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301章 一士

兰生对工造的记性强,想起泫瑾枫十二岁时月华殿修缮,而这一年他向京暮求救,再连上地牢中藏好的断笛,景荻叔父悄放龙袍。就是那时候吧?关于六皇子这个人所有矛盾的,神秘的,起源。

哪怕是口头上,兰生都从未如此说过她会不客气之类的话,京暮脑袋一转,知道这是信任他的意思。比以往不冷不热的交情要进了一步,心头激动,“兰大姑娘千万别客气,京暮句句肺腑。我二妹的事也多亏兰大姑娘想得周到,请了五公主出面。才没引起家中怀疑。”

兰生想了想,“京大少误会了,请五公主出面的是六殿下。我前些日子赶制药汤浴场的设计图,六殿下就说他安排。看来,他安排得还妥当吧。”

“别的倒没什么。”兰生不置可否,“若京大少不介意,可否告诉我,你俩闹翻时大约多大?”

“我俩只差两岁。那时正好是他十二岁生辰,怎么?”京暮不知她为何问这个。

京暮则眉毛一挑。这是大国师下葬之日,南月府目前只有女眷,由六皇子这个大女婿招待客人,不算突兀,而曲高和寡符合他的身份。他一没有与众攀交,二没有表现亲切,多半传不出结党营私的话到太子耳中,可不知怎么,让人向六皇子走近了几步。

他忽然圆脸赤忱,似与兰生说笑,“若是子妃娘娘有意养谋士论时政,京暮愿自荐为士者,令娘娘将来与六殿下平起平坐,不受男尊女卑之约束。”

京暮看来,南月兰生当得起十分。(未完待续)

“兰大姑娘要是需要帮忙,尽管开口,就算京暮力量薄微,好歹朋友多。”

京暮最近常表现出一种愿为她鞍前马后的积极,再联想到上回他说那词钦慕,兰生突然有些了悟。如同柏湖舟对她娘的相惜之情,她现在身边也有了这样的人?感觉不错,也对自己的魅力有了点自信,她诚挚相谢。

“兰大姑娘别不以为然。你如今嫁了他,该知他的为人。帝都之中随便拉个人问六皇子的事,都能数出几件荒唐来。我庆幸跟他闹翻得早,如今虽有嫌隙,还不会放在心上。”京暮的心结颇深。

这让兰生忍不住要说几句,“京大少高看我,我就算跟他生活整两年都未必知他为人,更何况聚少离多。而京大少建议随便拉个人问,我也觉得不妥。众口铄金,人云亦云,那些街头巷尾的传闻有多少是确实的,经营着会仙缘的京大少比我清楚才是。至于六殿下,也是京大少更熟知,除非京大少说自己聪明的话都是骗人的,或者六殿下小小年纪太有沉府,和你当了数载的好友,你看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然后一天之内就看清楚了。”

“想不到爹的人缘还挺好。”南月涯对于兰生,无论是作为父亲,还是作为国师,都很陌生。

“多谢京大少,若真有那样的的时候,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京暮神色一正,半晌才幽幽叹道,“京暮果然没有钦慕错人,兰大姑娘一番话令京暮如梦方醒,想那时气冲上头,若能听一听六殿下怎么说,今日即便不会像孩提时那般亲近,至少也是能彼此信任的关系。”

“有这种可能。京大少擅交朋友,采纳良言,人不在朝廷,却对国家大事十分关心关切,显然有抱负,只是对官场失望,故而避而远之,但若与六皇子仍知心,说不准就当着他的左右手了。”兰生对钦慕这个词汇已能做到面不改色,从大荣男女感情的表达时而奔放来看,钦慕敬慕爱慕之类的词都属于男子对女子正当的赞美,不必惊慌,不必过激。

京暮沉吟之后但道,“人生际遇就是如此,一旦失之交臂,再也找不回以往。如今就算能与六皇子解开心结,我也无意入官场。”

京暮打眼瞧了兰生好一会儿,“国师忠君忠国,爱护百姓,也是京暮钦佩之人,怎能不来?看到兰大姑娘精神尚可,京暮心中大石落地,总算能松口气。”

兰生示意宁伯只管去忙,待周围静了才道,“不强打精神也不行,我到底是家中长女……”唉——这个长女,好处不见,烦心当先。

第301章 一士

她虽感谢京暮欣赏自己。但还不会说出这些心念,“只是好奇你俩到底多幼稚的年龄,一桩没什么大不了的事让你们惦记至今。又不似彼此仇视,更似赌气的少年。”

京暮哑然,半晌后讷讷道,“就是和他交情太好了才更气愤,而且明明当众将我的文说成他的,一转头又说他不知先生那么做。才发现原来我根本不了解他。对我爹的名利观我虽不能苟同,但有一点他说对了。六皇子与我当不久好友。即便没发生那件事,也会疏远。”

“是么?”兰生语调轻抬。

两人边走边说,转过半边花园,就看到前庭的圆形拱门,门里白幔麻布随风扬起,灵堂前铺着草席桌案,坐满了人。他们也能看到泫瑾枫。准确地说,是看到泫瑾枫的背影,听到泫瑾枫的笛声。他盘坐于院中,墨袍铺席,孤龙啸吟的衣纹卷袖,发髻高顶簪木,头发一丝不乱,露出洁白的高颈。虽被众席围在中间,却不显傲慢,一曲笛羌凉又悲壮,大有志向远而不衰,振奋人心。有人拍案和之,有人高歌长颂,很快成为一片声涛。

兰生看呆了。多妙,不用放下六皇子的架子,哪种六皇子的模式都能套上,无需言语,但凭一曲,就拉拢了他周围的这些人心。

京暮一怔,表情先僵硬再露苦笑。“让你看笑话了,两个大男人还在为小时候的事斤斤计较。”

“大国师虽非朝官,但近君侧的便利,令他身边围绕了不少关心时政的官员和学者。时不时国师会帮他们的一些见解上达天听,且他还是四象馆的客座,主讲易经义理。明月流传承之人除了天女圣女,弟子一个也没收成,但尊敬他的学生却不少。”京暮从假山后面走出来,一身素衣,圆头圆脑难得看上去不可笑。

“京大少也来了。”兰生淡笑而敛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