后腿的重量,她乐见其继续拖下去。

三皇子笑得突然嚣张,“老六,你的婀姬为兄赎了,对不住啊。我早知你二人郎情妾意,但你睡了那么久,飘香苑的妈妈又不肯等,免得婀姬落入庸商土绅手中被糟蹋,哥哥只好抢了一步。本来还能送还你,偏生你三嫂中意婀姬能歌能舞,怎么也不肯放了她的卖身契。你如今成家了,该知道这家里的事都是正妃说了算,我也没辙,只能当实了婀姬的丈夫。”

不知是她嫁夫随夫,还是对泫瑾枫多了解了一层,兰生认为三皇子才是人渣。六皇子的名声却远坏于三皇子,看来其中有可疑之处,或者人为宣扬误导,或者有人藏得妥当。

“一个女人罢了。”泫瑾枫对帝都第一美没有执着。

在场的人皆知,六皇子玩女人成性,但从没有专宠过一人,所以对他此时冷淡傲然的态度觉得再正常不过。

“三哥,老六媳妇也在呢,咱说话得有点分寸。”五皇子不但是拖后腿的,还是狗腿的。

三皇子好像才看到兰生,眼珠子一凸,竟似起色相,“六弟真是好福气。弟媳妇初看没什么,一看再看,却是秀美灵气,丝毫不比我瞧见过的任何美人逊色。尤其是这双凤眸,啧啧……”

这就是大荣皇室。老子光明正大抢儿子的女人,兄长堂而皇之抢弟弟的女人,一张嘴随便喷粪,当众也不知羞耻。

泫瑾枫薄唇冷情,“那我得多看看了,反正这会儿看不出特别美的地方来。嫂子们来了么?让她也过去吧,省得碍着我们兄弟喝酒寻欢。”

“只有冉弟带了他媳妇来。”三皇子还敢对兰生眨眨眼,然后才调侃泫冉,“冉弟和云华郡主如胶似漆,恨不得将他的爱妃拴在身边寸步不离呢。”

泫赛开口同兰生说道,“惠哥,悠然,蜜儿,还有你妹妹她们也在。”

兰生也不福礼了,转身就走。

“六弟既然带了弟媳妇来,等会儿可以走走星河玉带。”三皇子看到六皇子,今晚心情特别好。多年眼红的情形终于反转,至少他以为是反转了。他是太子,离天子一步之遥。

“三哥说笑,这种事儿女情长的人去做,我却是不耐的。”泫瑾枫不看兰生,但挑了一直沉默的泫冉旁边去坐。

三皇子嘿嘿一笑,“六弟仗着自己俊美,不缺女人喜爱,却听兄长一言。我们男人也要小心,女人哪,是要哄的。不哄她,她转身投进会哄她的男人怀里,再合起来算计你,比变心的男人不知狠毒多少。尤其是爱往外跑的女子……”

兰生停住,奶奶的,这位狼殿下是指桑骂槐说她水性杨花吗?

“说起来叫能干,但能干女子打交道的,难道还是女子不成?十之八九都是能干的男子。一来二往,眉目传情,若正好又受丈夫冷遇,暗通款曲也就顺理成章了。最怕的是什么?六弟可知?”三皇子越说越兴起,“对方还是你养的狗——”

这只色狼说她和景荻暗通款曲?兰生简直不可置信!

今天第一更。

兰生瞪着这个人,半张着嘴,在第一根红绳落到盘中的刹那,拽着他就走。她怎能以为这家伙扎一针就会皮薄,穿个反袖就会消停呢?

泫瑾枫的笑音低沉传来,“爱妃不想同我当永世夫妻也罢,我就珍惜今生今世。不过你这双手实在新巧,为夫一定好好保存这件衣,记念你我第一个七夕相度。”

“好了外面,里面还虚。柏老板也别当着我妻面骂我。我躺了半年,什么坏事也没干,却什么坏事都扣在我脑袋上,心中有郁结。”泫瑾枫的语气又成了傲横。

兰生知泫瑾枫防备起来。他当真不同以往了吗?就连已在权力中心之外多年的柏湖舟,也得不到他一面本貌。她沉眸不语,亦不动声色。

“缝好了。”相比其他贤妻亲亲热热贴近丈夫去咬线,兰生拿剪刀卡擦,干脆无比。但她看似沉得住气,心里浪涛卷天。

“泫瑾枫,你给我把衣服脱下来!”兰生咬牙切齿。纪念品?她一个线头都不留给他纪念。

“我不骂你,你如今成了家,就该立业当大丈夫,自己要懂得收心敛性。如此一来,年少轻狂那些事也不会有人跟你计较……”柏湖舟难得端个长辈架子,“……你这只袖子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不小心让我扯破了,我家这位造了神仙楼的巧妻亲手缝制。柏老板觉得她手艺如何?”同样是调侃,这时候泫瑾枫就带着浓浓嘲讽。

柏湖舟因此没听出任何异常,好笑道,“兰侄女是鲁神班仙女弟子,自然当不像织女,如此就好。”

这也算了,看两人富贵扮相,不会太在意夫妻蝴蝶玉。只可怜这位风度翩翩的公子爷,穿着一只毛边蜈蚣袖在众人面前出丑。

泫瑾枫见这么久都没人认出他的身份,兴致更高,得意洋洋还显摆拉票,托着草盘,“众位瞧,我家娘子缝得多别致,不止是补旧如新,根本就是新样式了。缝袖子原来都千篇一律,想不到还能如此翻新,当赞当赏。来,来,别手软,我好不容易娶得她,求大伙儿给个永世结发的好兆头……”

第203章 太子

柏湖舟坦荡承认,“没忘。可我本来请了知情识趣的年轻人,倒有一半婉拒,都去会仙缘了,结果……”下巴往三皇子那儿努了努,“没请的倒来了。我比兰侄女惨,还得一直应酬着他们。你可别早走。我还要同你说通天阁的事。 ”

兰生怀疑柏湖舟其实只是找借口留她,不过既来之则安之,她并没真想换地方。

柏湖舟这才瞥泫瑾枫一眼,“你小子好了?”

三人说话间就进了水边亭。

“六弟!”三皇子的小胡子一耸一耸,神情惊喜得夸张,起身上前捉了泫瑾枫的手,“六弟终于大好了么?刚才我们还说起,这么热闹的场合少了六弟没意思。这可好,说曹操,曹操到。”

兰生发现。她只有一个法子对付他,那就是自己闭嘴。

不需要亲亲热热咬线,两人却一直“亲亲热热”说话。俊男配美女,羡煞旁人。看客们养了眼,直觉要捧场,纷纷以一枚铜板换了姻缘红绳,想要为兰生和泫瑾枫续永世的夫妻缘。可等兰生让开,众人看清那只缝好的袖子,拿红绳的手却无论如何松不开了。

比得是补旧如新,评得是无踪无迹,但这只袖子一看就是后来补上去的,毛边翻出,线迹粗显,横来竖去像蜈蚣,竟似反穿了一般。尤其跟这身衣服其他完好处一比,简直惨不忍睹,滑稽万分。若是闭眼投了这位俏佳人,对另外几位真心手巧的少妇就交待不过去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