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85章 黑马

兰生可以感受到她们的迫切,却也实在大不以为然。这大概因为她不靠父母的财富和地位获取自己生活的资本,所以即便保不住六皇子妃的头衔,都不算糟糕的情况。

三人说得热闹。大家也听得热闹,但兰生留意到,一向对泫胜关切的朵蜜,今天没有追击。置若罔闻,和泫悠然这个好姐妹自得其乐的。朵蜜也十六了,在她看来还小,在大荣却是可以谈婚论嫁的黄金年龄。而泫胜的婚事,说是被迟迟未定世子妃的泫赛耽搁,不如说他自己乐得晚点被套牢。他原本对玉蕊相当有意思,大概知道不可能,很快就放弃了。

难道朵蜜也放弃了泫胜?若真如此,是泫胜的损失。朵蜜是帝都娇小姐中难得保持着真性情,而且挺聪明的一个。适合泫胜这不爱动脑转弯的大高个。

太子纳良娣的喜宴,贤妃这么说这么做,完全没把南月氏放在眼里。虽然国师府作为娘家,没人来出席亲家的宴席,但六皇子妃是南月大小姐,因此不少人想看兰生的反应。却见她一旁安静,毫无神情波动。

兰生当然听得出贤妃对她家的傲慢无礼。不过贤妃这么说话,自己绝不是最不高兴的人。她看那些已将自己女儿的名字放上太子妃竞选名册的夫人们,个个脸色不好,尤其是安夫人。钦天监和大国师的不和是易经派系的不和,但京朋这两年在朝政上的干预已威胁到了安相,随着京氏和朵氏的联姻。安氏也急需利用女儿找到盟友。还有什么盟友比皇族更好?安纹佩在连失了六皇子妃,东平世子妃,西平世子妃之后,太子妃就是她为自己为家族争取尊贵的最后机会。

安相夫人听到女儿的名字先安定,再听到京玫的名字,心中却是一惊,就道出大家的疑问,“京大人还有一个女儿?”

白氏神情平静,“京玫与京秋同父异母,她在京氏本家族地出生,由祖父母带大,如今也到了适婚的年龄,过年后我让人接到帝都来。她性子偏静,一直居府不出,所以见过她的人实在不多。”

贤妃嘴上说是太后选的,但她怎么可能不过目,一句话就透露出来她看过那位京玫,“性子静才好,别看男子们在外撑天立地的,在家总有些孩子心性,需要静性稳重的贤内助。而且太子要年长不少,像京玫那般,比同龄的姑娘们要成熟懂事,夫妻也容易培养感情。”

安夫人一听,什么意思,这是内定了京玫?当下面色不悦。

太后就道,“哀家和贤妃觉得三位姑娘各有各得好,但毕竟是太子正妃,还要由太子亲自过目挑选。没准太子喜欢活泼好动的性子,或者知书达理的才情,全看本人的意愿。大选定于十五日后,姑娘们需要准备些什么,内务司会发公文告知,哀家也会派宫人传授她们大殿正仪。到时,除了哀家和贤妃之外,淑妃也会帮我们过眼。太子是储君,太子妃之位多重,想来你们都十分清楚,所以我们也会不偏不倚,选出最适合当太子妃的那位。”

安夫人并不因此释怀,“太后娘娘,别的臣妇可以不说,但京大人家选送的是庶出女儿,比起我们各家送选的嫡姑娘,是否不太妥当?”

太后道,“这回选送,哀家并未说必须是嫡女啊。”

白氏开口,“安夫人不知,京玫也不算是庶出。我家大人少时在本家娶过一妻,后来离开家里入仕,娶我为平妻。我那位姐姐极孝,多次婉拒入都,留在本家照顾老人们,大人和我亦十分敬重她感激她,所以她的独生女也是我京氏嫡二小姐。”

无人知道京大人娶了两房正妻,且这种事也不可能由白氏信口开河,安夫人就不好再挑刺。她们多心知肚明,钦天监曾有发妻,再娶白氏为平妻,此事之后大有抛却糟糠之妻的苦涩真相,而京玫比京秋年纪小,显然年少的纯情难忘,恐怕就不是京大人那几房妾室给白氏心里添堵那么简单的。

不过,在兰生看来,是白氏棋高一着,豁得出去。她因此冷冷一笑,笑某些人为了抓紧权力,连自己的伤口都能拿来换富贵荣华。无论如何,太子妃将在张,安,京三姓中产生,也可能是未来的后族,从此攀登上极贵极富。只是,登顶之后,总要下山吧。

用过午膳后,太后要去小歇,贤妃也不想将宴席办到晚间成为正式的婚酒席面,因此暗示大家都可以散了。

兰生巴不得赶紧走,但太后让她和于丹一起出宫,走出没多久,又让东平和西平两位王妃喊住,西平王妃同于丹一旁说话,而东平王妃和她闲话家常。

她本来也不那么在意,可看东平王妃让身旁的伯嫚先走,伯嫚淡然真走了,就觉得怪怪的。她一向往外跑,和各家夫人小姐不怎么往来,加上泫瑾枫不在家,宫里也很少走动,伯嫚却是主内的人,所以圈子不一样,见面极少,沟通为零,只记得这两位的婆媳关系还是很不错的。

“你这丫头眼尖,瞧出我俩不痛快了吧。”东平王妃的眼更尖。

今天第一更,第二更会比较晚。

感谢亲们支持!

东平王妃却不放了于丹,“我的儿,可别信了西平王妃,她家大儿的主,她作不了,不然怎么至今还没将儿子送出去?”

太后啧啧,“活到这个岁数还能开眼,还好是我们妇人家闲聊,要是让你们夫君听去,可得气急跳脚,明明要给儿子娶媳妇,怎么给送出去了?尤其还是西平王的嫡长子,把他送人,将来西平王位传给谁。”

西平王妃颇认真看着于丹的背影,心里确实很满意,但她没再多说什么,就好像刚才只是玩笑,坐下时已经完全不见半点对于丹的兴趣了。珍贵之物,越在乎,越不得。她视线掠过贤妃,暗暗希望太子妃大选早些出结果。她与东平王妃私下交情很好,两人交换一眼,东平王妃就领会了。

“太后娘娘刚才说要商量太子妃之事?”东平王妃开这个口,就不会引起贤妃疑心。

“不如就这会儿商量吧。”

西平王妃直笑,“传给胜儿,他比哥哥乖,特别听我的话,不能怪我偏心。”

太后点头,“趁着各家夫人都在,省得哀家再请一次客,就想将太子妃的最后三位人选公布出来。不过,要是大家觉得不好意思,可以等正式旨意下达。”

众妇一听,纷道无妨,请太后先告知。

贤妃也道,“您老人家不说定下还罢了,要说不说,挠得人心痒,哪里等得及颁旨?快让我听听是哪三位千金,万一都是我中意的,可又如何是好?”

太后作势劈东平王妃的手,“去,去,你儿子已娶了最灵娟可人的媳妇,你这个当婆婆的,还拉着人家未出嫁的女儿作甚?像爹像娘都无妨,最重要是让你们能喜欢得不放手。”又笑着对众妇喊话,“家里还有儿子没娶正经夫人的,可来我这儿排队。横竖东平世子爷是不行的,就算丹儿肯,哀家也绝不肯,非正室不许。”

西平王妃就笑着上来,拉住于丹另一手,“我的儿,快快跟我坐去,我就将西平世子爷送你。”

第285章 黑马

兰生很怀疑,安纹佩那么积极争取表现,却是否知道太子是个怎样的人,成为她的丈夫后,她所得到的富贵又是否真能令她满足。不过,自己是管不着了。

贤妃说笑要同西平王妃争于丹,太后却心中有数,对安静的兰生道,“兰生啊,丹儿本就住你府上,干脆你俩坐一席,免得让这些婆婆级的长辈吓坏,一天都留不住,明日就跟哀家吵着要回家去。”不但解了于丹的围,还解了兰生的围,放她回自己席位上,不必再给贤妃当小媳妇。

兰生便领着于丹过去。

“都中意也不能让太子都娶了。”太后幽了一默,贤妃和众人捧场笑,但眼中热切不减。

于是,太后说出三人,分别为大学士阁张华之嫡长女张茗芳,安丞相之小女儿安纹佩,和京朋之二女儿京玫。前面两位没有意外,但京朋二女儿京玫的出现令大家感到诧异万分。京朋和正妻白氏只有一女,就是京秋,谁也不知他还有一个女儿。

贤妃来扶太后上座,同时凑兴,“朵姐姐,你就罢了,不如我代你跟西平王府一争。我儿也没娶正经媳妇呢。”

太后走了上来,在她身后,宫女们簇拥着的,还有武洲第一美人于丹。后宫美人何其多,春花秋月,夏艳冬香,而于丹在这些美人中仍显出了自己特有的纯美灵秀,是不染深宫后宅的烂漫,一下子吸引了她们的目光。

东平王妃与太后一向亲厚,同众人行完礼后,立刻拉住于丹的手,跟太后笑道,“这真是于广原的千金?看于广原的大胡子骇人,怎么也想不到他女儿如此灵娟可人。都说女儿像爹,我瞧着八成是像了母亲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