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45章 吃臭

呼呼一阵大风,吹得辇顶乱摇。竟噼里啪啦再落下豆大的粪点子来,将太子淋了个从头到脚。还因为他光火要喊杀,嘴巴张得老大,一下子咂巴进两口屎。

不过车队离兰生他们还远,也不止流光一人笑得欢,不少渣玉山的孩子跟着队伍跑,捏着鼻子又嘻嘻哈哈得乐,儿歌都编出来了。

渣玉山,有金矿。饿鬼挖,掉裤带,贪鬼挖,吃粪渣。

兰生见太子面色越来越臭,虽是不爱管闲事的性子,唯独对小孩子心软。怕他一时上火动了杀念,她的“坏心”转得飞快,袖生风,悄出。

太子还真要下令,“来人!把……”

流光还是很听玉蕊的,食指朝堇年点了点,作个抹脖子的手势,一脸警告意味,这才撇头走向兰生的马车。

兰生却另有想法,对流光道,“我不跟玉蕊同路,但我的车大,药材能装多两倍,还由你驾车吧。”同时吩咐簿马派出一半手下随护。

自从明月殿没了之后,天女圣女的随护宫卫也撤走了。两人若出入重要场合,就带府中护师,而更多时候就像今天,玉蕊和流光两人自行出门。

玉蕊在车里听见,连忙探出头来,“大姐不跟我一起走么?”

“我是那么好心帮忙买药的人吗?而且跟你一起,药材的银子肯定要我出。”玉蕊有她的一套手到擒来法,兰生则是半个生意人,不上钩。

“你也别找家里要,这银子是御医局该拨的,你不问他们拿,他们就收进自己口袋里去。”舞弊早是大荣官场常态。

簿马道,“太子车辇马上过来了。”

流光收到兰生的示意,喝驾疾驰。

“等等!请圣女留步——”

兰生听到身后急呼,回头见安鹄快马近前。他对她视而不见,却让堇年赶上来的马车挡住。他往左,堇年就往左;他往右,堇年就往右。

安鹄一举马鞭,对准堇年狠狠抽了两下,“蠢东西,会不会驾车?延误太子殿下的诊治,你死上一万次都赔不起!”

左右肩衣裂开,各现一道血痕,堇年却耷拉着脑袋,大气不吭一声,显得十分畏惧。然而,也就是趁这当儿,载着玉蕊的车跑出山口,拐不见了。

虽知堇年是故意挨打,兰生还真没想到安鹄会随意挥鞭伤人,不禁讥讽,“安大人不仅官当得大了,连脾气都大了,还好不是本妃挡安大人的路。”

顺带,明确人民内部矛盾和敌我矛盾的划分界限。堇年:内部矛盾。安鹄:敌我矛盾。

“若真是娘娘挡道,下官当然不会动手。”安鹄的衣袍也换成了都护军尉官的官服,不愧为太子跟前红人,就是好几只苍蝇绕着他周转,那叫臭味相投。

“本妃刚同圣女换车,车夫驾不惯,故而手脚慢些。安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出手伤人,即便因为太子殿下,连抽两下也过分了。请安大人送二十两银子至六皇子府,当作诊金和赔礼致歉吧。”

渣玉山这趟,兰生半点不想吃闷亏,一一清算。

呼——还好,补上了昨天的。

车辇里,太子头发湿漉漉的,白丝绸的里衣外披着一件将军袍,显然是从都护军将领身上剥下来的。他皱着脸,歪胡歪嘴,手一直放在鼻子下。

兰生看着车辇慢慢驶来,冷眼瞧太子数次以绢堵嘴,想来这位尊贵的殿下嫌臭。但他是太子,坐辇进来,当然要坐辇出去,而且还得保持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稳重,才像储君。车辇不出山口,大概要一直这么高贵而行,看得她真想爆笑。

兰生直道有理,不再专注那边的混乱,催玉蕊上车,“咱们快点走。不然让那些人瞧见你,多半会要你去给太子看病。”

玉蕊难得没将注意力放在“病人”身上,踏上车还回转头,蹙眉看堇年,弱声柔语。“别再杀人。”

坑洼的泥地上滚着车轱辘,一圈压一道黑印,可疑的黄,褐,黑色。车辕木槽中晃着污液,稍遇颠簸就往车轮上一坨坨掉,是造成车印的原料。圆伞状的银亮辇顶,虽然还看得出本色,更多却让褐黄色拍污了,宽幔沿上也黏着一坨坨,越瞅越产生一种诡异的恶心感。

流光就哈哈笑出来,这般滑稽的景象,仇人在前都无法来个份外眼红。

堇年漠然不应,“你还没嫁我呢。”又看向兰生,“你小心。我只答应你丈夫保护你平安出去,今夜一过,照样可以取你性命。”

兰生笑眯了眼,“好,我小心,等着你来取。不过在那之前,你先保住自己的小命要紧,我这里的人都是太子见过的,唯有你——”

话音未落,堇年坐上另一辆马车的前座,牵起缰绳,是打算扮车夫了。

一句话直白说,太子和他的东宫侍卫队从粪坑里游出来了。

侍卫队后面是都护军,大概太子打着藏金的鬼主意不让他们跟深,因而侥幸没被炸起的粪雨淋到。此时背着侍卫队,捂鼻的,扇风的,偷笑的,“溃不成军”了。

第245章 吃臭

太子跳起来,呸呸呸乱吐。用袖子擦舌头。擦半晌才想起袖子上也沾着粪,脸色从臭黑到恶黄,眼珠子一翻,直挺倒了下去。

听着一干人急呼太子殿下,兰生还愕然,对已立回身旁的无果道,“这样就昏了?”

无果调整呼吸。将竹剑收起,恶相变回苦相,“所以不能乱吃脏东西。”

“这是我的位置,滚开!”那车原是玉蕊坐的,由流光负责赶车,让人占了座,当然客气不得。

玉蕊的小脸从窗布后显露,有些无奈,“别争了,流光,你坐我和大姐的车。”

侍卫们驱马威吓。孩子们就像小鸟一样飞散开,但又绕到都护军后面唱儿歌拍小手,比大人无惧。

而且不止这一辆车,车后的马,马上的人,尤其是人身上穿的衣服,都有相似的可疑“图案”。

颜色难堪还算了,大不了调过眼去不看,问题是看不到闻得到,那种直冲神经中枢,立刻收缩了胃,刹那要把胃里的东西全部挤出来,浓到层层不透的,臭味!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