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95章 无战

兰生好笑,“谁拦着你们开门面了?又不是我的独创,和你们前门做买卖后面住差不多,但我不能开六皇子府大门接活儿,鸦场又远,才想出这办法。邱穆,你最近买了园子,当我不知道还怎么?”

兰生目前的想法是,将经营和工场分开,在西城设立固定门面。进行市场营销和客户咨询商谈等对外业务,而鸦场就完全是制造场,包括组装部件和家具,研发新材料,设计部等等。而且,她当时低价买到西城最好的两条街,也到了开发的时候,营业所设在西城。方便她随时跑工地。

她和木林一样,认为这是居安内部决策,所以好奇邱穆提出来的目的。

兰生对这个过程很清楚,她就是不懂规矩。才变成白羊待宰的。但这时往回看,危机也是时机。一点都不错。

“当初常豪说是说不管其他造行了,其实就想把行会架空。连东市也不再让其他人驻进,虽说咱们如今已不用靠人站墙角等客上门的法子——”起初以居安造的分派为主,然后行会越来越团结,各造接大活时都会优先与行会中的成员合作,再就将长风无视的一些领域拾起,渐渐打开了局面,“不过,兰大姑娘想到开门面这么好的揽活法,却不能不管咱们。”

木林嘿笑,“兰大姑娘说反了,是我休她才对。”

“你敢,我就把你赶出居安造。你自己娶错了,当然是你媳妇冤枉。”兰生撇撇嘴。

“凭我现在的名气,那叫炙手可热。居安不留爷,各位,想留爷的,举手。”木林耍宝,看人人不理他。一只手都没举起来,不禁丧气垂头,“兰造主说得再对没有了,让我媳妇休我罢。不过先行行好,给我一媳妇再说。干咱们这行的。僧多粥少,难啊。”

这里没有六皇子妃,所以兰生同众人大笑,很欢。

例会未必每次都这么愉快,有争执有冲突,也有不满和不安。不过到了下个月,大家还是会聚到一起。两年来,该走的都走了,该留的都留了,新来的都有觉悟。所以他们明白一个道理,想要不被长风造欺压,就必须自己抱紧团,关键时候一起出拳;想要发财,要靠真心的合作,而一旦决定合作了,正面一套背面一套的虚伪就立刻出局。虽然有三家选择长风而离开,但更多是加入了又被剔除。成为北联守则的试金石。

快要结束时,乐福造的掌事跑进来,报告了大家一个最新的。关于长风造的消息。这日早上,常豪同万和楼签了一纸契,将在两个月内,以八百两的造价,把万和楼建为帝都第一酒楼。

兰生反应很淡,“这回常豪没来真有理由。客户至上也应该。”

木林习惯兰大姑娘时而迷糊这么一下子,其实当成讽刺来听。完全得恰到好处,因此笑得抱肚弯腰。与一众的皱眉相反,“不但客户至上,还是挑战兰大姑娘的神仙楼。神仙楼三个月造成,常豪只用两个月。”

的确。众人一致点头,同意木林的看法。

长风造原本就因内斗拖累,到了常海一任,更是争得激烈,而常豪上任后,内斗表面上似乎平息,但就他拼命讨好权贵来看,虽为造主,却没有造主的自信,显然仍感威胁,才需要上层护航。然而,城墙事件虽小,本可以安静解决,工造司却对长风造罚银剥权,大有放弃长风的意思,也终于让长风走到了存亡的转折点。

长风进退两难,权贵们对它说翻脸就翻脸,民造有了团结不甩它的行会,迫使它要有一场卷走衰运的大胜利。身为造主的常豪,要么被野心者赶下台,要么亲自主持来获取这场胜利。只是这胜利,不能从正进行的大工程中取得,因为太理所当然;也不能走中规中矩的路线,必须要非常出挑,可以立刻重振声威。

听上去很难,但有过先例,循一条白羊祭——神仙楼——居安奇造的路走,即可。所以,才传来了这么一则消息,如果不是别有意图,重建万和楼根本无需宣扬。

兰生听这一言那一句的话,只道,“各位是不是想多了?常豪是万和楼的常客,万和楼又年久失修,我看着离垮楼的日子也不远,两者一拍即合,情理之中。而且,以长风目前的人力,两个月建成属于应该。八百两自然是友情价,但不算最便宜。”

友情价?谁跟谁有友情?乐和知道安国侯府的少夫人京大小姐是万和楼的东家,那样的贵妇与常豪不可能论友情价,必定是各取所需。

他就道,“八百两不算最便宜,可如果要造帝都第一酒楼,那点银子肯定不够。帝都最好的酒楼之一醉仙居是长风所造,一千八百两,还是十年前的造价。”

木林想激发兰生的斗志,接过去道,“也就是说,常豪宁可倒贴银子重造万和楼,为什么?”

兰生没斗志,或者说,对斗长风没志气,这般回答,“他傻。我们开工,风吹日晒雨淋很辛苦,却是为了赚钱吃饭。倒贴银子倒贴人力造什么第一楼,常豪是傻得冒泡了。白羊祭那会儿原本是二百两的宅造,我还千方百计想保本,不愿贴一文自己的钱进去。后来换了地主,增加到数千两的投入,我也是确信能卖出高价,才帮雇主狠砸下去的。而且,我如果是常豪,找谁也不找万和楼的东家合作。”

给褐四他们吃馊菜的京秋大小姐,只怕哈哈豪爷倒贴银子都讨不了好。虽然兰生没有“斗志”,倒是对这么一种贪小便宜和哈哈吹牛的组合很看好,觉得他们会带给自己惊喜。因此乐和说还是派人打探详细得好,她并未说不。

而兰生还有另一份不能开口说出的好奇,长风能造一座怎么第一的楼来?她来帝都的时候,长风之能远不如它的霸道蛮横闻名。只有,醉仙居老矣。

可长风要挑战居安!兰生不会做出也造第一楼这样幼齿的事,但却隐隐期待认真凭造艺来较劲的百年霸造。浸着数代常氏大匠的传承,精养了百位以上的巧匠,还有一呼万应的能工,兴衰决胜的天时,熟悉长风的地利,还有这些人和,她终于能看到令自己心折,完全出自大荣本土建筑师们的,最瑰美了吧。

“兰大姑娘这表情是对长风有所期待吗?”走出乐府,木林留意到兰生的自我沉浸。

“背水之战的战果,怎不令人期待?”兰生承认。

木林暗想果然是真正喜爱工造的人,但还是打破她的幻想,“只是背水之战由常豪来打,劝兰大姑娘别期望太高,纵领千军万马,废木却不能一朝就变成造材。兰大姑娘既无打算用药汤浴池对战,大伙都学你一般淡然罢。”

“药汤浴场对战第一酒楼?”兰生忽然想起刚才众人看她的眼神,也是殷殷期盼?

对于她的迟钝,木林只能无奈,“造主你才发现啊。”

兰生笑声爽朗,“完全不同的建筑,基本没有可比性。”

“兰大姑娘一说起工造,冷静得好没意思。”木林哀叹,“造得虽然完全不同,比得是居安和长风哪个更强啊。如果我们居安胜,就是北造真正的行首了。”

“然后呢?”兰生问得神情认真。

“然后……然后官造民造都是居安占最大……大家发财……”说着说着,在兰生的目光中,木林期期艾艾起来,抓着脑袋,“反正是好事。”

兰生不以为然,“居安变成长风了,有什么好。”

木林顿时哑口无言。

“我希望居安造不要跟别人比,只要做好自己,别辜负那人取居安二字的真意。”天大,地大,居安造不用大,让居者安然就好。

又过了几日,长风造要将万和楼建成第一楼的消息满天飞,但出乎兰生意料的是,还有一则消息比万和楼重建的消息传得更烈。

人人议论:居安造的药汤浴场,长风造的帝都第一楼,哪个将会更出色呢?(未完待续)

此事议完。邱穆就说到居安造要在西城开营业所的事。

木林抬高两道眉,笑邱穆,“你个肥手獭,比齐天的手还长,我们居安造开营业所这种事,也需要拿到行会来讨论?”

邱穆竟把泫瑾枫抬出来,“你们笑啥?兰大姑娘管着居安造的银子,那位六皇子还不跟我似的,只能眼巴巴干瞧着,难道兰大姑娘是母虎吗?我媳妇待我好就行了。”

兰生但道,“如人饮水,冷暖自知。”

“四造不参与工造司的竞优,确实想帮有心参加的各位提高成功率。北联是盟,不是一间大造行,自然各有各的利益,各有各的展望,但大家通过的北联守则,就是希望规范所有造行的行为,给予公平竞争机会的同时,能共同发展,并以团结之力同大民造和官造匹敌。所以,我们退出既然出于自愿,各位不用介怀。”常豪让兰生坐得第二把交椅,别的都还好,就是常常要她说很多话,有点头疼。

邱穆嘿笑。“木哥这话谦虚。居安造一举一动就是咱造行的新风向,开营业所这么大的事,怎么能不跟大伙讨论讨论呢?”

虽然在她看来,邱穆媳妇挺难打交道的,就算在外也不给邱穆面子,万事以银子为第一考量。邱穆好歹是一个造行的东家,每月只有七两银子的零花,据说因为去年接得工造不少,所以给涨了二两。说得不好听,很小家子气。

“兰大姑娘说得一点不错,我家苦熬的时候,媳妇没嫌我穷,操持一家老少吃饱穿暖。如今宽裕了,就该让她过得称心些,银子算什么,我赚的,她管的,都在一家里。”

邱穆对媳妇赤诚忠心,令他不出色的胖貌看起来很可爱。

乐和就道,“我和兰大姑娘商量过了,你们谁能拿到这个项目,都是北联的荣耀,今后维护中若出现无法克服的困难,可以随时跟行会反应,包括匠工和造材等资源,以及造艺上的问题,能力范围之内一定帮助。毕竟,官造长期只和长风齐天合作,如果能交给我们中的任何一家,都是开了先河。头一回合作好了,今后来源不断,对大家皆有好处。”

两人这么一说,大家觉得十分对,面上都露出摩拳擦掌的积极神色,准备放手一争。说实在的。没了居安造为首的四造在内,其他各造的实力差不多,机会还真是均等了,再加上行会作后盾,信心大增。

第295章 无战

邱穆的胖让他看起来敦厚,却是水獭那身毛,滑不溜丢地说,“那园子是我媳妇买的,把这两年赚到的银子全搭进去了,现在又催我多干活,最好忙到别回家,把养家费给她就行了。”

五雷哼一声,“也是你自找的,只看长相,见一面就丢了魂,不料娶只母虎回家。”

大家哄笑,邱穆媳妇管着家里和造里两本账,邱穆跟媳妇支银子用,都知道那位厉害,眼前这位怂。

木林吆喝道,“还没讨媳妇的汉子们,都学着点儿,人都说家里好,爷们才能干出大事。胖獭就是咱的榜样,娶媳妇就得像——”眼珠子打弯,“咱兰大姑娘这样的。”

“平时亏待你了,拐着弯骂我凶?”兰生跟木林还是能开玩笑的,“我睁大眼,看你将来的媳妇像不像我,不像的话,我就让你媳妇休了你。”

邱穆接着道。“长风称霸行市时,客人找工匠干造活都在东市角,工头们往那儿一站,所有的工活先尽长风人挑。长风看不上的,其他人才能和客人谈。”

但这会儿人人看着她,不说都不行,“而即使我们四造不参与,想拿这份工程的造行仍要凭各自的实力。还有,这回的维护权不再是长约,而改成两年一签,落选也不要伤了同行和气,大不了两年后再来。虽然各造的规模和资金有高低大小,但工造领域很广,各自专营不尽相同,这个项目拿不到,还有下个项目。”

兰生看乐和一眼,笑得僵,让他帮着说下去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