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25章 煽斗

给会仙缘打广告?兰生暗笑在心。

“我来!”一声爽朗的笑,圆头圆脑笑眯眼,鼻尖份外翘,胡子渣青,一根细脖。长得像匹诺曹,南月氏的霉星,京家大公子京暮。

因为居安造帮会仙缘做定期维护,兰生后来跟京暮还挺熟了。这个叛逆的京大公子似乎真和京家其他人不一样,无官无职,不谈道家,结交广泛。常呼朋唤友聚一帮论时政,却也只是论而已。其余时间就是打理会仙缘的生意,虽有聪明头脑,却没有利心。每月赚足几十两纯利就喊请客。一旦遇到志趣相投的人,招待住在楼中楼,吃住不收钱。而他自己也住在楼里,没见他回过京府。

京暮本来不醉,听兰生这么说,就摇晃起身子,抓绳上台时还差点摔一跤,引得看台上人们哄笑。但他爬起身来还对兰生顽皮眨眼。原来故意逗大家乐呢。

他拿过兰生手里的铁皮喇叭,对人们喊,“台上不就是块石头吗?若本公子搬得动,各家送幅字画给我,如何?不必名画古字。亲笔一幅,允我挂在神仙楼中即可。”

“冷酷世子爷说笑话,怎能不好笑?”京暮快抱不住了,滑手。

泫赛也瞪京暮,“谁说笑话?”他很认真说的。

京暮本来笑得差不多了,看泫赛认真的样子,不由再度爆笑,改抱了肚子,“你……你再说一遍……要子妃娘娘画图那句。”

泫赛可不是别人让他干什么就干什么的人,懒理笑疯了的家伙,对兰生道,“你再不下去,我下了。”

“别真打!出了人命,我惨了。”兰生抬绳要跳下去,终是不放心,回头又道,“再比如……”

“再比如,你也不用下去了,我一拳,京大公子就笑不动了,你可以实施你的比如。”泫赛真不知道他上来干什么!害他说那么多话!

兰生赶紧跳了下去,吩咐熄大灯打小灯,试图将人们的心神集中在擂台上。不过,泫赛和京暮还真是不错的搭档,一个看着就是要认真摔角的人,一个却是滴溜溜转的滑头,闹了一出出,好玩又惊险,让人们又笑又惊,也看不出真真假假,根本不关心太子是醉过了还是戏美人。

但等京暮讨饶,泫赛将他踹下擂台,大灯重新亮起,太子和婀姬已双双回到看台。

有花走到兰生身旁,低语道,“五公主,夫人和李氏也回女宾区了,之前用的借口是公主想看看天籁馆,夫人和李氏陪同,看上去尚无人起疑。”

“心里想的东西怎能让人看出来,估计一出这里就有嚼舌头的了,咱们只能不落人话柄。”兰生冷笑,“你瞧清了没?到底什么事?无果又上哪儿去了”她三观不正,猜得也不正,这回希望自己是小人,想太歪太脏。

“无果给南月萍开门,让她从咱们府里出去。”有花小心翼翼看了周围,神情有些不好看,“其实我不说,你也明白得很,南月萍的清白恐怕是让太子毁了。我绕到客舍后面,但两人却在二楼右翼一间屋里,因为就那间屋亮了灯。然后我听到李氏哭天抢地的,还有南月萍的哭叫声,说没脸活了,要死之类的话。太子说他醉了,只以为是婀美人。反正一片乱哄哄,还是五公主喝一声,才静下来。五公主说,不管什么理由,既然发生了事,只能负起责来,又不是随便女子,要回禀太后作主。太子很生气,说不负责,南月萍只是庶出女儿,而且朝堂正商讨废除大国师官衔,到时候南月氏就什么都不是,总不能娶什么都不是的庶女当太子妃。李氏立刻疯喊,说没有这样的道理,大国师名位一天不废,她女儿就是一品大国师的千金,而她娘家李氏一门将军,受皇上器重,庶出也宝贝尊贵,更何况南月萍还有圣旨封下的称号,总不能一声不吭被糟蹋了。”

“……被糟蹋了啊。”兰生但道,“会不会是李氏夸张?同处一室误躺一床也说成清白毁了,其实什么事也没发生。”

有花惊讶瞠目,“躺了一床还清白吗?而且李氏还说万一有了身孕怎么办?”

“……”兰生叹口气,“是不能怎么办。”唉,做绝了,真是做绝了,不留后路啊!

“南月萍说是吃了酒不舒服才去客舍躺的,她就带了个小丫头,偏偏那丫头解手去了,没看见太子进客舍。”有花顿了顿,不解道,“不过,我就奇怪,客舍那么多房间,太子怎么正好进了南月萍的屋?”

“方法有很多种,就看设计的人。”是李氏吗?还是——婀姬?

后者不必给自己拉情敌,但若是李氏,用这样的手段为女儿谋出路,是不是也太狠了?这么做,不管南月萍是否单纯受害,毕竟见不得人,不可能直升太子妃。而一旦南月萍进了太子府,今天的客人们大概都会知道原因,南月府还有三位女儿,会怎么被人瞧低贱了呢?可是,不是李氏,还会是谁?

兰生看着华丽的金扇顶和流金灯,玉石台上若无其事调笑的太子和婀姬,珠帘之后高贵美妇们层层不透的心,外面太亮了,所以里面才暗,滋生魇魔。她造得金馆发生了这样的丑闻,是否也意味着自己成了推手?婀姬方才看她的眼神,那般不屑,其实是透过了南月萍嘲笑她吧?她就算再自爱再努力,也可以因为这种家人,一夕成为别人的笑话。

太恶心!太卑鄙!

兰生咬唇,呼吸急促,咬紧牙关快步走出嬉斗馆,一转弯却撞上一个人。她身手敏捷,警惕心强,双手带风推开那人,跳后几步。

金火映出那人略带忧郁的英俊面容,又见安鹄,但他随即一笑,却是圆滑。

休息半天,发现粉红207票,还差18票就又要加更啦,抓紧码字!

感谢亲们支持。

兰生迷糊劲儿起来却不管三七二十一,“不脱也行,撩个袖子绑个裤腿啥的。”

他要是放任她的话,她的脑袋瓜是不会停的,泫赛抬起胳膊,手一指,点向看台上随便哪家的护师,往擂台上冷冷招回。

同时,女眷看台区的卷帘被撩大了。传出哦哦嬉笑声,几只玉手从帘后伸出,指指点点。

兰生双眉挑高,眼睛吃冰激凌,不用喇叭说话,“你俩假打就行了,尽量坚持到太子出来。”

赛马推迟,太子的马,太子的宴,太子却醉歇下去,人不到,总不能径自开始。婀美人去请,已过了两刻时,仍不见回来。不过,美人正当红,太子又风流,人人自恃能猜,也不急,又有嬉斗馆的女主人在,不怕没人招待。

护师缩了缩,但金扇顶的光辉令他无所遁形。

“假打?”泫赛也挑眉,“不会。”

“有什么不会的?”兰生绕着擂台走,“你们看啊,这四根柱子是皮逢的,看着粗壮吓人,里面填得是棉花。而这个擂台地板是软木,落在上面也不似硬地那么疼。还有这些绳,用姑娘扎发的头绳编粗,弹的。比如,泫赛你假装把京大公子往柱子上一扔,京大公子落地,作出满面痛苦状。京大公子你飞起一脚,把泫赛踢到栏绳那儿,泫赛就可以借绳子的弹力假装飞回擂台上,趴着。再比如……”

泫赛听得一头黑线,敢情她不但摆布局造房子,对摔角也很有自己的一套,“你要不要画个图指点?”

泫赛眯眼看着兰生,她知不知道,他能站上来已是给她天大的面子。什么?脱一脱?像玲珑水榭花王会上她那队拍铃鼓的光膀哥?

他,纹丝不动,目光如两把利刀。

第225章 煽斗

泫赛收了双目锋芒,锋眉拢得无奈,“京暮,你一个文士凑什么热闹?”

“孙武会武么?孙膑折双腿,却能杀庞涓。一本孙子兵法,多少武将在用。不是出自文士之手么?世子爷别小看了我们文士。”京暮开始折起袖子,露出芦杆瘦的两条胳膊,而他的身材又矮,站在人高马大的泫赛面前,更像根发育不良的豆芽菜,但神情闲淡自若。

“打仗和摔角都分不清。说什么大道理。”既然确认京暮处于清醒状态,泫赛也并不挑剔对手,卸了双袖扎在腰间,露出精壮硕美的上身。

兰生比如比如的,京暮本来就憋着笑,石头冷的西平世子爷竟说笑话,实在忍不住了,抱着柱子哈哈大笑,哎哟又叫肚子疼。

兰生瞪京暮,“有什么可笑的?”

所以兰生能同他开玩笑,“京大公子莫非喝迷糊了眼,看不清台上是谁?”

兰生让人摇了擂台,把闷头喝酒的泫赛叫上去当角斗士,一下子就吸引了大家的眼球。西平世子,平时连跟他说话都需要打死老虎的勇气,这时站在那个叫擂台的地方,要给大家表演摔跤?今晚是绝对没白来了!

“别干站着,脱一脱啊。”为了后腿上的份量,兰生也不得不上擂台煽动气氛,而且她发现西平世子好请,他的对手难请,所以要让那些女眷没空想别的,只能用美男计了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