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299章 家主

兰生神情肃冷,“爹呢?”

“大小姐回来了!大小姐回来了!”

这声喊在众女心中落进一道明光,老夫人不哭了,钟怡蝶不哭了。金薇,玉蕊和南月莎立刻站起来。同时走到门口去迎,不约而同这样想:这个家还有南月兰生!

这时,主子们掉眼泪都嫌时间不够,六皇子作为这家女婿,他的出现意味着可能主事的决策者多了一个。当然,她们也只敢如此安慰自己而已,到底六皇子愿不愿意管这事,十分难说。毕竟大小姐只是冲喜出嫁,虽贵为正妃,也是个空名份,六皇子又离开了两年,如今才回来,根本看不出夫妻感情好,虽然两人一起来还挺令人惊讶的。

“大姐……”玉蕊才喊兰生,眼泪啪嗒。

兰生对上老夫人的目光,“老夫人允了他吧,我这会儿也慌得没主意,听说我娘还吐了血?”

这日扫墓,让金薇料中,她娘陪她一起其实有话要说,而且开场白都没有,直说和她爹商量好了要装死,远离帝都是非,说不定能找到治病良方,让她配合演戏,而且将娘家的事管起来。

兰生觉得是爹娘的意气之争,装死哪有那么简单,还要将一大堆麻烦推到自己身上,自然不同意。

邬梅却道并非一时冲动,是她久经反复想出来的。只不过,南月涯始终放不下,直到这回太子所作所为让人彻底寒了心,这才决定实行。再者,虽是诈死,但南月涯已病入膏肓。若放任下去,离死期也真是不远了。

而前几日住进家里的桐真吾也会跟他们同行,一起寻找令能族后人保持天能的解药。他道,混血能者的天能虽然本来就是越用越弱,但如此急速骤减且早亡。很可能与毒害三大能族的药物有关,既然是毒,必定有解。帝都那股黑暗势力最强,经过太子一事,已经打草惊蛇,他们稍有异动就会引起注意。所以先远离得好。

邬梅但觉这个说法与可达临死前说得不谋而合,趁皇帝南巡,太子昏庸,又人人皆知大国师病情不乐观,离开的时机已经成熟。因此无论兰生同意与否。都不改决心。她之所以只告诉兰生真相,一来是她这个女儿不同寻常,心志坚强,二来她和南月涯一走,家里必定乱成一锅粥,还有外来压迫,而兰生不但有担起重责的力量,还有泫瑾枫这个依靠。她十分放心。

老夫人老泪纵横。“想不到……想不到这桩让我愧对长孙女的姻缘竟给家里找来这么好的女婿。”日久见人心啊。

“老夫人放心,一切有我。”泫瑾枫劝了几句,让丫头仆妇们扶老夫人回去休养。又请钟氏照顾老人家身体。

有长孙女和六皇子两个可靠的主事者,老夫人终于肯听劝,钟怡蝶也不再昏头大哭,相互扶持着走了。南月莎自高奋勇照顾祖母和娘亲,也跟着走。

‘通知凌弟了么?‘兰生问。

金薇和玉蕊相互看一眼,同时摇头。

“我去写信。”玉蕊抽了抽鼻子。叫上彩睛,闷头跑到隔壁书房去。

金薇道。“玉蕊很自责,说她要是能看出爹的病气就好了。”

“傻。”兰生嘴不饶人。“不说她看不出自家人的病气,就算看得出来,爹的身体状况却不是病,而是天能用竭,折损了寿命。你会瞧面相,会卜卦,应该比玉蕊清楚。”

金薇点了点头,“是,我清楚,但我替爹,还有祖父,不甘心。两代为天子尽忠,祖父也好,爹也好,从未有过私心,耗命都不曾犹豫,祖父走得早还算幸运,却看爹的下场,拿所有功勋不过换萍妹一个太子良娣,还被太子羞辱。”越说越悲愤,父亲的离世,彻底颠覆了天女的信念,“什么天下苍生,什么国运社稷,付出生命也得不到一字好。”

“你想得好,南月氏到了今日,已无需再为大荣做任何事,该为自己多想想了。”兰生从来不是乖乖牌大小姐,即便嫁进皇家,也不曾有过半点服务于皇权的心思,花国库的银子才高兴。因为,这个国库已成为皇贵们和高官们的金山,不会想给百姓办实事。既然如此,那就让她来抢着花吧,免得养一群肥肚流油可惜了。

“御医快到了,而且宫里太后贤妃都派了人来问,东宫尚无动静。”柳夏的声音传进。

“金薇,你去前面接待一下吧,等看过了爹,我还要去看我娘。”兰生说罢就进了里屋。

泫瑾枫跟后,但对金薇道,“柳夏自愿来帮忙的,有什么事可以同他商量。”

金薇怔着瞪着,一咬唇,掀帘子出去。

里屋,南月涯躺得直平,脸色死灰,透着沉疴病厚,要不是盖在胸口的被子微微起伏,跟死人没两样。泫瑾枫守在帘旁,其实听着外面的动静,为死人和活人的对话提供放风服务。

但兰生不急着对话,似对泫瑾枫说,又似自言自语,“早知如此,先办了金薇和柳夏的婚事该多好,无缘无故要守一年的丧。”

泫瑾枫却知这是活人气死人。

南月涯果然惊开眼,还好知道自己在扮死人,压低了声音,“谁和谁的婚事?”

兰生却不答,装得更惊,“哟,爹欸,您健在哪。外面哭天抢地,老夫人差点跟您一块儿去了,您听见没?”

南月涯从邬梅口中得知大女儿不同意他诈死,自然听出其中讽刺的意味,没好气,“你祖母身体比我好得多,会长命百岁的。咳咳!我虽装死,却非装病,病入膏肓,你非要计较早这么几天吗?”

“不敢。”她是任性,不是不孝,“只是该跟我先商量,而非通知我收拾后续,爹娘一身轻就远走高飞了。试想,我要是跟你们说,决定明天同人私奔,你们当如何?心情难道还会好吗?”

泫瑾枫干咳一声。当他死人了,这是?

南月涯冷哼,“原本我就说不要告诉你,可你娘信你得很,觉得你能帮上忙。”发现自己态度过于冷淡,想缓和,又不知怎么缓和。对这个长女,隔阂太久,已不知如何相处,如今还要一走了之,留给她一大家子事,他愧疚亏欠,却无法表达。

“我能帮忙和我愿意帮忙是两码事。”她不同意这个计划,就是因为想到可能后续麻烦多多,“我还觉得,除了我可信之外,金薇也到了可以掌家的时候,她是爹的嫡长女。”

“金薇是这个家的嫡长女,对我而言,你才是我的嫡长女。”南月涯忽道。

泫瑾枫心里转念,大觉其中意味深长,但看兰生不以为然的表情,知道她又迷糊上了,“兰生,一般父亲过世,好歹要哭两声。”外屋虽清了场,难保院子里有长耳朵的人。

“我和我爹不亲,众所周知,这时哭起来反而显假。”回到这个家一年不到就嫁了,她爹给她最深的印象留在初见,一丝银发半只变瞳,气势如乌云遮日,连女儿都认不出的威者。

南月涯长叹一声,知道父女之情难在几句话中修复,但言,“我和你娘走后,家里的事烦你多费心。”

面对这份显然的信任,兰生反而不自在,讷讷应了是。对着邬梅还能自在些,毕竟相处得久,能忘却自己是重生的,心里真当了亲妈,但南月涯就太陌生了,没有对父亲的记忆,也没有后来相处的经历,每次父女见面都有一堆人在场,根本不曾感受过父爱。

外屋传来脚步声和说话声,泫瑾枫作个安静的手势,又快步走到兰生跟前,俯耳说道,“就算不亲,到底生父过世,你哭不出来也得红红眼。”轻手将她的头按在自己肩井之间,“想些能让你难过掉泪的事,别让人看出什么来。”

兰生自然不挣扎,侧过半张面,靠着比他主人那张脸要可靠得多的宽肩,长吁。(未完待续)

以为那就是最糟糕的状况,谁知这节骨眼上,老爷竟然辞世了。钟怡蝶才知。一个家最惨得不是地位没落,而是没了一家之主,连个成年男人都没有,留下得尽是女子,从此无依无靠。所以。她怎能不痛哭出声,怎能不发自内心悲戚,恨不能同南月涯一起去了。

南月莎已长成了能扶住娘亲肩膀的女儿,不善言辞的她只能轻拍娘的背,眼睛红得像兔子一样。她十七了,因为体弱发育慢,还似十四五的小姑娘,姐姐们都懵悲的时候。更不知该如何是好。

兰生犹豫一下,向泫瑾枫征询一眼,看到他点头后才走过去握住老太太的手。这个祖母对她一直不冷不热,此刻好似要全心依赖,让她感觉不太习惯。

“孩子,我知我对不住你……”其实各自心里都明白得很,老人家道,“但看在你娘的面上……帮帮你的妹妹们,你爹……一走,这家里连个拿主意的人都没有……”

国师府灯火乱晃,脚步纷沓,一片不知所措的慌张,长期酝酿的忐忑不安终于爆发,哀凄无比。

一屋的女子们,老的,中的。少的,邬梅吐血倒下了,已无人担得起这家中主心骨,忽听外面仆妇们喊——

“老夫人,不是有我吗?”泫瑾枫也上前来,蹲身也握老太太的手。

老夫人受宠若惊之感,挣扎要起身,“怎敢有劳六殿下?”

“我虽为皇子,但也是这家的大女婿,这两年一直在北关,未能给家里帮什么忙,如今出了这么大的变故,无论如何也不能袖手旁观。我已召了御医局大夫来,先确认岳丈病故缘由,也好上报朝廷,至于岳丈的身后事,若您老人家相信我,就交给我来办吧。”泫瑾枫开始“补洞”。

她既不可能回娘家去,又不可能一人和全家作对,不如安份些,于是主动承担照顾老夫人之责,诚心帮邬梅打理这个家。而且,后来确实有回报,老爷将凌儿送出去游学,莎儿也和姐姐们亲近了些,性子开朗不少。老爷病倒的这些日子里,虽然时不时担心忧虑,但没了勾心斗角,日子过得平静。眼看老爷的身体一日不如一日,以为心里有准备,不料噩耗降临时仍觉天塌地陷,与其说是悲痛欲绝,不如说茫然恐惧未知的将来。

钟怡蝶很清楚,南月涯只钟爱邬梅,无论娶李雎还是自己,是老夫人和李家钟家说定的联姻,与他自己的情感无关。到这个年纪,她也没什么不甘的,南月涯给了她一儿一女,希望全在两个孩子身上。近来,朝廷为是否保留大国师之位争论不休。以太子为首的阁部越来越倾向废除,而金薇玉蕊的婚事迟迟没有着落,李氏押上自己女儿的名节,老夫人和老爷一起求太后,不过争取了一个太子良娣。她简直不敢想莎儿的婚配了。而废掉国师,国师府自然也没了,万一南月氏成了平民百姓,凌儿出仕是否还会顺利。

第299章 家主

金薇哽咽,“在里屋。梅姨她……”

兰生不待金薇说完,就要往里屋走。

“兰生……兰生......”老夫人吃力抬起手,“快过来……”

众人刚才还只是抱着希望猜测,现在一口气能松到底,同时又暗奇六皇子和大小姐之间不似传言那般生疏。

“这怎么好意思?”老夫人想得多,哪有皇子来办岳丈身后事的?不由看了看兰生。

而当帘子掀开。进来的不止南月兰生,还有六皇子时,不仅老夫人她们在悲恸绝望中找到了出口,连屋里服侍着的丫头仆妇们也松了口气。

主院里,得到消息先昏过去又醒过来的老夫人在堂屋里躺着哭,捶心呜咽。金薇和玉蕊分坐老夫人身边,一人捉老人家一只手,无声流泪。而哭得最厉害的,不是她们,而是钟怡蝶。

家里这两年的变化天翻地覆,她与李氏的姐妹情原本就虚假,而李氏为了南月萍完全豁出去,干脆同所有人撕破了脸,她却做不到那么狠。邬梅被封东海夫人,又被扶了正妻,她不是不羡慕,但发现邬梅并没有仗着正妻欺负她和孩子们,想法便不自觉拨正了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