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14章 喜到

太子问,嬉斗馆和天籁馆是什么。

喜字拆开,四部分。北贤(士)楼,南仕(女)楼。尔日庭,尔月庭。珍园。惜园。嬉斗馆,天籁馆。如地水变明水,主建筑的用途由静到动,又分阴阳。那些细院小厢巧花园,用与主建不同色系的屋瓦屋色廊色路色,只有点缀的效果,不至于模糊双喜的清晰布局。

最后说说用料。以木结构为主,但府后两大馆却是人们不曾见过的造材。不是夯土,不是砖,外层涂以蓝黑贝壳纹的高墙。屋顶呈弯弧穹状,平滑面,居然也是琉璃。只不过一块块拼接而成。有点像草原牧民的住包,但顶是圆弧形的,而且墙面有大片大片的窗。很新鲜,虽然只是空壳,却好奇里面是什么样子。嬉斗天籁。听起来是玩乐之处,看起来却完全摸不着头脑。

有些人是知道了却不肯承认,而多数人却压根不知道,只把兰生看成是雇着一批能干人的女东家,所以赞好常带着慧眼识人运气不错这样的词。但兰生从不反驳。她一直很清楚自己想做什么,既然做着了,就够了。这盘模是居安造每个参与进来的人合力制成,这成效图是皮球伯喜,加上她自己,改了又改。功劳不归她一人,夸居安就是夸她,所以她实在也不用反驳。

不过,临了太子一问,兰生一答,有点狗尾续了貂。

这丫头!白费了他一路担心,“从你答完三哥话,一直到这会儿,你都想些什么?”

“想内务局季公公能给我拨多少银两,想造材该向谁买,还有这么大的工程一年要完工,上哪儿找那么多工人和匠人,想……”所以,连高兴都来不及。

“为何一年就要完工?”何时设了期限,他怎不知?

“一年后你不是回来吗?总要有住的地方……你笑什么笑?”而且他还一脸自恋,兰生翻白眼,“我说这话,可没别的意思。”

“我笑我的,也没别的意思。”刺猬出来了,他得穿厚皮衣,“爱妃是否还有话要问我?”

“没有。”她答得飞快。

“真得没有?”眸细若叶,敛了月光,“难得我想跟你说说心里话。”

一根纤巧的手指顶上泫瑾枫的心尖,“殿下,您先长了心,再说——”

“我帮你作弊了。”他一把将她的手指捉了下来,任她挣扎却不放开,她安静了,又自然松手。

“泫瑾枫,没人让你说。”她咬牙切齿。

“买通十个评官也不是不行,一来时间不够,二来,拿买通他们一人的银子就能把全青龙殿的宫女和太监都买通了,我又何必贴了那些我看不顺眼的老家伙们。”单眼一眨。

这……这是无齿没节操的调?情?兰生甩甩头,禁止自己深想问题,“分明就是他们看你不顺——”

“不过,我后悔了。”

这人怎么老是不让她把话讲完啊!呃?后悔什么?

“不必帮你作弊,你也会赢的。我一直告诉自己,我对你有信心,其实却还是对自己更有信心。我知你心中不喜,虽然抬出了六皇子妃的身份,仍希望对手输得心甘情——”

兰生手一抬,轮到她打断他,“殿下,今日比得不是技艺,而是靠山。我有惠公主,奇妃娘娘,还有你撑着,赢得当之无愧,毫无怨言。”郁闷的是,好好展示居安造的机会,结果压根不用登台上场。

“别人非不看实力,我还非要给实力?”她冷哼,“倒不至于如此天真。”

“双喜的六皇子府,我觉得最不错,这是实话。”他知道她不是死脑筋,其实鬼精的。因为一旦涉及工造,她就很认真很拼命,容易给人不识时务不懂拐弯的错觉。

兰生一笑嫣然,又似有一抹戏弄,“殿下喜欢就好。”

泫瑾枫心头划过奇异,待要问,却到家了。

惠公主在车外催,“天黑之前要出城,你俩就别卿卿我我的了,分开一年而已,又不是一辈子不见面。”

泫瑾枫跳下车去,笑道,“等惠哥成了亲,我却要看看你和驸马怎么当夫妻?”

兰生随后要落车,看他手伸过来扶,本想甩开,却记起自己答应在外要给足他面子,便任他捉了自己的手。他捉得不紧,但手掌有一股力量,可以放心撑住。

只是,他和她已没有独处的时间,要各自作战了。

明天周末啦,一定要好好写,争取粉红一到150票,就给大家加更!

聆子加油!

但居安造的设计,截然不同。

首先,有眼睛的,都能看清布局,因为主建筑群是照双喜字的笔画排列,还是倒双喜。

太子原本因居安造胜出而不以为然的态度,也顿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,轻松笑侃六弟娶了一个贤良大方的妻。心里戒备一减,暗道南月兰生果然克老六,给老六整这么多好玩好乐的事,老六就彻底成窝囊废了。撇开幸灾乐祸,他还真有点羡慕老六,他家那位黄脸婆就没这么好的情趣,而且她自己乏味还不止,把他带回去的女人个个变成了她那规矩样。

太子终于真心友爱地笑了一次,皇太后却收敛了笑意。她道六皇子府又不是外头酒楼戏楼,天籁馆就不必造了。又道盲选果真太盲目,也未必公平,若事先听过造匠的解说,或者胜出者就不一样了。言语间不但对兰生大大失望,还恨不得摘了她的桂冠。

工造司的年轻造匠还未出师,设计风格奢华散漫,堆金砌玉,精雕细琢,符合帝都宅型的主流,或者说过气的主流,又是内定要牺牲的,再加上对手强劲,得票数最少也在情理之中。

其次,没有水景,没有亭子,原本和皇宫一样坐北朝南的大门改为朝东开,整个府邸的方向也随之变了。自东门至西门,开了一条笔直水道。因旧王府原本地势东高西平。所以水道入前庭后才渐渐显出,至中庭后庭,水平面高出地面,最高处竟达三尺。为了配合这样的变化。沿水道造出的一步桥廊,小桥亭,观水桥阙,变化多端。而水面高于地面处,以波浪琉璃墙隔水,借透明度见墙里水流。人走着路,侧头可观赏鱼儿悠游的生动景色。水道两边造彩砖宽路,不但供人行走,还可以行马车。明明将整座府分隔成两半,却因为双喜格局。北一半南一半仍各自是喜,有二合一的奇巧。

泫瑾枫却道,双喜少了一个口大不吉利,双馆一定要造,大不了空关着,今后另作他用。皇上立即帮着说不错,又说不过是节庆之用,而哪家没有宴客的地方,造得独特却也不必夸大用途。

皇太后得卖儿子面子,十分勉强地点了头。

散席后,坐进马车的兰生长长久久没说话,目光定落在模盘上。

枫亭秋水虽然美得十分,但与镜月三景异曲同工,尤其是引水的机关,和铁哥的设计一模一样。但它又不是镜月,所以还能博皇帝和三皇子一声好,说符合了六皇子坐亭观水的喜好。

齐天造要建的六皇子府,新意,富贵,细美,大气,可谓周周到到,主次建筑安排得恰到好处。懂造的,懂宅的,这些人细品之后都会叹美,感受到符合居者身份,同时藏秀的内敛之意。

第214章 喜到

兰生答,两馆对外就是逢年过节招待客人用的。嬉斗馆为男子竞技,角斗,骑马射箭之类,戏赛的地方,也可供六皇子平时解闷。至于天籁馆,就是歌姬舞姬乐师戏子登台的地方,一般为女眷们专用,但也可以分为男女席,根据表演种类,一同观赏。

说了大概,人们却听得明白,就是吃喝玩乐的场所。

几乎同时,反应分两种。男的,多数表现出相当的兴趣。女的,多数露出轻蔑责备的神情,嬉斗馆也罢了,但天籁馆就太过份。虽说家家都有养歌姬舞姬,也没有专门造这么大场子的。然而,不论男女,都能感觉出两馆其实是六皇子妃讨好六皇子的。

快到新门里时,泫瑾枫才问,“兰生,你若说心里在意太后那些话,我是不信的。”

兰生收回视线,看了泫瑾枫半晌才回神,“太后说了什么?”

还有一点令大家惊讶,与旧王府的图一比,很容易发现,除去嬉斗馆,北喜字竟原封不动搬用了旧王府北半边结构,只不过老楼换新貌,旧庭抹新妆,陈园穿新衣,再以水道为界,翻页一般,造出一模一样的结构,与之对称成了双喜临门。如此一来,不用大费周章拆旧填地,节省了各项开支,又让人耳目一新。太后连声道巧,因她最不喜铺张浪费,当场投了它一票。事后虽知是居安出品,亦是心服口服,赞兰生手下有能匠。

不过,并非兰生谦虚,齐天造的设计相当不错。

同样用料奢华,但贵木代替金玉显得内敛沉稳,经得起岁月考验。房屋多采用三间五间,突出撑柱屋顶的出挑和大气。同时摒弃高台基,改变整片地势,营造高低山水园林的自然效果。整体感局部感十分协调。最突出的,莫过于东面主府中的枫亭秋水。亭,不是舟亭,而是树亭,两层。一层大根铺桌,树荫底下好纳凉。二层和亭顶铺土栽枫,形成漂亮的树冠。东面北面接湖,引水入府,作成梯形清池,层层而落,清澈见底。与枫亭呼应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