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304章 说命

好可怕!少女想到这儿,立刻往墙头上窜。必须逃出去将这个消息告诉师父!谁知。一脚才踏墙瓦,迎面一支疾箭令她摔回了院子。又有一把扫帚狠狠撞疼她的背。猛回头,看到那朵炽沙红云滚动过来,重新停在她的头顶,不由倒抽一口冷气,突然觉得自己今天在劫难逃。

少女怒道。“有本事下来,高处扫风偷袭我,算什么!”

背扫帚的人耸耸肩,不但没下去,还躺了。跷二郎腿,嘴里叼草。

少女眼睁睁看炽沙忽然朝自己急涌。回过神来但觉逃不掉,不禁惊呼抱头。炽沙以出生百日的婴儿血炼制,入水,遇金,发咒,蒸成血气,烈烫如旭日,碰到立刻就在皮肤上钻出洞来了。

想不到天女之能远高于传闻。走马观花的风水派更是百年以上的传说,不料让她撞上。然而,身上没有想象中的痛感。她连忙抬头一看,只见头上三尺一朵红云,翻滚出泡。这时才算明白,那股强大的能不属于背扫帚的家伙。但在那讥讽的笑容里,她看不出半点端倪,什么能波能眼皆无。就如普通人一样。

“吓唬人的啊。”她撇了撇嘴,怒意全收。

小扫跟兰生的神情如出一辙,也以为是,“四个都一样的孬,光会磨嘴皮子。没有真功夫。”

其实,不是对方没本事,而是遇到了煞星而已。

兰生自然知道另外三个是谁,此女与峡谷三姐妹师出同门,“你还不去看看这人有无同伙?”

小扫就嘲笑兰生了。“有没有同伙干我屁事,我只负责清理你的周围。”

门板砰地跳开,一人跌了进来,差点摔个狗啃泥。小扫咧嘴笑得欢,但兰生眯起了眼。这人一身布裙利落打扮,模样儿俏丽清亮。虽然完全改了仙女飘飘的穿衣风格,仍很容易认出来,正是许久不见的柳今今。

她爹这一出诈死的计,难道遥空也旮了一脚?

柳今今瞧着兰生,神情比较难解复杂。可至少没有从前那种唯我独尊的气质了。她快步朝兰生走去,却不是找兰生麻烦,而是将地上的少女拉了起来。

“愣着干吗?帮帮我。”脾气还是不怎么好。

兰生看看小扫,小扫咕哝一声,上前道声干什么。

柳今今看一眼兰生,“你如今好大的架子。”她都不端架子了。

兰生哼了哼,“我跟你很熟吗?要放下架子?柳大小姐忘了当初怎么对我,还有你那个师妹。下手也没留过情。那些毁脸催眠的小把戏可以不提,但你俩想买通伊姑娘毒害整个工地上的人,可谓歹狠。难道只因为你们跟了遥空大师。我就巴巴凑你亲近?别说你们是否洗心革面,就算真得改好,过去的事都可以不提,我们也未必就成朋友了。”

她的处世哲学本来就很叛逆,明知个人需要依赖群体,却对他人很难建立信任。尽量靠自己独立生活。像柳氏姐妹,她知她们的无奈。但不敢苟同她们嫁祸于无辜者的做法。一个人的身世家境和遭遇的高低起落,应该自己消化。看别人好就眼红,幼稚还无聊。

柳今今敛眸沉默,当初自己和师妹的所作所为确实过份,无法辩驳。

门口又来了人,这回是邬梅,显然听到兰生的话,“过去的事既然可以不提,成不了朋友,也不用针锋相对,毕竟都坐上一条船了。”

兰生不是听话的乖女儿,故意骇笑,“娘欸,您可想好了,到底是搭那条船,还是搭女儿的船。我怎么看,那条船极可能会沉,因为有人专爱凿底。”

邬梅皱起眉,才道一声兰生,却让柳今今阻止。

“梅夫人不用替我说话,是我推离的人心,自然由我自己拉近,来日方长,我相信自己已非从前不懂事的柳今今。”柳今今说到这儿,让小扫扶住少女双肩,手指撑开那对闭紧的眼皮,“梅夫人来帮我过过眼,此女四肢瘫软但呼吸如常,脉搏偏弱,目中无神,与之前大不一样。”

邬梅也来看,又把过少女的脉,点头道,“看来除了杀魄和墨荼,那些人还有更厉害的杀手锏,今后若遭遇他们一定要份外小心,只不知这红烟有何名堂。”

兰生一听,嘿,这两位到底在院子外看了多久的热闹?

小扫说不难,他来叫醒就是,当即出手,速点少女背部几处大穴,推掌运气。

少女呻吟着醒转,无神的双眼慢慢聚起焦距,看见身上的道姑袍到处都是斑斑点点红渍,立刻想起了刚才发生的全部,然后握拳盯看眼前每个人,半晌之后开始号啕大哭。

小扫马上跳开去,堵了耳朵,嘟囔着有毛病,而兰生抱起小黑,面色完全无动于衷,也要离开。

“都是你!”丫头撒起泼朝兰生扑去,泪水飞出,变成了可怜的受害人,“你这张乌鸦嘴,还有邪能恶术,毁了我的通感,有本事杀了我再走!”

有柳今今和邬梅挡着,少女当然连兰生的脚趾头都碰不到。不过,她这么一嚷,众人就明白了红烟的作用。邬梅在少女印堂一拍,又从随身香袋里拿出一颗药丸,喂进对方嘴里,少女的目光又重新迷离起来。

“今今,带她去遥空大师那儿,我明日一早就到。这丫头似乎知道不少事,或者我们能从她嘴里套出一些有用的东西。”邬梅叮嘱。

柳今今点头,望进少女那双迷离之中,她的眼睛里却一片清澄。忽然莫名吟了一首短诗。但等她念完,松开手自顾自得走,到了门外,才念起同一首诗,本来傻愣原地的少女就跟了出去。

邬梅见兰生张嘴欲言,以为女儿要夸人,就道,“我知你二人从前有旧怨,不过柳今今的变化还是挺大的,她的心术经过遥空指点也有了相当的长进。你别那么小家子气,跟她过不去。”

兰生要说的话压根和夸奖无关,“柳氏姐妹一个比一个爱现。把人直接带出去就好,莫名其妙施展什么心术啊,嫌命太长吗?娘,你也瞧见了,这位柳大小姐就是炫给我看她的本事,表示她有能我无能。真是,没法喜欢她。”

邬梅没好气,指尖点点兰生的太阳穴,“行了,事到如今你就别装傻了,不然你娘我也没法喜欢你。”其实看女儿如此稳重沉着,她反而放了心。

最怕一种肤浅的无知,以为拥有天能就无所不能,得意洋洋炫耀人前,大概怎么死的都不知道。大荣建国以来,能族始终处于挨打被动的局面,正因天能并非万能,少数胜不过多数。能者要想与普通人共存,必须沉得住气,不显特殊,不让人们感觉威胁。

“娘本来就是更喜欢爹,不然不会和他一起死遁。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邬梅神情一黯,“你既出嫁,又有夫君照顾你,我这个娘能做的事已没什么了,倒是你爹——实在算不上死遁。用你爹的话来说,只不过早些时日先将葬仪办了而已。你爹和我这一走,你这辈子也极可能见不着我们了,与死无异。”

“爹会好的。”她回想一下,迄今用得都是乌鸦嘴,如果按照“走马观花就道万物吉凶”的理论,喜鹊嘴也应该很灵吧。

“就算你爹会好,我——”邬梅知道,她的能用尽之时,也就是她的大限。

“娘也会长寿。”兰生连着道吉利,“我会照顾娘家十年,十年之后请爹娘回来向祖母敬孝,帮金薇玉蕊带带娃,给凌弟找媳妇。”

“……”还有年限?邬梅感伤的心情略淡去,“最后这句不像话,十年后凌儿都二十好几了,还要我们给他找媳妇?”

兰生正儿八经,“你们不回来,我就不让他成亲,作为家中老幺,又是男孩子,没有父母高堂,怎能娶妻?”

可怜的皮球,一路狂奔赶回家,不但没见到父亲的最后一面,因为大姐胁他令高堂,要熬成大龄青年才能有贴心可人的好媳妇。(未完待续)

赤烟红雾定住了,后面的还在向前涌,但到了兰生挥出袖的两尺外,再不能漫过半寸,只能迅速爬高,形成一面雾屏。兰生和小黑在屏外,安然无恙。

少女终于感到了能。巨大的,难以置信的强能,如那日施芬师姐她们烟消云散的峡谷,凭空生,凭空灭,不知这股能力的来龙去脉。隔着咒出的炽沙,眼中所见的,只有抚着小猴的兰生,微风吹拂她的乌发。但那样的风是不可能挡住炽沙的。

兰生一直坐着,血水自发顶滴落,沿她的面颊流下,被她淡然擦去,无人看得出她心中所想。

然后,兰生道,“我也跟你开个玩笑吧——”

少女神情转而得意,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摇铃鼓,往湿地一拍,叮当摇着,口中念念有词。只见一道赤红的烟从血水中窜起,往兰生身上袭来,竟似有噬人的凶悍。

谁?是谁?少女原地打转,扫过墙头,门旁,廊下,窗后,以为“天女”另有帮手。然后,她果真看到了一个人,坐在屋瓦之上,长相平凡,肩上却扛着一把极大的扫帚,笑呵呵望她。

嗒,嗒,嗒嗒,少女怔望着脚边的泥土被打湿,又感觉脸上滴到热液,禁不住痛叫一声,以为是炽沙落下。半晌后,却发现滴落的是清水。她一方面心里惊愕对方竟能做到如此神通,另一方面又打起鬼主意来。好人都是这样,说得狠,实则心软,而且千金小姐的出身,怎敢杀人呢?

这么想着,少女向兰生跪爬过去,边爬边磕头,连喊姐姐饶命。眼看离兰生只有两步路,她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兰生打出六枚金铃。铃是炽沙的咒引,哪怕一枚碰到对方身上,她就能再次施展咒杀。

但少女睁大了眼,看六枚铃铛尽数被风卷高,落到水池里去。就在这时,红云在她头上隆隆作响,这回下起了血雨,从头浇下。血雨有她刚才的咒力,烫钻她每一处**的皮肤,立时捧脸滚地尖叫。她放开嗓子很大声,希望能惊动到任何人,只要看到这幅异象,就有走漏消息的可能。

因此,眼看红烟变成一片浓雾要将她笼罩,兰生抬起袖子,轻轻一挥。

少女好笑,“天女姐姐以为赶苍蝇呢——”呢字没说完,神情大震。

第304章 说命

少女是师门中最具天赋的能者捕手,寻找白岭符师是第一件任务。师父让她不要轻举妄动,她却不以为然,以为当今能者只剩老弱残兵,只有待她宰的份,所以敢只身闯入国师府。但她遇到了兰生。

兰生看小扫跳下屋顶,冷瞥一眼,忽而高声,让外面那位神射手也能听见,“多谢你们不想让我脏手的美意,不过自己的仇自己报。”

少女浑身一哆嗦,倔强的脸蛋突然委屈起来,眼泪汪汪,“天女姐姐饶命,依依再也不敢了。我有解药补药,还有伤药,都给你的小猴子。我下手虽重了一点,但小猴好歹还活着,炽沙落到我身上,我就没命了。天女姐姐不是转世仙女吗?应该很善良很大方的,别跟我计较,好不好?我……其实是跟姐姐开玩笑的!”

可是,不知怎么回事,她喊得声音都嘶哑了,这院里至始至终就只有三个人一只猴,而将她射下墙头的箭好似是自己的幻觉一般。她满心惊慌,奋力抬眼去看对面那女子,张口吐出两个字——风者。

兰生不答,看少女滚地的动作渐渐慢下,最后一动不动,全身还冒着赤烟。但等烟散,刚才少女脸上滋滋出来的那么多洞,竟是一个也不见了。少女除了满额头的汗珠子,黄白黄白的,就像大病一场的脸色,样貌并无损,五官仍秀美。而且,还在呼吸。

“姑子妹妹真是,你问我还有别的天能没有,我说有,正施展给你看,你怎么又关心别人去了?比方还没打完——”兰生其实是狠角色。“比方说,这片你泼出来的臭水溅脏了我,让我很不高兴,所以现在我这张乌鸦嘴说,臭水热烟你自己受用吧。”

咒术!

兰生遭遇过一次,还是她娘救的,而她不喜欢同样的亏吃两次,又恰恰大巫的书里记载着一套解咒之法。虽然没说解哪种咒,但跟她娘用得是同一套,叫做“驱”。驱力发自心念,由风属天能执行,心念越强,能越强,击溃对方咒中所藏鬼魅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