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05章 错桥

泫冉没生气,但叹,“我并无此意,只是好奇你何以能豁出性命下水救他。”

“你……”想不到对着女人也有需要谨慎措辞的时候,泫冉沉吟片刻,“那日你跳下水,是去救锦绣山庄少东?”

他救到她时,她拼命想甩开他,对沉下水的那道黑影。双手徒劳抓了一次又一次。后来他才得知兰生造会仙缘的材料都是向锦绣山庄买的。长风造为了刁难兰生,早就跟各大造商料商打过招呼,虽说景氏叔侄是老六的家臣,但兰生跳下去。似乎不为救忠,而为救友。友,是好听的说法。三哥毫不忌讳说两人有私情,他不信,但感觉不太寻常。

“你和他……”

兰生挑眉,“恐怕要让冉殿下失望,到他身故之前,我和他仅止于好友。要是多给些时日,太子殿下的玩笑说不定能成真。红杏出墙,诸如此类。”

玉蕊最先看到兰生,一声大姐就跑过来拉手,将所有视线招过来。别人却不似玉蕊天真,看到泫冉送兰生过来的,笑声顿减到无,各有心思辗转。

惠公主最先想到圆场,“世子爷来接世子妃走鹊桥么?快快带去,你娘子坐立不定,原来时时盼得是你。”

伯嫚本来神情不好看,因惠公主这话,面色竟有些娇羞,任一群女子起哄,却是不肯起来。

兰生心里叹气,既然这么喜欢泫冉,主动点好不好?两人毕竟是夫妻关系,天天朝夕相对,一个秀美,一个多情,日久生情的机率很大。可不像她和泫瑾枫,同样是包办婚姻,性格差距太大,完全不是一国的,也想不出处于一国的景象,会掐架的。

“我受六弟之托送六弟妹过来。”泫冉却没再和另一女子走星河玉带的打算,拿三皇子当挡箭牌,对伯嫚点头示意,“三哥喝多了,怕再惹出事来,我不好久留,郡主见谅。”称呼也生分。

伯嫚才想说不妨事,泫冉已经走了出去,弄得她咬紧牙关,挤出一个笑模样。

惠公主圆场没成功,反而帮了倒忙之感,又想到转移话题,问兰生,“我听阿冉的意思,三哥喝多惹事了?”

兰生只当没瞧见伯嫚投在自己身上的冷冷目光,和金薇玉蕊坐一起,将太子杀人的经过简单说了一遍。她没带当时的愤怒情绪,叙述得很客观,自觉没有放进褒贬之论,人人却惊变了脸色。

“听六皇子妃的话中意思,对太子殿下颇为不满。话说回来,送六皇子妃来的人不应该是六皇子么?随便差使世子爷。不太合适吧。”伯嫚不甘于被兰生无视过去。

伯嫚一直一直忍耐着,好像除了刚定下婚事的那几日是真高兴,之后就因为兰生横插在她和夫君之间,没过过一日好。什么新婚甜蜜?什么如胶似漆?什么东平世子追妻写情诗?还有什么被她拒了世子买醉?全部都是假的!有些是她让人传得。有些是市井流谣。但凡有一点真,她也不至于失了风度,同兰生计较。

得知兰生嫁六皇子的消息,伯嫚暗暗松口气。她不想接纳兰生,因她清楚一旦兰生成泫冉侧妃,自己就等于进冷宫了。她当然会想尽办法守住正妃位,图谋长远,但兰生的沉慧让她心慌。她嫁泫冉,是希望自己的爱情能得到回应,幸福过日子。而不是一嫁进去就斗丈夫的其他女人。赢了,失去丈夫;输了,也失去丈夫。

她喜欢泫冉的时间可以追溯到十二岁,立下泫冉新娘这个目标,多年来学习如何掌家。厨艺,女红,礼仪,还有配合筝所学的琴,增进情趣的诗书画,等等。她爹娘只以为她想要成为一个合格的大家族嫡妻,却不知她就是为泫冉而学的。

六皇子病倒。一躺四五个月,几乎没有生望,她却看到丈夫望兰生的目光咄咄。大荣皇族还存在古制,泫冉若想兄娶弟妻,未必不可能。于是,她日夜祈求上天别收走六皇子的命。从来未曾那么虔诚拜过三尊。

好不容易,六皇子醒了,她想这回丈夫一定绝了念头。再怎么心头爱煞了,六皇子在,六皇子妃是不能改嫁的。结果。不让她安生片刻, 泫冉和兰生堂而皇之出双入对,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叫她如何忍?

面对伯嫚明目挑衅,兰生但笑不语。她不语,其他人帮她语。

玉蕊是无条件支持兰生的,直说大姐没这个意思。金薇说声郡主多想。两人是兰生的妹妹,帮衬护短都应该。但泫悠然想半天,问六皇子妃哪句话是对太子不满,她怎么没听出来。这就把伯嫚气得脸上血色褪白,称忽然身体不舒服,直接回府了。

惠公主一旁看着,一句话也插不上,直到伯嫚走了,才对众女道,“你们何必气她?换了你们自己试试看,心爱的丈夫不爱自己,眼里看得是别人。”

兰生哟一声,好笑,“惠哥,我要喊冤。”

“去!”惠公主斜睨兰生,语气并不真怨,“最不冤的人就是你。连我这个刚回城的,都听说了阿冉为你跟他爹娘闹得不可开交,你早点答应不就没这些糟心事了?”

兰生骇然瞪眼,“放着好好的六皇子正妃我不当,干嘛给世子爷当侧妃去?不像话!”

“是啊,是啊,老六和你情比金坚。”惠公主和兰生认识的时日实在很短,却是一见如故,玩笑往大了开,也知对方明白自己。

兰生耸耸肩。

“嫂子该把心放宽,整天疑神疑鬼,针尖大的心眼,更吓跑了丈夫。”泫悠然则是另类小姑。

朵蜜托着腮帮子,双脚腾空晃荡,苦一张小脸,“嫚姐姐其实挺可怜的,我家胜哥哥要是喜欢了别人,那我可怎么办哪?”

惠公主和泫悠然一人捏朵蜜一边脸颊,同声大笑,“谁是你家的?不害臊!”

七夕,此刻方欢庆。

推荐好姐妹兼大神级作家沐水游的最新力作《大香师》,相当用心的一个精彩好故事,和聆子的书一样,都需要亲们用心读。大家去捧捧场哈!谢谢!

今天第一更,第二更还没写,所以会很晚很晚,争取十二点前。

但是,求粉啊,求订阅啊,求赏啊,不然喝西北风下去,只能给你们看西北风啦——

“星光”中,他看到她的神情仿佛在说——还不走?这让他惊觉,他从来没有为她付出过什么,以为说娶她就是给予的最大荣耀。而两人见面的几乎每一次,他总是先走掉的那个,因为觉得自己是大丈夫,是东平世子,是不会对一个女子卑微的。然而,他竟忘了最重要的一点,像她这么独立坚强的女子,怎么可能会为男子的钦慕而肤浅得神魂颠倒?他耍嘴皮子说暧昧,又如何获得她的真心?

“兰生,可以诚实回答我一个问题吗?”泫冉想知道一件事。

“就让我这么一直喜欢着你吧。”

太好了——呃?呃?星星河。玉带桥,氛围不错,她才听岔?

无数只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竹船,竹船中载着金白的瓷片灯盏,将这片水面点成星空,汇集处更如条条银河玉带。而脚下,就成了星桥。星桥纵横通各处,剪了成双成对的影,再落了甜情蜜意入水中,拾灯许愿。

兰生扶着桥栏,点点头。

“但我不说了。再也不会说。”言爱确实过于容易,他总那样轻而易举得了女子的喜爱,也因此痛失了她。他本该为她做些什么,而不是说些什么。

“若哪一天我心里放得开你。反而会拿来玩笑,到时你却别信了我。在那之前,你如果需要我帮忙,但凡我能做到,都会为你去做。我也知你未必信这话。我却当成最重要的承诺赠给你了。此诺到我再说出喜欢你的话为止,否则即使将来我回了封地,儿女成群,头发都白了,也会一直遵守。”

“泫冉……”这是他跟她较真,还是他跟他自己较真?但他加了条件的承诺,让她连反驳都不能。说什么呢?别喜欢她?人家说了,说不准哪天就放开了,不是一根筋死守。

“好美的星河。可惜,鹊桥搭错伴,只得辜负今宵妙景。”

兰生的笑言立刻铮断了泫冉的心弦,鲜血淋漓。他告诉自己,走吧,别理这女子了,他和她今生已经结不成良缘,再纠缠下去,等于自取其辱。跨出半步,但,收了回来。

第205章 错桥

“因为我若落水他也会豁命救我的情义。只可意会,不必言传。我亦不想再多说,死者已矣,心中为他留一片清静记念。”再问,兰生打算沉默以对。

“兰生,从今往后——”

兰生心中挺快乐地,等待阳光般的殿下跟自己说拜拜。

“走吧,我既答应了送,自然送你到底。这座桥,你觉得错搭,我却觉得正好。七夕,星河,你,全对了。从此,你当我朋友也罢,夫兄也罢,不必再尴尬。”坦诚过心事,再不同她暧昧不明,突然豁然开朗,不管别人怎么看,在他对她有这种牵念和喜爱的感情时,他会惜她如宝。

到了廊间,众女正围一桌吃酒。爽朗的惠哥笑得开怀,刁萌的朵蜜笑得拍桌,引其他人也是笑若银铃,都难得放下了千金的淑女涵养。

“是。”没有犹豫,这是兰生对景荻的尊重。

星河玉带,一年一度,专为七夕的情人们搭桥。

泫冉听到兰生轻笑,心弦为之而颤。他的眼里只看进她的笑颜,痛楚到不能再望。他不知道,真不知道,刻意离得这么远了,也已经各自成家,对她的感情却能越来越深。他甚至不清楚她到底哪里好,可就是吸引自己。早知如此,那时就不该轻易松手,他要是拼了命求——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