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

移动端扫码阅读
手机阅读《御宅》
御宅

第307章 扫妾

三人跪了,齐道子妃娘娘安。

兰生想起来,泫瑾枫在近年关时送给他父皇一批美人。但这个盼姬竟能拿出六皇子一件玉佩。希望可以留在府里。她当时说无所谓,但小坡子说都是进贡,坚持要送进宫去。

“此女了不得,居然说动章公公进宫去见奇妃娘娘。她的名字就从美人名单中剔除了。”章公公就是总务司里派来当大总管的人。结果只当上副总管。还是尔日庭那一半的副手,“看来章公公是押宝押她身上了。”

小坡子偷瞄兰生一眼,正经道,“却不知殿下口味换了,不爱此类妖姬。”要说妖,都得给眼前这位让道,一双刁凤美目刻薄起来,谁能讨得便宜?

“这个么……还不好说。”兰生看三女朝自己走了过来,眼神淡然。

“那就好。”一片乌烟瘴气,怎能不锁水廊?“只是你俩岁数比本妃还大了一年,若不服侍殿下,留在园子里年华老去,今后哪家女儿还敢进六皇子府做事。这么吧,本妃帮你们留意着好儿郎,你俩有空就可以开始准备嫁妆了,尽量赶在六月七月的好时节,也让府里借借你俩的喜庆。”

明珍的膝盖软了,扑坐地上,俗美的面容惊恐。

月珍咬牙,“娘娘,奴婢们仍归总务司管,婚配一事也要听司里的安排。”

“本妃开口,还怕宫里不放人?就这么说定了,你们要是对未来丈夫有要求,趁早告诉本妃,哪怕不能每一条都满足,本妃会放在心上,尽量看着办的。”兰生自认给二珍不少改良的机会,不过看起来她们一点都没有学乖。

盼姬不吭声,谨首的模样似乎知道轻重。不过当初月珍也是不吭声的,会咬人的狗不叫,兰生不会因此而掉以轻心。这些女人但凡对泫瑾枫有心思,她就不可能忽略。情况有变,原本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六皇子身边的女人再多,她也懒得清理,顶多就是扫远些,但这时候眼里却容不下沙子了,决定从明珍月珍这等小鬼小祟开始着手。

正因为兰生态度上的突然强硬,令二珍傻了眼。两人迄今对六皇子的心不死,其一,六皇子身后的位置诱惑太大,其二,就是六皇子妃的漠视。之前虽然在六皇子妃手里吃了哑巴亏,但最终还是太平留在了府里,让她们抱存侥幸。

月珍是短智,关键时候脑力就不够用了,两眼瞪红,居然对兰生耍狠,“我们是奇妃娘娘的人,生死由奇妃娘娘决定,由不得你,也由不得总务司。”

兰生叹口气,“月珍,你为何曲解本妃好意?留在六皇子府,熬到头发白牙齿掉,成了一名老婆婆,你也不可能爬上六殿下的床,不如趁年轻出去,还能找个如意郎君作伴。”

一阵沉笑,泫瑾枫从廊下转出,“爱妃不必说那么直白,伤人自尊啊。”

月珍嘴一瘪,凄惨惨跪得可怜,膝盖磨地向他行去,“殿下——”

泫瑾枫华颜霜冷,“小坡子。”

小坡子连忙上前听吩咐。

“你这总管怎么当得,竟任奴婢欺到主子头上去了。此婢敢和六皇子妃耍狠,府里有没有规矩?没有规矩,要不要我来加一条?目中无主的奴才,一律杖毙。不管原本的主子是谁,就算是父皇送来的,既然进了六皇子府,自然是本殿下和六皇子妃的奴才。而且,此婢不是头一回了,上回有谋害的嫌疑,现在居然还敢晃到本殿下眼前,真是可笑之极。”泫瑾枫坐到兰生对面,接过香儿递来的粥一碗,才尝一口就觉被某颗豆子从暗处盯住了,却丝毫不在意。

月珍第二次被扣上谋害的大帽子,如五雷轰顶,以为两年前的六皇子只是病糊涂,不料两年后更绝情。

“爱妃也是,这等居心叵测的奴婢还配得什么好儿郎,只管打死,母妃那儿自然由我交待。”还嫌心慈手软。

明珍吓昏了过去,月珍连哭喊冤枉的力气都没有,因六皇子出名的,不止是贪图美色,还有喜新厌旧,冷血无情,一旦对某个美人失去兴趣,那就永远冷落。当初他打发她们出月华宫,只道养身,所以两人还一直惦记着复宠,如今追悔莫及。

小坡子招手,用膳的阙间就多出四个侍卫,将二珍拉下。

兰生但想二珍虽然傲慢到蠢,其实并没有惹出大厌恶,只不过两人每回都当冲锋队,才被海削。于是,她便同小坡子说了一声,没照泫瑾枫吩咐得杖毙,却将人放逐到远方去了,从此不曾再出现。

亲眼看着自己的左右手被砍掉,盼姬却眉眼不动,望着喝粥的泫瑾枫,目光中的错愕微微一闪,又恢复如常。她只是低了头,存在感顿呈透明。

兰生却不让这位混过去,“殿下嫌我心肠软,自己却也是怜香惜玉的。这位盼姬有殿下的信物,否则就和其他北关女子一样进宫了。”

泫瑾枫一听信物,眸色也是微变,当下就朝盼姬看去,片刻才似想起来一般,道声是你。(未完待续。。)

“如果有人从艺术博物馆大门出来,我就要怒的话,一天都不知道要怒多少回。”兰生是建造者,当然很清楚内里乾坤。镜月三景已不能重建,但她将镜月的精髓还原在这座主庭里。一切如镜中之月。看得见,得不着。通过挂着寝殿两字的门,进去未必找得到泫瑾枫睡觉的那间屋。就像小黑是白的一样,字面没有本来的意义。

“此女是什么来历?”虽不管珍园,对里面住的美人们多见过,这个却脸生。不过,兰生不问名字,因为在这里来历比名字更重要。

盼姬就道,“娘娘言重,只是殿下住回尔日庭后,我们还没能有机会伺候殿下起居用膳,故而过来等着。不过,饶是起得早,还是不如殿下早,殿下好像已经出门了。”边说边观察兰生,来了一年,还不曾这么近过。

兰生看小坡子憋笑,就知不是有人出门早,而是三女没找对屋子,但道,“这么说,本妃也白跑一趟了。”

两人正说话,六皇子寝殿的门开了,走出三女来。先出来的二女是明珍月珍,最后出来的一女也生得明艳,身材一流那种,但比明珍多几分贵气,比月珍多几分灵动,走路摇曳生姿,说不出的一种风韵风情,让人眼前一亮,特别是男人。

“殿下去北关后不是送回来过一批美人吗?这是其中一个,叫盼姬。我跟娘娘你说过的。”小坡子回道。

盼姬垂下眼,“盼姬伺候娘娘用早膳,可好?”

懂事,不过兰生用平调但道,“本妃胃口不太好,喝碗粥就罢,怎能差使殿下的美人。说起来,明珍月珍二位——”

明珍一颤,头更低了,倒是月珍外柔内刚,能抬眼和兰生对视。

主庭宽方,以回廊和袖珍花园组成,连接各处厢屋,将奇巧珍贵的园艺和字画收于其中,借不同的光暗和四面的门,廊相通,园相通,屋相通,实路虚路,明径暗径,造成静雅和迷藏并存的格局,是赏着奇珍和书画就会不识方向的迷宫。兰生给小坡子制了精巧的指南针,小坡子再下发给他的亲信,所以主庭里只有他的人识路。

因六皇子不在府里,而小坡子他们都住主庭最外层,看似普通的正堂偏厅内室,加之人们又将全副注意力集中在珍园和对面尔月庭,没有主人的地方反而被冷落了,不知里面的奥妙。

第307章 扫妾

兰生没有刁难,直言起身,但没打算请她们坐。虽然有些大妇喜欢小妾伺候着吃饭,但她没那种喜好,还怕施威不成反吃口水。

“三位起那么早来服侍殿下,辛苦了。不知殿下醒了没有?”她问。

明珍月珍吃过嘴快的亏,闷不吭声。

“自打建府以来,我都没能抽出空来同你们说话,不知你们在珍园住得可满意?以你们的珍字命名园子,正因为你们是奇妃娘娘赏给殿下的第一对美人,意义非同寻常。话说,总务司是否在考虑给你俩上册的事了?要我帮你们问问么?”奇妃当初许两人的是,只要服侍过六皇子,六皇子若允,就给她们封美。对于宫女出身的二珍,能上册就是天大的恩典。

月珍却道,“不敢让娘娘费心,奴婢二人原本身份卑微,要不是殿下那时病得重,奇妃娘娘觉得以前服侍过的人可能照顾殿下更周到些,才想特别提拔奴婢们。那时不及上册,殿下就醒了,而今殿下身强体健,实在也无此必要。现在章公公派奴婢们掌管珍园事务,奴婢们心满意足,多谢娘娘惦记。”

“不止章公公,还有二珍。”兰生凝视着盼姬。长相尤物,看着还不蠢,“她身上有婀姬的韵味气质,他们大概以为殿下还会宠这样的美人吧。”

小坡子脸都绿了,这三女什么时候进了殿下的寝殿?

“娘娘先别怒,咱这里那么奇妙,她们——呃——就算从里面出来,也未必见得着人。”尔日庭的风格很奢华很寻常,但这一片包括六皇子寝殿在内的主庭,大有名堂。

阅读御宅最新章节 请关注新葡亰8883ent欢迎您小说网(skinnyanddebtfree.com)

  • 加入书签
  • 目录
  • A+
  • A-