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305章 随风

桐真吾没奈何,只得重新站起,“能者存亡岌岌可危,我西域族先数百年前的大错令母族覆灭,真吾自觉无脸求母族后人保护,倒也无惧死亡。但真吾这两名弟子能力罕见,未曾受毒侵害,禀性纯良,是上佳的苗子,若让那些人诛杀,真吾实在无法听之任之。兰大姑娘——”

兰生的声音却及时到,“你跪不下的。”

火童和霍国惊讶看着师父的双膝浮于地面一寸,无论师父如何压,始终不能触地。要说峡谷那场能战。虽然师父将胜利归功于兰生,两人也从头看到尾的风生异象,但事后回想,并未见到兰生施展能术的动作,而且后来还加入了一个神秘的土行者。所以又产生了无头绪感。

到了这时。又一次亲眼所见,再怀疑兰生的风能就属自欺欺人,可她到底如何施展的。实在成谜。火童心中戏想,难道是一语成真?说师父跪不下,师父就真跪不下了。

火童不知自己居然蒙得有点靠谱,只要气流能形成的力,兰生可以用心念发出,不过在小范围内。说念比心念快得多,与咒有些像。只是说咒同时需要祭品。兰生不用。她不但是风族的纯血,更是纯血中的最者。运风调水是自然之母赠与她的天赋。

“谁说是最后一事?”说了这么会儿话,连邬梅都收拾完毕出来了,对兰生道,“桐师父还要带你爹娘去找灵药,要靠他才可能赴你的十年之约。”

这是怪她无情?兰生心叹。她早知道自己有天能是件麻烦事,不如无能,不必承担他人的期望。

“娘说得我好像忘恩负义,我即便肯收留桐师父的徒弟,他俩也不肯跟。”就她当坏人?麻烦的作用是相互的,瞧瞧火童眼里的火星子就知道了。

兰生忽然发现邬梅眉毛一挑,她见惯了的,当娘的这位某种算计到的得意神情,不禁暗道不妙。

桐真吾却反应神速,“多谢兰大姑娘答应我的不情之请,我的徒儿当然由我说服,也不会让他们给你添麻烦。”汗颜,竟然要钻对方疏忽的空子,但为了徒弟,臊了老脸也无妨。

覆水难收,兰生将小黑轻轻放进霍国的大掌中,请他好生照顾,认真再对桐真吾道,“桐师父抓了我话里漏洞,但却是我娘给我设得圈套。”不看邬梅一副不认的模样,“所以我也认了。但容我有言在先,他们即便跟了我,我也不能保证他们的安危。毕竟这么多年让人保护滴水不漏的人是我。让我保护别人,老实说,还真不知道怎么做。”

桐真吾看看邬梅,心知兰生说得是实话,“我请兰大姑娘收留这两个徒儿,并非是让风者保全他俩的意思,而是能族将来必因大姑娘得以保全,自然就是保全了他们。同时亦想让他们履行祖先遗命--风者一出,能者皆从。若他俩为保护风者而舍命,也是我西域能族的骄傲。”

兰生看着这一双双眼睛,垂袖就走,“就怕你们这样,收了两个人,能族将来却莫名要成为我的责任。桐师父言重,将徒弟托付给我,我就当多两个劳动力,干多少活吃多少饭,之于能族幸存大业,还是交给老天爷决定吧。”要她把维护能者当成终身第一志愿,肯定是不能的,时代不同了,顺者昌,逆者亡,聪明的就可以跟她一起适者生存。

邬梅看兰生走远,语气有些歉然,“桐师父,这孩子性子倔,但心肠是不坏的。”

桐真吾但对邬梅一鞠,“梅夫人不必歉然,真吾万分感激你,若非你护得周到,哪有今日如此坚韧的风者。兰大姑娘说得强硬,我反而觉得她比我们任何人都看清了能者今后该走的方向。风者纯血大能,当今之最,但看她丝毫不为此沾沾自喜,仍为生活努力,令我愧疚之极。我要是能像她那样,认真同妻儿踏实过日子,不会遭遇家破人亡。然而,也非我自私定要拉兰大姑娘担当,而是她确有风族强魄力魂,无需她意愿,就能令无数人跟随。”

邬梅回了一句话,“作为她娘亲,希望她默默无闻,平安一生;作为能者,又希望她拥有最大的力量。”

二十年来,邬梅选择了前者,然而兰生的命运已开启,再不由她为之抉择。(未完待续)

火童竖眼,“谁吃白饭啊?你不知道我们的本事吗?能者稀有,愿意跟着你,是你的荣幸。”

兰生但对桐真吾道,“瞧,不听话的,我就更不能收了,可不想自找罪受。”想她身边当初有多少唱反调的,有花和小扫至今还唱呢,但她年纪“大”了,嫁入多事多非的天家,还要经营事业,没心力没时间再插手能族事务,包括收留这些让人盯上的猎物。

桐真吾哑了哑,却也不容易放弃,“兰大姑娘,那些人猖獗如此,若有一日灭尽能者,你能否独善其身?你这般紧张抱着你的宠物,可曾想过下回它也许不能死里逃生。那些人可不管你是谁,只要你具有天能,就是他们要除掉的目标。兰大姑娘是天选之人,幸存能者的唯一希望,如果冷漠待之,任他们将我们个个击破,等到的却也是你的终日了。”

兰生知道桐真吾说得都对,但她亦有自己的想法。能者特殊的力量令普通人感到害怕,尤其是当权者,不会允许这群特殊人类壮大,而受到数量的限制,能者很难让多数人拥戴成为当权者,因此注定他们无法统治这片土地。就算有能者成为王者,估计也得装平常,否则必受攻击。所以,身为能者的一员,她自觉藏妥了特殊性,以普众**。

邬梅唤来有霞无晚收拾院落。既然无需清场,兰生也乐得先走,但她一出门,却发现原来看客不止邬梅和柳今今,还有白岭师徒三人等在花园里。

桐真吾却做出了令人出乎意料的动作,双膝一屈竟要跪地。

可是,她看其他能者就没有这种想法,强调能族和自身优越力为主,以能术为一技之长显耀于世,即便隐居清修,都塑造出高人一等的形象。他们不能,或者也是不愿,将能术藏在普通人的生存技艺之下。如她爹,身居国师位,高调用能窥探国运和天道;如她娘,东海夫人,代天下苍生祈雨求安;如遥空,知吉凶卜未来,是大师神人;即便隐世的桐真吾,一开口就说自己是符师。但凡她知道的能者,就是能者,几乎没有以普通人的常态生活着的。说到底,能者骨子里确实认为自己优于普通人,这种认知导致野心,野心又导致内斗,如今还不改,才是走向末路的真正祸根。

“师父,别再说了。”火童可不想看师父求人,哪怕风族之后的强大天能令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震撼,“你去哪儿,我和师兄就去哪儿,一起赴黄泉也无惧。”

兰生的一张嘴坏起来不留情,“桐师父,既然你的徒弟们都有觉悟,你就不必自责了。”对话到此为止,她有些感慨,但心意并不动摇——不捡麻烦。

兰生颇为诧异,随即似笑非笑,“桐师父,就算白岭让太子血洗,但天下名山大川多得是,要找清修的地方并不难,不至于走投无路要投靠谁。况且,我这儿更难些,绝不收留吃白饭的人。”

追随?不必!

第305章 随风

“你是他们的师父,无法听之任之是常情。”兰生打断他。

“兰大姑娘是风族的唯一后人,天下能者出风族——”桐真吾甘愿听从金薇的安排躲进国师府,因为他知道只有这样才能再见到兰生。

兰生呵笑,凤眸敛冷,“桐师父,我是我。”连她娘都不让她背负东海那笔仇债,几百年前就灭亡的风族跟其他能族的母系关系更与她八竿子打不着。

一双大手伸来,半面天使半面魔的沉默男子,关心得是伤势严重的灵猴。

桐真吾叹口气,只好说道,“兰大姑娘心意不改,真吾无法强求,不过小猴子伤得那么重,就请交给阿国治吧。阿国不但能和动物交流,对医治它们的各种伤病具有神通,在我们离开之前,这大概也是可以为你尽力的最后一事。”

今日,他们只是凑巧看到邬梅,而师父正要找梅夫人,这才跟来。一靠近院子,师父的脸色就变了。即便没有师父的修为,两人也感觉到了异样。想上墙探看究竟,却根本攀不住墙头,绕了一圈都无处下手,院子好似让一个巨大的碧纱罩笼住。更奇得是,明明能看到门前的邬梅。却只见她动嘴,听不到她说话。直到突然间,罩子撤去,门弹开,邬梅走进去的时候,他们才看清院中是兰生。师父动容,一字曰等,于是站在花园里等人出来。

她刁俏眯眼,“桐师父既然来了,怎么没进来帮忙?我可不是施恩不用报的人,信奉互惠互利,有付出才有得到。当初如果桐师父没有将我藏起,待我有恩,我也不会循迹找你们,你们这会儿就是死人了。”

火童霍晋瘪瘪嘴,“师父,我说什么来着,这位不值得我和师兄追随,没人情味,还小心眼。”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