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90章 塌墙

“那倒没有,只是外墙下为护城河,护城河通外河,正好大河涨潮,连带着内墙也被水冲坏了一部分。”城将想,他虽说得不严重,其实却真严重,内外墙都出现损毁的情况,当差以来头一回碰上,“而且南角城墙前两年才整修过,还是太子殿下最先留意到损耗的情形,向皇上提议,并负责修造工程。”

这位庶出的南月大小姐曾经连存在都几乎不为人知,而今与渐渐没落的国师府相反,是南月女儿之中最闪耀的一位了。六皇子妃的名衔固然高贵。真正闻名的。却还是她所掌造行的本事。从神仙楼开始,到水廊云桥,金扇顶嬉斗馆,以及鸦场的焕然一新。居安造又拿下了蜂橘屋的重建。名气大到连外郡的巨贾富商都捧金来求造华屋。

都说六皇子妃厉害。城将从前只是那么听说,今日见到了真人,但看她几句话似有差遣她夫君的霸道。不禁偷瞧六皇子的表情。

“六殿下刚才说过,不怕别的,就怕有人蓄意……”城将呐呐。

“刚才有人扔上爆竹,炸到兵士可不就是蓄意?至于城墙坍塌,多半因为老旧而已,不必大惊小怪。我问你,城墙破了个大洞,除了你和你的手下人,是否见到可疑人物或可疑事态出现?”泫瑾枫眼角一拐,发现茶亭里所有人因他的身份而集体惊跪。

泫瑾枫眉梢但挑,“此将就是太子党羽下的小耳目,而如今帝都中,又哪里没有太子的耳目?不过,换句话说,我要是太子,他们也会是我的耳目。他们怕得是太子这顶储君金冠,而不是泫澈盛这个人。”

兰生领悟,“那就算不得耳目,只不过是墙头草,两边倒。”

“我媳妇就是聪明。”泫瑾枫笑,“再者,他便去夸我,我又没说太子的坏话,死得大概是他,无缘无故说出工程的事。要知道,太子殿下可是在那批劣质墙砖上赚了不少呢。”

“渣工?”兰生方才彻底明白。

“你是行家,等会儿一看就知。”泫瑾枫忽然隔了帘子吩咐外头的东城将,让他派人将这件事赶紧报去东宫。

“也不知刚才谁说城墙坍塌事小,找泥水匠就是?”兰生调侃他。

泫瑾枫一本正经,“越想越觉得你的话有道理,城墙是帝都防御最后一线,不可不重视。既然那么重要,我一人可承担不起,还是请太子亲理得好。”

“顺便又讨好太子一次。”谁造得豆腐渣,谁来收拾,免得让别人看出端倪,留了尾巴。

泫瑾枫不应对否,只道,“你是一看就知的行家,知道就行了,但有什么话,同我回家再说。”

兰生蹙了眉头,难道城墙塌洞也是他搞出来的花样?为什么?

一路疑惑到下车,她才发觉,所谓的东城南角,组合非常奇怪。东城墙和南城墙不是直角连通,各自接着一边山。山向水,就是一面天险绝壁,绝壁下急流的河。护城河就从这条大河开渠引水,每逢涨潮,对南角的冲力远大过别段城墙,才容易造成墙面水蚀力破。而为了军事上支援的需要,两面城墙之间由山下各坊的墙接通。本来不能走人的坊墙,因为要接城墙造,造似小城墙,有狭窄通道,可容两人并齐走。

但这不是重点。

重点是,此山,叫渣玉山。

出城门,登上小船,沿护城河去勘察损坏的外墙,却也是兰生头回看到渣玉山的峭壁,黑夜漆暗,它仿佛被巨斧劈成了三棱直面,火光都照不见一棵树,只有嶙峋山石,怪不得笃定为天险。

当小船靠近渠口,已是退潮时分,城墙上和船上的兵士们纷纷举明火照亮,能看到墙下基石,塌落了砖的一片大洞,以及周围尚算完好的墙面,她脱口道,“这里的墙段最近才加固。”

城将惊讶,“子妃娘娘说得不错,几年前重修之后,每隔数月就要请匠人们来维护。”

兰生指着人工河渠,“重修城墙时,那条水道也动过工么?”

城将连连点头,都快佩服她了,“子妃娘娘又说对了,工造司看过城墙后,决定拓宽水渠,拆除原来的截水阀门,将护城河的死水改为活水,同时引入东外城,解决饮水紧缺的困境。”

兰生正要说工造司的想法是不错,可惜斜渠的角度不对,亦有胡造一气的嫌疑,才会在涨潮时出现漩涡流,但看到泫瑾枫要笑不笑的模样,想起他让自己少说,于是沉默。

沉默归沉默,眼睛可一点没闲着,自己拎着灯,一处不漏看。上岸再去看内墙,虽比外墙的洞小,基石上方少说不见了百块砖。然后疑问就来了。

城墙的构造一般为木架泥垒加内外两层砖和混泥石基,说简单点,外墙内墙中间是实心的,但坍塌的这一片里面却是空的,所以内墙才会直接遭急流破坏?

趁着泫瑾枫和城将在另一头说话,兰生伸手往墙里抓一把,没怎么用力,手中就抓满了。拿出来揉开,发现不但泥松质脆,还混着不少草秆。这么弄就跟沙堆差不多,水一冲全散。太子既然是大赚了一笔,偷工减料也在她的预想之中。她蹲下身,借着光看了又看,不过——

忽听一片喝驾声,兰生站直,退到了自己的马车旁,但见一队飞骑,领头是安鹄。他快速下马,瞥一眼兰生,就大步朝泫瑾枫他们走去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城将虽不希望六皇子问得太仔细,免得到头来自己成了要负责的倒霉鬼,但六皇子用“墙塌就补”四个字打发自己,也太草包了。当然,大事化小对他只有好处,讪笑着道是,正要退下。

“且慢。”有人装草包,兰生却不想当草包之妻,对城将道,“六殿下同你说笑罢了,城墙为帝都最后一道的防御,不管什么原因发生了坍塌,都是大事,怎能不亲自去看一看呢?”说罢凤眼一转,瞥向泫瑾枫。淡淡抬眉。

茶博士几曾见过金锭,感激涕零,磕头拜谢。

兰生跟在泫瑾枫身后走出去,又听泫瑾枫同城将说话。

“六殿下,刚发现东南城墙发生了坍塌!”春夜不热,那名城将却满脑门的汗。

朝廷里见过六皇子妃的人不多,但六皇子妃的名声这两年鹊起。谁不知她那间造行建成的嬉斗馆,是连太子在内,贵族和名门公子们最喜欢的消遣地,而各大府邸兴养起来的摔角和斗士,也是为了参加嬉斗馆里那些竞技。据说只要进去过嬉斗馆的人,很难再适应别地,以筵席能办在嬉斗馆为荣。

“你会不会说话?当那么多人的面说城墙整修才两年,又提到太子负责工程,岂非指我皇兄有疏怠之嫌?”

城将全身一凛,惊吓道,“末将绝无此意,就算借末将十个胆子,末将也不敢说太子的不是,请六殿下明察。”

泫瑾枫的声音妖冷,“既然没那个意思,今后说话就要多过过脑子。本殿下今日只是代班,那些话听过也就罢了,但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尤其想往上爬的那些人,背着你偷告一状,别说这身将袍,小心脑袋搬家。本殿下看你挺老实,提醒你。”

泫瑾枫果然不紧张,坐姿松垮,拿着茶杯却好像喝酒的架势,“墙塌就补吧,跟本殿下报什么?难道本殿下看起来像泥水匠?”

兰生噗嗤笑出了声,荒唐昏庸的六皇子之名是这么来的吗?

第290章 塌墙

泫瑾枫垂眸沉吟,然后对兰生道,“兰妃随我一起去吧,横竖这茶亭也待不了了。天色已晚,又只有一辆马车,等我巡完再一道回府。”

兰生当然注意到人们跪了一地,而心里更想看城墙去,有人请,正好。

泫瑾枫从腰间荷袋中拿出一锭金子,轻放在桌上,对茶博士道,“茶虽粗苦,米糕却糯香清爽,本殿下和兰妃娘娘颇为喜爱,所以赏你了。本殿下平时可不那么大方,算你今日有财运。”

城将点头哈腰,对六皇子的看法改观三分,想这位殿下跟从前比起来懂了些人情世故。

兰生上车后,静静看泫瑾枫一会儿,语气平淡,声音轻软,“你如今怎么只装一半的没出息了?不怕太子眼线搜集,到太子那儿把你一夸,太子立刻起杀心?”

六皇子面上明显不耐烦,可到底站了起来,“城墙立那儿多少年,也该是时候塌一塌了,正好可以趁此修缮和加固,算得什么大事?”

东城向来事端多,百姓穷苦,鱼龙混杂,再加上难民顽民,遍地的硬骨头,啃不动又没有油水。只苦了守东巡东的这些兵将,常要提心吊胆,防着老百姓闹事,还得应付上官问责。

好比这会儿,城墙居然破了老大一个洞,他心里是咒骂连连,想自己也太倒霉。不过他想,碰上六皇子可能要比西平世子好应付些,毕竟前者是出了名的,吃喝玩乐的主,不像东平西平两位世子爷,已担当数年的都护军领将,兢兢业业,难在他们手下摸鱼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