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33章 樊圻

天灾可以逃,穷灾可以熬,但疫灾如同地狱阎罗的催绝令,给这群已熬得干命瘦骨的可怜人致命打击。相比邻坊们的慌乱挣扎,渣玉山一片死气沉沉,人们对外来者连一丝好奇都没有,脚步飘浮,目光丧灰,似孤魂野鬼。

“管他娘的,大伙儿先吃饱了再说。”

一人道,数人动,打开货车发粮,暂时压下大家沮丧不安的情绪。人心惶惶的时候,谁也没在意和马车一块儿进来的二十几个人不见了。而乔装成男子的兰生和穿着平民衣服的簿马他们,飞快跑过狭窄困顿的街巷。往渣玉山方向赶去。

荒岩之地,本来是没人住的。六皇子大婚那年北方遭灾,帝都逃进近千难民。他们不肯走,又被官府赶得没其他地方可去。就在这片无主的贫山定居下来。大概已经没人知道。这些难民是太子还是三皇子的时候,为了给六皇子大婚找茬,故意放进来的。

穷山恶水生存极难,逃难活下来的人们又十分坚韧。一开始如同一盘散沙。抢夺现存资源。就传出了同乡抱团外乡争抢的恶名。但乱地出豪杰,当恶性竞争到了白热化的阶段,有人发现自相残杀只会导致他们弱小。便成立了查玉会,整治乡团之间的争斗,说服各团取消同乡异乡,将渣玉山的力量联合起来。查玉会帮大家接帝都最脏最苦的活计,掏粪坑拉粪车,敲更梆看坟地,葬死人守义庄,这么一日日坚持了下来。虽然苦不堪言,但还活得下去。

兰生女扮男装,对方显然没看出来,论个头,自然就是小兄弟。

兰生和众卫交换一个眼色,有志一同不说穿,对年轻人道,“懂一点。看你文质彬彬,不像渣玉山的人,莫非是郎中?”

“我是渣玉山丞官樊圻,早跟他们说不要随便倒粪,没人听我的,这下好了吧,让人说成传瘟带疫,连反驳都不能。”樊圻眉清目秀,一双眼睛乌亮,读万卷书又踏着实地的稳重感。

虽说不应该以貌取人,但实事求是地说,一般看到这样一个人,不会起恶感。

兰生也一样,笑面对他,“丞官是属都府衙门的吧?管几个坊的事务。”

樊圻哦一声,“本来渣玉山没人管,但人数过千,我看再不管可不行,就在前两个月跟都府大人申了代管,结果还没批下就出了这等事。”

“还没批,就不是樊大人的管区。如今渣玉山四周都封了,大人不出去,来这儿做什么?”难道,这是传说中的好官吗?兰生眯眼,心中不信。

“我也想出去啊,但病因总要有人查吧。御医局那帮人是不可能来的,我在宫里当书库文吏的时候就看穿啦。我虽不是大夫,但读书读得多,小毛小病还能看,所以跟都府大人讨了差事。”樊圻笑时有一个酒窝,显得腼腆,但说话很直,看透了世情却还存热忱的积极态度,“本以为就我单枪匹马,不过刚听说圣女大人带一队人进来看病,正要去给她帮忙,不料又遇到你们这些人。原来,世上热心人还是不少的。”

兰生的不信任感淡去。

簿马但问,“我们怎么了?”

樊圻看看左看看右,“穿着老百姓的衣服,却一点不像老百姓。乔装打扮多只有两种:做坏事和做好事。这渣玉山已经这样了,也没什么坏事可做,那就是做好事来的。”

兰生起了玩笑之心,“那可不一定,没准来劫圣女。”

樊圻很能观察,“来劫圣女,就不是你们这种神色态度了。上半山的路有点绕,我带你们走吧。”

兰生和樊圻两人路上边走边说,竟让她发现,这个人她是早就听过的。六皇子府图模选的评委有十位,贺民当时提到司监大人请吃饭,买通了八位,另两位是安相和一个看管文库的小吏。也不知道是否因为这个原因,小吏不久就被调派出宫,明升暗降当了不讨好的坊丞官。

“司监大人请吃饭,你不是不舒服才没去吃饭吗?”兰生的记性当好则好。

“装的。”眼看到了庐堂门口,樊圻耸耸肩,“大概是我没多装几天,隔天就进宫,让人瞧出来……你怎么知道司监大人请吃饭这件事?”

这时,门里出来两人,其中一个正是玉蕊,看到兰生好不高兴,喊声大姐。

玉蕊是大荣明星级的人物,帝都官场几乎无人不识,樊圻听圣女喊大姐,立刻盯住身旁兰生,“小兄弟,你……”这位的个头在一群人中最小,而圣女的大姐就是南月氏大小姐,就是六皇子妃,也就是他当初想要公正评判的其中一方居安造的造主兰大姑娘。

“樊大人,虽然最后评选的方法改了,不过还是感谢您的公正之心。”兰生向传说中的好官表示钦佩。

“子妃娘娘!”樊圻要跪,却让兰生扶住。

“樊大人免礼,此时解决这场危机要紧,不用讲究这些。”兰生说罢就放了手,朝玉蕊走去。

樊圻有点转不过神来,“传闻兰大姑娘长相粗妇,眼睛吊三角,腰圆膀阔……”

无果瞥他一眼,“以后要眼见为实。”传闻多假,就他看,那个太子不知多荒唐,反而盛言荒唐的六皇子却从不曾在他眼前荒唐过。

兰生不管樊圻愣神,但拉着玉蕊兴师问罪,“让你等我,为何不听?你可知太子——”

玉蕊有些不好意思,“病情不能耽搁,他们又一定要把人送进去,我一着急就顾不上了。流光在啊,有事我会让她传信的。”

兰生看一旁面无表情的流光,那已不是当年流着哈喇子缠着玉蕊的乐天女贼了。

今天第一更。

我很勤奋,难得不厚脸皮求粉,就是求求粉。八月最后一天啦,大家看清自己还有没有票哦,别浪费,都给我吧。

第二更还没码,所以会晚上传,大家不要等,明天看哈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顿时一群人挤向木栏。

曾成抬手,前排铁甲兵一蹲,一圈密密麻麻的弓箭手,“谁再向前一步,粮车拿不到,小命也丢了。本将军奉令封坊,任何人不经允许进出,杀无赦。你们可以试试看!”

兰生左右环顾,“在这儿当地头蛇,我觉得查玉会老大可真不容易。”

鸦场人少,而且多数是受造行排挤才在那儿逗留的匠人工人,有赌气的成分,也有无奈的成分,傲骨断了再接,仍有骨气。这里是农人难民,擅于种田,此处却无田可种,又身无长才,活得卑微,骨头里榨不出油水,而且老弱妇孺比比皆是。当这里的老大,绝不是肥差,两条腿被这么多人拖着,估计迈不开步子。

吱啊——

这些都是普通穷人,让杀气森森的阵仗震慑住,呆怔着被缓进的马车和缩紧的围栏逼回坊间,看坊门重新关上。

兰生看到一两个护卫揉揉鼻子,“这里确实是又脏又臭。住户太密,房子都是随便搭的,连排水管和排水沟也没有。”

护卫中有人道,“还没茅坑。”

兰生点头,“我们一路过来只看到一口井,各家便桶晒在院子里,大概是水冲着就倒在外面了。农家本来是有化粪池的,好作肥料,现在无田可种,官署又不管,所以乱来。”

曾成在马上高声喊,“朝廷并非弃你们不顾,特送来米粮三车,很快还会派进大夫和送药。你们别吵吵嚷嚷的,日子原来怎么过还怎么过。圣女都去了渣玉山,你们怕什么?这门迟早要开的。”

有人不买账,喊回,“到底什么时候能开?如果是疫病怎么办?没得病的人就该放出去!没病的和有病的关一起,朝廷根本不管我们死活。”

第233章 樊圻

大好的春日,景象冰封寒冻。街道狭小脏乱,干一块湿一块,空气中充斥着臭酸味。因为可居住的地方不大,近千人就挤在一块,随处可见破烂东西。兰生的鞋上沾满了潮泥臭土,簿马却看她神色如常,跟着二十多个汉子赶快路,额角发鬓湿亮,却一字也不抱怨,还不怕行人冷脸,耐心十足地打听。

“挂白布的篱笆,表示家有死人;挂红布的篱笆,表示家有初病者。他们好像都听一个叫查玉会的组织,所有重病者都集中到查玉会庐堂去了。”兰生手一指,“就在半山腰上,那片土墙围起的院子。玉蕊应该也是往那儿去了。走吧。”

“查玉会是渣玉山的地头蛇,听说十分凶悍。娘娘,要不要我带人先去打探?”簿马平时虽只负责六皇子府的守卫,但他如今可不被动,各种交好,对帝都的势力比较了解。

护卫们也不见得个个家境好,但还真没有穷到这地步的,纷纷说怪不得这么臭。

“所以才可能得瘟病。”忽然窜出一男子,约摸二十出头,戴文士瘦耳帽,一身旧青衫,鞋子也跟大家一样,灰尘仆仆,“这位小兄弟,你刚说排水管排水沟,懂工造啊?”

渣玉山,紧靠东城南城墙,一面荒岩,一面绝壁,绝壁外一条宽河急流,不能出不能进,可谓战略天险。

“门开了!门开了!大伙儿快冲——”最先冲出去的人话音却断。

明丘坊的门是开了,但外面围着铁刺木栏,木兰后面黑鸦鸦的铁甲兵持盾拿刀,连苍蝇都飞不出去的严密守卫。门和栏之间有三辆货车,二十来人护着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