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34章 硬茬

兰生却自有主张,“玉蕊,我只能等到明日日落前。到时候就算打昏你。我也会带你出去。众生与我无关。这种世道,能保住自己和身边人就已经精疲力竭了。”

兰生不想打击她,但不说实话会酿成悲剧,“太子如今势如中天,你根本不能近他身侧,所以别成天把杀他放在嘴上。你是玉蕊的护师,一言不慎,会连累她跟你一起遭殃。你要杀他,可以。等你离开南月府,淡出人们的视线,过个**年再去杀。到时候,南月氏就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了。”

流光瞪大眼,但紧紧抿住唇。没有反驳。她知道,兰生说得对。

“话是这么说,但你找得出来吗?”渣玉山的卫生状况确实糟糕。别的瘟疫她不清楚。还真怕鼠疫。

“找不出来也要找,我不能见死不救。”这是玉蕊的决心。

玉蕊应是。

“带你的人走吧,渣玉山不欢迎外人,更不信朝廷派来的人。”俞老边说边要走进庐堂去。

“老人家,玉蕊不是朝廷派来的。这里没有大夫,就让我帮大家看病吧,不然明天……”玉蕊要说屠坊的事。

兰生立刻打断,“玉蕊,既然他们不用你看病,你何必自讨没趣,咱们回吧。”说罢,伸手去拉玉蕊。

不料,俞老旁边的男子突然捉了她的腕子,疼得她顿时冒出冷汗,但她可不好惹,右手从袖边暗袋立取一根针,闪电般朝男子脖上拍去。

“住手!”俞老喊。

男子立刻放手,可兰生却不听什么阿大的,一针照样扎下。

小女娃惊呼一声,“爹——”

男子翻白眼,双腿一软,瘫在地上。

二三十个渣玉山人立刻围来,却被簿马的人挡住。一方是手持木棍饿瘦干的穷人,一方是钢刀在握吃肉长肉的精卫,而无果飞身护在兰生身前,流光出刀将玉蕊拉后,面对一个老头一个小孩,高低立见。

“你们这里到底谁说话算?我照老爷子的意思带圣女走,这位阻止我却是何意?”并非穷就值得她同情,兰生眸冷。

“爷爷,爹死了吗?”女娃子哇哭。

“小鱼别哭,你爹没死,只是晕了。”俞老道。

哦?有点眼风。兰生暗想,说话却仍冷,“一会儿就会醒的,不过要是再乱来,别怪我下手狠了。”她态度强硬,正因为明白情势。互相不识,对方只会以身份来看待她和玉蕊,那就是阶级差别,苦口婆心可说不清。

俞老终于明白兰生是这群人的头一号,而不是圣女,不禁疑惑她的身份,“你是多大的官?比他——”说的是樊圻,“当得大么?”

兰生声音沉冷,又穿男装,老爷子看得出儿子有气,却看不出她是女儿身。

樊圻连声道,“是是是,这位可比我的官阶大多了。老爷子您稍安勿躁,好歹听咱们一回。朝廷当官的,也不个个一样。”

兰生瞥过樊圻,“樊大人闭嘴,我没空跟牛脾气的人啰嗦。”

樊圻作个苦笑的脸,“子……”不能喊子妃娘娘,“大人也别这时候较真。渣玉山总共一千一百十八人,得病人数三百七十九,死亡数二十三名,还不到统计文册中定疫的比数,一切还有转机啊!”

玉蕊也道,“是啊,就算找不到病因,只要找出治病的方子,也能求朝廷解禁。”

“你俩倒是好心好意,但人家不领情,在我看来好笑得很。”兰生又喊流光,“带圣女走。”安鹄虚报五百多病患,当然是为了杀人有理。

“这位大人!”俞老突然跪了下来,“老朽听说天女体质不染恶疾,又是看病不能医病,就以为你们只是装模作样看一看,回去随便交差,其实已判我等死刑,故而无法平心静气。”

兰生这回可不扶人,“渣玉山不是农户么?老爷子说话斯文得很。”她还怀疑呢。

“俞老原是教书先生,和儿子孙女逃难来的。”樊圻却是为民的好官,扶俞老起来,“大家进去商量吧,吵吵闹闹耽误治病良机。”

玉蕊干脆无视兰生,跑进庐堂里去了,因为她的病人最大,亲姐也得靠边站。

走不了,就只能继续查,兰生跟了进去,听俞老讲述经过。

约摸一个月前,渣玉山出现了第一个生怪病的人。病者是个樵夫,一开始先发热发寒,以为只是普通的风寒,但第三日起脸上出现红斑,很快就蔓延到全身,然后红斑发泡流脓,第五日不治身亡。樵夫死后,他的邻居家中也有人生了跟他一样的病,数日后病故。如此一例接一例,才有了疫病的传闻。

“但老朽不信,樵夫家有妻有儿,两人均未得病,那些外边传闻一人得全家得,根本不实。而老朽请都府大人派医来诊,却是迟迟没有回音。樊大人自己跑来几次,但他既非这里的丞官,又帮不上忙,老朽不能寄望于他。”俞老叹气。

“是不是水源食源的问题?”兰生问。

玉蕊进来,“不是,我一来就让师弟妹们查过了。渣玉山水井只有三口,水质很干净。食源并非自产,从邻坊集市买得,如果有问题,也是邻坊的人先得病了,所以不太可能。”

“也可能是脏乱。”樊圻说到这儿就摇头,“俞老,我跟你说过了吧,穷是穷,但各家得注意居住地的整洁。”

俞老儿子醒转过来,哼道,“你说得轻巧,我们干得都是什么活儿,累得连吃饭的力气都快没有了。”摸着脖子瞪兰生,“你们这些官大人怎么能明白?”

“燕归,别再说这样的话。”俞老但道。

玉蕊道,“这一点比较难断,但从扩散的速度来看却是不太像。有几位病人似乎有所好转,我们打算换个药方,看看今晚之后能否有明显起色。如果明天疱疹干缩,那就好了。老人家,我们人手不足,又想煎些防病的草药汤,需要人帮忙。”

俞老就吩咐儿子,“燕归,快去找些心细手巧的人来。”

俞燕归站起来,竟然还有些晕,但父亲说得不错,这时候不能计较,急忙出去了。

俞老的孙女小鱼怯怯拉住玉蕊的裙子,“姐姐,小鱼也想帮忙。”

玉蕊当然说好。

兰生自觉没有医人的本事,却也不想坐着干等,“老爷子可有渣玉山这一带的详细地图?”光是病情好转恐怕不能让太子满意,一定要查病源。

“我有。”樊圻呵乐,“樵夫既是第一例,是不是该去他平时打柴的地方看看?”

正中兰生的心思。

也是,物以类聚。

今天第二更。

最后十分钟啦,还有没有粉红,投来投来!

亲们,九月一日见,谢谢大家八月的支持!

流光恨恨一声,“太子?”

兰生点头,“他从不把人命当回事。”

“查玉会谁当家?”兰生身为造主,如今霸气自然生成,回头问不远处的樊圻。

“我!”一声苍老。

流光的爹算是走得早的,但他去世之后给女儿留下了一寨的家人,又把柳夏找回来罩着她,虽是官府天天喊打的山贼,日子却过得无忧无虑,还可以崇拜偶像,流光因此一直是个没长大的小女孩。但太子血洗白岭,再也回不去擎天寨的事实让她一夕长大,心仇难消。

“我一定要杀了他。”流光的手放在刀把上,颤握。

山路上突然涌进二三十人,手里拿棍子锄头,为一名拄根粗树枝佝偻着背的老者开道。老者身旁一高大男子,男子后面有个小女娃探出头来,污漆小脸破袖管。也不单是她穿得破烂,这些人就没一个穿得像样的。

樊圻笑面作揖,“俞老,我又来了。”

“樊大人真是清闲无事,可我渣玉山没有好茶招待,请回吧。”老态龙钟,但气魄强盛。

兰生低声道,“是要走。明天日落之后就开始屠坊,待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。”

玉蕊脸色刹那苍白,捂住了嘴。

第234章 硬茬

“大姐——”玉蕊还想反对。

“你别以为抬出圣女的名号来就能保住这些人,也别以为转一个人的病到自己身上就有用。”玉蕊能通过转病而治好病人。但只能一对一,兰生掌握她的心理,“渣玉山和天下人一比,只是很小一部分,算不得众生。你心中有众生,就不该为小部分人牺牲。”

玉蕊愣住,不知还有如此一说。

樊圻丝毫不在意老头冷脸,对兰生道,“这位老人家姓俞,渣玉山人都尊他一声阿大,是查玉会当家人。”

俞老看向兰生,但最后却冲玉蕊说话,“你就是慈恩圣女?”

玉蕊拉拉兰生的袖子,摇头示意她别再说,“大姐,真的不是瘟疫。他们的病症虽然相似,而且若放任不治就必死无疑,但用药后就能控制病情。如果是瘟疫,药起不到作用。我们只要找出病因,向朝廷呈明没有蔓延全城的危险。”

流光对玉蕊仍好,但不轻浮了,笑容也难得,英气的剑眉总拢着,不允许自己轻松片刻,一张脸成了冷削面。仿佛只有如此,她才对得起死去的兄弟。

“渣玉山的人对朝廷有敌意。”流光性子大变,同时懂得了人情世故,目光也渐锐利,对兰生建议,“我觉得这里不可久待,你劝劝玉蕊小姐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