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47章 早会

明金,是肉眼可辨明显金粒金块的矿石种类,而明金石的出现印证了金矿传闻。太子当然高兴,黄金还没影子,这座山要是能有金矿,也算没有大动干戈一回。

居安造每月两次早餐会一次晚餐会,一来商量重要公事,二来增进同僚感情。

兰生乍然想起,笑道,“虽然我真忘得一干二净,却不用改主意,冯娘的手艺那么好,个个巴不得我天天找他们来开会。”

兰生回头,看见簿马就问,“太子殿下醒了么?”

说到太子,就不得不说一说金子的事。原来泫赛说得不清楚,不是金子在粪池里,而是金矿在粪池底,两者的不同就在于纯度。太子得到施毒的那几名手下禀报,听说粪池里藏了东西,急吼吼就赶去挖粪。忍着臭气熏天,还抱着怀疑的态度,不料真挖出数块明金石。

堇年没说泫瑾枫三人去了哪儿,但泫瑾枫反复强调北关大营军饷,又明显属于悄潜,可能有任务在身。不过,她感觉他没有走远。没走远,就可能随时回来,得和簿马商量一下护卫的事。

簿马已习惯兰生的待人处事,但看有花的表情,还是推辞了,“末将吃过了才来的,而且府里侍卫需要重新配置,请娘娘允准末将先行告退。至于太子那边,只要一有消息,末将会立刻知会娘娘。”他心思缜密,已经想到。

兰生看簿马走远,才瞥有花一眼,“有花大管事,你别摆那种不耐烦的表情,要不是簿马表了忠心,你刚才说太子自作孽不可活的那句话就足以让你掉脑袋,论官衔,他还是挂在右虎营下的尉官。你对他客气一点,就先从大木头的称呼改起。”

有花当着六皇子府一个喜的大管事,如今不是没脑子的顶嘴,“就知道他是自己人,我才想什么说什么的,叫他大木头,那是亲切。”

正好居安六兄弟和平旺来了,兰生也就不说了。

虽然知道太子围坊的人很多,但知道太子要清坊的人极少,即便当时流传着令人不安的小道消息,甚至八坊百姓闹起了事,官方却一直不松口承认。太子后来还去了渣玉山,让“谣言”不攻自破。然而,铁哥管宏他们看到兰生安然无恙,仍是松了口气。

管宏笑问,“造主突然召开急会,莫非又有大工程?”

兰生一拍手,道声没错。

唉,我都不好意思了,公司有新人要我培训,又逢感冒,累昏了,都要。

今天小章,明天争取补。周末争取还债。

亲们耐心等等我哈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兰生走出月楼。连着两晚好眠,渣玉山的风波对她已无副作用。看眼前开阔的草坪衬托了蓝天白云,再看水廊那边,层次递进的树屏,蜿蜒幽静的石路,传统园林中调入的油画风色彩,不禁神清气爽。日庭以园林为主风格,保持着中式古典的精致,而月庭的花园则采用西式风格,注重远景视觉开阔感,简约明亮。

“百看不厌哪。”心情好。语调也欢快。兰生冲着对面伸腰拉筋,却在看到满桌的早餐时,一怔。

“太子还未醒,不过末将刚得到一个消息,渣玉山的金矿已经开采完了。”簿马道。

“……啊?”兰生那晚就听说挖出来了明金石,虽知肯定是泫瑾枫动得手脚,不过那只妖孽的想法,她是猜不透的,“什么叫开采完了?”

有花正和香儿她们摆早餐。

有花瞅兰生一眼,先习惯性顶嘴。“有什么好看的。好像住在草原上似的。就差一群牛吃草。”又回应她的怔忡,“前天晚上你回来的时候,不是交待今天开早会么?豌豆早就通知下去。这会儿都在前庭等着,你想改主意也晚了。”

有花不知那晚的详细经过,反而想得简单,听得直接,“就是挖没了呗。”

簿马对兰生道,“总共挖出明金石十一块,除了一开始的几块,后来只挖出一块大原石,是散矿。”

“太子借瘟疫想围杀百姓,又想找黄金,又想灭反民,结果黄金没有,只找出十几块石头,反民没灭成,自己吃了粪中了毒。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。”有花敢说。

水廊有宽有窄,水线有高有低,十栈十异。一步桥,拱亭桥,九曲桥,奏音桥,双翼桥,独屋桥,跳桥,弹桥,铁桥,草桥。十栈不全,少了六桥,据说是心情桥。阴天看得到,晴天看不到;冬天看得到,春天看不到;白天看得到,晚上看不到。也是尔月庭看似无桥却有桥的秘密所在。

这时,晨光刚好,将其中一座桥照了出来。桥沉水面之下,光里的影子呈片片荷叶状,比水色显得略深,鱼儿上方游哉,一条能变成两条,如镜一般。

御宅

挖着挖着,旁边的一个砖窑突然爆了。一人也没有的粪场,封闭的窑下却烧着烈火,大概烧得太久,整个爆飞。后来得知是烧砖的老人家病了,没能及时浇灭火头。

兰生看到的烟,就是因此造成的。

砖窑爆就爆了,太子受到惊吓却没受伤,当然坚持将掏粪行动进行到底。那夜东城风大,而粪场更是劲风八面,据泫赛说连人都吹得起。所以,突来一股狂旋的风,把粪池水都掀嚣上天,下成一场熏臭的粪雨,任何人都把它当成晦气事,而不是不可思议的事。

“有花,太子殿下活得好好的呢,不过晕几日而已。玉蕊早给了方子,又有御医围着他团团转。”难道是因为太子吃错了东西的缘故?想归想,兰生可一点内疚也没有。

“簿将军来得正好,今日有早会,一起用早膳吧。”

有花撇撇嘴,“也是。”眸珠一转,“大木头来了。”

白漆木条椅,彩纹肥布垫,大理石墨白山水的长桌。周围一片修剪极短的直草,没有假山珍奇,只有一隅向阳的春花。从水廊那里接来的碧水漫过梯池,养圆了莲叶,正积蓄莲苞。因此阳光无阻,落了绿草油亮,落了春花泛彩,落了梯池映桥。

六皇子府的水廊十六桥已被帝都百姓列入名景之一,虽是私家宅邸,反而更添神秘感。一开始只靠口述相传,后有鹿川名画师潘越的一幅画作挂在会仙缘神仙楼上,提名浮云十栈,正是从嬉斗馆塔楼望到的廊桥景致,将两边的宅邸虚化为云海孤峰。此画一出,立刻就有人叫价十金,之后一路飚至百金,但潘越说不卖,只挂半旬。因此,导致神仙楼生意日日爆棚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