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73章 陈仓

兰生不挑队列中站第几位,而簿马他们在密道中跑得再快也有限,她稳稳跟着,腿疼肩疼什么疼一点没在意,但感觉心口那朵花形随呼吸渐渐发烫。想找到桐真吾师徒三人的决心更是清晰。

簿马大木头一根桩挡住道。“殿下有令,娘娘绝不能有半点闪失……”眼前的六皇子妃哪里是没有闪失的模样,肩上那片深红让人心惊,“娘娘为救伊姑娘而来。如今伊姑娘已平安,娘娘就应该放心了。请娘娘先回府,其余的事交给我们吧。”

不,直觉告诉她,她不能到这里中止,密道那头或许有个巨大的真相,关于她娘,她,三大能族,甚至当今为数不多的能者。这些人的命运。

簿马一对眉头皱紧到快脱落了。但根据这两年的相处,他知道六皇子妃此时的眼神意味着坚决。她是六皇子府的主人,他是六皇子府的侍卫长,她的命令是他必须服从的。尤其,印象中她还从未命令过他什么,所以她一旦说出这样的话,就代表此事没有商榷的余地。

“我跟娘娘去。但得让我走前面,”簿马招手点名,数人在前,数人在后,护全了六皇子妃,却由他一马当先。往密道那头跑去。

簿马感觉背脊冷汗直流,“末将……末将还没讨媳妇……”

“哈哈……哈哈哈!”一道黑影蹭蹭蹿下,落在兰生身旁,捧腹大笑,“原来你将木头当女儿养,如今要嫁给你相公了,你嫉妒!”

簿马终于做出了抹汗的动作。

兰生早看清影子肩上的扫帚杈杈,咦一声,“你还在这里?这个山洞没有出口么?”

小扫蹲身捉了捉她的裙边,“走密道时没发现一点铁砂末,想来想去,份量怎么都不对,除非把你装进麻袋或箱子,否则你应该没走过密道,所以和无果商量了,我再回墓中找找看。果然不出所料,你没有离开墓室。究竟怎么一回事?母大虫发威,连能者都只能逃命了吗?好奇死我了。”

兰生的裙边里藏了一整条铁砂,小扫的扫帚杈中装了几根磁铁针,这就是他能追踪她的诀窍。

兰生拍向小扫的后脑勺,“就不告诉你!”

小扫后脑勺长了眼,一下子做出俯卧撑的动作,双手双脚横跳出去,又跳起来做鬼脸,“嘿嘿,打不着。”

兰生正想抬脚踹,忽然又听到了那串尖音,比刚才要刺耳,让她生出要堵耳的冲动。也因此,她的神情变得凝重了,不再和小扫嬉闹,正经着脸,喊他带路出洞。

小扫也收起玩笑的模样,“怎么了?”

那时簿马正招呼众卫跟他走,兰生才道,“我听见一种让人很不舒服的尖声。”

“欸?”小扫转左耳拢右耳,“我为何听不见?”

果然如她所想,只有特定人群能听得到那种声音。可兰生回答不了为什么,唯有催小扫走快些,早点找出答案。

出洞并没有暗道明道,只有借助盘壁而上的凸石,有些段易平,有些段难险。那些难险的地方,功夫小子能带着兰生点石飞过,但对簿马他们就没那么轻松了。也亏得他们经过强化训练,摸窍门要比一般人快得多,虽然落后,也落得不远。不过,这点距离,足够让先上洞顶的兰生静静看一会儿周围。

洞这么高,自然上了山,只是山对面的半腰中,那片灯火照出的八角塔阁令她大为诧异。那里她过年时来过一回,陪金薇玉蕊来拜三尊,为家中祈福。当然,金薇玉蕊心诚礼拜,而她几乎将全部时间花在观察和绘制道观的建筑上了,即便夜暗,隔得还远,仍能一眼认出。

“玄清观?”

“玄清观。”小扫找着无果留下的路标。

兰生想了想,地图上看,帝陵和玄清观隔得挺远,但其实都属同一片山地。帝陵主标识是先帝陵,泫氏宗陵却占地很广,而先太子妃早夭之子的陵墓显然位于偏远地带,穿山过来,道观一下子就拉近到眼前。说是眼前,山距却不比平地的距离,不是马上就能走到的,得翻山越岭。

就是,感觉上,近得过于微妙。

“无果穿林子下山了。”她发呆的时候,小扫找准了路,笑得坏心,“咱们甩了大木头吧,正好看看他那队人的真本事。你老是吹他们比帝都里任何一支护卫都强,迄今也没露过一手,光说不练有什么用?”

“好。”兰生也有甩人的意思,当即对还在辛苦当壁虎的簿马说找树干上的路标,便和小扫下山去了。

簿马上来得一点不慢,与兰生差不多前后脚,却怎么都寻不到任何标识,差点还在山里迷了路,最后只好重新回墓室。不过,他想来想去,咬牙没有通知泫赛,反而守住了密道的事,功劳不小。

这就是后话了。

且说兰生和小扫以为要到山下,却偏了道,高低上下,眼前忽现一片平坦的峡谷。夜空出月,照亮春天盛放的野花,如幻境一般。但,幻境中发生的,未必是美轮美奂的事。

春花之上,站了三人,跪了三人。站着的,蒙面冷杀;跪着的,倨傲无畏。兰生自然不知蒙面人是谁,也顾不得猜是谁,因她通过那跪着的三人装束,发现他们正是桐真吾师徒,不由大吃一惊。

照理说,桐真吾以无辜人质威胁她娘,霍晋烧她,霍国刺她,她应该乐见三人倒霉才对,但他们真是恶人吗?他们想害得太子才是恶人,而要不是她先动手扎昏了桐真吾,霍国霍晋大概不会出手。

然而,蒙面三人,穿得是临仙白衣,蒙得也是飘飘白纱,偏偏绕着他们的风啊——

血红色。

红到她厌恶。

不料桐真吾还有力气施术,掏出一张符,随随便便就喷上一大口血,连鼻子都流下血来。她震惊不及,但觉眼前乍然黑下,几乎立刻,失去了意识。

让脚步声和说话声吵醒时,发现自己坐在一口箱子里,瞬时惊出一身汗,以为着了对方的道,要被沉尸入河或者活埋之类的。谁知,双手一推,箱盖就开了,被六皇子府的两个侍卫拿刀对准了脑袋。

兰生出了密道,果然发现自己身处洞底,但四处没有一点火光,周围都是峭壁山岩,看似落入了谷底崖底,“找出口吧,红影他们不在这里,肯定出去了。”看簿马犹豫,就笑道,“我惜命如金,不会丢了你们独自冒险去的。多一个人找,就能快一点找到,是不是?”

簿马分她一支火把的时候,显得很不情愿。

霍国不知用什么符术,借幻象藏匿身形攻击她,又识破小黑的灵觉,一剑刺入她的左肩。她以为会刺深的时候,却突然一阵天摇地动,幻象就消失了,大家都趴在地上。接下来的事完全超出了她的预料。

相对簿马和侍卫们又惊又喜的神色,并在另两只箱子里找到伊婷和小鱼的松口气,兰生却好奇得要命。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能让桐真吾师徒留下人质和香案上的布置,离开得这么慌张匆忙?再加上红影三人已经追进了密道,她进密道的决定也即时作出。

兰生奇了怪,“簿将军这一脸怀疑我要闯祸的神情到底从哪儿来的?”过去两年,她一直很安分守己造房子,要斗也是斗造斗智,文静得来。

“殿下说——”

兰生立刻打断,“行了,我猜也是。簿将军跟了我两年半,虽然我也知六皇子府的侍卫队以负责六皇子安全为最重,不过他回来才几天,你就马上效忠他了,难免让我有养了白眼狼之伤怀。”

兰生觉得是地震,还听到一种很尖锐的波音,虽然有些刺耳,倒不至于难过。可桐真吾的脸色刹那泛了青,霍国更是疼得在地上蜷缩,捂着耳朵抱着头,痛苦万分。

当时,霍晋就问,是不是那些人发现他们了,为什么他这回听不到。桐真吾额头青筋爆出,不答霍晋,反而问她对霍晋做了什么。她那时云里雾里的,既搞不清这人怎么会醒,也搞不清突来的地震和奇异的音波,唯有死守她的秘密,一问三不知。

第273章 陈仓

密道不长,约摸两三百米,就到了尽头。

簿马小心推开挡在密道口的石头,看清了外面,对大家道,“是个挺大的山洞,出去后保持队形,守护娘娘,切莫大意。”

众人喏。

白……白眼狼?簿马汗,“娘娘,不是这样的,是为了……”

“为了我好嘛。”她懂得,“那也是难过的。簿将军将来养个女儿看看,她出嫁的那天,你就能明白我的心情了。”

“簿将军,要么放我过去,我命你留守,要么跟我一起去,你只能二选一。”兰生心意已决。

被她扎晕的桐真吾竟醒过来,听霍晋说她能挡火球,天能都被她弄没了,还说猴子怪主人更怪,巴拉巴拉告状。但桐真吾的神情非但不怒,还有点高深莫测,盯得她汗毛直竖。

然后,第二波天摇地动又开始了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