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10章 匪无

兰生指指泫瑾枫的屋窗。殿下大方,让出自己的屋子给伤患。

“夫妻本为一体。我休息就是你休息。爱妃坚强。不爱人前示弱,为夫声名狼藉,懒成这样也不会变得更糟。”太坚强了,反而让人心疼。她和从前的他一样。都在独自作战。但他如今要去依靠她。希望她也能依靠着他。因为他已经懂得。想要在这世道生存,不能单凭自己。

“你的歪理倒多。”兰生哼了哼,说起柳夏。“昆仑剑宗的弟子不过如此,还什么一剑飞柳絮千色盛夏开。我看他是一剑都刺空身上洞洞开。当初,被我这样完全不懂武的人还刺昏了。”

兰生干笑,“我跟柳少侠没那么熟……”

流光冲进院子,气势汹汹朝着她横眉冷对,“二当家呢?”

心里想什么就跟他说什么?她说自己的想法,是她自己的事,不会伤害到谁。然而,涉及到柳夏的私事和一百四十七条性命,实话不是那么容易说出口的。她踌躇之际,听到泫瑾枫再开了口。

“数月前,三哥上书父皇,说白岭八百里匪类猖獗,而内有逆天之贼擎天会,杀官之后迄今未捕获,动摇了百姓对官府和朝廷的信心,实在不该再放任下去,建议增兵三十万,沿白岭自两边山翼往上,寸土不放过,大规模清扫一次。”

兰生目光一凛。

“父皇将此事交给三哥去办,三哥派出得力谋臣,拟定详细作战计划,而就在月华宫搜出龙袍没几日,捷报传来。白岭共剿杀匪类两万余名,荡平大小山寨四十多处。其中就有一个叫擎天寨的,穷凶极恶,男女老幼皆嗜杀,又与杀朝廷命官的贼子同呼擎天,必定有密切关联,因此将二百余人当场诛杀。挂头颅于被杀官员的衙门前示众,相信今后不会再发生挑战朝廷威严的惨祸。父皇大喜,众官纷赞,三哥拿着这份大功当上了太子,得意至今。”

守着寨子,还在等大当家二当家回去的那些汉子;泊三褐四一提及寨里,就会催着她都招进居安的那些汉子;柳夏特意赶回去整理寨务,顺便接到帝都继续当兄弟的那些汉子,全死了。所以,柳夏成了这副模样,恨天恨地的杀意,血海深仇的暴怒。

兰生没见过那些汉子,但从流光柳夏和泊三褐四的话里,他们有血有肉,只是穷苦人,没活路了才当匪类,却连打劫都懒的一群普通人。听说擎天寨更像一个村落,各有各家,小家又拼成大家。有好吃的,先尽老人女人和孩子;挨冻的时候,大伙挤一团取暖。今朝有酒今朝醉,能欢笑时不流泪。她以为她一定可以见齐了这一百四十七条好汉,今日却得到令她窒息的噩耗。

她一个外人尚且如此,柳夏会如何?流光会如何?还有幸免于难的那五十多名汉子又会如何?

“擎天寨里有无辜的老人孩子。”兰生喃喃,也等于承认流光和柳夏的另一身份。

“白岭又哪里会有两万多的山贼?”泫瑾枫褐眸敷寒,“山中的村子倒是不少,如同隐居,与世隔绝,压根不知外面是何世道。”

兰生倒抽一口气,不可置信地看着他,“你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太子他……”想用滥杀无辜这个字,却即刻想起七夕那晚的血案。

“三皇子颁发剿匪赏令,一匪换二两,就按人头算,砍下来也算。你说,离开身子的头颅能说自己不是山贼么?白岭变成红岭,血流成海。住在山里一辈子的人,但凡没来及逃的,一律作匪类论处了。”泫瑾枫冷笑一声,“三哥杀人一向图心里痛快。”

“那也不能这么胡来!”兰生怒道,但还存一丝天真,“若让皇上知道他谎报……”

泫瑾枫呵呵笑了起来,伏在桌上,半晌才抬头,仍一脸好笑,“兰生啊兰生,你以为我父皇是个贤明君主么?自他登基以来,每日看奏折绝对不超过一个时辰,谓之养生。除非是天灾军情和威胁到他帝位的事,他都直接下发阁部或任意找身边的宠臣去办,所以才让安丞相,黄阁老,京天监等一干重臣把握朝纲。好在他们还没想到同心协力,彼此为了更大的权力而争斗不休,最重要的兵权又始终在父皇和泫氏手中,迄今勉强平衡。三哥隐瞒白岭剿匪的实情,这种小事父皇听不到看不到,也不会想去关心,他本来只需一个结果,一个白岭再无杀官山贼的结果。三哥很了解父皇,也知道父皇最怕什么,根本不用投鼠忌器,一个反字扣上白岭,杀多少人都不在话下。”

“那些朝臣……”兰生不懂就问。

“黄阁老是淑妃的父亲,也就是三哥的外公,为了让三哥当上太子,多年殚精竭力。这回三哥能立这份大功,黄阁老才是真正的推手。”泫瑾枫看天色已亮,叫来小坡子上膳。

兰生本来饥肠辘辘,此刻却没胃口,有些茫然迷失,“天下如此,皇帝如此,太子如此,我还造什么房子?”

泫瑾枫眸中清曜,“不能居安,才向往居安。居安造,造安居,令住者存一份安居乐业的希望,才能待到天下焕然一新之时。”

兰生从前只觉得居安造这个名字很顺口很温馨,让泫瑾枫这么一解释,意义深远,激励人心,令她茫然感顿消。是了,初衷从未变过,建造幸福感。

“所以兰生,我们的安居就交给你用心造了。”

比她,还自信。

不好意思,刚写完,上传晚了。

求求粉——(未完待续。。

“爱妃冤枉我了,我帮你休息呢。”趴桌伸懒腰,张大嘴打呵欠。

可怜的是,这位的妖华俊美已经到了固若金汤不可摧毁的程度。趴桌显手臂长且手指修竹般莹美,懒腰显长腿。隔着桌子能抱到兰生,那么令矮人羡慕的长手长脚。张大嘴。唇红齿白,天家富贵养出来,可以分解出多角度深层次的内涵,绝对和丑态没有半点亲戚关系。呵欠润溢了那双妖仁沉金,墨线飞挑,对着人眨一眼,魂都能飘过去一缕。

噗——兰生喷出一口茶雾,但泫瑾枫已经拿袖子盖了脸,反应灵敏。

“也不是人人都有我爹那种福气的。再说,一夫多妻已是对女子不公,姐妹共侍一夫更万恶。”冷冷看着对面蒙脸只露眼的男人,她第一次阐述自己对大荣婚制的真正想法。

因为浑身是血的柳夏,北内院悄悄忙热了起来。冯娘豌豆在厨房开火烧水。香儿去请圣女。小坡子帮小扫扶人。有花略通医术,先把脉探鼻息看伤势。六皇子夫妻俩却悠闲,风神亭里,一个喝茶醒神,一个趴桌养神,对外面匆匆来去的身影,看都不看一眼。

“帮我休息?”兰生拉呀拉呀,拉回自己丢人的魂缕,用力捧着茶杯,好似这样就能绑牢了。

墨彩睫毛眯叠在一起,泫瑾枫缓缓移开了遮脸的衣袖,“这样多好。”

兰生还以为他要跟她来一场辩论,“好什么?”

“心里想什么,就跟我说什么。你不说,我只能猜,猜中了是我运气,猜不中惹你闷气,偶尔是情趣,周而复始是折磨。”他没有露出妖相,微笑清爽。

兰生只好叫了小扫来。这位少年郎虽说身材矮不溜丢,身手还是很神秘的,一肩背了柳夏大部分重量。不过,柳夏俊哥腿长,兰生想帮忙抬,某夫不让,再加上某短腿似乎不爱这件差事,多少有些撒气的成分在内,又拖又撞了一路。

泫瑾枫换过衣服,就双手横在桌面上,脑袋东歪西摇。他没喊一个累字,但肢体语言,骨头语言,神情语言都在喊累。无声地!激烈地!

第210章 匪无

流光顶着脑袋顶着肩,像大炮一样,继续往里冲。

然后,玉蕊跟彩睛小跑进来,看到兰生就道,“大姐,柳少侠怎么…..”再看到泫瑾枫嘎然刹车,“我自己去看好了。”

“玉蕊每次看到我,神情就有些古怪。”泫瑾枫微拢眉心,目光却了然,“因为未婚夫变成了姐夫,而且小姨子喜欢我?”

同一屋檐下住,会越来越多本我,越来越少虚伪。兰生看泫瑾枫,也确实不止一面妖华一面阴险。

“你说一般什么人才会被称作二当家呢?镖局?帮派?”泫瑾枫又转回正题,但摇了摇头,接着混猜,“山贼?马贼?盗贼?”

“爱妃经历真丰富。”泫瑾枫调侃,又道,“再厉害的高手也难敌人多势众,他身上的伤痕是不同兵器造成,恐怕受到群攻。你要是信我,不妨告诉我多一些这位昆仑剑客的事。他一身夜行蒙面,显然想要隐藏身份,又喊了太子的名字,多少让我在意。”

喝茶醒神的是兰生,眼看就要天亮,没时间补眠,“看你的样子,别人会以为几日夜没合眼的是殿下。”一个大男人,竟然拿连背人的力气也没有,不如小扫少年。

原来,泫瑾枫好歹还试着背了柳夏,但只走出几步路,就趴倒了,差点把柳夏摔死,也把他自己压死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