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29章 祸心

“皇祖母!”他喜欢美人。越难上手越惜得,可是南月萍倒贴令他十分反感。

五公主对兰生不错,对南月家也不错,因此为之着想,“母后。贤妃嫂嫂,南月女儿不同一般千金,李氏出身也不一般,不声不响抬南月萍入东宫。如同告知天下人发生了什么,到时必定众说纷纭。大国师和李将军今后要如何面对朝中其他大臣?而人们又会如何想泫氏帝王家?以为我们皇族任意轻贱忠臣之女。”

太后听后,半晌不语。

“我不要!”太子拍桌而起,“皇祖母,母妃,如今便是南月金薇或南月玉蕊要嫁我,也不可能当得正妃,更何况分明是南月萍主动投怀送抱。而明月流已穷途末路,南月氏将会与平民百姓无异。要么就自备小轿天黑入东宫,要么就当昨夜什么事都没有,她该嫁谁嫁谁。”

“太子避吧。”太后道,“此事留与我和你母妃商量。”

“太子殿下。”东宫车辇旁,安相在等。

“安阁老怎么等在这儿?”太子作出勤劳状,“莫非朝中有急事?”

安相是奇妃的表哥,而这两年中兰生只见过他寥寥数面,一句攀谈都不曾有。她的印象就是严肃的中年人,眉头永远皱着,忧国忧民的模样。但大荣大概也没有纯粹为民的官,她很清楚这一点。

不知是因为太紧急,还是丞相架子大,安相没和兰生对一眼,回太子,“殿下应该知道,前些日子东城郊不少百姓染了急病。”看太子完全想不起来,又道,“平医所报知了御医局,殿下问了一句会否是疫病。”

“啊,我想起来了。”和切身相关的,太子的脑袋瓜转得动,“御医局派属官去查了吧?结果如何?”

安相这才看看兰生,对太子回道,“这个……还是请太子去阁部再细说吧。”

太子点头,上了车辇还跟兰生辞别,“本宫原想送六弟妹一程,但如今本宫担负监国大任,身系万民,不得不以国事为先。”

这人是唱戏的吧?兰生什么也不说,仍盈盈一福,听车轮碾砖路,带着太子滚远。

“听说兰子妃娘娘不爱说话,婀姬今日可见识了。面对太子殿下殷勤,娘娘一共说了六个字。也是太子没在意,换了小心眼的,恐怕要觉得被敷衍。”婀姬还在。

兰生转过身来看她,“有人习惯多说,有人习惯多听,话多遇到听多,不是正好么?我看婀美人的话也不多。”自己的话未必少,但肯定不跟色狼废话。

“婀姬今日方知,太子殿下对娘娘挺上心的。看殿下如此贬低娘娘的四妹,原来不是不中意姓氏,而是不中意人。说起来,前有冉殿下,又嫁六皇子,再来太子,娘娘似乎特别合了泫氏的眼。不知有何讨喜的法子,婀姬真心求教。”在她看来,兰生之美让那双飞俏的厉害眸子削去不少。

兰生呵笑,“婀美人所说的前有,又嫁,再来,除了中间那个是事实,其他的本妃不清楚,但本妃也跟婀美人真心求教一事。”

婀姬明显感觉到兰生的贵气凌厉,不敢再冷嘲暗讽,谨首道,“娘娘请说。”

“昨晚婀美人去寻太子时,已知发生了什么事,为何见到本妃却不说呢?”兰生想不通。

婀姬答得全无犹豫,“听说娘娘和南月萍姐妹情不深,那么告诉娘娘也没用。”

兰生好笑,“你听谁说的?”谁这么了解她?

“今日娘娘也只是干看着,一句未帮自己的妹妹出头。”听谁说又有何关系?只怕兰生比李氏先到的话,看出各种端倪。

兰生突然快步走向宫轿,对话到此为止。

婀姬愕然看轿子远去,怏怏回到东宫殿太子书房。书房中有一人,温儒面相,文官服,正用朱笔批阅一本文书。

“安大人真坐得住,你料错了,邬梅母女没有为南月萍争一言。殿下又不能无风起浪,略发了点脾气,却没能让太后对南月氏生嫌。太后反而被公主说服了,多半会给南月萍一个名份。”婀姬靠上桌沿。

年轻男子抬起眼来,眸深幽暗,正是安鹄,“邬梅聪慧,以退为进,不争才是争。无妨,南月萍的性子我最知,没有妃位,什么名份都如同没有名份,进东宫来必会对我言听计从。她娘李氏见利忘义,只要是为了女儿的荣华富贵,什么都肯做。如此一来,殿下就得到李家一门忠心,也等于掌握了南境海地。”

婀姬俯身过桌,姿态妖娆,领口下风光一览无遗,“南月萍一入东宫,如同给南月女儿的尊贵判了斩刑,从此任一南月千金都能给人当妾。待太子登基,给六皇子按个谋反的罪,那南月兰生也顺其自然是安大人的女奴了。只是漫漫长路,安大人等得住么?”

今天第一更。

“这是自然。”贤妃一锤定音,“太子妃是太子贤内助,未来国母,地位何等尊贵,即便名门嫡出的千金都要好好挑选,庶出的女儿是绝无可能的。更何况,出了这等不合宜之事。李氏若真敢说出如此话来,本宫就不得不怀疑她是否别有用心,还有昨晚之事蹊跷了。”

“太后老人家,您说呢?”贤妃拉支持者。

兰生会意。施礼告退,边走边想南月萍会怎么被抬进去,却见太子等在廊下,笑眼眯眯得望她。她却不怕,盈盈浅屈膝。

“昨晚多亏你为本宫圆场。设了一台好玩的角斗。”太子想再靠近兰生一步,却觉得抬不起脚,见兰生继续走,只能也走,而且始终隔了几尺。

五公主问贤妃,所以开口的也是贤妃,说得很慢,“公主殿下的话,我不是太明白,什么叫怎么个抬法?抬轿子是轿夫的事,而轿夫是南月府找的,实在不必问我。”

太后淡拢眉,“太子正妃的人选确实要经千挑万选,仅因一场酒醉荒唐当然不能定如此重要的名份,且又是两人皆醉。想来李氏不过震惊之下口不择言,冷静后便懂得分寸了。”

兰生笑了笑,目光不经意划过站在不远处,背对着她和太子的婀姬,可真是一朵善解人意的解语花。

“刚才在皇祖母和我母妃面前说了些气话,本宫并无轻瞧六弟妹的意思。六弟妹为本宫消过灾,本宫可是一直记着的。这要是未嫁给我六弟的南月兰生……”小胡子油光锃亮,眼花花,“本宫会很爽快许太子妃之位。哈哈!帝都百姓也许不识六皇子妃,但谁能不知居安造兰大姑娘。本宫如今监国,批理工造司的公文,居安造法创了一例又一例,受到大匠们的推荐,用于官造。这般了不起的能耐,一改本宫以为女子无用的看法,对六弟妹十分佩服啊。如此一比,便是天女圣女也要排你之后,南月萍就更无吸引本宫的地方了。”

难道还想她受宠若惊谢恩?但兰生又无意为南月萍说好话,只回一声殿下高看。

邬梅垂眸,“贤妃娘娘,当时臣妇不曾听到李氏说这样的话,只是过于震惊,又担心女儿想不开,说话大声了些。”

“李氏没明说,本太子却不傻。”太子一脸轻蔑,“母妃,且不说这事是否南月萍勾引儿臣,儿臣就算纳她,也不能是儿臣的正妃。”

第229章 祸心

“去吧。有什么?不过你宫里多个知情冷暖的人,娶进去或是纳进去都无妨,横竖随你自己的心意,谁还能逼你宠她不成?将来等你娶了太子妃,自然有她打理,无需你这时担心。”贤妃一心偏向儿子。

太子一想也对。“南月萍当侧妃我也不要。”甩了话,甩了袖,走出去。

“请东海夫人也留下吧,你是国师府的主母,南月萍的婚事可不由她亲娘来决定。”贤妃说完,看着兰生。

“六弟真是狠心,在北关快两年了吧,那么穷乡僻壤的地方也能玩得乐不思蜀。不过,听说关外美人和我们大荣不同,白肤大眼,身段丰腴又健美,是六弟最喜欢的……”好似才觉失言,太子摸过小胡子,“帝都关于六弟那些荒唐传言,本宫是不信的,六弟妹也千万别听进耳里去。再说,好男儿当风流,不获美人青睐的男子,必定只是庸类。六弟妹你说是不是?”

“是……”是个头!美人青睐是一回事,来者不拒是另一回事,风流和下流都搞不清的家伙,她不想与之交流。至于六殿下那些传闻,她可喜欢听了,这年头娱乐太贫乏。

五公主又道,“我也知南月萍当太子妃并不合宜,但给一个名份还是要的。”

太子笑,“母妃,您这是真不懂假不懂?昨晚儿臣说不能娶个庶女当太子妃,大国师的如夫人李氏差点没冲上来扇儿臣,说什么她女儿是一品大国师的千金,她娘家是一门将军,就算庶出也尊贵宝贝,而且南月萍还有父皇御赐封号。母妃,您明白她的意思么?”

贤妃的目光从兰生移到邬梅身上,也笑了,微冷,“东海夫人,太子说得可是实情?李氏想让太子娶她女儿为正妃,当本宫的儿媳?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