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36章 逢妻

樊圻好奇得要命。边走边问怎么了。

兰生忽然将手中火把往旁边一照,皱眉沉吟。

“怎么了?”樊圻也照。

“我也知道,毕竟其他病患中有很多压根没进过这林子,但抱着一丝侥幸,希望能找到点什么。”樊圻吐口气,却看兰生继续往上走,奇道,“你既然认为没古怪,为何还越走越深?”

兰生直到林边才转回身,想说随便走走,但目光一定。落在右上方的树冠。虽然山地贫瘠树木稀松。然而这片林子的绿叶已经发得很好,唯有这几棵林边树,新叶覆了一层乳白沙色。拿火光来照,反而不显。于是。她将火把交给樊圻。让他离远点。

“我想摘些叶子。”兰生从褡袋中取出手套戴上。今天本来要去造行的,所以随身带着一些工程必备品。

樊圻看她往树干走去,“你要爬树?”六皇子妃爬树是什么样子?

“你不是不会爬么?”兰生说得颇大声,抬手指准了,“我要那上面……”

弦铮响,嗖——白羽破黑,树枝惧颤,整根断下。

还是不听人说完话的坏习惯,兰生眯眼。不像他,却是他。这人回来了,拣着黑,穿似贼,与华丽完全不沾边,彻底阴恻恻了吗?

樊圻惊跳转身,两支火把呼啦甩才看见那人,喝道,“你什么人?想干什么?”

那人当然就是泫瑾枫,与兰生女扮男装同理,他也涂了一张炭面,说话不慌不忙,“草民来捡柴禾,并无恶意,只不过听那位大人要摘叶子。几张叶子而已,爬树摔了大人可不好,草民却是举手之劳,实在不用谢。”

兰生弯身捡起叶子,万分小心得收妥,但道,“好个油腔滑调!我看你不是来捡柴禾,而是来捡便宜的。”

“不错,而且你入夜上山,手中一张精弓,根本不像渣玉山人。”樊圻也质疑。

“突然暴露行藏也就算了,我不知道你还有笨嘴拙舌的时候。捡柴禾?还不用谢呢,谁他爹谢你了?”火光摇曳下,一道人影变成四道,其中,马秀火气很盛。

樊圻一听暴露行藏四个字,顿知对方身份可疑,连忙要喊。

“樊大人不必慌张。”兰生阻止及时,“来者虽不善,却并非冲着我们。”目光经过柳夏时,接受他的微微颔首。

樊圻糊涂了,“可这四人鬼鬼祟祟——”

“我还看你们偷偷摸摸呢。渣玉山已被朝廷封禁,不能随意出入,你们却在这林子里采……”马秀截了别人的话,这会儿咬了舌头,疼得嘶嘶抽气,但看某妖居然勾搭上女声男子的肩,疼也要说,“景风,你果然是拿媳妇儿当借口,其实好断袖这口。和柳夏难道也是……”

“再一个字,我就让你没舌头说话。”柳夏冷言,“平时自诩机灵,原来是睁眼瞎。”

马秀眉毛一跳,又拢紧,盯着眼前那对儿看,半晌眼珠子开始凸出来,“不会吧?”

柳夏还没给他解答,也不用给他解答,因为某妖自己很愉快地交待出来。

“媳妇儿,我回来了。”脸黑,牙齿白。

“我有眼睛看。”原来,妖光仍盛,天太黑,看走眼。

一人客气一句,樊圻就差点跪了。妈呀,他说这人怎么雄心豹子胆,敢勾六皇子妃的肩?竟是六皇子啊!

对不起大家,今天这章只写了两千字,因为工作实在太忙了,压力非常大,白天完全没能码字。

明天会争取补上的,欠更也一定尽快还。

“没有。”樵妻答道。

兰生让无果把樵妻送下山去,自己则往树林靠山顶的边界走。火把发出噼啪声,树影向后拉长,她完全不知树后藏了人。

戴着蓝宝石耳钉的人,她只知道一个——泫瑾枫。但那人,身形看起来不太像。泫瑾枫不穿乌漆抹黑的衣服,不扎没有宝石配饰的发带,即便是走在无星无月的夜里,大概也会从头到脚发散妖华的魔物。而那人太沉敛,比起放光,更吸光,无比幽暗的存在。

可是,心头的熟悉感又是怎么一回事?她抿紧唇,背手退了一步。

樵夫的妻子诧异瞧着男装却出女声的兰生。

“这些树很普通,而且山地不肥,也没长野果野菇之类的,不可能误食了毒物。”樊圻也算得上仔细。

那人随她,背着手,也退了一步,似乎非要跟她并行。

她突然知道了,不再看他,叫樊圻过来。

樊圻两手举着火把,没注意黑衣人,挺期盼问道,“可是发现了什么?”

树林哗响有些吵,樵妻便信了这种说法,“回大人的话,前面就快到山顶了,只有一条小路上去,十分陡峭。山顶那边是悬崖,崖下急流。我丈夫病倒那日正走到这儿。”

兰生举高火把照周围的树木,“他那日有没有遇到别人?”渣玉山不大不高,两段缓坡,一段盖了查玉会庐堂,一段有山林,而两段以外多是陡坡,只有一条山道上下,爬起来很吃力。

第236章 逢妻

兰生不答他,背手退着走。黑夜聚拢过来,叶上仿佛结起银霜。令她不由睁起双眼。忽觉悄风吹动耳边碎发,伸手拨后,微侧过面,漫不经心瞥了身旁一眼,又漫不经心收回视线,继续倒退着,想看清树叶上的沙白。然后,猛又侧回了头去。

两丈开外,一人背手,与她平行,也倒走,悠游。上弦月光剪裁出那人矫健的影子,一支弓形背肩,一身比夜还黑的衣,唯箭羽白,

她大吃一惊,以为是危险人物,正要开口喊樊圻,那人竟也侧面望来。她看不清他的面容,却见他右耳垂划过一道蓝光。

“樊大人会爬树吗?”兰生反问。

“下官是读书人,手脚笨点儿。”樊圻说实话,又问,“怎么?”

好像……风向有点变化,兰生看了一会儿,回应她质疑的,只有稀疏寂冷的林,她淡然拉回火把,道声没什么,“刚才樵夫妻子说过,她丈夫只吃了一张家里自做的烙饼。如果吃野果野菇,他应该早就跟妻子说了。而且,看了这么久。我已不认为是这林子有古怪。”

樊圻干笑着帮忙掩护,“你嗓子怎么了?”

兰生咳两声,清清嗓子,音色重新沉下去,“这两日喉咙不舒服,一说大声就尖,像姑娘似的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