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78章 调虎

王麟没好气,暗骂一句睁眼说瞎话,“无论如何,我奉命阁部和太子之命搜查过往车辆,就算子妃娘娘在车里,也得公事公办,你帮我请娘娘吧。”

霍国冷冷看她一眼,举起小东西,凑到她面前,好像是为了让她看清楚那不是老鼠一样

望着小东西可爱的圆眼圆鼻头,胖鼓鼓又黑亮柔软的肚皮,兰生却不眨眼,“不是老鼠又如何?”伤口热乎乎的,给她疗伤?“也不想想是谁伤了我。”

兰生更不在意,将精力放在外面。

“我什么声音都没听见。”无果声音无波。

车里却无半点回应。

安鹄就对王麟道,“王都尉,娘娘不应声,便是默许了,你上车看看就是。”

王麟立时盯住安鹄看,“安大人刚刚说什么?我没听清楚。”默许个鸟!默许了,他自己为什么不上车搜?!不能怪看这家伙不顺眼,当初在瑶镇就是疙瘩块,不干不脆,觉得晦气的面相。

安鹄知王麟听清了,只是不肯听话,不由沉了神色,“王都尉虽为我表弟,不过此刻你我都当值,我更不好徇私。娘娘尊贵,一般兵士怎能冒犯,我又是文官,不懂搜查的门道,王都尉就是最合适的人选。”

“吵死了。”车中传出女声,“一夜没睡好,想早点回家补眠都不行。安大人也好,王大人也好,麻烦二位赶紧看清楚,可别说本妃不配合你们办差。”

音色微沙,听得出刚睡醒的慵懒磁美,令安鹄心跳从速,忽然想自己挑了车帘。可本来不甘愿的王麟却快他一步,就此跳上车,抬手张出手掌宽的门缝,伸脑袋往车里瞧。通过那条门缝,他见兰生侧卧高高的锦被,身上盖孔雀宝石绿风袍,乌发披垂肩前,雪肤凝脂,凤目闭着还能飞挑妩媚,睫毛如蝶翅颤振,真是半睡半醒的天真娇态,美不可方物。

但那么撩人心弦的景,眨眼就没了。

王麟道声得罪,已经跳下车来,看安鹄目眩神迷的模样,神情不禁有些倨傲,“我看车中并无异样,要不安大人再上去瞧多一眼?”

安鹄听得出王麟暗讽,立刻回神,想想那车里确实无他人,但对车中人道,“娘娘恕罪,我等也是无奈,可以走了。”

兰生却再没出声,由无果催马,车轮转得飞快,拐出街道。

安鹄望着车影消失,却再度愣起神来。哪里不对呢?据他所知,兰生不时回娘家探望,尤其大国师病后,一住数日也是常有的事。当然,出嫁的女子频繁往来娘家,并不很妥当,不过六皇子在北关,奇妃随皇帝南巡,太后心肠软,导致六皇子妃与众不同。只是,昨夜今早,感觉太巧了些。兰生的娘亲,也是他的师母,东海夫人,对于筮术之精道是闻名遐迩。正逢六皇子回都,太子因病正好一睡不起,怎么看都可疑。

“王都尉,你确定看仔细了吗?”门帘一开一合眨眼间,他现在想想,自己并没有看得那么仔细。

王麟哈笑,霸王脾气来了,“安鹄,你小子别以为官阶比我高,就真能窜我头上来。我怕你个鸟!大不了辞官回家,好吃好喝好日子过过。”什么玩意儿!“我没看仔细,你难道看得很仔细?不知道自己两只眼珠子都快瞪掉了,恨不得一口……”

安鹄策马追去。

王麟顿然张口结舌,半晌后就骂,“有毛病!我就算喜欢美人,得先顾着自己的小命。”

“大人,咱跟不跟?”手下问。

王麟低咒熊奶奶,“怎么不跟?跟啊!救六皇子妃免遭狼咬,比抓没影的凶徒强得多。兄弟们,跟着我升官发财啊。”说完,动作很利落上了马。

出了不过两条街,王麟追上了安鹄,安鹄追上了兰生,马车再次停下。但这回,六皇子妃的声音已不是慵懒悦耳,而有着火气。

“安大人忘了看车底,还是车顶?”有完没完?

王麟噗地一声笑,这六皇子妃要不是六皇子妃,那就太对他胃口了,又辣又脆。

安鹄的脸上可没有笑容,“刚才有一处看漏,请子妃娘娘移步车下,如此也好查个清楚。这一切都是为了太子殿下,想来娘娘也愿意帮我们找到凶徒。”

笑声清铃一般传出,“安大人说好话都不会,你两番要搜本妃的车,不是要本妃帮你找什么凶徒,分明是怀疑本妃车上藏了凶徒,或者怀疑本妃就是凶徒。”

安鹄神情阴沉不动,“下官绝无恶意,若真从娘娘的车驾中找出可疑,娘娘也必定是情势所迫,逼不得已。”

“安大人,拜托你说慢点,别咬了舌头。除了你说得两种,本妃这时也有可能让人拿刀顶着背,还有可能让人栽赃陷害,总之各种可能。不过,安大人相信本妃,却非人人相信,看来本妃要证实自己清白,只有下车了。”车帘掀上,白皙到透明的美丽容颜,那双璨媚的凤目流转,宝石绿的长袍,孔雀羽的裙曳,比阳光更早,成为灰淡清晨中的第一道光。

兰生下得车来,虽然面带微笑,却令人觉得清远,“安大人这回还是亲自上车看吧,不然又不放心。再拦本妃第三回,就算本妃脾气好,也定要跟大人计较计较,哪怕到太子那儿去说理。”

安鹄一言不发,上车去了。

王麟发觉兰生不时抹额,不禁奇怪,日头还没出来,她就有那么热吗?他自然不知,她经历一场战斗,不但筋疲力尽,还导致小伤变棘手,能撑到现在看似如常,多亏霍国和他的貂鼠。

至于安鹄,离明白还远着呢。

霍国指了指自己的肩膀。

兰生低头,看到中剑的肩伤处趴着一只通体黑,像耗子一样,拳头大小的动物,差点惊得大叫,却赶紧自己捂自己的嘴,调整呼吸之后,才捏起小东西,扔回霍国手里。

王麟真想翻白眼,虽然安家如今捧着安鹄,他却并没有什么求着安鹄的地方,语气不阿谀,“安大人稍安勿躁,我没说不查,只不过也不能冒犯了娘娘,正请着呢。”

“娘娘?”安鹄一怔,这才看清无果的脸,“兰……子妃娘娘在车里?”

隐约听到人声,又觉得光有些晃,兰生睁开了眼,但见半张玉莹面,星夜眸,高鼻梁,瑰红色泽填出润亮的唇片,五官在棱角分明的男子脸庞上,分布堪称黄金比例,无比顺眼。她呆望着,神志还不清楚,脑袋一片空白,想这人真好看啊。

“我最讨厌老鼠。”尤其是黑老鼠灰老鼠,能立即联想到阴沟洞和下水道。

无果道是,“昨夜娘娘歇在国师府,破晓时吩咐回六皇子府。”

兰生昏迷之后,大家方知她的伤并不似表面看上去那么轻,陵墓和峡谷中发生的事又不能对任何人提,他们一致能想到,帝都最安全的地方,这时竟只有六皇子府。于是分兵几路,通知六皇子,通知夫人,通知赛世子,而无果和霍国则回六皇子府,让兰生能得到及时治疗。

“是么?”安鹄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车门绸帘。

“车里什么声音?”车外有人问。

兰生听出是王麟,心想怎么又遇到这个霸王,揉着头瞪霍国一眼,悄然坐起,从帘缝中往外看。天已经快亮,然而街巷中到处晃着火光,昨夜的戒严搜捕显然还在持续。只是她不明白的是,霍国为何与她同车,而红影小扫又上哪儿去了,感觉自己睡着的时候好像发生了不少事。

第278章 调虎

无果的语气仍板板,“是你要让娘娘下车,自己说。”

王麟快被这个苦瓜脸的家伙给噎死了。

“王都尉,不过拦车搜查,怎么动作如此慢?”安鹄一上来就针对表弟,不但不亲近,还很严厉,“分明已告知百姓今夜城中禁严,却还有马车走动,未免可疑。若正好藏凶,却因你们渎职疏忽放了过去,将来论责,王都尉担得起么?”

王麟心想没自己的事了,但冷眼旁观,暗道安鹄的眼神什么意思啊,要吃了谁似的。

“下官安鹄,给子妃娘娘请安。”身行长揖,安鹄接着道,“向娘娘报好消息,太子殿下已苏醒,但殿下同时下令,一定要捉拿凶徒。下官不敢违命,也并非怀疑娘娘,只是不得已照规矩例行办差,请容下官看一看车内。”

霍国将小东西抱回去,掏出一粒果子喂它,却不再搭理兰生。那一剑注有符力和木刺毒,对于一般能者算是小伤,可以自愈,她却昏迷发烧。师父说她耗能过多,若不及时治疗,今后恐怕会留下后遗症。小貂鼠的灵力温暖,中和符冷,也能舔出木刺来,作为主人,他只好跟来,而非想与她同车。

看她醒了,男子微微侧过脸来。无皮新肉渗血的半张魔面,吓得她急往后蹬,一下子撞到了车板,发出很大一声咚响,疼出眼泪汪汪,连忙揉头。

“你……”才说一个字,却见霍国作了个噤声的手势,她也完全清醒了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