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79章 雨过

“是,都护府将领有换值的时辰,这时已由赛殿下接管。”卫队长回答。

安鹄趁机撇头,没让兰生看到他恨深的表情,高声问,“何事?”

老道有点语无伦次。“贫道一直说东北方向东北方向,就差一条街啊!大人怎么跑这儿来了。白白让别人捡了便宜!可惜!可惜!”

卫队长道。“安大人刚才离开后,寒大将军等得不耐烦,便继续带队到隔壁街搜查,见一座院落门户大开,就派人进去看,结果发现写有太子生辰八字的布偶,香案和符纸,还有死者三人,疑是凶徒内讧。杀人逃命。六殿下和赛殿下让我来找大人,要等您共同勘察现场。”

“赛殿下也在?”安鹄没料到。

恼火之际,听霍国发出声音,自然也不是人声,但那只貂鼠从车窗跳进来,扑到她肩上。看着那么大那么胖一只“耗子”,她觉得自己还是昏过去好些。这么想着,真又昏睡了过去。

再醒来的时候,兰生又一次先听见人说话,眼皮子却似压着千斤,只能转眼珠,不能睁眼瞧。好在,那几个声音是她熟悉的,属于她娘,她妹妹们,还有泫瑾枫。

不知何时起,这人的存在居然是可以让她心安的,不禁微诧。

“太子召你去,可是对你有了怀疑?”邬梅问。

“娘也太小看我了。”泫瑾枫道,“我那位三哥虽然疑心很重,但没有把握的事是不会做的,何况还有自古传下的帝言,不到万不得已,不跟兄弟撕破脸。找我去是为了赏我谢我,如此而已。毕竟,有我和五哥在,才镇退了邪门歪道,才让歹徒内讧,自相残杀,太子才能转危为安。因此不但召了五哥和我,还有右虎大将军寒索和西平世子爷,赏了不少银子,着实让我松了口气。”

“为什么松口气呢?”玉蕊好奇。

“听小坡子说,因内务司一向拨银不足,多数日常开支都是从尔月庭出的。所以怕你大姐要说我没用,我正愁哪里赚钱去,这回赏下的几千两银子可以补一时缺。”泫瑾枫笑音动趣。

兰生想,本来就没用,嫁六皇子时正是失势。从药费到六皇子府的开销,没少跟内务司打交道。但他要么昏迷,要么远行。内务司那些人阳奉阴违,她后来也懒得烦了,干脆自己赚自己花,心安理得。大概奇妃也有数,对她打理居安造的事也不怎么说了,只让她平时少张扬。

有人噗嗤笑出,是有花。

邬梅也觉好笑,“殿下既然回来了,内务司今后断不会再克扣。我儿应该不会跟殿下斤斤计较。”停顿一下,又道回正经,“虽然找了三个替死鬼,就怕有人认出她们。”

“有人想揭穿这场骗局,就必定要出来指证。娘以为,藏了数百年仍当缩头乌龟的那些人,会因为小鬼而暴露自己的身份?那可好,我正找不到头绪,他们自动送上门。”邬氏姐妹和东海的仇。已由泫瑾枫接手。

邬梅恍然大悟,“原以为你多此一举,却是想引蛇出洞。”

“虽有这样的打算,恐怕对方不会上当。不过。无论他们出不出来,与我们只有好处。”出来,则能顺藤摸瓜;不出来。也能让太子暂时罢休。红影告诉他一切时,他就想出了嫁祸死人的主意。让寒索打前阵,把五皇子和西平世子拉成和他并肩。再加上他聪明的爱妃急中生智促成调虎离山,令安鹄分心,搜查突缓,让此计出乎意料地进行顺利。

“太子现在认定那三人自相残杀,案子就到此为止了。”泫瑾枫用三具尸身换所有涉案人的太平,太子不会再深究下去,又暗中下了一个圈套。后者虽然有点守株待兔之感,但谁知道呢?

“那就最好了。”邬梅的声音有些飘远,好像要走。

“不等兰生醒了再走?”女婿留丈母娘,感情不错。

“她只是累了,又止了血,躺几日就好。”已经习惯了得母女相处模式,改不掉。

“白岭师徒三人,娘觉得当如何处置?”泫瑾枫最后问道。

邬梅对这些却十分漠然,“我已经都交给你了,能者能族再与我无关。”她无能报仇,无力纠结,交给新一代去想,去做,去决定。她来,只因为关心她的女儿和女婿。

“梅姨。”金薇不知道邬梅的托付,仍尊重她的意见,“姐夫并非能者,他们绑人,也是想您出面。”能者之间的冲突,当由能者解决。

“那就由你去和他们打交道吧,娘还要照顾爹,精力有限。”听得够多了,兰生睁开眼,发现躺在自己卧室的大床上,百叶窗合严了,看不到外面白天黑夜,但木屏翻开着,透见楼下天光明亮。

门前楼梯口坐了一人,闻声而起,走上来,倚着门,似在望她。

“殿下怕传染还怎么?离那么远。”她侧头回望,看他那样就嘲。

蹬蹬楼梯响,有花和玉蕊冲上来,一个扶一个看,终于放心了的模样。随后邬梅和金薇也进了房间,两人没有围过来,还是酷酷的妈,还是冷清的妹妹。

“我不行。”除了自家人,金薇从没见过其他能者。

“你是明月流和东海的后人,也有天能,为何不行?”金薇当明月殿大司女的时候,皇太后就大赞她才德双全,具有主领者的明瑞才智。如今只当个挂名的天女,闲职的教书女先生,全职的“家里蹲”大小姐,未免大材小用。

泫瑾枫语气沉冷,插言道,“如果是我,不知道会不会失手弄出人命。只要一想起来他们让你大姐受了伤,就有点忍不下这口气。”

金薇立刻答应,“好,我去跟他们谈。”

“谈什么,骂醒了,再赶走就是。”兰生亦不是良善脾气,“让他们今后别没头没脑做事,能者如今是弱势团体,先保自己长命,再多生多育,数百年后也许就能不怕强权者的迫害了。”

邬梅无奈笑道,“你这孩子说什么胡话?自古能者就是少数。”

“对了,既然是少数,未必一定要服从多数,但不要以为与众不同就得意忘形。越比他人优越,越要不显优越。越显优越,越遭嫉恨,越是孤独。而且,连普通人的平均寿命都达不到,也就是无法保证基本的生存,凭什么得意?可怜才对。”

兰生从确定自己有天能起,就尽量去忽略。不是随大流没出息,而是适者生存。优越感也非自信心,是自信心过于膨胀,起到的作用往往负面消极,失去合群的能力。人不能独自生存,合群力是最重要的生存力,能者将自己孤立出去,最后只有被多数人抛弃。

邬梅哑然。能者优越天生,往往将自己放在凌驾于所有无能者之上,同时又嫉恨比混血能者优越的母族,结果反而让人利用了。兰生明明早知自己有天能,不优越不骄傲,一直和平常人一样踏实生活,心情总处于惬意舒适中,连她这个当娘的,都羡慕。葛婆婆摸兰生的骨时,曾说兰生会以不变应万变,或者不是敷衍?她的女儿,或者真能成为可达所说的,能族希望。

“大姐”玉蕊呐呐,原来自己一直觉得孤独,是因为优越感。她以为自己悲天悯人,以为自己总想着众生,却发现从没将自己当成众生的一员。爹病倒后,金薇姐姐也曾感慨过,说如果有一天自己所有的天能通感消失了,就不知道自己还会什么,要靠什么生活。而她,现在才惊觉!

“大姐我累了。”兰生赶人。

她是病人,当然她最大,谁也没嫌弃她态度骄横,走得还很自觉得快,转眼之间,就剩了倚门的那个男人。

“包括你。”兰生挑眉。

但那个男人不是她差使得了的,一向作自己的主,往她床前走来。

“泫瑾枫,你想干吗?”她躺着,但全身开始长刺。

“我也累了。”他边走边脱去外袍。

不像她穿衣服里三层外三层,此男很奔放,外袍里衣统一件,脱了就露硕美的上身肌理。他腹部的伤口愈合良好,绑着一层薄棉纱,一点不影响矫健的身形。如出猎的豹,优雅,冷静,感性,危险。

她立刻撑起身,却没他的动作快。他大手按在她的伤肩,不必用力,稍加一点刺痛感,就让她躺下了。

“疼。”但她故意夸大。

“啊,是这边的肩么?我以为是另一边。为夫不好。”他道歉无诚意,笑得无比恶劣,“快让我瞧瞧,别裂了伤口。”

修长的手指灵巧捉了她的衣襟,要探——

今天四千字大章。

这个月每天11点以前,写多少传多少,希望能多些4000字的大章,还八九月的欠债。11点必须睡觉。

亲们向聆子学习哈。

安鹄无言,但咬牙心忿。他要掰倒的,是六皇子的尊贵;要击溃的,是兰生的骄傲。然而,几番交手,都觉得自己被羞辱更深。

兰生看安鹄一直低着头,抱拳死紧又颤,就知这人多半又假想他自己成了受害者。

“安大人都抢不到的功。卑职跟去又有何用。再者,说凶徒中有人逃了。万一惊扰到娘娘的马车。守着娘娘,没准有出乎意料之功。而且六殿下比安大人大方多了。”王麟笑嘻嘻。

“本妃虽想接受王都尉的好意,但你毕竟有任务在身,如果安大人心情不好,问你一个渎职疏忽,本妃就对不住你这个同乡了。天色这么亮,路上很快就会有行人,而我的兄弟又会拳脚功夫,王都尉不用担心,回吧。”兰生一说完,无果同时驱马,车轮重新滚动起来,但走得不急不缓。

搜一辆马车并不需要花太多时间,尤其国师府的马车不大,所以安鹄很快跳了下来,两手空空,但仍摆着一张公事公办的脸。

一队东宫卫飞骑而来,最前面是个模样可笑的老道,大喊安大人。

王麟一想有理,率众赶回之前驻守的街口。

坐靠窗口的兰生闭着眼,感觉出了一身虚汗,再听无果说人已走远,才道一声行了。

高叠在车的一角,整齐方正的锦被忽然变成长条形,霍国就此现形。原来从第一次搜查起,他就躲在了被子后面,用符制造出他人的视觉幻象,以为角落里只有被子。

安鹄没好气斜睨王麟一眼,向兰生躬身回禀,“娘娘车上并无异样,但下官也只是小心行事,娘娘莫怪罪。”

兰生心思百转,目光十分疏离,声音却软,“安大人不必告罪,要怪就怪六殿下从前太受人们关注,连带本妃也好像成了居心叵测的人。但我夫妇二人身正不怕影斜,你怀疑本妃,只管搜只管查,本妃一定配合到底。不过,劝安大人一句,太子殿下重兄弟之情,你既是他的爱将,也该向太子看齐。老对自己人疑神疑鬼,真凶岂非轻易逍遥法外?”

第279章 雨过

安鹄回头,却发现兰生已经进车内。他若没有怀疑她,找到凶徒并向太子邀功的,就该是他自己。真让兰生说个八九不离十,因为对她疑神疑鬼,反而错过真凶。他恼极。但除了自己,也无人可怨,连告退的礼数都不做,上马就催走了。

王麟却还停在车外。油腔滑调说话,“子妃娘娘,卑职送您回府如何?”

“都尉大人不去抓歹人么?”兰生声音细轻。

天能并非万能,要付出代价之外,亦有局限。视觉不能取代触觉,如果安鹄对假被子踢一脚或突发奇想翻一下,就会知道不对。且幻符与能者资质相关,资质越好,维持的幻象就越久。而当兰生说行了,霍国出现,幻符上的符文已经全部不见。安鹄只要耐心多纠缠一会儿,就可能让六皇子陷入万劫不复。然而,这便是天时地利人和,缺一不可。

兰生吃力脱开风袍肩袖,见白衣上已成一大片鲜红,就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。她不知幻阵的威力,就想当时伤口不深,后来分明也止了血,为何现在才血流不停。

安鹄看卫队长,“你说。”

兰生语气柔和,其实是没力气的缘故,“安大人怎么空手下来了?”遂对王麟说,“王都尉,你再上去搜一次。”

王麟看安鹄吃鳖,心中暗爽得很,“安大人,你说呢?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