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13章 弊胜

“还有?”谁?

泫瑾枫望着她,突然呵呵笑了起来,“爱妃真是厉害。不错,你可以输赢不论,与你和居安造不过就是少赚点的事,但有人却绝不能让你输。不过这人,并不是我。”

什么锅配什么盖。而泫瑾枫是只阴险的锅。

“惠公主。”她怎能忘了,她的胜负关系到这位公主的终身大事。

“还有。”泫瑾枫对兰生作了个请势。

泫瑾枫眯起眼,“这是——”

“报复你。”玲珑水榭咬她之后,他拿帕子擦嘴的,那次。

“小夫妻俩旁若无人耍什么亲热呢?”惠公主招手失效,干脆来接人,“尤其是老六你,姐姐我还没成亲,不但破坏长幼秩序,还不知道收敛。”

兰生才知,刚才她和他这么站着,身影原来万分亲昵暧昧。她立刻瞪他一眼,然后快快走下桥去。

泫瑾枫背手转过来,朗笑的面容那般明灿,“这里哪来的姐姐,一个是我爱妃,一个是我兄弟。惠哥要成亲还不容易,兰生这会儿输了,皇祖母大概今晚就能让你入洞房。我好奇,皇祖母会选哪个倒霉鬼配你啊?凶巴巴,拿柄大刀就是红脸关公。”

惠公主柳眉倒竖,指尖一定,“臭小子,给我下来!姐姐不教训你,你就不知道乖!”

泫瑾枫下来,却捉了兰生的双肩挡惠公主的打,“夫不教,妻之过。惠哥训兰生就好,不过别下了重手,意思意思就行了。”

“想不到自大自狂的家伙也有躲在女人身后的时候。你小时候怎么说来着?说我爹太听我娘的话,你将来绝不能是那样的丈夫,要让妻子感受到天地那么遥远的距离,只能膜拜你。”惠公主“爆料”,“兰生,你可不能对他太好,知道吗?像这种自大的小子,就得狠狠踩在脚下,让他给你搓背洗脚。谁说女子不如男!”

兰生忽然知道,惠公主和泫瑾枫的感情是真心好,不似三皇子五皇子假惺惺的兄弟情,也不似泫冉泫赛泫胜距离感的堂兄弟情。

“好一句谁说女子不如男。”兰生挽了惠公主的胳膊就走,“自大的男人不用理,理了越来劲,倒似我们倒贴了。我上回听柏老板说,帝都有个地方是小相公倌……”

泫瑾枫失笑,这是说给他听得吗?小相公倌?他这日要走,她才说?太狠了。

但他也不跟着,等她们走远了,才自行踱步往青龙殿去。其实,去不去看评选都无妨,结局早定。可是,他喜欢看兰生展翅飞起的模样,那么专注,那么美丽。她跟着他会遇到很多委屈,也不得不搅到那些复杂的人事中去,若工造能让她保持自我,他比她更希望她坚持下去。宫廷名门中那么多女子,各有各美,各有各才,论聪慧论才智,能和兰生相比的,真是不少,但多数在他看来千篇一律。她们看男人眼色,哪怕本来是树,也都为之折断了掐柔了,成为缠藤依附的植物,作为谁谁的夫人,谁谁的母亲,某某氏,已经没有自己的名字。

入殿,男女分坐,隔着帘,泫瑾枫看到兰生坐在自己对面,有点尊贵的神秘感。此时太子才匆匆而来,最后入场。

皇上问太子妃伤势如何。

太子神情伤怀,答得冷静,说太子妃的伤未及心脉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他又说凶手受伤也不轻,必定还留在城中,请求继续封城,直至捉拿到凶手为止。

皇上点头同意。

泫瑾枫看一眼惠公主,惠公主对他眨眨眼,显然是搞定了的样子。太子一步步精心算好,包括最后入场的时间都掐好。在他看来无聊,在太子那党看来,是彰显赢姿,是要不断敲打人心,提醒谁会是未来天子。

然后,工造司正请示圣意,十位官员起身,要开始评选。

变数也就来了。

惠公主是皇族的一个异类,摆上明面作变数,人们不会多想,“皇上大伯父,怎么都是男官?”

皇上好笑,“朝官自然都是男子,惠公主有何不满啊?”

“若是寻常比较,自然无妨,但兰子妃是女子,难保有人先入为主,结果偏见。惠哥有个提议,今日这青龙殿上,除了工造的人,人人能评一票,不记名,得票最多的就谁赢。而且,三个模子也不放造匠或工造的名,按一二三号码选。如此出来的结果,惠哥就服气了。若兰子妃输,惠哥让皇祖母选孙女婿,绝无二话。”惠哥坐在皇子席,没有帘子,但她看泫瑾枫的时候,没有一人注意。

“这主意确实公道。”皇帝那么轻易接受,自然是由另一个变数暗中使力的。

惠公主又很大方问皇太后,“皇祖母,您同不同意?”

皇太后点头,“是公道。”

工造司司正没想到今日人人说公道,暗觉不妙,捏着把汗垂死挣扎,“图模若没有造匠说明,一般人是看不明白的,也无法了解造匠的巧心思,评选就以外观为主了。说公道,也有些盲目。”

“谁说的?”还是惠公主,“我以为今日参选的造匠和工造行都是相当有实力的,心思巧不巧都在模盘上了吧?要靠说明才能让人了解,未免牵强附会。兰子妃的神仙楼,一目了然,才称得上名景。齐天造在南方所造的名园春雪漫舞,听说是看到就能惊叹的。”

“……”司正大人说不过。

太子道,“太监宫女也能评,未免轻率了。”

“太子哥哥,这话也不对。大家都说好,才是真好。不然,干脆皇上大伯父一人评。皇上大伯父一定公道,惠哥服从。”

兰生觉得,惠公主不是能说会道,而是很能撒娇啊。

皇帝哈哈大笑,果然心情好,“行了,事关惠公主的婚事,朕以为还是照她的心意吧,否则输了还不干不脆。”

这就是金口玉言了。

于是,三盘模,一个大花瓶,殿上除了工造司和参选的人,人人一张纸,看好模盘后,写了号码就放到盘里,最后唱票。

兰生完全呆住。这种匿名投票的方式,是泫瑾枫前几日跟她吃饭聊天时,问她喜欢怎样评选法,她就搬上了这套。想不到,他现学现卖,竟落到实处。他还说他不帮她作弊?

虽然这方式严格说起来也不算作弊,是比较公正的做法,不过当结果公布,居安造以压倒性的票数胜出时,兰生一点惊喜的感觉都没有。

郁闷!(未完待续。。

“我输了你负责吗?”她说过,赢了才跟联手。

“哟,爱妃这是允我帮你作弊吗?我没听错吧?”阴险的目光晃动了沉底的金,眸色深深,“我看爱妃熬夜通宵粘木头,两耳不闻对手事,一心一意要打造一座完美的府邸,那副全力以赴的模样,让我仔仔细细回想了从前的自己,简直惭愧得无地自容。五日重塑的实力,还有满满的自信,怎能不赢?所以,我不能帮你作弊,对不住。”

“谁计较了?怕你母妃从中作梗,我特意旁敲侧击了一番,希望她明白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。不过,你母妃不似看起来那么柔和。所以没想到她会真被我说服。”兰生不知眼前这位起到了旁敲侧击的关键作用。

泫瑾枫也不提自己的功劳。“你我都是她手里蚱蜢。为我能够跳高了,当然也要为你打算。”

青龙殿,廊桥上,银龙舞风,那人靠着桥栏,垂首低眸,侧影竟无比落寞。

兰生斜睨他一眼,“错了。五日重塑的实力,还有满满的自信,既然全力以赴了,赢不赢又有何关系?”

这个比喻听起来很怪异,兰生不禁道。“母子关系还能用手里蚱蜢来形容,殿下是不是书读少了?”问完却并不期待答案,想从他身旁绕下去。

泫瑾枫却一把捉住她的手肘,弯身贴到她的耳廓,呼吸拂动她耳边碎发,“若你拿到此工,母妃让你加造什么,你千万听话,一个字都不要多问。”

兰生惊诧望他,转得太快,脸颊正好让他的唇刷过。明明只是温的,却迅速热了起来,闹红她整张脸,还忘了自己本来要问的话。

兰生走上桥,看到那头人们忙进忙出,“你这么悠哉怎么行?”

泫瑾枫墨线眼飞,“怎么不行?”让南月凌和小扫下桥,同小坡子会合去

第213章 弊胜

“你婆婆。”泫瑾枫点破。

欸?兰生脚下一顿。

泫瑾枫也停下,立低了一个台阶,与兰生平视,“让愿者服其劳,你发挥实力即可。对方是谁。只要不让你杀人放火昧良心。我倒认为无需太计较。”

泫瑾枫一脸享受的“浪花”表情,话里却还不满足,“爱妃这算临别赠情?讨巧了些。”

兰生伸出食指将人顶到一旁去。脸虽红了,目光还是受自己控制的,冷冷瞧着他,右手捉袖,抬起来擦两下脸。

兰生才想问是谁,就见惠公主从殿里走了出来,东张西望之后,锁定她这边,招手。

南月凌咕哝一句,“皆传六皇子多坏多恶劣,其实还好,他还会问我的功课,像兄长,不像姐夫。伯喜说,冉殿下没陪他姐姐回过娘家,而他每次去,姐夫都不在。”

那人听到动静,侧过头来,明月皎洁的面庞展露一笑,清风淡拂,“来了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