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55章 丹碧

“五皇子请客,六殿下喝得有点多。上车就睡了。”一进门,看到那面孔木影墙上凸出一个大字人形,还有好多掌印脚印,兰生好笑,“谁玩得那么尽兴?”

泫瑾枫被发配边关不算什么,她若成为罪妇,下场比他还不如。

只能带他进左喜门,等到能走路了再赶过去。兰生刚决定,就听见钱明的声音。

兰生下了车,吩咐无果赶车回尔月,才和钱明往左喜门走,但问。“直接住客舍就好,还要等我回来安排?钱明,你可不是这么拿不定主意的人。”

钱明回道,“是客人自己的意思,说主人不在怎能入住,坚持要等殿下和娘娘回来。好在娘娘回来得并不晚。殿下跟您在一块儿吗?”

考虑到安全,横楼与竖楼交接处有铁门,锁住后,从竖楼的前半部不能进横楼。而六皇子的那座楼不但也有紧急门,一楼有侍卫专用的值班室和休息室,可驻二十人,负责整个士楼的昼夜巡检。

士楼外的庭园外,分散着几处独立的院舍,簿马的人住着一处,其它暂空置,可以给有家小的管事,或臣下,或客人,居住。

兰生走进竖楼的小议厅,看到二十来名汉子,高矮胖瘦,一股骁勇刚韧却相同,都是铁骨架子。这股劲儿,这副骨架,她见过,虽不似这些人明显,泫瑾枫,柳夏和马秀三人身上也有。军人傲气!

为首一个大胡子,铜铃的眼珠子转瞧着兰生,听钱明说是六皇子妃,才过来跪拜,“卑职北关先锋尉官胡烈,参见娘娘。”

兰生听泫瑾枫说过,武洲太守向北平王借了北关一支先锋队护送女儿,尉官胡烈,也是他的队长长官。胡烈还不知泫瑾枫的身份。

“胡尉官请起,一路辛苦。”泫瑾枫并未说过能不能告诉胡烈他的真身份,兰生决定不提,“你们共多少人入都?”

“连同武洲府卫,一共二百人,这里二十四人,其余人在城外扎营,不会惊扰百姓。”北关带队,纪律严明。

“于小姐在哪儿?”兰生看不到女子面孔。

胡烈起身回话,“于小姐这几日身体不适,在隔壁小室休息,卑职去请。”

过了好一会儿,廊外走入七八人。除了胡烈,皆为女子。中间一位华服美颜,眼含秋波,朱唇一点,肤白若雪,披肩乌发似上好云锦,身姿细柳纤柔,步履娇娇,由婢女搀扶。

也许是地域不同,这位武洲第一美与兰生所见的帝都美人相比,既不是婀姬贞宛那种凹凸有致的勾魂身材,也不是金薇那种高挑舒展的修美身段,更没有帝都绝色必备的鹅蛋脸或月盘脸。她脸盘小而尖,身材娇小细段,有点大耳狐的精灵可爱,符合现代美女标准。

“武洲太守之女于氏,参见娘娘,娘娘万福。”于丹跪见。

兰生上前扶了,“于小姐既然是我府中贵客,行一回大礼也就罢了。真不好意思,半途遇到五哥请宴,这么晚才回来,让你久等。”

于丹这才瞧清楚兰生,果然如惠公主所描绘,一双凤目灵慧逼人,飞俏刁黠,说话却从容大方。虽还不知是否真不同寻常女子,但看起来就很厉害的模样。心中不由浮起那张俊弓神箭后的华丽面容,有些羡慕,有些松口气。惠公主说别对他动心,不仅因为他有妻室,也因为他很恶质。她看得出他并非那种怜香惜玉的君子,但很难不受吸引。还好,终于让她亲眼看到他的正妻,她可以死心了。再如何,她也不至于自找罪受,在这位厉害的六皇子妃手下过日子。

“娘娘千万别这么说,小女子要叨扰六皇子府一段时日了。”于丹能和惠公主结交,临危不乱,拿得起放得下,还是挺有主见的姑娘。看清形势,对泫瑾枫那点小迷恋已经释怀。

于丹提都没提六皇子,兰生自然不知她的小纠结,而是注意到于丹身后一位穿着不错的女子,怎么看都不似婢女。

于丹正好也要说,拉那位女子并排,“娘娘,这是小女子的长姐思碧,与我同父异母,此次陪小女子入都。”

于思碧刚才跪过,这回福低了身,道声娘娘。

“姐妹俩都是美人。”兰生笑,暗道于思碧比于丹多几分韵味,身段一流,倒是帝都美女型。

随即,她吩咐钱明安排胡烈等人住士楼外的一处客舍小院,自己则亲自领着于氏姐妹前往珍园。

因为从士楼到珍园要走好一段,就安排了马车,点了水廊琉璃墙中的油槽照亮。澄亮的琉璃墙,隐现墙面的雕画,水流声从墙里欢快传出,还有经过的那些桥,让于丹啧啧叹奇。

兰生却没力气当导游了,话不多说,送她们到珍园,让小坡子安置,过桥,锁桥。

今天又能比昨天早10分钟睡觉,23:51,耶!

请大家继续支持,我继续努力!

如果泫瑾枫以正常的方式回来,她肯定会让他走右喜门,从此桥锁不开,关上外门是夫妻,关上内门是邻居,这样悠游生活。可他现在发着高热,人事不省,而前庭任何人都能走动,这么把他踢出去,今晚五皇子那儿的戏就白演了。

端全直奔安鹄府上报信,显然五皇子和太子还是蛇鼠一窝,装不熟而已。端全没进太子府,进了安宅。很可能还是安鹄让五皇子试探的。

“如果有小偷,啪——狠狠踹一脚!”兰生作势推手,“就算跑了也没关系,身形印下来了,当做日后比对的证据。”这么想的?哈!其实好玩而已。

代替无果跟着兰生的小扫,掏出扫帚将凸出来的木条都推平,再跑到后面,就凸出一把小扫帚来,嘻嘻笑道,“小爷到此一游。”

马车已停在府中双楼前庭。整个六皇子府,只有这一处没有水廊,不分左右阴阳男女。庭中草地茵茵,花圃茂彩,几棵梅,一角竹,散落三两长椅石桌,一间圆白小亭。螺旋而进的灰白车道,经过各片似随意却精心的景致。

马秀在渣玉山崖遭遇太子眼线,分明已灭了口,安鹄还能怀疑到泫瑾枫身上,肯定掌握到部分线索。不愧从小就是人才。只要她这里再露出一点蛛丝马迹,安鹄必会咬住不放。六皇子和渣玉山的反民要是牵扯上,皇帝回来,太子又能出一记直拳,再告谋反也不无可能。

三人说着笑着,来到士楼前。

士楼两层,建筑自然为士字型,一座竖楼连接两排横楼,竖楼单层,横楼两层。

竖楼为了光线明亮,朝南开出落地的一长面格门,格门里一条丈宽且直通士楼尽头的长廊。为了避免幽冷感,长廊不完全笔直,有时突出一座歇亭,有时横出一片花景,廊墙挂字画。竖楼因此分为前后两部分,前面为接待,议厅和宴厅,后面为六皇子属官谋士的议厅和餐厅。

因为尔日庭那半边原本就是宫里派下,遣回去的人一多,不但内务司奇怪,连奇妃都过问。兰生一律回答节省开支,等六皇子回来再说。奇妃当然不信,但太后从来主张节俭,兰生用这个借口,儿子又确实不在,就不好说什么了。

兰生这时犹豫。

第255章 丹碧

孔木影墙的墙面上钻了无数小孔,孔中穿着手指粗细的木条。每根长度相同,是墙厚度的数倍。木条如果全部往门里拍平,一整面看上去都是圆点,有点奇怪却也没那么奇怪的平墙。但从另一面,拿把茶壶往外推。从门前看,平墙上就会凸出一把立体的茶壶印。人要是大字形趴一趴,凸出的木点就会形成大字人形。

孔木影墙新造好时,墙上的图案一会儿一个样,人人稀奇得捣怪留影。墙下埋琉璃灯,夜间打起光来,还有特别效果。府里人越来越少,又没客人,这些日子才清静下来。

“客人中的几位。”钱明也笑,“娘娘想得这面墙实在有趣。”

第一排横楼底层备多间办公室,还有文库,书库和士楼大厨房。二楼十六间舒适大套间,供属官谋士居住。第二排小横楼是六皇子专用,随他干什么,反正书房卧房娱乐房健身房,她全都留足空间,内部装修配套。

为增加竖楼的内部空间,屋顶采用耳帽形,加高梁架,两边如帽子耳朵,龙骨上方为平瓦顶。

“子妃娘娘,六殿下带来的客人在士楼里等一天了。不知要怎么安排,请娘娘示下。”

路的尽头是两扇门,一道走左喜,通过仕女楼,尔月庭,惜园,直达天籁馆,一道走右喜,通过士者楼,尔日庭,珍园,直到嬉斗馆。如之前解说,一旦进入其中一扇门,想去另一边就只有过桥。

然而,白日里就算多数桥开放,两边的仆人也不能擅过。有花,钱明,簿马,小坡子这样级别的除外,其他人要向大管事们申请特发的牌子才可以临时走动。但是小桥没人看守,早先有耳目偷偷过桥,想不到尔月庭的仆人少而精,相互熟捻,生面孔根本无法装混。哪儿来的就回哪儿去,久而久之,水廊界线确立分明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