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65章 迷踪

豌豆呻吟着爬坐起来,疼得眼里冒泪,食指一根控诉泫瑾枫,“你干吗那么用力推我?还有。快放开小姐,别想趁机占便宜。”第一处悬疑立时解决。

兰生一足踏空,失去平衡,身体向后倒去。那瞬间,她听到一声急呼——兰生,视线里忽然出现一只大手。她想都不想,右手朝那只大手甩出。

啪!十指彼此捉紧,接着就有一股大力将她拉了回去,撞上一具结实温暖的胸膛,听到泫瑾枫促急的笑音。

“好险!”兰生脱口而出,没注意自己紧环着泫瑾枫的肩臂,也没注意两人相拥的亲密,但见豌豆大字趴在空空如也的车里。

注意!这里有两处悬疑。一。豌豆明明站在车夫座上,怎么倒进车里去了??二,车里本来有一人一猴,为何不见了?

兰生回头找那片红衣,却见泫瑾枫那驾单马轻辇上的灰衣车夫腾起,灵巧落在她面前。车夫抬起脸,可怖的疤痕令豌豆倒抽一口冷气,她只是微愕,然后笑了笑。

“你也回来了。”从泫瑾枫醒来到他去北关,她一直没再看到这道忠实的红影,但笃定终有一日还会相见,“你没穿红衣。”

“今日刚回府,还未及换。”红影女竟回兰生一笑,“娘娘别来无恙?”

“挺好。”兰生颔首。

红影女绕到车后,蹲身看一会儿,沿着巷子快跑而去。

泫瑾枫就道,“既然没有要送的人,还是回府等消息吧。红影擅于追踪,让她去查探比你我杵在这儿好。且小黑极具灵性,没准不久就会给我们带线索回来。”

兰生不得不承认他说得有理,这时候还管蜂橘屋的工程似乎也不太现实。于是,由泫瑾枫和豌豆分别驾车,她随着回了六皇子府,又立即派人知会工地,同时让簿马带人支援红影。

等了半日,红影和簿马才回来。红影说本来跟着脚印,却是没出两条街就不见了。簿马则是向人打听,在红影跟到的那条街上,有人说看到像是伊婷的女子上了一顶小轿,轿夫长相很普通,也没注意轿子往哪儿去。线索由此中断。

“越来越奇怪。”兰生百思不得其解,“听起来确实是伊婷自己下了车,一人走出去那么远,没有挣扎就上陌生人的轿子。小黑既然没和她在一起,却又去了哪儿?”

“无论如何,先找到人再说!”倪土不放心伊婷一人带那些新匠工,忙完手头的事就赶去蜂橘屋,不料听说这日不开工了,来问兰生原因,才知伊婷失踪。平时温吞吞文绉绉,遇到大事就特别爱睡觉的巧匠,头一回急得眼睛都不眨。

“土弟弟,你困不困?”木林被倪土拉来的,见倪土瞪他,唉呀喊糟糕,“你小子当真陷进去了,哇,死了死了,伊姑娘有未婚夫,你压根没戏。”

“等她嫁人,我自会祝福。”倪土温吞,对伊婷的感情不温吞,但绵长,“就算没线索,也不能不找,你们不去,我自己去。”

兰生对木林摇摇头,示意他别说了。

泫瑾枫叫住倪土,“你回来!”

倪土回头,面上很不情愿,“你不过是兰大姑娘的丈夫,我凭什么听你的?”

宫廷里,六皇子妃是六皇子的附属;居安里,泫瑾枫是兰大姑娘的附属。

“天已黑,外面都是都护军,又戒严又封城,你不是官不是将,出去想被人怀疑图谋不轨吗?你自己惹祸上身无妨,可你是居安造匠,会连累兰大姑娘。”泫瑾枫对这种明显的轻瞧毫不在意,相反,引用兰大姑娘这个称呼时,与有荣焉似的。

倪土呼呼吐气,最后颓唐走回座位,拍桌坐下,“到底怎么办?”

豌豆乐观,“我们把事情往糟糕处想,可也许只是虚惊一场。婷姐姐不是有未婚夫嘛?没准她从车里看到她未婚夫,急急忙忙就开了后车门追去。”

“伊婷没见过她未婚夫。”兰生记得,“而且她的性子不会闷声不响跑掉的。”

有花是女大十八变,除了仍喜欢和兰生顶嘴,稳重得多,比起说,更会想,“除非是迷了心智,伊姑娘对自己的行为毫不知觉。小姐还记不记得?柳氏姐妹的迷药就曾控制过你,香儿和凌公子。”

皇帝定了太子之后,遥空就带车非微和柴鬼回了天玄道山,连柳今今和柳浅浅也一并带走了。柏湖舟说姐妹俩还有救,所以遥空想教好她们。

“柳氏心术和心药确实做得到,不过总要面对面才能施展。咱们当时可都在车里,为何只有伊姑娘一人被迷?”兰生虽然这么说,心里一早就有的诡异感却让自己往能术偏去,否则如何解释伊婷突然下车并偷偷离开的举动。

“因为迷药起作用的时候,只有那位姑娘在车里,你和豌豆在车外。”邬梅从门外走进来。

有花高兴地跑过去,“夫人怎么来了?”

“娘。”兰生却坐着不动,“你怎会知晓此事?”

反而泫瑾枫知道孝敬岳母,起身给邬梅让了座,“对方本来想迷得是兰生吧?以兰生要挟岳母,因此岳母可是收到了威胁书信之类的东西。”

邬梅对女婿和颜悦色,道声不错,将一张信纸摊在桌上。

一到春天,就不知道是鼻子过敏还是感冒,结果今天开始喉咙疼,是感冒了。真是——

有花她们住的湖居,据小坡子说,里面的装饰与尔月主庭风格类似,家具日用都精美。当然,这可能也因为主庭里没有晃眼奢侈品的缘故,各处建筑呈现同样的明亮朝气。小坡子还很稀奇得感慨,没有奢侈品,却很华丽。华丽之中,却很温馨。每次进入尔月庭,心情特别舒适愉快。尔日庭恰恰相反,帝都贵族经典宅型,从外到里都用最好的,穷奢极侈,但和尔月庭一比,就显得沉重枯燥,走路都抬不动步子。小坡子很羡慕得总结,尔月庭是一处住进去就绝不想搬出来的妙境。

泫瑾枫再赞同不过。如果头一晚用洗手间时感觉很奇怪,还很不以为然,几日下来已经体会到那间屋子的神奇。每问兰生这样那样的东西做什么用,她总能说出一大段话,但他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仍奇怪,却越来越理所当然。昨天他去尔日庭看了看,待了半个时辰就决定死赖。他的寝居和镜月殿差不多,镶金雕玉,华而不实。冷冰冰。尔月庭里的新奇,这里一概没有。尤其居然还用马桶?无法想像!

泫瑾枫看着车厢后两扇大开的门,语气不急,“许是等得不耐烦,去大街那边看热闹了。”看兰生斜白他,他没啥良心得勾起嘴角,“我没见过那个伊婷,不过春天了,小黑应该很活泛,想讨的老婆没准就在街上卖艺。”

哈?怎么想都觉得搞笑的画面,但兰生只能忍住,“就算你说得对,小黑要讨老婆,却关伊婷什么事?她下车不可能不说一声。”

豌豆跳上车,朝泫瑾枫吐舌头,“殿下担心小姐直说就是,高高在上好似施舍,不会令人感激,只会让人讨厌,白费了原本的真心真意。”

这时,豌豆撩起车帘,才往里看了一眼。立刻惊跳,不小心撞上兰生。

泫瑾枫打量车里,豌豆乖静让开,就道,“没有挣扎的痕迹,门闩无损坏,应该是自己下得车。”

可是,感觉十分诡异。兰生看向车外,巷子比车子宽不了多少,两边都是旧屋陋舍,开个门一步就能上车的距离,也容易避开马车前面的人,躲在车后。

西城郊原来也是贫区,人口稀松,很多屋子空置,不过这年开春陆续来了不少新居户,其中以苦力居多。大概因为鸦场居安的效应,而东城属长风,她找工人的布告一向只贴西城,还带动乐福造,这才慢慢有了兴旺气象。

豌豆笑搭着兰生的半边肩,调皮附和道,“没错,想多了。”

兰生不把有花豌豆她们当丫环。泫瑾枫起初以为,因为她和父母情浅,导致不喜欢他人依附她的那种亲近。后来发觉她是真得尊重她们,在家里尽量浅化高低贵贱之分。唯有在外时,对方拿身份说事,她才会端起六皇子妃的架子。

第265章 迷踪

好不容易抱到的娇妻,泫瑾枫可不愿主动放开,直等兰生反应过来逆鳞冒刺,才不得已松了手,抱臂好似要存住那团暖玉温香。挑眉淡道,“因为小豌豆碍事。”

豌豆水雾蓄积的眼睛睁得大大,平时那么爱蹦,忽然变了扁豆,瞪看着泫瑾枫。

兰生没在意豌豆扁豆的。愕然自问,“伊婷呢?小黑呢?”

尽管新居民增加,这条巷子却是她早就买下了的,年前已全部清空,打算将旧屋拆除之后进行大项目。也就是说,这时候的巷子只有两辆车这几人。

“红影。”泫瑾枫唤出不陌生的两个字。

“你反应好不灵敏。若非伸手及时,此刻要哭花了脸蛋。”

泫瑾枫笑着,目光温和,“爱妃身边的妹妹们个个像你,识得人,看分明,这是把我当了姐夫,才说这样的话。”

“殿下想多了。”兰生不冷不热回应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