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54章 母虎

江山代有美人出,什么时候也不会消停的。随着走近,兰生看清吹笛的人是泫瑾枫。他坐在阁台中央安然吹笛,而那位鹂娘以他为中心曼妙围舞,故而远看起来身影分合。但舞者清面,专注着琵琶和舞姿。心无旁骛。

如果让她嫁太子,她不会闷声不吭,特别是已经了解太子为人。此时兰生比较好奇的是,对于要嫁一个比自己大一轮的丈夫,安纹佩小姐的真实心情如何。

“我觉得安纹佩的性子骄蛮了些,听说你和她还有过节……”

长廊尽头。阁台金火辉耀。一串琵琶音骤落如雨,却又如泉流淌。弦音顿,笛声起,如和风吹过。树林舒响,悠扬而冲云霄。两种乐器,一急一缓,配合得美妙,两道身影,分分合合,似翩翩起舞。

五皇子妃哼道,“六弟妹说得不错,得先担心自己。这里的女婢为在册官奴,除了求圣意成全。不能随意赎回家去,但引得丈夫整日往这儿跑,反而更糟。进了后宅,就是我们说了算,这里却不由我们伸手。弹琵琶那个小妖精叫鹂娘。是近来帝都名门子弟追逐的新宠。我还以为婀姬进太子府,帝都就能消停了呢。”

泫瑾枫却走回自己的座位,还命人倒酒,“五哥这是臊我呢。我要这么走了,今后何处有我立足之地?六皇子能让一个女人管住?笑话!”

兰生走了上来。

五皇子妃犹豫一下,竟也跟着兰生走上阁台。她来过玉江园几次,从未被允许踏上来,但兰生的气势带动了她,没在意五皇子瞪眼。

“殿下真健忘,府里还有客人,刚才你自己也答应要早点回去。是什么酥了殿下的骨头——”兰生在泫瑾枫身边坐了下来,凤眸刁冷,视线落上鹂娘,“可要小心自己没了骨头。”

鹂娘瑟缩一下,慌忙退回阁台边的暗角。

五皇子看兰生妒相,暗中大呼过瘾,想老六从前几乎每回都占最美,如今成亲反而栽了。家有母虎,哈哈,爽!而且他试探得也差不多了,老六应该和渣玉山的反贼无关。船夫说三人中有一人腹部受伤严重,但老六让他打了也没反应,又喝了两个时辰的酒,还能吹笛子戏美人,那副赖着要过夜的浪荡模样,怎么可能受了重伤?

“五哥要是不说散席,恐怕有人舍不得挪脚。五嫂也挺累的,五哥不如和嫂子一起回府吧。改日,我们回请你们,自家府里闹通宵也无妨。”兰生看出五皇子放心的表情。

五皇子妃无意识帮腔,“六弟今日才回城,我们做兄嫂的,别耽误小两口团聚,先散席吧。”

五皇子心里不愿意,但想到老六要真赖着不走,自己也玩不尽兴,于是让人叫来玉妈妈,说要散了。众人纷纷起身时,他看到老六站起来却又摇晃着跌坐下去,并未生出半点疑虑,只觉这位老弟喝得真不少,而他没看出来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自己都站不稳了,要端全扶着出得园子。

五皇子妃从帘缝中看六皇子夫妇上了车,就对自己的丈夫沉下脸,“我照你吩咐,帮你应酬六皇子妃,可你却只顾看美人。”

五皇子不怕他大老婆黑面,“你平时在母妃那里啰嗦也罢了,不用来烦我。比起三哥六弟,我不知好多少,你就满足吧。还有,别学那个南月兰生。她今晚能发威,是因为老六离开两年,一下子没缓过神来呢。去,坐你自己的车,我和端全有话说。”

五皇子妃嘟着嘴出去了。

端全弯腰进来,给五皇子倒茶醒酒,“六殿下应是与渣玉山反贼无关,说话”

“你去回了安鹄吧

。我看他没别的本事,倒是很能疑神疑鬼。渣玉山有人从绝壁下去,那时老六正在城外,船夫说句其中受伤那人背着弓,姓安的就占个卦,说老六儿时射箭奇准,这么给扯上了,非要查一出。”五皇子喝着茶,神情不以为然,“也不想想老六去北关又不是真受苦,比在帝都时还玩得痛快。北平王府里有父皇多少眼线,怎会有假?”

“不过这位安大人是明月流弟子,颇精通六爻开卦,试探比不试探好,万一算准了。”端全道。

五皇子哈笑,“这位安大人要是知道老六多爱干净,就知道自己肯定算错。渣玉山的粪味隔十条街仍能把老六熏昏,更别说爬崖上山,他的力气全花美人身上了。”

端全陪笑,“正是,虽说过了两年,六殿下还是老样子。奴才这就禀报去,好让太子殿下放心。”

“去吧。”五皇子倒头就睡,像一只福猪。

端全钻出去,快马催鞭进了安宅。

安宅不是相府,是安鹄的新宅子,地方不大,富丽堂皇,各处亮着明灯。因为安鹄厌黑,而他会让自己今后所在的任何地方再不会黑。

但再明亮的地方也有暗角。暗角中一双明亮的眼睛,看端全进去,又看端全出来,才从黑暗中悄隐,化成一道无声的影子。

影子落在一辆马车上,不管旁边的苦瓜脸怎么看,先扫车座,倒坐着探进脑袋,立刻哇一声,“完了,你当寡妇了。”

影子是小扫,当寡妇的是兰生——

“呸!我当寡妇,你就当光棍,本小姐不会给你找老婆的。”大国师的女儿,南月氏,这些都不再是靠山,居安造还未成气候,六皇子如果挂掉,她会很惨。

小扫再瞥一眼那张死人青的脸,“他要是没死,为何一动不动?”

兰生朝小扫扔去一样东西。

小扫伸手一捞,银针闪闪,“你谋杀亲夫?”

兰生悠然靠着车壁,“谁让他不老实。”

他一上车又扑到她身上,她这回当然手下没留情,只不过扎下针之后,发现他是烧昏了,而非有企图。

失误。错在他,不在她。然后,小扫一句话让她深思——

“这回,你打算在人背上刻什么字?”

看到大家的评论了,想要尽快恢复作息,所以没有给亲们回评。

谢谢你们的理解,也谢谢你们还支持着聆子。

感激!

睡觉去了。

“萍妹嫁谁都好,家里也不担心父亲卸任之事,毕竟身体康复要紧。”

恐怕良娣都不会让李氏满足,肖想得是太子妃位,结果五皇子妃开口闭口庶妹,连南月萍的名字都不说。明月流的风光是皇族捧出来的,李氏却还叫嚣让南月涯拿名位和功勋去换她女儿的尊贵,可笑得很。

合奏顿然停下。

五皇子妃想不到兰生这般无礼,竟然硬生生将舞乐打断

去方榭云阁的路上,五皇子妃仍喋喋不休,还扯进南月萍来,“听说你庶妹也要许给太子殿下,姐妹俩嫁兄弟俩,如皇上早年所说,南月之女不流出皇族,果然哪。不知何时办喜事?”

“也是。”五皇子妃道,“好歹你庶妹嫁定太子了,但其他各家在太子妃的最后三位人选出来之前心焦气浮。我前两日在宫里看到安夫人,行礼时都心事重重的样子,怕小女儿落选。”

。她自认有涵养,不禁往旁边让,以免别人以为自己和六皇子妃一样粗鲁。

阁台上所有人都看向兰生,她才发觉原来五皇子不止请了泫瑾枫,还有其他客人。客人都是男子,对一个女子的突兀打断当然觉得很不妥,个个摇头皱眉。

兰生神色坦然,还笑得没事人一样,看向表情愕然的泫瑾枫,“六殿下笛子吹得真动听,只是吃饭就好好吃,否则不易消食,对身体大不好。”

“昨日去我婆婆那里,听她提到。”若没有特意关照过的事,五皇子妃就认为无需隐瞒,“大概太后和贤妃娘娘还未商定名份,你才不知道吧。依我看,就算不是侧妃,也会是良娣。太子大婚之后,你庶妹地位仅次于太子妃,就算大国师之后卸任,你们家也无需担心了。”

南月之女不流出皇族,湮灭明月流最体面的法子。

第254章 母虎

“没有搔首弄姿就勾了男人的魂,也不知道多少人当过她一夜夫郎,看上去却清纯干净,这种女子才更可恶。你小心,我瞧着六殿下也被迷住了。”五皇子妃之所以配合兰生转移阵地,正是怕自己的夫君又没魂。“我家那位已经盘算着等皇上回来求恩赐,不过现在没了太子帮他,多半只会挨训罢了。你夫君却不同,皇上还是疼他的,哪怕比不上从前。”

兰生笑笑。没话说,只看着那对俊男美女,赏心悦目。今日的五皇子妃没聊起服饰搭配,那是她从前最喜欢巴拉巴拉的。嫁五皇子太久,最终被宫廷这只怪兽吞没,和那些娘娘们无差异了吗?

打了个寒颤,兰生止步于台阶前,听那支琵琶笛子合奏大有没完没了之势,高声道,“五哥,我来接人了!”

五皇子大笑,“弟妹不愧为六弟贤内助,事事设想周到,还真得来接夫君回家。我要是不放弟弟回去,岂非成了破坏你们夫妻感情。老六,赶紧和弟妹回吧。”

这下,人人知道兰生是谁了,惊圆不少眼珠子,包括鹂娘在内。

眼看五皇子妃又要绕回去,兰生打断她,“与其担心别人,不如担心我们自己。”

要不是兰生知道五皇子妃说话常不经大脑,会以为她这是嘲讽自己,“五皇嫂从哪儿听说的?我竟不曾听闻

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