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302章 葬荣

“可惜,京大少无意官场。”大荣怪现象是,管理国家的百官们多只想着谋私,真为民生着急的人却多当不上官或不愿当官。

京暮又往灵堂前努努下巴,“今日能来之人,多与大国师真心相交。别看他们名不见经传,有些官微职小,有些仍是学子,因不攀附权贵不参与党争而不能出头,却真正忧心天下百姓,胸怀大志又有长才。大国师一直是他们的导师和挚友,如今痛别,他们再也无处伸展抱负了。兰大姑娘是国师之长女,又是六皇子之正妃,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?”

兰生不接茬,却看泫瑾枫。

“京大少这么看重我,真是令我诧异,我虽从不认为女子比男子的能力弱,但世道如此,所以我开始工造时举步维艰。恐怕让大少失望,我暂无参政或议政的想法,但有一疑问。”兰生见京暮认真聆听的神情,就道,“你言谈之中对你父亲大不以为然,万一哪天你从仕途,是要跟他背道而驰么?”

京暮毫不犹豫,“自然,为官者当为民请命,而非搞党争内斗,以权谋私。”

兰生也好笑,“我看他对你因爱深恨,逃得越快,在意越深。”

泫瑾枫这回望着她骇笑,“我可以肯定他喜欢的是女子,尤其是能干女子。一本北平王妃记倒背如流,恨自己生不逢时。”

“他刚刚还提到了北平王妃,看得出来钦佩万分,又说要当我的谋士,怂恿我议政参事,与你平起平坐。”兰生观察着泫瑾枫的反应。

泫瑾枫面有所思,片刻回道,“与一个失势混日子的六皇子平起平坐有何用?要与三哥平起平坐才好。不过,京暮那小子本有当丞相的野心,愿当你的谋士倒是看重你得很,你可用他。”

“用他参政?”真的?他这么开明?

泫瑾枫目中闪过一丝狡意,“你要是能像北平王妃那般厉害,为夫甘愿坐享其成,早日去封地享福。”

“你的封地在哪儿?”头回听泫瑾枫提起封地,兰生最关心是,“一线如帝都和江南一带繁华城市,二线如武洲一类地大重点郡,三线如瑶镇宁静小富区域,你的封地属于哪一线划分?”

“没线。”泫瑾枫答道,“东南临海,大片荒滩荒土,城远镇疏村贫,据说海鸟的粪尺厚,叫做泠洲的地方。”

“你确定你父皇宠你?”东南这个地段还是很不错的,但兰生不明白的是,六皇子从小得宠,为何得了一块鸟屎厚厚的封地?

“我自己向父皇要的。”泫瑾枫将其中缘由长话短说,“怕父皇给得太好,再引兄长们不平。”只是泠洲并非中原人所认定的贫瘠。

“东南不穷。”兰生道。她看过大荣版图,泠洲和现在上海江苏的位置差不多,靠海,内河交汇。

“确实不穷。”泫瑾枫爱极她的智慧。

“山高皇帝远。”她又道。

“水陆不通畅。”他再道。

明白了,这位给自己找好了退路。兰生不再多言,往灵堂走去,跟每个客人照面。她无意同泫瑾枫抢这些人心,但也无意当他背后无名蒙脸的贤内助,就算为了居安造,也得多认识人,没准谁要换房子呢。

出殡途中,百姓一听是大国师下葬,一传十,十传百,竟引来无数人夹道相送,不但有大片沉默致哀者,还有呜呜哭得悲痛不止,走一路堵一路,原本想着午时前出城,却延至午后。这番景象让兰生又诧异了一番,以为她爹一板一眼的性格很难讨喜,又是直接为皇帝办事,虽然民间提起大国师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大概只是声名显赫,却想不到具有如此高的民望。

太子领着百官,在送葬队伍出城门时赶到,明知今日下葬,但装不知,只怪六皇子夫妇也不报阁部一声。其实,却是看到全城百姓的反应才急忙想出来的对策。

大荣连年天灾,南月涯掌管的无极宫虽然受到钦天监京和的处处限制,但仍尽力祈天祷祝,求风调雨顺,包括邬梅在内,都是耗能耗命在助天下黎民,还向天子直谏赈灾,而无极宫明月殿以前一直是发放赈灾物资的主力。然而,自从明月殿不再,国师病倒之后,皇帝只顾南巡游玩,太子和一干臣下只顾培养势力,阁部是跟风派,要顾及南巡的帝王,又要听从太子,将各地灾情一压再压,连陈米旧物都想不到要发给灾民。除却渣玉山那群人,还是太子放进来捣乱六皇子大婚用的,整个都郡方圆百里早就严禁灾民进入,重兵布足各处防镇,帝都才保留盛世繁荣的景象,权贵们仍能享受歌舞升平的愉悦,看不到令人忧心忡忡的一面。“大国师之死”并非一个名人离世,而是剥夺了贫苦百姓的又一线生机,导致后来局面一发不可收拾,令朝廷慌乱了手脚。

至于这时,太子他们想得不过就是稳住帝都。毕竟,人进不来,坏消息可以进来,外面形势不好,里面也会动摇。他们之前只想弄掉国师之位,谁知南月涯“病故”,再没有国师了,一时乐忘形,不记得要将表面哀悼作足,连送葬都不以为要露面。结果,突然知道全城老百姓自觉送行,又屁颠屁颠跑来装腔作势。

在南月氏的陵地,兰生试图忽略太子诸人的虚假嘴脸,随着喊礼跪拜,看棺木葬入,看封门落碑,听一片哭声。

南月萍经过李氏示范,这回不像灵堂上哭得夸张,嘤嘤垂泪点点拭,感觉还是假。哭得最伤心的,是老夫人,白发送黑发;是钟氏,菟丝草一般的女子;是玉蕊,心最软最慈。邬梅面色白若死人,唇色白若死人,人人都知她急血攻心,无泪的眼眶是哭干的。

唯有兰生不落泪。

不落泪不代表不哀,但这里感觉哀痛的人,大概谁也比不过南月涯。他为荣帝奉上忠心和性命,最后却落得被驱逐出去的下场。哀莫大于心死,诈死却也是真死,从此世上再无南月涯,实在黯然神伤。

兰生认为不值得神伤,可她不是白付出数十年的那个人。

长长的礼,长长的奠,日薄西山,哭声沉到心里去,众人才回返。本来只想安静办好的葬礼,突然多了这些人,也不能让他们就此各回各家,泫瑾枫便同老夫人和邬梅商量。

兰生听了,尽管这事没人问她,插嘴道,“依着我的意思,太子那批人直接请走。我们又没让他们来,他们自己来的。”

邬梅瞥女儿一眼,转头问泫瑾枫的想法。

“我已请了今早的客人回府,要是跟太子他们说就此散了,只怕日后惹不愉快。一下多这么些客人,府里可能来不及备席,找酒楼送菜应该赶得上。”

老夫人和邬梅同时道好。

显然,泫瑾枫是可靠的半子半孙,她是不靠谱的女儿和孙女。

兰生脱口而出,“万和楼就不错,太子和众位大人是贵客,不能怠慢,外订的好东西让给他们享用,今早来的客人们和我们自家人却没那么好的胃口,家常便饭就好。”

泫瑾枫眸中一笑即逝,“万和楼前几日就歇业了,据说要开始重建。工造的消息,兰生你不是应该知道得最快?”

该死!兰生扼腕叹息,算太子有狗屎运。

回到南月府,突然来了两三百人,即便泫瑾枫已派人送了急讯,仍是忙不过来。然而,连南月莎都帮忙端茶倒水了,身为长女的兰生只添了一轮茶就躲到内宅偷懒。

所谓的偷懒,并非睡觉,而是信步闲逛。经过小弟南月凌的院子时,突生进去看看的念头。皮球离开一年多,门没有上锁,一推就开。院中整洁,看得出钟氏对儿子的关切,但她没有进屋,只在光滑的青石台上坐了一会儿,忽然听到熟悉的吱吱声。

树冠的枝条乱颤,小黑掉落下来,让她养光亮的皮毛布满血痕,见到她,一反常态推开,躲到青石板下。

咯咯笑,少女铃音,“死猴子,又让我多跑一段路,既然不是你主人,你叫唤什么?”

兰生立怒!RS

“即便王妃,我也不曾听闻有哪位参与国事。”政治不似工造,谁最先冒出头,谁死得最快,但兰生想要长寿。

“怎么没有?兰大姑娘以为惠公主像谁?北平王只娶一妃,爱她至深,因她胆色学识皆过人。夫妻两人不但事事商量,当年先帝弥留之际,也是她亲自上朝求去北关,慷慨陈词,誓愿为大荣力保北境,连当时还是太子的皇上都感动了。北平王妃是我大荣最出色的巾帼之一,惠哥只及她七八分。”京暮眉飞色舞。

这时,泫瑾枫一曲吹毕,起身回头,正看到两人站在院门外,于是目光中就有些玩味,淡然挑眉,往外走来。

京暮见状,立刻对兰生拱手,“我今日来送大国师,顺便看看兰大姑娘,愿望达成,就此告辞,改日再去国师陵墓前祭拜。”

大荣虽是男尊女卑,但对于一种人群,女子也可拥有各种特权。以最出名的两例来言,五公主养士,交友广阔,也向皇帝推荐人才,北平王爱女惠公主则是女将军,手下有为她出生入死的兵,她也代表她父亲回都,向皇帝和大臣们呈表边关大小情况。而原本执掌着明月殿的南月女儿们就能出入宫廷,参与宗祠和国家大典的讨论,为后宫里的女子以及贵族女,官家女消灾祈福等等,一切以易经和道展开的圣职活动,其实也是某种特权。

兰生看出来了,这位喜欢女强人。

兰生忽然想起一事,也有意探其说话虚实,“京大少人脉广,我父亲其实有一个遗愿,家人还在踌躇是否跟各部开口,若大少能帮忙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”

京暮很高兴,连道请说。

兰生这么说的:大国师虽是官职,但她爹一直不当自己是官,而是类似于方道长那般的圣职,更是明月流宗主,因此心愿中很想获得什么什么真人或上人这些仙家宝称,能得皇上亲题就最好了。至于什么公什么一品,反而显得难忘凡尘,不能尽劫飞升,最好不要。

她历史不精通,这个时空也没历史可套用,但五公主和惠哥在为人处事上颇有大唐公主的风范,又少了私生活的混乱。不过自古公主们不乏参政的,毕竟说到底她们也是皇子皇孙,有父女兄妹姐弟这层便利的关系,可以直达天听。其实说参政是夸张,多数只起个牵线搭桥的作用,尤其在推荐人才上。

“兰大姑娘不是后宫女子,六殿下若真打算兄弟友好下去,将来必定封王,兰大姑娘当了王妃,如同公主在宫外的性质是一样的。”京暮越说越认真。

第302章 葬荣

“可惜,兰大姑娘无意国事。”京暮愿意为之破例而跟随的唯一一人,“不过,即便如此,京暮仍会帮兰大姑娘。听说药汤浴场的图已送入阁部,我正为此活动,应该很快就批下了。”

兰生一惊,没想到京暮竟涉入其中,“你……”

“而且六殿下的手也已伸到,如此一来,能把握十成。”对泫瑾枫,经过和兰生这番谈,他大概要重估。

京暮领会,但说包在他身上,快泫瑾枫一步,走了。

泫瑾枫好笑望着京暮匆匆的背影,“这人简直太出息了些,原本还只是避开,如今却见了我就逃。”

京暮留意着她,点头道,“不错,只要六殿下够聪明,这些人就能为他所用,不是作为皇子,而是作为大国师的女婿。这些人如果畏惧权贵,早就和我父亲一样爬高了。但比起他,兰大姑娘若有意,这份人心和力量可以归你。但凭兰大姑娘一句吩咐,京暮愿出面说服。”

所以,京暮所提并非天方夜谭,兰生是南月之女,六皇子妃,造行之主,行会之首,这些身份足以让她建立自身对时政的影响力,更何况她的性格和智慧都大气。

兰生却当京暮开玩笑,“后宫女子不能参政,京大少让我养士论政,这是给我招皇上和文武百官不待见吗?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