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35章 归来

“他攀直绳比我和柳夏灵活,暂留着小命比较好。”泫瑾枫一边说,一边射出第二箭。这回没听到声音,绳子也没有落,他用力拽了拽。绳下滑了一段。但最终定住。

“江南怎么了?水乡出来的人就会游泳,就不晕船?”马秀眼珠子晕荡。

泫瑾枫却不说话,绳钩挂弓,一气拉满,铮——弦弹,钩子急升一道银光,没入天色,发出细小的叮声。但他伸手一拉,绳就松落下来,带着铁钩一起。

“啰嗦死了。我能干掉他吗?”背弦琴的,唯一不属北关大营的人。来自叫做十三杀的组织,没名字,以琴师称呼。泫瑾枫看他身手不错,雇了半年。

“不能。”马秀抓着山壁上的绿藤,减少身体摇动,口齿清楚了些。

经过此事,马秀就觉得军营日子难熬,听说景风柳夏要去执行任务,立刻自告奋勇。他本是避尴尬跑出来的,怎么可能这么快回去,当下咬牙,捉了绳嗖嗖往上攀。北关虎先锋营,不是练兵,而是练兽的地方,听他叫苦连天,其实斯文貌下精钢的身坯,哪里还有半点晕船乏力,很快就消失在夜色中。

柳夏收回视线,“你多射几个钩子就是了,我们也不用等他。”

“石山难抓牢固,钩住一根绳已是运气,先上一个,就能保证其他人安全上去。”泫瑾枫也想过,但觉不够好,“这时钩子若松了,就死他一个,可如果是一人一根的话,咱们可能全没命。”

“真狠。”琴师道。

“让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杀手说狠,荣幸之至。”泫瑾枫笑,他的白牙和琴师的白眼一类,森寒。

柳夏则另有说法,“做兄弟,有今生没来世,他自己说的。为兄弟们冒险也应该。”

“看来绝不能跟你俩当兄弟。”琴师重新背好琴。

“我和他也不是兄弟。”柳夏瞥着泫瑾枫。

泫瑾枫不置可否,“兄弟不兄弟,我是不知道,但知道真兄弟不用放在嘴上说。”

绳子突然往上升了一大段,没多久,又左右晃了晃。泫瑾枫抓住它,腾空蹬了蹬脚,感觉十分牢固,就知道马秀已经成功登顶。二话不说,他快速攀了上去,动作竟不比马秀慢多少。

绳再晃动起来的时候,柳夏对琴师道。“你先。”

琴师冷瞳转看两头船夫,才回,“你确定?要知道,就算只剩一口气,也有泄密的可能。”

“确定。”柳夏是侠,侠者有原则,“你先。”

绳又摇起来,催人上去。但琴师却不动,手慢慢移向背后。而,柳夏的衣诀忽然簌动。两个船夫大气不敢喘。他们收了重金。知道犯性命凶险。

琴师的手一抬,捉住了绳,蹬崖而去。

柳夏竟觉背上冷汗涔涔,着实松口气。此人杀气有实劲。内力完全不逊色于自己。若真打起来。他没有必胜的把握。他知道十三杀,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邪派,专给不走正道的黑商当护师。但从不曾听说有身手如此惊人的杀手。雪夜山洞,他将百姓安置在安全的地方,再赶回去时,人贩子已经几乎全灭了,其中有半数死在琴师手上。而且,一场杀下来,琴师身中七八刀,血流满身却毫不在乎,是玩命的打法。泫瑾枫要雇琴师,他觉得很离谱,但这么长一段日子相处下来,他又很清楚泫瑾枫的做事手法,是个不分正邪只求结果的阴险家伙,反对也没用。所以只能一路盯紧着,不让琴师随心所欲杀人。

想起昆仑学艺时意气风发,下山除恶扬善,获得四季剑客的美名。然而造化弄人,自从被义父的临终托付留在擎天寨,每况愈下。不但成了山贼,擎天会昙花一现,如今,和他轻蔑的一皇族成员,他厌恶的一官宦子弟,正邪不两立的一杀手,混在一起。

他叹气,抓绳踩崖,最后冷声让船夫慎言,没察觉那两个船夫看他就似看恶人一般,是贼头贼脑的狠相。山顶,绳尽头,一手伸来。他一看就知是马秀,毫不犹豫拍握住的瞬间,凌空踏危的心踏实了。

其实,四季之夏真正的千色,方才开始。

随日落才升的月上弦,照不出脚下的路。山风哨啸,山下一边墨林深影,一边灯火暖摇,看不出半点贫瘠。泫瑾枫却似熟门熟路,往一株小树走去。

马秀跟过去,见一条小路蜿蜒陡下,只容单人行走。

“你知道我这一路最大的心愿是什么吗?”荒山野地,找话来聊。

“千万别被北平王捉回去?”泫瑾枫如履平地。

如履平地的,不止他一个,个个夜行轻松平常,大气不喘。

马秀抽抽脸筋,手一抹,变成嬉皮笑脸,“看你媳妇。景风媳妇,在北关大营的名气仅次于将军公主。临出发前,虎营兄弟们郑重托付,要我丹青妙笔绘你媳妇的霸气模样,满足他们的好奇心,到底怎样的女子降得住你这样的妖物。”

泫瑾枫背对着,马秀看不出他的神情,但听身后一声哼笑。

“哟,柳夏也会笑?”他惊吓!

“看在兄弟份上,告诉你一件事,柳夏后肩背上……”山这面陡峭不高,此时换成半山平地,前方是缓下的稀疏树林,泫瑾枫突然抬手,再果断切向前,弓身无声速行,立在林边树后。

两年的兵可不是白练的,马秀和柳夏立刻明白那手势,与泫瑾枫一样悄然隐蔽,又保持看得清对方动作的距离。至于琴师,跟了他们一冬,亦有默契。

四人借树影和暗色交叉行进,很快就来到火光附近,数着人影,听他们说话。

“我丈夫砍柴最远也就到这片林子了。”一妇人,语调苦涩。

“出了林子,前面是什么?”也是女子的声音,清澈。

因为留意着泫瑾枫下一个指示动作,马秀就将他的神情看了个正好。有点像一提起媳妇就华丽丽的得意神情,但不知怎么,挑衅欠扁的那张妖脸,这回,很顺眼。

想不到八月粉红能进前十,感谢亲们鼎力相助。欠了粉红315票的加更,争取明天或后天补上。

九月粉红满第一个45票时,也给大家加更,不过可能要周末了。

亲们高兴吧,某人回来啦。

“我说这山好登,没说好走。”姓景的,景风,泫瑾枫,北关大营神射手。

“有什么不一样?”晕船的,姓马,马秀,北关大营腿脚最快先锋令。

“景风,柳夏,这个冷血的家伙不算,咱仨好歹是一个营一个队的兄弟。做兄弟,有今生没来世,我这会儿全身乏力,头晕眼花,万一攀到一半手软怎么办?”马秀哀哀叫。

“好,我们就这么空手调头,你自己回北关大营——”泫瑾枫阴恻调子出现,“当驸马去吧。”

呕——咳咳咳咳——呕——咳咳——

“你不是江南的吗?”气魄恒傲,一剑飞柳絮,千色盛夏开的柳夏实在看不下去马秀之怂。

马秀顿然浑身一颤,“我不回去!”

雪夜山洞中救了被拐卖的百姓,与大部队集合之后,惠公主还是决定抓住机会混入燎族,以大将军令挑选了一支强兵假扮人贩子。泫瑾枫,柳夏,马秀一个也没逃掉。结果,混是混进去了,燎族那些马上贵族就为武洲第一美人大打出手,惊动燎王。那个燎王倒是英明神武,一句女色误人,就对整支人贩队伍下了追杀令。他们什么还没打探到,赶紧撤了。在这一逃亡的过程中,马秀和惠公主脱离了队伍,比大家晚五日才回到北关大营。

北平王一看,孤男寡女一起待了小半个月,女儿名节有损,对马秀十分光火。谁知,打听之后发现马秀是南方名门之嫡孙,便有了一皆大欢喜的主意——让马秀当驸马。

扁舟一叶,两头穿蓑衣的船夫,中间三人站,一人坐。坐着的那人歪身靠船边,冲着水面干呕,却已吐不出东西来。站着的,无人看晕船的家伙一眼,仰头但望陡峭的山壁,一个背弦琴,一个手中转弓,一个剑指空手。

“停了还这么晃?我他爹又不是水军,早知道要走水路,我才不来!”头晕眼花转回身,整个人瘫软在船橼,却见一面绝壁压来,顿叫,“姓景的,你说这山好走?”

第235章 归来

“最像猴子的就是他了。”柳夏以气为剑,刺肉可以,刺石头不是不可以,悬点儿。

马秀一听。“嘿。姓柳的。有本事你别靠我啊。”江南男儿儒俊,居然被说成猴样,他还觉得北男像熊呢。五大三粗。眼前这两只,哼,瘦的熊,比他高那么一点点,打死也不能承认比他俊。

“废话少说。”锈剑跳出,黑暗水面,琴师的眼白挑亮,杀气森森。

惠公主沉默,不过她迄今就没看哪个男子顺眼过,大家当她沉默即反对。但马秀的反对比惠公主要强烈得多。一,放话。绝不入赘,马氏嫡长嫡孙的他是一族未来的领袖,不可能没了自己的姓。二,逃营。夜黑风高,小子跳门楼时让人捉个现行。

北平王气得火冒三丈,想他头一回亲许宝贝独生女,这小子居然不领情,本想假公济私军令罚下,还是惠公主打破沉默,说非男子汉不嫁。言下之意,马秀不是男子汉。北平王才罢了。

马秀正好击退堂鼓,“石头山怎么卡得住钩子?咱们先回去,另想别的法子。”

一只手掌张裂如蹼,“停……”呕——“船……”吃一口水,爹的!

“停了。”沉音低铮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