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26章 报恩

“安大人去哪儿了?叫奴才这通好找。”来得是个小公公,毕恭毕敬,“太子殿下问起您好几回。说没有安大人与他痛饮。今晚宴席就不痛快了。”

“人是会变的。”兰生今晚最大的感慨。

安鹄微微点头,“的确如此,若想娘娘七岁时,再看娘娘如今,说是换了一人。下官恐怕也会信的。”

“借娘娘吉言。”安鹄一揖,“下官不会忘记自己是明月流的学生,无论今后变得多好,南月府永远是下官的家。外传国师不存南月将垮,娘娘不必为此忧心,下官一定会尽绵薄之力。以报师恩。”

兰生当安鹄讲场面话。只是一笑而过,忽听身后脚步声。

兰生轻声呵笑,“安大人真是情深意重,相比之下我这个当大姐的,反而太冷漠了。好一个心想事成!我刚才还头疼呢,不知这下家里又得怎么鸡飞狗跳,原来是我多虑。萍妹有安大人这个好兄长,事情自然会十分圆满。”

安鹄规矩地看着地上,“娘娘哪里话,下官只有微薄之力,出个主意也就罢了,之后还要看正主的意思,当然希望能够圆满,但谁也说不准。”

她看他,当簿记太大材小用,外交部长都绰绰有余。兰生已无话可说。

但安鹄还有话说,“一家姐妹若都嫁得好,对娘娘其实是件好事,毕竟血脉相连,平时家中磕磕绊绊,关键时候还是会齐心协力的。”

“这么说,安大人居然是在帮我?”哟,谢谢了。

安鹄听得兰生的嘲讽语气,依然不抬头,“下官在帮恩师。今夜无月,金馆照不远,娘娘回去的路上小心。”鞠身,落袖,走入馆中去。

有花嘀咕一声,“这个安鹄不窝囊相了。”

但兰生不觉得有什么好欣慰,窝囊的时候至少真心,不窝囊的时候却腐坏了。

两人快走到内墙门外时,有人喊兰大姑娘。

兰生见京暮跑过来,有点意外,却因那颗匹诺曹的脑袋心情轻松,“京大公子,不会是让赛殿下打伤了哪儿,向我讨公道?”

京暮笑道,“兰大姑娘几个比如下来,再笨也明白了,哪里会受伤。呃——”略一沉吟,“在下刚才远远瞧见您和安大人说话。”

帝都权贵形形色色,兰生从不天真,即便熟悉了对方,也不会以为自己能看透,总保持着适当距离。她这时看他,没有生疑,没有不满,目光很静。

“在下并未听到什么,只有一事相告。”京暮的目光也很安宁。

“听到也无妨,安大人是我爹的学生,还是我小时候的玩伴,见了面当然会聊几句。”

她和安鹄说南月萍的事,是以一种非常隐晦,彼此心中有数的方式,连安鹄她都防着,更不用担心被人听去。而京暮对南月氏是霉星,兰生却免疫,虽不到朋友的程度,和他喝茶闲谈至少不失愉快,所以她并不觉得冒犯。

“安大人是白岭剿匪的参军,太子能获得皇上和百官的褒扬,安大人算得上他的第一功臣,因此才能这么快回帝都来。”京暮说完了,来得快,走得也快。

有花愣愣看着京暮的身影被黑暗笼罩,“这个京大公子,什么意思啊?”

兰生推开门,跨过槛,“告诉我人心不再的意思。”

不过她这会儿比较好奇的是,京暮特意过来提醒她又是为什么?他姓京,她姓南月,就是冤家了。而他就算是京家的叛逆,她和他只是点头吃茶的交情。难道因为她是六皇子妃,而安鹄成了太子党羽?但这些关京大公子何事?

兰生没想明白,也没想着一定要明白,但很清楚一点,京暮没有给她制造问题。那就行了。

等了半个时辰,无果来回嬉斗馆散席,兰生才吩咐备车。夫君不在,又不跟公婆同住,她就是六皇子府说一不二的老大,半夜要回娘家,谁会说一个闲字。再者,惜园,尔月庭,仕女楼,所有仆人由有花和钱管事严格把关挑选,一旦发现爱嚼舌头的,立刻撤换,经过这么久,就剩下二十来人,属于十分精粹的组成。

至于那边喜字里的空降部队,白天可以两边走,入夜却过不来了。一条水道分双喜,六皇子妃规定夜间必须锁桥,就巧妙将双喜变成了日月。日落月升,两不相扰,这才是兰生真正的设计精妙。也就是说,即便六皇子回来,他的活动区域只能是贤士楼,尔日庭,珍园和嬉斗馆那一半,尤其太阳下山之后。

她很坏,她知道。有时逍遥独坐尔月庭,温壶小酒,从容制画,眺望着尔日庭的灯火,想象着某人面黑的脸色,她就很得意,超得意。他说过双喜的六皇子府最不错,那就得好好坚持这份不错,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吧?

马车从偏门出去,另半边早进入梦乡,嬉斗馆有那么块大石头激起的浪花,竟一滴不浸。月亮挪出,更是波澜不惊,只有水道轻哗。

兰生回家不走大门,走新门里。邬梅将北院拨给了金薇和玉蕊,对自己的女儿都放任,对侄女更不管,安排足够的护师,就随她们自由出入。老夫人原本想封门,但自从南月涯病倒之后也就没精力管了。所以,北院仍是兰生搬走以前的氛围,只不过外院建好后,内外换了一下,巴掌大的旧内院白日里成了玉蕊的医馆。

兰生穿过昔日的小院,风神亭还在,风杖叮叮,药香浓郁,温馨胜旧。她本想不惊动人,穿过北院直接找南月萍去,谁知还没走出北院范围,就让金薇追上了。

“深更半夜回家来,你可真是不怕人说闲话。”

“住得近还是有好处的,想当初我还希望夫家离娘家远一点。”兰生向后挥挥手,算是招呼过,“深更半夜不睡觉,你要是不困,跟着吧,家里要天翻地覆了。”

金薇立刻皱眉,“爹的病没有好转,祖母又犯了咳喘,家里的事还不够多,难道又是李氏和萍妹?”

是啊,一点惊喜感都没有。

不好意思,又写晚了,看粉红,还差9票?冷汗!

明天一定多写点,我保证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“调回来了,前些日子刚到,任户司簿记官。”安鹄直起身,望向兰生的目光淡而有礼,仿佛一点迷恋也没有。

这让兰生安心,说话也能自在些,“这是升官了?”

兰生凤眸眯冷,“今晚的事……和安大人不会有什么关联吧?”不会吧?

安鹄缓缓抬起头来,面上却无一点表情,“不知娘娘所指何事?”

追上来的有花看到安鹄,十分诧异,“是你?你回来了啊?”

“六品上五品,算是值得庆贺的事。”安鹄眼中铺满嬉斗馆的贝壳蓝,谦谦美礼之外深不见底,“听说是娘娘的造行建了这美轮美奂的金馆,还有会仙缘。别人问起下官,下官真得大吃一惊,虽说小时候和娘娘情同兄妹,竟完全不知娘娘有此心气。”

兰生看不清楚他,当然不会多说,“罢了,太子在等大人,大人快去吧。”她转过了身。

“如娘娘所言,我与萍妹的兄妹情份更深一些。妹妹愁嫁,身为兄长,既然是举手之劳,总要让她心想事成。”君子一般温柔似水的声音,却令人起寒。

兰生猛转回身,惊愕看向安鹄。李氏南月萍要给太子设局,手还不够长,她想可能有太子身边的人牵线搭桥。但万万没料到,这人竟是安鹄!她问他,只是因为太子好像很器重他,也因为他来的方向似乎偏客舍,一丝几乎看不见的念头火花,没有期望得到最糟糕的答案。

今天看到的婀姬,不是身着火焰有灵魂的第一美人,只是千篇一律的美艳贵妇,而再看到的安鹄,也非当年惶惶然忧虑的邻家兄长,是大荣官场正要得志的一员。兰生望着熟悉却陌生的面孔,不禁想到远在北关的泫瑾枫,他也会变得面目全非么?

“安大人免礼。不知你这是回来述职,还是调任?”官腔对官腔。

第226章 报恩

安鹄点了点头。让小公公先去回话,就向兰生告退。

兰生看他走出几步,突然对他那番报恩的言论有所感悟。叫住了他,“安大人回来后可曾见过萍妹?你我小时候虽熟,但我七岁就离开帝都,怎么看都是萍妹与你更近兄妹情份。”

安鹄回身,却是低垂着眼,“见过了,一晃眼萍妹也到嫁人的年龄,还颇为感慨。”

“娘娘为何如此惊讶?”安鹄双手拢入袖中,再次垂了头。

他居然问她为何惊讶?!兰生瞪着,突然发现他发间牙簪雕金琢玉,价值不菲。安鹄,出身贵族却是庶子,加上受到嫡兄妹们的欺辱,手头从不宽裕,但如今他已用得起贵重之物。这意味着什么呢?

兰生神情不动,“安大人的变化也给我同感,想来你我都获上天垂怜,这时也算活出些自己来了。而且,我看安大人今后会更好的。”

安鹄娘亲过世没多久,他就外放为官,一晃已两年。

安鹄笑着作一个深揖,连语气都和从前大不同,圆融之中颇为自信,“下官见过兰子妃娘娘,娘娘别来无恙?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